文體視野

首頁 > 最新文章 > 文體視野

中國體操重返世界第一(2017.11)

發布日期:2017-12-01

/蕭純


在加拿大蒙特利爾2017年體操世錦賽上,中國體操隊雖然以微弱優勢排名於世界各國之首,但未來的2020年東京奧運會,中國體操隊形勢依然嚴峻,只有改變「強項不強、優勢項目蕩然無存」的現狀,加強難度和動作的穩定性,才有可能與日本、美國、俄羅斯等強國一爭天下。


2017年體操世錦賽不久前在加拿大蒙特利爾落下帷幕。在群雄逐鹿中,以哀兵出擊的中國體操隊出人意料地以三金一銀兩銅的微弱優勢,力壓日本排名世界各國之首。這個驚喜既彰顯出競技賽場變幻莫測的魅力,也顯示出中國體操隊觸底反彈的跡象,令人對三年後東京奧運的中國體操重拾信心。


體操是中國競技體育傳統優勢項目,曾湧現過李寧、童非、樓雲、李小雙、楊威、陳一冰,以及馬艷紅、劉璿、程菲等一大批世界級明星,並創造了中國體操的無數傳奇。2006年世錦賽以來,中國曾連續五次名列獎牌榜第一,可惜在2013年世錦賽之後明顯滑坡、輝煌不在。一年前的里約奧運,中國體操隊更慘遭滑鐵盧,從北京奧運會的9金、倫敦奧運會的4金到「零金牌」,一下子從巔峰掉到了谷底。這次蒙特利爾體操單項世錦賽,中國隊派出了以老帶新的10名隊員,終於一掃陰霾,在時隔6年之後重返世界第一,尤其是新生代健兒們實現了盪氣迴腸的超越,給中國體操帶來了振奮人心的希望。


新生代脫穎而出


無論是首次登場便斬獲雙槓金牌的新秀鄒敬園,還是新科全能王肖若騰和高低槓皇后范憶琳,他們的登頂都證明中國體操後繼有人。先說新人鄒敬園,這位年方19小將在全國冠軍賽、全運會和亞洲錦標賽上,都證明了其擁有的世界最難雙槓動作。不過,在今年世錦賽上他遇到了強勁的對手。其中烏克蘭名將維尼亞耶夫在預賽中就拿了15.40的高分,排名第一,這令鄒敬園衝擊世界冠軍形勢異常嚴峻。決賽中,中國教練組果斷決定將鄒敬園的難度增加到6.8這個世界超難動作,最終鄒敬園憑借完美的發揮脫穎而出,如願登上了世界冠軍領獎台。


與鄒敬園相比,范憶琳參加過2015年世界錦標賽和2016年里約奧運會,且是2015年的女子高低槓冠軍,算是略有經驗和名氣的年輕小將。范憶琳目前擁有世界難度最高的一套高低槓動作。去年奧運,她曾被視為高低槓奪冠熱門,可惜在資格賽中意外失誤而未能晉級決賽。今屆世錦賽,范憶琳氣定神閒,獨領風騷,最終以15.166分奪得冠軍。更為難得的是,范憶琳還成為首位衛冕世錦賽高低槓金牌的中國隊選手,也是繼跳馬高手程菲後,第二位蟬聯世錦賽單項冠軍的中國體操女將。范憶琳的這次奪冠,不僅為中國體操隊實現了高低槓項目的世錦賽4連冠,同時也為三年後的奧運會增加了爭金的籌碼。


男子全能雙子星


中國隊在蒙特利爾世錦賽收穫的獎牌中,最有份量的當屬男子個人全能項目。中國體操雙子星肖若騰和林超攀包攬全能冠亞軍,歷史性創造了中國全能世錦賽史上最好成績。全能金牌是衡量體操選手綜合實力的體現,全能冠軍既是冠中之冠,也是體操之王。在過往世界大賽上,中國只有李寧、李小雙和楊威奪過世界冠軍或奧運冠軍。楊威曾經在2006年至2008年期間,兩次奪得世錦賽、一次奪得奧運會全能冠軍。可惜,在他之後中國男子全能後繼乏人,倫敦奧運會甚至無人進入決賽。一直到2015年世錦賽,鄧書弟奪得全能銅牌,才結束了長達六年世界大賽男子全能無獎牌的尷尬。去年里約奧運會,林超攀和鄧書弟分別獲得全能第五名和第六名,讓人看到了中國全能選手東山再起的希望。


十年蟄伏,中國男子體操終於再度起航。今年世錦賽,由於六屆世錦賽和兩屆奧運會全能冠軍、日本名將內村航平意外受傷,世界男子個人全能首次進入群雄逐鹿之中。中國小將肖若騰騰空出世,以穩定發揮加冕世錦賽全能王。林超攀亦獲得世錦賽男子個人全能沉甸甸的一枚銀牌。這是繼楊威在2007年世錦賽奪冠之後,中國選手時隔十年再奪世錦賽男子全能冠軍。同時打破了內村航平長達八年的壟斷,為中國男子全能開啟了新時代。

今年男子全能好手雲集,既有去年奧運會銀牌得主、烏克蘭名將維尼亞耶夫,里約奧運全能第四名、俄羅斯的貝爾雅維斯基,還有上屆世錦賽全能亞軍、古巴的拉杜特等名將。可惜貝爾雅維斯基在決賽前五項明顯領先之際、最後一項單槓突然陰溝翻船。在做難度不大的轉體接越槓飛行動作時,貝爾雅維斯基不幸掉下器械,功虧一簣,最後僅獲第四名。獲得第三名的是日本新秀、白井健三。


但論整體實力,中國雙星仍然遜色於內村航平、維尼亞耶夫和貝爾雅維斯基。特別是內村航平,他不僅沒有一個弱項,且動作質量無人能及。肖若騰、林超攀要想趕超,必須增強弱項和更加全能,方可在大賽中與之抗衡。


東京奧運仍嚴峻


世錦賽中國體操隊表現可謂光彩奪目,但並不意味着中國體操已經復甦。從中國隊奪金的三個單項來看,其中兩項冠亞軍的分差都在0.1之內,這種優勢實在是微乎其微。比如范憶琳的高低槓范與對手的成績差距僅僅0.066分,其完成動作品質和腿部力量都需進一步提高。肖若騰勇摘男子個人全能金牌固然令人驚喜,但這是在內村航平受傷退賽的情況下獲得的。一旦內村航平傷病恢復,中國選手想要戰而勝之,絕非易事。至於小將鄒敬園,在強項雙槓上與烏克蘭名將維尼亞耶夫的實力也難分伯仲,這次世錦賽只是險中取勝。


此外,在中國過往具傳統優勢的吊環和鞍馬項目上,自董震、嚴明勇、陳一冰和劉洋之後,目前其他中國吊環王只能靠苦苦支撐,而鞍馬在新規則變化之後,優勢也已蕩然無存。


面對2020年東京奧運會,中國體操隊形勢依然嚴峻,只有改變「強項不強、優勢項目蕩然無存」的現狀,進一步狠下基本功,加強難度和動作的穩定性,才有可能與日本、美國、俄羅斯等強國一爭天下。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