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必須盡快解決香港發展的隱憂(2017.12)

發布日期:2017-12-22

☉文/馬建波 香江智匯理事

依據《基本法》從根子上解決立法會選舉問題,改善議員結構,結合香港發展實際全面修改議事規程,提升立法會運作效率,真正發揮好代表公眾利益,參政議政與監督問責的功能。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已在香港坊間討論熱議多時,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和支持。因為這是符合「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國策方針和香港《基本法》,並將全面對接國家「一帶一路」全球新經濟發展戰略,有助於推動香港產業經濟轉型升級和惠及全港民生福祉長遠利益的大好事。然而就是這樣一件造福社會,福澤子孫的大好事卻在立法會啟動立法程序時遭到香港極端反對勢力的蓄意拉布干擾和無端阻撓而兩次終止討論。令人欣慰的是「正義終將戰勝邪惡」,11月15日立法會第三次討論,順利通過特區政府提出的「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政府表示將盡快推展「三步走」工作,期望在本立法年度內完成「一地兩檢」本地立法,以確保廣深港高鐵明年第三季度順利通車,並於西九龍高鐵站實施「一地兩檢」方案。

反對派阻撓「一地兩檢」不得人心

香港特區政府分別於10月27日和11月1日兩次將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方案」提請立法會討論,然而香港極端反對勢力為阻止「一地兩檢」方案順利通過立法,再次施展「拉布」的醜惡伎倆,騎劫香港民意為所欲為,企圖斬斷香港與內地經濟的血脈聯繫,真可謂手段惡劣,無所不用其極。反對派議員朱凱迪等多次打斷議員發言,並以拖沓重複的發言和「拉布」行為來阻止「一地兩檢」方案的順利討論。他們先是引用議事規則中的舊例第54(4)條,「拉布」終止對該方案的討論。然後又信口雌黃污蔑「一地兩檢」方案違反《基本法》或破壞「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以阻撓「一地兩檢」方案的正常討論。令人奇怪的是,沒有「一國兩制」的大前提,又何來「港人治港」和高鐵「一地兩檢」方案的優勢與便利實施?反對派難道連這點起碼的法理常識和基本邏輯關係都不清楚?且反對派提出的有關條例已塵封停用多時,通常是在立法會迫切需要通過法案時會引用,以便立法會在一次會議中完成三讀討論,以縮短立法週期。

如今反對派卻變本加厲!10月27日先用此舊例阻止將《銀行業(修訂)條例草案》交付內務委員會,從而達到阻撓討論「一地兩檢」方案的目的。11月1日又違反邏輯常識污蔑「一地兩檢」方案,干擾破壞有關討論。可見反對派的陰謀伎倆已充分暴露出其一貫「為反對而反對」和「禍亂香港」的洋奴心態。反對派罔顧全港經濟民生,屢次破壞立會議事規則,阻撓特區政府施政決策,如:當年「拉布」阻止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和西九龍文化中心建設等等,既拖慢香港發展進程,又大量浪費公帑,增加建設週期和投資成本,實在是不得人心!

誰將會成為香港的千古罪人?

香港西九龍「高鐵站」即將於2018年建成通車,未來將構成香港重要的國際客流與物流之交通樞紐,並與九龍東國際郵輪碼頭交相輝映,成為連結內地產業經濟價值鏈的重要環節。未來「高鐵與遊輪」經濟將開啟香港經濟發展新時代,香港「一西一東;一水一陸」,水陸並進,氣勢宏偉。將大大提升香港在「一帶一路」全球新經濟一體化戰略中的交通樞紐和「超級聯繫人」的功能作用,並進一步活躍香港國際金融、國際旅遊、國際商貿和現代專業服務業市場,進一步強化香港國際都會與中國對外開放橋頭堡的戰略優勢,並將強力助推香港經濟的二次騰飛!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這樣一個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方案,早前卻連續兩次被立法會中的極端反對派害群之馬「拉布」廢止討論,由於反對派頑固「拉布」阻撓,已嚴重影響政府的施政決策,並拖慢了有關方案的立法時間。若要保證明年高鐵如期通車,順利接軌「一帶一路」沿線經濟,因此政府必須盡快啟動「三步走方案」,即:第一步,是內地政府與特區政府達成與「一地兩檢」相關的《合作安排》;第二步,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批准及確認;第三步,香港特區透過本地立法實施「一地兩檢」。特區政府最終以「行政主導」之力,推動「一地兩檢」方案通過立法實施。如果反對派繼續孤注一擲,對抗阻撓「一地兩檢」方案的實施,那就讓香港廣大市民看看吧!誰將會成為香港的千古罪人?

長期以來,香港立法會總有一些垃圾議員在自廢香港的經濟元氣和發展武功而不遺餘力。消極醜陋的「拉布」行為正不斷吞噬和斷送着「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優勢成果。「一地兩檢」方案才剛啟動提交立法會討論,就被他們故技重施「拉布」干擾,極力拖延政府決策,而香港的廣大市民和工商金融界卻在黯然憂傷!因為對香港經濟再次騰飛發展有益的事情,就這樣被這些垃圾議員肆意的阻撓和玩笑!前景堪憂。香港立會與現時政治生態的這種「反智行為」就是香港今日的最大硬傷,是全體港人的悲哀!

從根子上解決困擾香港的最大隱憂

天作孽猶可活;人作孽不可恕!這就是港人信賴和選出,寄託着香港未來希望的立法會議員?他們享受着由納稅人承擔的高薪厚祿,卻不為港人的長遠福祉和香港經濟民生的發展改良盡職盡責。他們這是在糟蹋納稅人的錢,已喪失起碼的道德良知,此罪一。

他們一次次蓄謀「拉布」阻撓政府經濟發展決策,只會搗亂、無所作為,就是浪費公帑,此罪二。

上屆立法會因反對派議員「拉布」拖累,而未完成的議案就高達上百件,大量虛耗浪費了立法會寶貴的審議時間,也讓香港錯失許多寶貴的發展機遇,導致香港不斷被「自我邊緣」,此罪三。

回歸後的香港究竟需要一個什麼樣的立法會?需要什麼樣的議員?是值得深刻反思的時候了。香港極端反對派「一切皆反」的習慣動作已成為「新常態」和嚴重的病態,立會議事規程需要修改已成為全社會的共識,但應該改什麼?怎麼改?揚湯止沸還是釜底抽薪?以現在的立法會體制和政治生態格局根本就很難改!因為這是港英當局在回歸前蓄意設下的諸多「所謂民主自由」的障礙和陷阱之一。目前香港一項立法議案需經過「三讀」程序才能完成立法,需時週期就要三個月到半年,乃至一年或更長。代表廣大香港民意的一項立法議案,隨隨便便就能被少數反對派議員極不負責任的「拉布」廢止,香港立法會如此蝸牛效率與自甘沉淪的局面,已可知香港是如何被上海和深圳趕超的原因了!是該從根子上徹底解決困擾香港的最大隱憂了。特區政府必須強力落實行政主導原則,捍衛經濟民生政策。有關方面必須依據《基本法》從根子上解決立法會選舉問題,改善議員結構,結合香港發展實際全面修改議事規程,提升立法會運作效率,真正發揮好代表公眾利益,參政議政、推動立法與監督問責的功能。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