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香港需有仰視內地勇氣(2017.12)

發布日期:2017-12-22

☉文/劉瀾昌

不願沉淪,只有痛定思痛,改革求變。端正香港與國家與內地的位置關係,香港還是有機會的。在國家加快新一輪改革開放中,香港不能站在對立面,只能以「倒逼」心態去化挑戰為機遇。

要有仰視內地的勇氣,可能相當多港人都聽不入耳。可這正是忠言逆耳。幾十年前,當香港的GDP佔到全國的四分之一時,港人對內地充滿優越感:香港是珠三角甚至泛珠三角的經濟龍頭;「阿燦」口語滿天飛。那些年,深圳前市長許勤曾發自內心說要做香港的後勤基地和後花園,可是今年深圳的GDP必將超越香港了。「阿燦」不太聽得見了,倒是「港燦」也冒了頭。當下,香港還能俯視內地嗎?

香港能否跟上國家發展步伐?

那麼,香港現時就不能有許勤市長當年紆尊降貴的勇氣嗎?事實上,香港現在很多層面都落後於內地,港人放下身段符合現實,而沒有虛懷若谷、仰視內地的學習精神,香港要再騰飛恐怕是一句空話。

中共十九大結束了,習近平為國家發展描繪了宏偉的、催人奮進的藍圖:在2020年取得決勝全面小康勝利之後,用三個五年規劃的功夫達至現代化國家,然後再用十五年到本世紀中葉成為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現代化強國。我們香港能否跟上國家這個發展步伐,是一大考驗。這是從宏觀層面看,而從微觀層面看,還有許許多多挑戰。筆者認為,港人尤其不能小看內地發展自由港的挑戰。

內地發展自由貿易港,是最新的國策。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明確指出要「賦予自由貿易試驗區更大改革自主權,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國務院副總理汪洋之後發表文章具體推動落實。也許,相當多港人認為,搞自由港?香港開埠以來實施的就是自由港政策,已有百多年歷史了,香港何懼內地挑戰?

但是,香港人靜夜深思,就不能不明白,自由港其實正是香港有別於內地城市的的最後一個優勢。內地也建設自由港,香港就再也沒有什麼不可替代的特殊優越性了。我們香港的貨運曾經是世界第一,現在已經滑落在六七名以後。過去關口貨櫃車排長龍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金融方面,許多專家說,香港還是內地不可替代的。或許,現在還是,但是內地滬深兩地股市的交投量早就超越香港。其實,香港股市優於內地,一個重要的因素是我們的自由度高,資金自由進出。但是,如果深圳也變成自由港了,香港還有什麼不可替代呢?

逆水行舟才能奮力不掉隊

也許,港人還是敏感一點好。筆者認為,內地也搞自由港,正正說明,中央為了國家的宏大發展目標,再也不會讓內地遷就香港,相反,要求香港服從國家建設大局的需要,要求香港跟上國家發展的步伐,更要求香港在融入國家發展的大局中獲得香港發展的第二春。事實上,香港回歸以來,中央對香港非常照顧,以至在某些方面犧牲內地的利益遷就香港。例如,港珠澳大橋設計方案的「雙Y」還是「單Y」的爭論,同意東岸只有香港一個落橋位的「單Y」方案,犧牲了深圳的利益和降低了大橋的效益。又如,在深圳河套地的歸屬上,經過近20年的爭拗最終判給了香港。但是,如今在內地發展自由港的決策中,中央則不會因為影響香港的利益而放慢步伐。香港若想不能再輸,只能是逆水行舟,奮力不掉隊。

什麼是自由貿易港,汪洋文章的定義是:「自由港是設在一國(地區)境內關外、貨物資金人員進出自由、絕大多數商品免徵關稅的特定區域,是目前全球開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經濟功能區」。由此可見,國家已經不再滿足於內地已設立的11個自由貿易試驗區,而是要升級為自由港,實現鄧小平生前部署:「多造幾個香港」。

僅有一個自由港或許不夠的

在剛結束的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上,習近平說:「預計未來的15年,中國將進口24萬億美元的商品,吸收2萬億美元的境外直接投資,對外投資總額也將達到2萬億美元。」外貿,將長期是中國經濟發展最重要的引擎之一。因此,內地從自貿區發展到自由港,正是國家從貿易大國向貿易強國發展的必然需要,將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實行更高水平的貿易和投資便利化政策,大幅度放寬資金流通,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對內地的經濟發展起到強有力的拉動作用。自由港建設必然成為中國未來發展實現中國夢的重要節點和平台。

自由港的關鍵詞是——自由。整個香港特別行政區,都在自由貿易港範圍,除了酒類、煙草與香煙、碳氫油類、甲醇以外的所有貨物的進出都可以享受零關稅。在香港設立任何形式的公司所需要的註冊成本很低,外商投資者可以持股100%,更重要的是所有的資金都可以自由進出。香港已經連續23年被美國傳統基金會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

無疑,香港在內地自由港建設中可發揮引領和示範作用,但是也不能不承認這必然對香港產生衝擊。事實上,內地在上海、廣東等地進行自由貿易區試驗多年,已客觀分薄了香港自由港的某些功能。遠的上海可能港人知之不多,但是深圳前海、廣州南沙和珠海橫琴島這三個鄰近香港的自貿區,大至金融業務、小到港貨零售,都曾直接和香港「搶客」,以至有港商上書全國人大和政協提意見。但是,港商的這些上書陳情並不能改變內地11個自貿區展開的各項功能試驗。如今,國家要將自貿區升級為自由港,顯然,多造幾個類似香港的自由港,已是國家堅定不移的發展方向。中央不會再因為港商有意見或者照顧香港的利益而放緩內地自由港的建設。我們香港人必須明白,站在全中國的高度看,要實現中華民族崛起的中國夢,僅有一個香港這樣的自由港是不夠的,還有東西南北中各個範圍都有這樣的自由港,才能適應遼闊國土新一輪高水平開放的新形勢、新時代。

事實上,今時今日,香港人要看清國家發展的嶄新大形勢,跟上國家發展的步伐,的的確確要丟掉早已是昨日黃花的優越感,不但以平等的心態看待內地,而且要以仰視的情懷學習內地,不然,繼續以香港人均GDP仍高於內地等暫時現象一葉障目,難免不繼續停滯不前,被內地的「新香港」完全取代我們這個舊香港。

痛定思痛 仰視需要勇氣

近期,李嘉誠的中環中心以402億港元出售了75%權益,引發海內外經濟學者唏噓。在商言商,李嘉誠在價格高位出售物業無可厚非,但是透視出來的卻是香港資本的創新力。李嘉誠之子李澤楷1999年透過電訊盈科以220萬美元購入騰訊20%的股票,時隔不到兩年,就以1260萬美元轉售。當時的電訊盈科現金流其實非常充足,手持現金逾10億美元。如果他們不退出,現在這些股票市值在2000多億人民幣以上,比整個電訊盈科現在的市值還要高;相當於李嘉誠最近賣出的香港中環中心價值(總價402億港元)的幾乎六倍。

內地知名品牌華為最初是代理一家香港公司的產品,但賺錢後就大量投入研發自己的產品技術,而當初那家香港交換機公司現在不知去向了。內地中興公司原來也是與兩家香港資本的合資,賺取第一桶金後卻分手。事因港資力主把利潤盡快分掉,而內地一方則要加大研發投入力度。現在,港商都跑去炒房地產了,內地資本則在創新科技領域有一番作為。

習近平說,明年是改革開放四十週年,要好好紀念一下。事實上,港商當初是敢吃「螃蟹」,一大批人闖到珠三角發展初級加工業,從香港拿定單,交到內地的這些工廠生產,形成「前店香港,後廠珠三洲」的格局。那時,香港真是南中國的經濟龍頭。可是,在接下來的競爭中,港商既陷於炒股炒樓等賺快錢的泥坑不能自拔,也在科網泡沫爆破時不能挺住,結果節節敗走回港。而回港後,依然被房地產的迷網束縛而無法學習創新科技,拓展新興產業。致使香港一直在自我進行產業降級,不斷的降,不停的降,以往的優勢產業一個一個走下坡路,卻又不能開創新的能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的行業,當下處於一個混沌不前的局面。

而許多港人還不知道,2016年香港的GDP合人民幣2.1萬億,北京和上海已經各自分別超過香港,而GDP超過萬億人民幣、與香港算同一數量級的內地城市總數已經達到12個。2017年深圳經濟總量超過香港已經沒有任何懸念。有學者甚至認為,五年到十年之內,香港淪落為中國二線城市的前景基本上已經確立。筆者相信,這絕不是現今還生活在香港的絕大多數市民願意看到的。

不願沉淪,只有痛定思痛,改革求變。筆者相信,只要改變心態,端正香港與國家與內地的位置關係,香港還是有機會的。說回到內地發展自由港,港人不能只從香港的本位看問題,也應學會從國家的發展大局處理矛盾。既然,加快發展內地自由港寫進了十九大報告,正正說明,這已是國家的大政方針,是國家加快新一輪改革開放的一個重要的着力點和抓手。香港不能站在對立面,只能以「倒逼」心態去化挑戰為機遇。

例如,首先香港可以主動去為內地介紹香港的經驗與教訓。目前,香港被公認為全球最自由、最多功能的自由港,但是,香港的成長發展也不是一帆風順的,也有過沉重的教訓。香港回歸之初,就受到國際大鱷索羅斯狙擊,利用香港資金自由進出的便利在股市興風作浪,視香港為提款機。最終,特區政府在中央銀行的強有力支持下,全殲大鱷。這些都可以成為內地自由港的教科書。

其次,內地自由港可為香港商業機構發展提供先機。鑑於港商長年在自由港打滾,熟悉其中的運作規律,應該具有先行者的有利條件。筆者相信,這也是香港的新機遇,香港的各路英雄好漢,如同改革開放初期進入珠三角一樣進入內地的自由港,必然為香港發展提供新的經濟增長點。

問題是,港人真能做到仰視內地人嗎?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