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精英

首頁 > 最新文章 > 華裔精英

跨越萬里山海 築夢涼山孤星(2020.11)

發布日期:2020-12-07

──擇善固執的福慧「爸爸媽媽」們

☉文、圖/餘瑞冬

來自加拿大多倫多的關保衛與黃綺銖,自2004年創辦福慧教育基金會以來,16年如一日資助萬里之外中國涼山的貧困孩童。隨着中國社會的進步,涼山硬件設備逐漸改善。但福慧的「爸爸媽媽」們還將繼續在需要他們的地方做下去,因為「施比受更有福。」

「楓葉之國」加拿大正迎來最美的金秋時節,處處層林盡染。不過,關保衛、黃綺銖和福慧教育基金會的其他成員卻不免有些遺憾。受新冠疫情影響,福慧團隊在2020年無法似以往一樣每年兩次赴中國四川涼山州探訪受資助的貧困孩童,每年一度在多倫多為籌款舉辦的福宴也在這一年中斷。

涼山是深度貧困的少數民族地區,也是中國愛滋病、毒品流行較為嚴重的地區。生活在加拿大最大城市多倫多的關保衛、黃綺銖等一群老友,與萬里之外的涼山開始結緣,是16年前的事。

忘不了孤兒姐弟的眼神

身為特許會計師的福慧教育基金會主席關保衛早在上世紀90年代便已加入香港的慈善機構,參與對中國內地貧困地區的捐資助學。

關保衛篤信教育的力量,相信中國的未來有賴於「把我們的下一代教育好」。2004年,他在多倫多與身邊朋友成立了福慧教育基金會,希望在中國內地出把力,推動教育慈善事業。最初福慧選擇在一些二三線城市的師範學院設立獎學金,支持未來師資培養,其中也包括在四川涼山州的西昌。2006年,他們碰到了從涼山布拖縣採訪歸來的天津日報記者張俊蘭,於是第一次知道了,中國還有這麼貧困的地方。

在貧困的環境中,當地人的生存環境、居住條件極為惡劣。那裡也是毒品流通之地,不少年輕人染毒。注射毒品衍生出愛滋病和為數不少的孤兒。實地踏訪後的福慧理事們流下了眼淚。

福慧決定從布拖的學校開始資助開設孤兒班。他們讓孩子們住在學校,並提供衣服鞋襪等個人用品,專門為孩子們聘請了生活管理員。第一年共開設了三個孤兒班,命名為「福星班」,意為「福慧之星」。

關保衛說,福慧在涼山資助孩子們的目的,不單是希望他們吃飽穿暖,更希望通過教育去改變他們的習慣和行為,而且當他們能夠接觸到外面的世界,產生理想和目標。「我們更一直幫助他們,讓他們的夢想成真。」一幅舊照片上,幼時的阿根么此紮和弟弟爾呷蹲在土坯牆下,眉頭緊鎖。福慧團隊在2006年第一次見到這姐弟倆時,他們的爸爸已在一年前自殺,媽媽改嫁。他們兩人跟着年邁的爺爺生活。關保衛說,多年後仍不能忘懷這對姐弟眼中的失落和痛苦。但成為福慧的孩子後,和其他受助孤兒一樣,阿根姐弟的人生慢慢轉變。在她從小到大的每一幅照片中,笑容越來越多,眉頭越來越舒展。如今,阿根么此紮已到成都醫學院就讀。

福慧留意到,很多女孩在小學畢業後不再繼續讀中學。原來,山裡彝鄉有「娃娃親」的風俗,女孩一般十二三歲就會出嫁。福慧的女童女子班又應運而生。

2009年,女子班第一年開班,僅收到43名學生,遠低於100人的目標。但次年增至228人,第三年532人,第五年便已突破千人。

當受助的孩子們慢慢長大,福慧團隊開始考慮讓沒考入高中的學生接受職業培訓,針對涼山當地人才缺乏的情況,着重培養幼師、護理,以及機械技術、焊工等。對於能考上高中甚至大學的孩子,福慧則向他們提供獎助學金。

從福慧進入涼山以來,受幫助的學生已累計約18000人。關保衛說,其中女孩約佔70%。

為了這些孩子們,福慧投入不菲。關保衛說,近幾年每年投入大約都達到1300萬人民幣。涼山助學累計經費估計已達八九千萬人民幣。然而,基金會的行政費用幾乎為零。位於多倫多、香港和成都的辦公室均為團隊成員免費提供。團隊成員每年兩次赴中國探訪的費用全部為個人自行承擔。談到關保衛個人的投入,他笑說,自己作為稅務專家,時薪不低,但大約三分之一的工作時間都給了福慧,「對我來說,快樂就是忘記所有的數目字。」

基金會會長黃綺銖說,福慧一直秉持的宗旨就是將每一分一毫都用在教育上、用在孩子們身上。

不會慣孩子的「福慧媽媽」

目前擔任福慧教育基金會會長的黃綺銖,與關保衛是相識數十年的摯友,也是從第一天起就投身福慧工作的資深義工。

涼山的受助孩子們將福慧的愛心人士稱為「福慧爸爸」「福慧媽媽」。已退休的黃綺銖通過微信與孩子們保持着密切聯絡,幾乎成了孩子們的「全職媽媽」。兩年前她患病需接受化療,病榻上仍錄製視頻,為福慧籌款。

聊起2019年10月再赴涼山探訪,黃綺銖幾乎記得每一個細節。對很多受助學生的情況她也如數家珍。說起編號001到010的第一批受助孤兒都是她的學生,大病初癒的她笑顏逐開,說到有的孩子因放棄讀書、外出打工等原因一度失散,多年後終於重新聯繫上時,她更是開心。

新冠疫情令黃綺銖沒能兌現今年5月去涼山與畢業班學生相聚的承諾。但令她寬慰的是,沒有聽到一個孩子染病的消息。疫情發生時適逢春節。一些學生正在外打工,多地封城令他們的生活陷入困境。福慧各地的職員和義工立即行動,為他們留在當地提供支援,亦幫助數十位學生返回家鄉。

疫情中的幾件小事令「黃媽媽」很高興。一位在涼山讀高三的學生為上網課,翻了幾座山頭,終於找到無線網絡信號,便在那裡自己搭起帳篷作課堂。他在成都讀大學的姐姐則與身邊同學成立「福慧之友」團體,為從小學到高中的學弟學妹們補課,以彌補網課的不足。而在上海打工的學生們自發籌款購買口罩,並捐往四川與雲南交界地。

她相信,福慧播下的種子可以長成大樹。福慧的努力可以改變涼山孩子、尤其是女孩們的命運。也許現在改變有限,但第二代、第三代會有更大效果。因此福慧的慈善工作是很長遠的。

關保衛回憶,一次探訪涼山時,福慧團隊一位女士對學生們說:「孩子們,我愛你們!」全班孩子竟都趴在桌上哭了起來。老師說,因為從來沒有人跟孩子們說過這句話。

「我們真的是把他們當自己的孩子來看的,」關保衛說,「我們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投入太深了,付出了很多的感情。」

不一樣的福慧模式

2018年初,福慧在中國成功獲得境外非政府組織(NGO)登記證書。這在中國內地並非易事,它代表福慧的工作贏得了政府部門的信任和認可,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在中國內地做教育慈善的機構很多。福慧有何不同?

關保衛說,因為各方面都管理嚴格,福慧模式在涼山州被公認為最有效的模式,並被當地政府作為推薦給其他NGO的參考模式。他說,福慧在開展慈善工作時有幾項關鍵原則:不碰政治、不碰宗教、不碰民族風俗,保持低調。這是與當地政府一直配合得很好的幾條秘訣。他們每次去涼山探訪,不用宴請接待,自費吃住、自行租車,也讓當地政府瞭解到真正的海外基金會是如何認真做事。

福慧的助學並不做硬件。關保衛說,當地的學校已經建得很好。福慧的資助都用於軟件,如何讓孩子們有好的老師來照顧,在成長的各方面得到幫助,讓他們感受到愛和希望。每年,福慧會安排一些優秀的學生去西昌甚至北京、上海,看看外面的世界,讓他們擁有更多的理想。

福慧團隊精心將加拿大的紅楓葉做成書簽送給涼山孩子們。上面印着鼓勵向善的樸素話語,比如:能關心別人、愛護別人,即是福中之福人。

涼山助學之初,有人懷疑他們只會持續一兩年,未想到堅持了下來。如今,除四川外,福慧在中國內地的幫扶和服務工作還涉及廣西、廣東、上海等地。將成功的教育慈善模式擴展回加拿大,是福慧近幾年着力推進的一項工作。自2015年以來,他們已開始資助偏遠和貧困的加拿大原住民社區的青少年。

關保衛與黃綺銖與加拿大前總理保羅.馬丁有多年交情。福慧的工作受到了馬丁的關注。自2017年起,福慧與馬丁家族基金會及其創始人保羅.馬丁成為合作夥伴。

2017年以來,福慧已在加拿大不同省份的6所原住民學校重建圖書館,另有6座學校圖書館已納入計劃。福慧還向原住民社區的數百名小學生資助營養膳食,安排原住民學生到多倫多展開文化交流學習。福慧還與多倫多大學的社工學系合作。福慧的捐資可獲得大學三倍配捐,幫助來自原住民社區的學生獲得教育機會。

關保衛說,福慧做這些工作,正是希望讓加拿大的主流社會看到華人在為社會作出有益的貢獻。

在時代變化中擇善固執

在十多年來向涼山傾注心血的過程中,福慧的理事和義工們也看到了中國的巨大改變。「中國領導人說要脫貧、全面建小康,我們真的看到涼山變化太大。」關保衛說,從西昌到布拖縣有約3小時車程,過去在行車途中找洗手間都困難,但如今公路邊竟建起了「五星級」公廁,非常乾淨。當地更建了很多新學校,硬件「比加拿大的水平更高」。更令他開心的是,十幾年前進入涼山時,福慧團隊還非常「孤單」。因為他們是在當地做慈善的唯一一個大團體。這些年來,逐步有來自中國不同地方的其他慈善團體進入涼山。

福慧也看到,中國政府在涼山這樣的貧困地區的投入越來越有力度。如今,比起當地一些大的基金,福慧投入的資金已經相對變得小了。

「中國現在這麼有錢了。還需要我們進去嗎?一定需要,因為有很多事不是政府投錢就可以解決得到。」關保衛說,孩子們需要感受到愛和關心,這就需要福慧繼續去那裡。

黃綺銖也認為,福慧在軟件方面可以做到一些政府暫時做不到的工作。

「我們海外華僑華人沒有特別動機,就是一心一意幫助這些孩子,把我們的人生經驗跟他們分享,鼓勵他們。」關保衛說。幫助當地畢業的孩子創業、促進家鄉經濟,是他思考的一個方向。

黃綺銖說,福慧會因應時勢需要一路轉變,但肯定不會退出中國。

16年來,福慧把約2000名孤兒送進福星班,將2000多名女孩送入女子班,二三百名學生通過職業培訓成了護士、老師或各類技術人才,還有不少考進大學。

關保衛的會計師事務所,一半都用作福慧教育基金會的場地。這裡掛着一幅友人題詩曰:滿腹經綸扶弱勢,畢生心血注涼山。關保衛說,福慧這群「擇善固執」的人,與涼山結下的是不解的情緣,讓他們與涼山孩子們一起成長、一起感恩。是什麼推動他們堅持這麼多年?「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深深體會到,施比受更有福。」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