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國經濟將以「強改革」導航(2017.12)

發布日期:2017-12-27

☉文/白雪冰


中共十九大釋放了以市場為導向的改革會繼續推進的信號,也意味着政策落地力度將增強、為改革清障的步伐將加大,中國經濟「強改革」時代到來。中國經濟深化改革將會推動從金融市場、產業結構到市場開放的一系列改革,爭取在全球經濟復蘇週期完成關鍵性改革和關鍵性調整,為下一階段邁向強國目標搭建堅實跳板和廣闊平台。


金秋10月落幕的中共十九大,以3萬餘言謀劃中國未來發展軌跡,釋放多重新意:包括設定強國目標、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實行農村振興戰略,調整社會主要矛盾表述,並增加「美麗」目標,這些新提法、新表述將在未來一段時間成為中國經濟領域的施政重心。


未來30年是中國發展關鍵期,跑好經濟「馬拉松」可謂題中之義,從當前中國國情來看,經濟建設仍是中國各項工作主線,是強國安邦之基,不容失焦。從十九大諸多新提法、新表述觀之,中國將不再沿用「速度至上」和「生產力至上」的發展理念,執政軸心的變化,意味着未來中國經濟政策變化。而經濟政策方向的轉變,也為中國制度變革創造空間。


當今中國經濟正處於轉型關鍵路口,社會利益格局日益複雜,階層思想觀念更加多元,欲完成十九大設定的多重目標,中國惟有以「強改革」導航、以「勇變革」趟路,力破週期與結構失衡矛盾,全面落地十九大定盤的各項改革主體框架,中國經濟邁入「新時代」才不會是一紙空言。


中國破解「四新難題」


十九大報告釋出諸多亮點,其中「四新」提法頗受關注:包括新矛盾、新主題、新目標、新動力,透析這些新提法、新表述,未來中國經濟發展新路徑已趨清晰。


其一、新矛盾:從求速到求質 按照十九大報告的表述,中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由「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後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轉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當前,中國已晉級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經濟總量至年底將達到80萬億元人民幣,社會生產力水準顯著提高,在諸多方面步入世界前列,與之相對應的是,民眾對美好生活的要求呈現出多樣化、多層次特點。在此語境下,只講「物質文化需要」,已無法真實反映民眾需求。與過去強調「物質文化需要」相比,「美好生活需要」將發展品質擺在更高位置。按照十九大報告的定調,GDP錦標賽和舊的「生產力至上」發展理念將成為過去,經濟施政中心將從之前的「速度至上」,變為「品質優先」,從追求「效率」,到更注重「公平」。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便表示,中共十九大明確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兩步走」戰略安排:從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2035年到本世紀中葉,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基礎上,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兩步走」戰略沒有再提GDP翻番類目標,主要考慮的是中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發生變化,中國經濟發展已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


中國社會主要矛盾變化是關係全域的歷史性變化,對中國經濟施政重點也提出諸多新要求。當前,中國經濟雖已歷經近40年高速發展,但發展不平衡體現在多領域和多層面,如城鄉差別、地區發展不平衡仍然存在。投資依賴症、宏觀層面消費較弱,產業結構中工業佔較高、服務業發展相對滯後,這些不充分、不平衡意味着中國經濟轉型升級仍任重道遠。


北京政經觀察人士分析認為,因應社會主要矛盾變化,中國未來經濟政策會更加注重收入分配問題、環境問題以及房地產問題的解決,攻克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三大關口,實現品質、效率、動力「三個變革」,將是中國從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邁向中級階段的必經之路。


其二、新主題: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 中共十九大報告首次提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並指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是跨越關口的迫切要求和中國發展的戰略目標。


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儘管過去40年中國經濟取得了高速增長,使其在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同時令7億人成功脫貧,但「唯GDP是從」的副作用也非常明顯:地方政府債台高築、環境代價慘痛、貧富差距拉大……,昭示舊有經濟高速增長的模式已不可持續,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已是當務之急。


與過去主要靠投資拉動經濟、靠貿易支撐「世界工廠」、靠高能耗帶動增速不同的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更強調全要素生產率,講求協同發展產業體系。將發展經濟的着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提高供給體系品質將作為主攻方向。具體而言,在「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新主題下,三方面工作將加碼推進:


第一、供給側改革將成主線。十九大報告提出,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推動經濟發展品質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提高全要素生產率,着力加快建設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提高供給體系品質已是未來五年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必由之徑,因此,未來五年,中國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將持續加力。在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的同時,擴大優質增量供給,實現供需動態平衡。


第二、發展「主驅動器」將會切換。中國經濟取得近40年高速發展,依靠廉價勞力、高耗能、低端產品輸出的發展模式已無以為繼,尋求增長新動能至關重要。中南海深知,提升中國服務業和高端製造業,尤其是高新技術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佔比,實現中國經濟主驅動力的切換,中國經濟才能實現良性和可持續性增長。近年來,以共享經濟、平台經濟、高新技術,人工智慧產業為代表的新動能,成為牽引中國經濟未來的「火車頭」。中國互聯網產業的高歌猛進,不僅成為改造中國經濟傳統產業的主驅動力,也成為新增高端就業崗位的主要來源。預計未來五年,數字經濟不僅將成為中國經濟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最佳註腳,也將成為中國經濟實現「彎道超車」的重要砝碼。


第三、區域經濟協同發展將開新局。在「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引領下,中國區域經濟協同發展將拓新局。從南有大灣區、北有雄安城的新區域規劃,到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三大傳統核心城市群,加之在內地遍地開花的自貿區、經濟新區及開發區,中國區域經濟將繼續迎來高速發展的五年。


其三、新目標:建設「美麗中國」延續環保風暴 中國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目標關鍵字,由「富強民主文明和諧」四詞定語,增加至「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五詞定語。「美麗」目標的增加,一方面與中國 「五位一體」的總體布局相呼應,一方面,也被納至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內涵,加速「美麗中國」建設步調。


十九大報告提出,中國要「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建設美麗中國」。到2020年,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到2035年,生態環境根本好轉,美麗中國目標基本實現;到本世紀中葉,把中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會文明、生態文明將全面提升。推進綠色發展是中國五大發展理念之一,「美麗中國」也已成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目標的重要組成部份。這意味着中國未來對於環保的重視與力度會增強。


中國環境污染問題觸目驚心:帶來了大量黑色GDP的「煙囪行業」,污染了空氣、水和土壤,同時使中國成為世界最大溫室氣體排放國。過度投資還製造了大量「鬼城」,以及包括鋼鐵、煤炭和玻璃行業在內的多個高污染、高耗能行業產能過剩。


有數據顯示,中國PM2.5濃度是美國的7倍、全球均值的1.3倍。2016年全國338個地級及以上城市中,空氣品質不達標者高達四分之三;6000多個地下水水質監測點中,處於「較差」和「極差」級別的監測點合計超過六成。當前,中國已在全國範圍內展開四輪環保督察,問責了上萬人。針對中國污染嚴峻的現狀,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堅決制止和懲處破壞生態環境行為。要改革生態環境監管體制。加強對生態文明建設的總體設計和組織領導,設立國有自然資源資產管理和自然生態監管機構,完善生態環境管理制度。可以預見的是,十九大後,環保攻堅戰、藍天保衛戰將馳而不息。


在環保專家看來,着力解決突出環境問題應提高污染排放標準,強化排污者責任,健全環保信用評價、信息強制性披露、嚴懲重罰等制度都是題中之義。但中國環境污染問題的積累並非一天兩天,其解決起來也絕非一蹴而就。可以預見的是,實現「美麗中國」目標,既要有打攻堅戰的決心,又要有打持久戰的耐心。


其四:新戰略:農村振興 全面建成小康 十九大首次將振興農村戰略單獨上升到國家戰略高度,使之成為中國「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一項重大戰略任務」。


十九大報告提出了實施農村振興戰略的總要求,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努力做到「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無論是改革開放以前改革開放後,中國政策導向均以城市和工業為核心,生產要素以單向城市、工業流動為主,從而導致城鄉發展不平衡,中國農村為工業和城市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從發展動力來看,中國政策重點側重於城市,所使用的政策手段是城市和工業對農村的反哺和扶持,將農村放在了城市的從屬地位,使其被動地去接收城市發展的帶動和輻射。


外部觀察家指出,當前中國與發達國家最大的差距不在城市,而是在農村,農村是中國發展中的最大短板,存在着基礎設施供給不足、生活條件落後、人口大量外流等現象,特別是傳統文化的消失讓鄉愁無處可覓。近三十年來,中國農村更呈現出加速衰敗趨勢。


從現代化全域和強國目標來看,作為擁有4億農村人口的大國,解決好「三農」領域問題,是決定着國家長治久安、關係到改革進程的關鍵性問題。可以說,如果沒有農村振興和現代化,就不會有中國的現代化。


中國農村問題專家認為,中國農村振興戰略的提出,是將農村放在了與城市平等的地位上,將農村作為一個有機整體,對於發揮農村主動性,激發農村發展活力,建立更加可持續的內生增長機制可謂大有裨益。


農村振興戰略的提出,可以更充分立足於農村的產業、生態、文化等資源。將農業農村的發展作為中心議題,不再是從以城統鄉或以城市發展為中心去考慮農村的發展問題,使得農村從過去的被動接收反哺,到現在推動生產要素在城鄉之間平等交換、順暢流動,這對於確立全新城鄉關係,實現經濟更平衡增長,縮小貧富差距,將起到積極作用。


邁入「新時代」 改革「射實彈」


十九大已定盤中國未來三十年發展藍圖,長期發展路線圖的確立將利好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一系列新理念、新目標、新矛盾、新戰略的提出,勾勒出發展新格局、新模式,而中國經濟會否由此進入新一輪紅利釋放週期,還取決於「改革主題框架」的落地情況。


回首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增長軌跡,每一次經濟增速的崛起背後都是改革紅利的釋放。未來五年中國經濟要從以速度、規模為主導的發展方式轉變成品質第一、效益優先的新模式,不僅需要經濟新動能的支撐,也需要通過進一步深化改革而不斷改進和優化中國目前各方面的制度安排。


當前,中國經濟仍面臨房地產、家庭債務、人民幣匯率、地方債務以及民間投資等方面的不確定風險,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依然存在,經濟形勢走勢尚不容過度樂觀。處理好短期任務目標與中長期改革之間的關係尤為重要。


十九大報告也指出,中國「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還有很多,仍處於並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中國是世界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國際地位沒有變,當此階段,改革開放這一基本國策也只能加強,不能削弱或放緩。


因此,當此政治關鍵之年,再次站在改革關口的中國,如何邁步引人關注。從現階段來看,中國未竟的改革均為過去僵化計劃經濟體制中的堅硬內核,均是難啃的硬骨頭。特別是進入發展「新時代」後,一些過去隱藏的矛盾可能會次第顯現,隨着改革步入深水區和攻堅期,經濟、政治、社會、文化和生態等不同領域的改革難題盤根錯節,任何環節處理不當,均會阻礙總體進展,甚至會讓改革止步。


因此,改革需要在業已確立的主體框架下持續推進,並根據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從2020年到本世紀中葉「兩個階段」的戰略安排,相應作出短期、中期、長期的改革規劃和構想,並做好攻堅克難準備,徹底破除既有觀念束縛和固化利益藩籬,實現體制改革層面的突破。


事實上,中國實現經濟社會的良性發展也有賴於制度升級和改善,需要進一步全面深化改革,推動政府與市場、政府與社會的治理邊界的合理界定,從而使得市場機制更加充分地發揮作用,使得包括國有企業改革、土地制度改革等在內的「關鍵改革」獲得突破,並讓改革協調性得以加強。


每五年召開一次的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是中共調整最高領導班子的時機,也是外界洞悉中國經濟改革的視窗。當前中共人事底定,不少改革派在十九大得到晉升,釋放了以市場為導向的改革會繼續推進的信號,也意味着中共政策落地力度將增強、中共為改革清障的步伐將加大,中國經濟「強改革」時代有望到來。


當前,全球經濟已呈現出穩定復蘇態勢,也為中國經濟深化改革提供了空間和時間,中國應抓住難得的機遇期和視窗期,推動從金融市場、產業結構到市場開放的一系列改革,爭取在全球經濟復蘇週期完成關鍵性改革和關鍵性調整,為下一階段邁向強國目標搭建堅實跳板和廣闊平台。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