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國式教育」怪象頻出需改革(2017.12)

發布日期:2017-12-27

☉文/米圖

誠信系統、功利文化的改變,非一日之功。中國教育的問題,也如中國復興之路,將曲折漫長,但充滿希望。畢竟,十年樹木,百年才能樹人。


「虎媽」、「貓爸」、「狼媽」、「鷹爸」,中國教育的問題,讓中國的家長紛紛變身「怪獸」。「怪獸」家長培育出來的孩子精通琴棋書畫,會七八種外語,有一屋子證書,成為考不倒的「牛娃」。但這樣的「牛娃」走向社會,真能成就一番事業,未來的生活真能快樂幸福嗎?


從中國各省歷年高考狀元的調查可以看出,在「一考定終生」的教育制度下選拔出來的狀元,絕大多數並沒有成為各行各業的精英,反而更易在漫長的人生長跑中,在芸芸眾生的生活旅途中,發生心理失衡,生活不幸的事件。而中國創新能力的世界倒數排名,也為中國教育制度的弊端做了最好的註腳。


在中共十九大後,中國進入了新時代,各項改革深度進行,尤其是教育改革,寫進了十九大報告,但具體該怎樣改革,才能與中國邁向現代化強國的進程相合拍,這是留給當下中國教育工作者和執政黨的一個全新課題。


高考指揮棒下的中國教育


對於中國教育,一直有很多批評聲,不同的人會從不同的角度發出評論。有的說望子成龍的風氣,是造成中國教育出現問題的一個很大的原因,有些家長覺得自己這一輩子不行了,就把希望全部寄託在下一代的身上。他們傾其所有,把全部資源和精力都用在下一代上,對其子女造成了巨大的壓力;有的說學生的課業負擔太重,要減負;有的說我們的教育太重知識,不重能力培養;還有人說中國的教育教學方法落後,現在是互聯網+時代,要通過各種先進的手段來進行教育。但殊途同歸,最後,大家的批評可能都集中在一個共同點——應試教育上,應試教育成為公認的中國教育的最大問題。而解決這一問題的辦法,就是改變「一考定終身」的高考制度。


中國的高中教育,用盡全部的資源應對一件事情,就是怎麼讓學生考出一個好的分數。因為一旦考到一個好的分數,就會進入一個好的大學,進入一個好的大學,就可以有一個很好的未來。所以中國人有一個非常強的信念,就是一定要在高考中一決勝負。在這一教育理念的引導下,隨之而來的是教育鏈條上的一系列的問題,孩子小學升學要上好的初中,初中升學要上好的高中,甚至有些小孩還在幼稚園,家長就開始焦慮了,要給孩子買學區房,教育成為了中國人的「三座大山」之一(另外兩個是住房和醫療)。家長集體焦慮的基本理論,就是「不能輸在起跑線上」,這個理論忽悠了很多中國家長。治理應試教育,實行素質教育,儘管中國政府層面出台各種各樣的文件,但這種情況卻愈演愈烈。


幼升小: 催生中國最貴的房子學區房


中國最貴的房子,不在CBD,不在風景名勝區,而是在學校附近,特別是在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的名小學、名初中附近,這樣的房子,被賦予了一個專有名稱「學區房」。學區房,是中國孩子從幼稚園升小學的最大資本。為了讓孩子上個好學校,很多一線城市的家庭在小孩還未出生時就四處尋覓學區房,學區房的價格近年來也是水漲船高。


據媒體報道,北京西城區金融街文昌胡同一間面積僅10平米的平房,在2015年賣出340萬,折合單價34萬,引發網友一片愕然。這間10平方米的鴿子房之所以能賣出高價,就是因為附近大名鼎鼎的北京第二實驗小學。該小學佔據了文昌胡同差不多一半長度,外觀整齊,設施漂亮,是北京最著名的小學。根據學校官網介紹,實驗二小始建於1909年,為百年名校,學校有市、區學科帶頭人和骨幹教師103人,正高級教師2人,高級教師26人,其中特級教師5人,另有博、碩士共38人。


據房產經紀人介紹,在眾多關注學區房的消費者心中,實驗二小是北京「權貴」小學之最,實驗二小畢業之後還可以便利的升入屬於同一區域的同屬北京名校佼佼者的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實驗中學,而中學才是上大學的最關鍵環節。


小升初:佔坑班剝奪孩子的童年


幼升小靠學區房,而小學升初中,則催生了北京「佔坑班」的出現。在2015年前的北京,小升初的孩子為了能擠進「牛」校,必須要搶佔與「牛校」相關聯的培訓班,俗稱「佔坑」。據瞭解,北京市一個小學六年級的孩子佔四五個「坑」並不稀奇,更有甚者,小學二三年級的孩子也為了小升初擇校,提前去培訓班「佔坑」。在一份小升初培訓班的考題中,中學教師進行評定,發現其難度竟然堪比高考模擬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明確規定,九年義務教育應該免費、免試、就近入學,然而為了能夠上個好學校,有不少孩子和家長仍然不斷地為自己加碼,參加各種培訓班。 


對於北京很多小學五年級的學生來說,學校放學是另一種學習的開始,有另外一個課程的學習在等待着他們——奧數培訓班。一名小學生在接受採訪時說:「我覺得學校裡學的東西,奧數班都已經提前學完了。學校連圓都沒有接觸呢,奧數班已經開始接觸圓周率了,但有時候感覺實在太難了。」對於孩子的這種壓力,孩子的父母也感覺頗為無奈。為了能夠為孩子弄到進入重點中學的門票,一些父母可謂是花盡了心思,其中就有孩子學習了一個特長,「次中低音號」,這是進入某重點中學的特長類的敲門磚。


2015年,北京市教委宣布,取消奧數等成績與升學掛鈎的規定。屢屢變化的政策讓不少家長憂心忡忡,他們最擔心的就是全家人這麼多年來為了擇校所付出的努力,最終會付諸東流。

 

早在2009年,北京市教委就發出將在年底清理小升初培訓班,該消息一出,就引起了軒然大波。家長們普遍的擔心是,鏟平「坑班」會掐斷一大批孩子升學的出路。在家長論壇上,一位家長的想法頗具代表性:孩子從三年級就開始「佔坑」,每月一大考,每學期一調班,折騰了3年多,咬牙堅持到現在,好不容易殺進了「三甲」班,眼瞅着勝利在望,如果這時候鏟平「坑班」,對孩子太不公平了。而反應最激烈的,還是被媒體點名的四大「坑班」的學生和家長。由於「四大」直接對應北京市海澱區最有號召力的4所「牛校」,而且又都是有名的「金坑」,很多學生過五關、斬六將,才得以爭取到一個名額。憤憤不平之下,家長們紛紛曬起「坑班」的帳單,從三年級開始「佔坑」,學費加上輔助報了奧數、作文等培訓,不下10萬元。不過,升學在即,家長們心疼的顯然不是錢,取消「坑班」,學費打了水漂是小事,如果「牛校」的招生就此轉入「地下」,家長和孩子就更「抓瞎」了。 


據媒體統計,北京海澱區七大名校,點招人數共計560人,此前共有對應「坑班」106個,按每班50人計算,海澱區「佔坑」的學生人數約5300人,點招錄取率約10%。所以,想通過「佔坑」進入目標校,至少要排進「坑班」的前15%,否則希望渺茫。換句話說,九成孩子花費了幾年的工夫,投入了上10萬塊錢,最後只能給「牛孩」當「分母」。 


中考: 人生第一考 誕生魔鬼教學


到了初中階段,中國的學生更不輕鬆。當你無論走進城區或鄉鎮初中的畢業班教室,都會看到這樣一種景象:課桌上的教科書及各類教輔資料堆得像一座座富士山,學生只能從「山」與「山」之間的夾縫中看黑板,個個面容憔悴,無精打采。每晚十點多鐘下自習後,學生到寢室還要拿着課本實行「經濟半小時」,不到第二天早晨五點,又要「聞雞起舞」了。


同時,教師的身心壓力也很大。一位初中老師說:「中考和高考一樣,不僅給一個家庭一個孩子帶來了巨大的壓力,老師的壓力也決不亞於學生。學生們每天早起晚睡,我們老師也要陪着,時間長了我們的身體也處於亞健康狀態。」


初中學校之間的競爭同樣異常激烈。同類學校比着搞「題海戰術」、「魔鬼教法」,對學生「死擂」、「硬砸」,讓廣大師生苦不堪言。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有的學校連每天必需的課間操和眼保健操都取消了,學生的身心健康豈能保證?


這些現象的出現,教育工作者分析認為,都是中考惹的禍。中國現行中考制度,實質上就是應試教育的一種體現,其弊端表現在:智育被當作學校教育的唯一目標,德育、體育被置於從屬地位;學生負擔過重,嚴重影響青少年身心發展;導致學生的嚴重分化,各初中學校辦重點班或分快慢班的現象愈演愈烈,許多差生迫於競爭壓力而厭學或中途輟學;阻礙學生個性發展,扼殺人的創造力,這樣模式培養出來的學生充其量只是一些操作型人才,而不是創造型人才。


高考:變態發展為教育集中營


應試教育在中國到高中階段,則畸形地發展為集中營式的教育模式,典型代表即是超級中學——衡水中學等的崛起。


「超級中學」是什麼概念?北大的一名博士做了一個定量研究,根據其壟斷當地一流生源和教師、畢業生壟斷一流高校在該省(區、市)的錄取計劃,或者說「北清率(北大、清華錄取率)」高的特質,識別出全國一共有84所超級中學,平均每省不到3所,其中有9個省份僅有一所超級中學。各地「超級中學」的特徵是相似的:上萬名學生的巨大規模,一個年級五六十個班,一個班七八十人;實行嚴格的軍事化管理,用類似傳銷洗腦的方式,嚴控學生的思想和行為,使之「萬念歸一」,只問高考;實行高強度、高難度的應試訓練,產出驕人的高升學率。


河北的衡水中學是超級中學的典型。走廊、過道上全部用鐵欄杆圍着,被戲稱為「模範監獄」,據說其口號是「今日瘋狂,明日輝煌」。據北大社會學系的學生採訪進入北大的衡水中學畢業生瞭解到,該中學的學生作息時間被精細管理到每一分鐘。起床幾分鐘,吃飯幾分鐘,走路幾分鐘,時間掐得非常準,例如:5:30起床,5:40非值日生離開宿舍,5:43值日生離開宿舍,各年級分批吃飯,每個年級時間間隔為4分鐘,一頓飯只有15分鐘時間,鼓勵你擠出5分鐘學習。一位女生回憶說,在衡水中學讀高中三年,沒有脫過衣服睡覺,因為怕早上來不及疊被子,被子沒有疊成方方正正的豆腐塊就要扣分。還有很多細節,比如女生在冬天不許洗頭,因為洗頭沒有吹乾,容易着涼感冒,影響學習。這種管理令人難以想像,但由於升學率高,衡水中學被追捧和複製,在各地開辦分校,不少中國家長認為這是好的教育,可以改變孩子的命運。


超級中學加劇了中國城鄉之間的教育不平等。因為這些學校都是在地級市或者省會城市,遠離農村,教育成本更高,離農民更遠。調查顯示,超級中學中農村戶籍學生的比例遠低於一般中學,僅為普通中學的1/8。超級中學高考神話的背後,是對「優質教育資源」的壟斷,將地區內的高分學生、優秀教師集中在一起,造就千木蕭瑟、一支獨秀的輝煌。超級中學數量越少、集中度最高,該區域教育生態失衡也越嚴重。超級中學興起後,出現了原本很牛的「縣中」淪陷的現象,包括著名的黃岡中學。縣域高中教育滑坡的直接後果是初中不保,初中階段的優秀生源和教師也相應流失,義務教育無法穩住,嚴重破壞了地區教育生態。


解決之道:教育改革是社會系統工程


中國的應試教育之痛要改革,但該怎樣改?藥方很多,但療效不大。如有教育界學者認為,學習美國是一個解決之道。美國的高考可以考很多次,取最好的一次。用的是SAT (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 學術能力評估測試),考的不是知識,而是智商。美國大學招生採用的是全面的考察,包括成績單、推薦信和面試;還看課外活動,社區貢獻,學生有沒有在中學期間展現出領導力;還考察特殊才能,如音樂、美術和體育;最後還要寫一份漂亮的個人自述。


相關教育專家分析指,如果借鑒美國的這一整套的全面衡量標準,對中國高校招生標準進行改革,那麼高中教育就會改變,學校、家長都會想盡一切辦法讓學生們全面發展。高中變了,初中,小學也會跟着變。


但是,有教育專家指出,單純學習美國的高考改革,而不進行整個中國社會誠信系統的建設,那仍不能實現教育現狀的根本改變。台灣李遠哲教授提出的教改成效甚微,可以得到佐證,分析台灣教育改革的失敗之處,可以發現,中華文化中的誠信文化的缺失是根本原因。


在現今世界中,不可否認,中國是一個誠信度不高的社會。一個誠信缺失的社會,人們會施展各種各樣的辦法,用不誠實甚至欺騙的手段,來把既定的衡量標準全面摧毀。例如,推薦信可以誇大其詞,社區活動可以無中生有,自述可以花錢請高手捉刀代筆等。在一個沒有誠信,或者誠信不足的社會,要靠一套全面的衡量標準來選拔人才,會存在很大的挑戰,實施起來有相當大的難度。


在社會誠信系統重塑的同時,中國教育最需要改變的是功利主義的傳統文化。中國是一個有很長很厚重歷史的國家,中國文化推崇的教育方面的「至理名言」包括:「讀破萬卷書」——教育就是讀書;「頭懸樑,錐刺骨」——讀書是一件非常艱苦的事情; 「學而優則仕」——學好了以後就要去做官。這些名言無不體現出讀書學習的功利性目的。


誠信系統、功利文化的改變,非一日之功。中國教育的問題,也如中國復興之路,將曲折漫長,但充滿希望。畢竟,十年樹木,百年才能樹人。

令人振奮的是,中共十九大宏偉藍圖中,教育改革寫進了報告,方向定了,決心下了,口號喊了,措施有了。下一步是出台具體的方法,落實具體的措施,將教育改革落到實處,讓天下父母看到希望,讓美麗中國在神州大地出現。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