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特朗普訪華有否提及台灣議題?(2017.12)

發布日期:2017-12-27

☉文/邵宗海 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如今台灣與中國大陸的經濟實力對照已令人慨嘆不已,還沒提到中國軍事實力以及它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但台灣仍然還沉溺在自我優越感裡。一名台幹、還不是台商,在網站論壇發文說,台灣終將「被僅剩的驕傲壓死」。這句話值得2300萬的台灣民眾來深思。


美國總統特朗普整個12天「亞太地區」的訪問、以及APEC的出席,其中11月8日至10日是對中國進行為期三天的國事訪問,也是繼他在結束日本、韓國的行程之後的第三站。


背景介紹:從「國事訪問+」、到「習特會」


這次也是特朗普當選總統後的首次亞洲之行,首次造訪中國大陸,也是中共十九大習近平連任總書記之後的一件重大國事,雙方會晤引發外界的格外關注。


北京事前曾有透露,將以「國事訪問+」的規格接待特朗普此訪,這意味着除了國事訪問規定動作,還有一些特殊安排。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也曾經表示,中方按照「國事訪問+」規格來接待,是希望特朗普有更多的機會了解中國歷史和文化。另外更明顯的,是北京此次確是以高規格來接待特朗普總統的中國之行,例如特朗普甫一抵達機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即在機場迎接,比起過去接待外國元首,按照中國外交部現行禮賓規定,即使美俄等大國領導人到訪,通常也都只是外長或副外長去迎接,譬如以2014年北京APEC為例,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對華進行國事訪問並出席APEC,即由中國外長王毅接機。因此習近平對特朗普確實是「破格」禮遇,而且是升級甚多。


北京外交學院副院長王帆對「國事訪問+」的解讀,是認為這是包含「小範圍非正式互動」,使雙方元首有充足時間就共同關心的重大問題進行深入、戰略性溝通。這種溝通對加深相互瞭解和友誼,推動新時代中美關係健康穩定向前發展具有重要意義,而中美關係的穩定,將促進亞太地區乃至世界的和平與發展。而且,王帆也說,「國事訪問」至少有着三重意涵: 第一重意涵,以文化為紐帶增進瞭解。第二重意涵,在於禮尚往來。第三重意涵,即增進友誼,促進中美關係發展。


但是,就事先有透露中美兩國元首可能會觸及的會談議題,只是「朝鮮問題」及「中美貿易差額問題」,以此看來應都是美國所關心的問題,不是中方所優先關注或想要討論的議題,所以理論上不致於需要讓中國來巴結美國,或優渥美國。就算是基於中美兩國平等互惠,各取所需的原則,中方也應提出它所關注的議題,譬如說台灣問題,讓美國也有付出貢獻才對。


另外,英國倫敦國王學院一名中國專家布朗在接受香港《南華早報》訪問時也表示,對中國來說,習近平應會尋求特朗普再次重申美國遵循「一中政策」,就像今年4月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舉行的首次「習特會」上,特朗普當時也曾經那麼說。除此之外,習近平可能也會重申中國對南海擁有主權,並且會建議美國,在南海有爭議的水道附近活動時,美軍艦艇應保持低調行動,而中國在南海當地已建立起數個人工島礁。布朗甚至表示,中國應該也會表達「太平洋同時容得下中美兩國」的觀點,中國並不是想叫美國退出此區域,而是想告訴美國,中美在這裡並沒有地位高下之分。


但是,從「習特會」之後的共同記者會中,卻沒有聽到習近平的談話中,有提到英國倫敦國王學院的中國專家布朗預期中的南海議題與「一中政策」。而且更重要的,是「台灣議題」好像失蹤了。這到底是特朗普刻意的疏忽,還是北京的沒有在意,這可能是涉及兩岸關係發展過程中,很讓關心者十分在意的一個現象。


先從「習特會」共同記者會的談話裡,來尋找下蛛絲馬跡


在記者會上,習近平提到與美國特朗普均具有高度共識的議題,應是雙方同意充分用好中美外交安全、全面經濟、社會和人文、執法及網絡安全4個高級別對話機制,共同努力推動對話機制取得更多成果。同時雙方也同意加強兩軍各層級交往和對話,加強執法及網絡安全領域合作。


特朗普所關心的議題,如中美貿易平衡的問題,習近平是有指出,兩國元首都認為,「中美作為世界前兩大經濟體和全球經濟增長引領者,應該擴大貿易和投資合作,加強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推動兩國經貿關係健康穩定、動態平衡向前發展。有必要制定並啟動下一步中美經濟合作計劃,積極拓展兩國在能源、基礎設施建設、『一帶一路』建設等領域的務實合作。訪問期間雙方簽署的商業合同和雙向投資協定充分展示了兩國在經貿領域的廣闊合作空間,將給兩國人民帶來巨大實惠」。特朗普只是簡短的重申:美方願同中方發展公平、互惠、強勁的經貿關係。不過,習特會談後,兩人共同見證了能源、製造業、農業、航空、電氣、汽車等領域商業合同和雙向投資協議的簽署。這也表示說,特朗普總統在訪華期間,中美兩國簽署的商業合同和雙向投資協議總金額超過2535億美元,這已是雙邊經貿史上最大的一筆交易,特朗普可能連不高興都難。


至於朝鮮無核化問題,習近平與特朗普則同時在記者會中都提到。習說:中美雙方重申堅定致力於實現半島無核化,維護國際核不擴散體系。雙方將致力於通過對話談判解決半島核問題,並願同有關各方共同探討實現半島和東北亞長治久安的途徑。特朗普則說:「我們共同承諾致力於朝鮮半島無核化,雙方致力於制止恐怖主義活動」。雙方對朝鮮問題應予解決是共識,但如何解決?方式如何?只聽到習有說到:「雙方將致力於通過對話談判解決半島核問題」。


「南海問題」並沒見到在共同記者會上提及,但習近平在記者會共同聲明中有提到「中美都是亞太地區具有重要影響的國家。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雙方應該在亞太事務中加強溝通和合作,培育共同的朋友圈,形成建設性互動的局面,共同維護和促進地區的和平與繁榮」。這應是指南海問題的癥結所在,特朗普也同意「繼續加強在國際和地區問題上的溝通協調」。但外交部另在《習近平同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會談》的文件中,則有提及「雙方重申致力於促進亞太地區和平、穩定與繁榮」,應該是中美兩國在南海問題上也有了基本認識。


但是,北京最關心的「台海議題」呢?在共同記者會上,確實沒有看到這個「用詞」被習近平或特朗普任何一人提及。倒是習有說到「中美的共同利益遠大於分歧,應該尊重彼此的主權和領土完整」這一段話,他是希望美國能「尊重彼此對發展道路的選擇和彼此的差異性」。這是不是對「台灣問題」或「南海問題」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有所立場表達,還是有感而發?的確需要更多資訊來澄清。


再從外交部發表《習近平同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會談》的文件中,終找出重點


等到外交部發表了《習近平同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會談》的文件,終於在這文件裡,找出北京確實曾在「習特會」上提出了「台灣問題」。根據會議紀要,習近平指出,「外交安全領域事關中美關係總體發展和兩國戰略互信水平。雙方要按照兩國元首確定的方向,規劃中美關係發展路線圖,就重大敏感問題增信釋疑」。所以,習近平說,「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問題,也事關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他並希望美方繼續恪守「一個中國原則」,防止中美關係大局受到干擾。


這項談話後來也經新華社發出的新聞通稿證實:習近平確在「習特會」上提出「台灣問題」。而且新華社也引述了特朗普的回應只有簡單一句:「美國政府堅持奉行一個中國政策」。但是即使是簡單一句,也是重申了美國的傳統立場,表示美國在「台灣問題」上,並沒有試着在這次「習特會」上要表示出不一樣的政策或立場,這當然使得中美關係的推進並不存在着太大的障礙。


當中美之間的台灣問題被淡化,台灣將何去何從?


在台北,中國時報有評論說:「台灣議題」在習特會中被淡化,從正面看,避免了台海問題成為中美角力的戰場。台灣尚不致成為中美談判、喊價的籌碼,在這輪中美交手中,台灣作為「定數」的成分高於「變數」。就此看,對台灣處境不見得不好。但從消極面看,也代表台灣在中美大國外交的競合關係中,分量越來越小,只剩下「不惹事」也「惹不起事」的邊緣化角色。尤其對照中美天文數字的經貿協議,台灣必然會有力不從心的失落感。


在香港,中評社也有篇文章認為台灣對中美關係存在有三個盲點,其中一個就是:台灣高估自己在美中關係的重要性。文章中說:台灣對所謂的「美中台關係」還停留在冷戰思維,認為美中是對立、衝突,自認台灣是美國「第一島鏈」不可缺少的要角、美國可用台灣來制衡中國。雖然美國參眾兩院先後通過「2018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草案(FY2018 NDAA)推動美台軍艦互訪停靠,以及通過「台灣旅行法」草案,解除美台高層互訪禁令。然而文章中特別指出,美台關係現今已非美國說了就算,台灣在第一島鏈的位置重要,並不代表美國能隨意讓軍艦在台停泊,把台灣當成美軍基地,甚而是美國國土的延伸。而且中評社說,以現在的大陸國力、中美關係,台灣可能已沒什麼籌碼功能。


中國大陸的國力到底到了什麼境界?最新一期《時代周刊》的封面,就以中英文寫着「中國贏了」。相關文章的標題是「中國經濟如何贏得未來」。而在歐洲,最新一期德國《明鏡》周刊,封面沒有配圖,只有中文「醒來」的漢語拼音「Xing lai!」,紅底黃字正好是中國大陸國旗的顏色。封面文章以「覺醒的巨人」為題,用長達9頁的篇幅,詳細介紹大陸在政治、經濟、科技、文化和足球等領域的發展,評價大陸已成為「超級大國」,呼籲西方必須「醒來」。


中美關係的發展又是如何?譬如說特朗普和習近平會面之後,就引起許多歐美媒體的重視。大陸「觀察者網」的評論指出,包括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紐約時報》、德國《明鏡周刊》、美國《時代周刊》等西方媒體的風向居然出奇的一致認為:大陸贏了。《紐約時報》發表評論,題為「川普將全球領導權讓給中國」。文章認為,川普正離棄多邊主義和全球政治,習近平則擁抱二者。歐洲很多媒體轉發了這個評論。同時,有些德語媒體將大陸稱作「準超級大國」,而《明鏡》已經將大陸視為「超級大國」。《南德意志報》也這樣提問:美國已把亞洲輸給大陸?BBC則從貿易、台灣、人權、北韓、南海等5個角度,解讀大陸如何成為「最後贏家」。分析認為,美國只在北韓問題上贏了一步,其他方面,大陸都是贏家。當然,大陸想的不是去贏,而是和。


因此,依作者來看,前面中時的看法認為「台灣在中美大國外交的競合關係中,分量越來越小」,剛好與上面中評社的看法認為台灣有盲點,「還停留在冷戰思維,認為美中是對立、衝突,自認台灣是美國『第一島鏈』不可缺少的要角」,有極大程度在見解上的重疊。


若還有看法補充的空間,那麼筆者會說:在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建立之後,加上中國目前經濟、軍事力量的增強,中國已不再是過去「韜光養晦」時代的吳下阿蒙,自信開始建立起來了,處理問題的手段更為柔軟、也更有層次。台灣,在今日中共決策者心目中,它固是個重要的問題,但已不再是列為它要最優先處理的程序,而且,北京相當有信心,當中國一旦躍身到整個國際社會主導角色,台灣問題的解決,就只是「水到渠成」時間問題了。像2017年11月12日的人民日報海外版四版,就以「大陸崛起,台灣何必緊張」為題指出:卅年河東,卅年河西。27年前,台灣是亞洲四小龍之首,錢淹腳目,風光無限,而彼時窮親戚大陸的經濟總量,只有台灣的兩倍多。今天,台灣已變成四小龍吊車尾,實際薪資與20年前相比不升反降,而大陸早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去年,大陸GDP約為台灣的23倍。巨大的落差,讓台灣許多人心中五味雜陳不說。今天,台灣GDP不但居於廣東、江蘇、山東、浙江、河南之後,在大陸各省中只能排名第六。台灣的觀察者早就憂心,三、五年內,台灣GDP將會落到福建之後,排名跌出前十。

這還只是經濟實力的對照,還沒提到中國軍事實力以及它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但台灣仍然還沉溺在自我優越感裡。一名台幹、還不是台商,在網站論壇發文說,台灣終將「被僅剩的驕傲壓死」。這句話值得2300萬的台灣民眾來深思。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