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議會「病毒」清零 疫情清零何時(2020.12)

發布日期:2021-01-06

☉文/文軒

「清零」是最近社會熱議的高頻詞,不過這裡面有兩種意思,一種是議會清零,另一種則是疫情清零。

過去一段時間一直囂張跋扈的反對派,最近忽然就在立法會被「清零」了。這件事說起來比較蹊蹺,事源全國人大常委會在11月中旬作了個決定,當中對香港立法會議員的資格作出四項要求,包括不得宣揚或者支持「港獨」主張;不得拒絕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並行使主權;不得尋求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等行為;以及要符合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

這個決定一出,特區政府當日就宣布,公民黨郭家麒、楊岳橋、郭榮鏗及「專業議政」梁繼昌四人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理由是這四人在今年七月參加立法會換屆選舉時,被選舉主任裁定,四人在過去一年曾要求美國制裁或干預香港,不可能符合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特區,不符合參選條件。而既然四人連參選的條件都不具備,自然也不具備擔任議員的資格。

十九人離開 反對派一鋪清零

四人被踢出議會,另外十五名反對派議員臉面上掛不住,一怒之下集體辭職,順帶成了被DQ四人的殉葬品,除了一個自詡中間派的醫學界陳沛然,以及一個向來跟傳統反對派不咬弦的「熱血公民」鄭松泰仍然賴着不走之外,可以說,反對派勢力在立法會一鋪清零。

俗話說,「有咁風流就有咁折墮」,反對派在過去四年間,像坐過山車一樣,經歷了數次高低起伏。先是在2016年,新晉的激進本土派攜「佔中」餘波和旺角暴亂之勢,在立法會換屆選舉中贏得六席,成為不可忽視的力量。但議員位置還沒坐熱,「青年新政」的梁頌恆、游惠禎在就職宣誓時公然宣揚「港獨」,引發了後來的DQ潮,不僅梁、游二人被掃地出門,連帶其他激進本土派也被肅清了一大半,反對派整體勢力一度沉寂。

不過,隨着2019年《逃犯條例》修訂的展開,特區政府在政治敏感度不足的情況下,被反對派找到可趁之機,一個「反送中」的口號煽動了大批人對政府的不滿,事件愈演愈烈,從議會打到街頭,令香港被黑暴籠罩足足大半年。

那時的反對派風頭極盛,一時無兩,在議會耀武揚威,「拉布」癱瘓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七個多月;在街頭,充當為暴徒助攻,與之稱兄道弟,自以為得民心。去年11月區議會再下一城,以近九比一的壓倒性優勢將建制派徹底擊潰。反對派志得意滿,公民黨楊岳橋揚言,今年10月特首若不答應「五大訴求」,就要發動全面攬炒,杯葛所有的政府法案,包括影響政府運作的財政預算案。反對派如病毒一般在四處恣意破壞。

突如其來的疫情打斷反對派部署

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斷了反對派的良好勢態,過去「遊行+暴亂」的模式再也行不通,一聚眾就是違法。後來《香港國安法》出臺,整個形勢更是急轉直下,黑暴之中原本不易界定的行為都在法律條文中有了清晰的指定,違法者最高可判終身監禁,自此街頭暴亂幾乎絕跡。再後來,就是議會中反對派被清零。

穩住立法會之後的下一步,自然是要收復區議會的失地。在特區政府宣布DQ楊岳橋等四人之後,特首林鄭月娥很坦白地說,會研究修訂本地法例,以落實人大在2016年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的公職人員宣誓要求,包括要訂明具體宣誓形式、監誓人安排,以及違反誓言的處理機制及後果。

根據現行機制,區議員就職之時無須宣誓,所以用來DQ立法會議員的尚方寶劍落不到區議員頭上,但如今立法會沒有反對派的阻撓,通過修例也是分分鐘的事,之後這一避風港便不復存在,區議會的亂港勢力被掃地出門,也只是時間問題。經此一役,不僅穩住了眼下的議會,更是為未來立法會和區議會的長治久安打下了基礎。

疫情反復 為何始終不能清零

議會中的病毒被清除,接下來大眾的目光自然聚焦在特區政府抗疫之上。香港疫情歷經十個月,仍在不斷反復,爆發了一波又一波,如今第三波尚未走遠,第四波又蠢蠢欲動。在這困守香港的十個月,不少市民都發現,疫情的發展趨勢和特區政府的防疫策略高度一致:當措施緊的時候,疫情便受控,當疫情稍稍緩和,措施又開始放寬,結果就陷入收緊、放鬆、再收緊的反復循環,就像個長期病患一樣,病情剛好一點就出去花天酒地,最終只能是長期住院。

其實,要尋找解決的方法並不難,這場疫病席捲全球,各國在抗疫上絞盡腦汁,有不少經驗值得借鑒。在抗疫模式上也大致可以劃分為兩種,一種是中國內地模式,採取果斷措施,通過嚴格隔離及大規模檢測,切斷傳播鏈,成功控制住疫情;另一種是美國模式,抗疫不徹底,並在疫情稍為紓緩時就迫不及待放鬆限制,導致疫情大反彈。目前內地大部份城市已恢復正常運作,而美國則連續多日新增個案十萬宗以上,歐洲多國也被迫再度封城。

儘管優劣明顯,但處於「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卻似乎選擇了一種折衷的做法:疫情控制力度比西方強,卻也做不到果斷清零。特區政府除了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提及要以「嚴防輸入、內爭清零」為目標之外,其他政府高官對「清零」二字諱莫如深。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11月訪問北京、廣州、深圳之時,亦是以爭取「毋須『清零』可通關」為目標。

內地堅拒「不平等條約」

自己未清零,卻要與已清零的地方通關,這無疑是一項「不平等條約」。無論內地政府或人民都會想:憑什麼內地嚴防死守那麼久,卻要承受來自香港入境帶來的風險?所以林鄭的內地之行,並沒有換來通關,只是單方面地推出容許居粵港人獲免除14天檢疫回港的政策。

據消息人士表示,廣東省在防疫上絲毫不退讓,即所有人入境廣東省時,必有效核酸檢測陰性結果證明的正本或列印本,並到指定酒店或居所接受14天強制檢疫。而澳門的態度也同樣強硬,擔心一旦放寬港人入境,會令堅守逾200天無本地病例的局面出現「零的突破」。

清零的好處有目共睹,為什麼特區政府卻遲遲不肯動手?事實上,政府的抗疫目標從來就不是清零,而是把疫情控制在有限度的範圍內,並同步復甦經濟。然而,這二者本就像魚與熊掌一般,不可兼得,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發展本地遊。眾所周知,避免疫情擴散的最佳方式是減少密集人群和人員流動,而搞本地旅遊卻不可避免地製造人群聚集和增加人員流動,與防疫抗疫的目標背道而馳。餐飲業也同樣如此,現在市民早已不會因為害怕疫情而不在外用餐,防疫措施稍稍放寬,一到週末,大小食肆便人頭湧湧。

很有趣的是,特區政府推出的許多政策均以自願為原則。之前大費周章邀請內地專家來港進行普及檢測,對參與者沒有鼓勵或提供誘因,對不參與者也沒有懲罰或任何後果,結果參與人數遠不如預期,普及檢測並未發揮出多大效果。最近政府又推出「安心出行」應用程式,同樣讓人覺得不知所謂,該程式相當於一個隨身的日記本,當市民到訪有參與該計劃的場所掃描二維碼,即可記錄出行地點和時間,該程式不設追蹤功能,資料在儲存31日後竟還會自行刪除。許多市民都不禁感歎,誰閒得無聊,天天到處去掃二維碼啊?

新年又將到 政府面臨大挑戰

如果認為防疫抗疫主要依賴市民自覺,那也未免太過天真了。這次疫情蔓延全球,各國政府的應對措施直接影響疫情的死亡人數和感染人數。內地的地方政府會依賴市民自覺抗疫嗎?不可能。一個城市出現疫情,不僅是當地市長,就連省長也會高度關注事件。因為內地將防疫抗疫視作頭等大事,對官員的考核也以此作為首要考量,經濟復甦快慢倒是次要。疫情沒控好,烏紗可難保,因為這次疫情被撤職的內地官員數以千計。若香港是一個普通的內地城市,負責官員都不知被換了多少個。但由於有「一國兩制」的庇佑,至今未曾聽聞一人因此被問責,更遑論下臺。

每逢社會上有要求全民檢測,盡快清零的聲音,特區政府總以香港是自由社會,「清零」 難度很大等理由來推搪。但辦大事者必不畏困難,正如議會「病毒」清零也非易事,但中央果斷出手,特區政府馬上配合,不懼國外反華勢力的干擾,迅速穩定了戰局。疫情清零亦同樣須要當機立斷,痛下決心。如今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在北京與林鄭月娥會面時已明確提出,「希望香港把疫情防控作為頭等大事來抓」,特區政府不得再等閒視之。更何況新的一年又將來臨,旅遊業、航空業等諸多行業已到崩潰邊緣,若再看不到希望,將極有可能出現骨牌效應,出現大規模的倒閉潮和裁員潮。而即使是一般市民,很多人也希望回內地與親友團聚,若屆時仍未能通關,市民的怨氣將近臨界點,也必然會出在政府身上。能不能果斷將疫情清零,將是特區政府未來一兩個月最大的挑戰。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