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歐盟統一與西班牙的分裂(2017.12)

發布日期:2017-12-29

☉文/鄭德力 博士(德國)

歐盟本來是夾於美俄之間的一個折衷出路,但在經濟和內部市場一體化方面,嚐到統一大市場的好處。歐盟至今處理西班牙分裂事件仍比較靈活穩健。如果不發生太大意外,12月21日加泰的大選或將產生一個溫和折衷的聯合政府,把政治索求集中在取得更多的自治權,而不是搞雞飛蛋打的獨立運動。


歐洲一體化進程曾經是西方世界的一道亮麗風景線,反映出二戰後西方的一個國際政治經濟組合新篇章。隨着德國統一和東歐國家紛紛加入歐盟以及歐元誕生,歐洲一體化發展達到了一個頂峰,而在之後的最近約20年時間裏,歐盟一體化失去勁頭,進入了一個動盪不安的歷史新階段。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自治區最近鬧獨立,搞到滿城風雨,不僅僅是西班牙一個內政問題,或又將動搖歐盟的穩定,萬一事態發展失控,勢必給歐盟製造巨大負擔。


歐盟成員國在2013年7月1日克羅地亞正式加入後,總數達到28個國家,至今即不再有新的增加。英國一旦在2019年完成退歐程序,則總數反而將首次下降,只剩27國。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歐盟已經被美國領導的北約的29國的規模所超過。歐元區國家的數目也停滯不增,希臘危機造成歐元區元氣損傷,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穩住了希臘金融財政局勢,卻也失去了吸收新加盟國的能量。自2011年1月1日愛沙尼亞正式加入歐元區之後,成員國保持在18國家不變,另有9個國家和地區主動採用歐元為單一貨幣。


歐盟與北約的微妙關係


歐盟規模與北約規模孰大孰小,近年來兩者之間似乎存在一個微妙的內部競爭關係。美國和加拿大橫空飛越大西洋,這兩個來自北美洲的北約主力,但又是外來戶的非歐國家,永遠不可能參加歐盟而成為會員國。北約是一個多邊軍事組織,歐盟是一個多邊經濟組織,歐盟絕大多數國家成為北約成員國,接受美國的軍事領導,幾乎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反過來美國如變成歐盟成員,那將是荒唐離奇的事情。英國在歐盟當不上老大憤而脫歐,美國如以領導身份進歐也不合情理,永遠不會是美國優先主義追求的目標,也不會被歐盟接受。如果說歐盟的政治統一跟不上經濟統一是一個隱憂,那麼北約的內部軍事領導和被領導的不平等關係跟不上歐盟經濟統一的發展方向,美國在歐盟沾不上邊,在北約卻佔據絕對的領導地位,也是一個越來越難解的死結。


對於美國來說,一個成員國數目以及影響力超過北約的歐盟將是比較不愉快的事情。歐盟弱則北約興,反之亦然,兩者在西方世界逐漸形成了兩個互相對立的國際組織,這將給大西洋兩岸的合作帶來負能量,削弱原本有利於美國的老紐帶,美國這個友邦肯定不高興。歐盟的一些中小國家的立場自然很現實,魚與熊掌能夠兼得就當然暫時兼得好了,經濟指望歐盟,軍事讓美國自告奮勇來站崗,一時也不會有太大壞處。東歐國家相當積極配合美國反導系統的就地部署,表面上看來,即使得罪軍事上仍然是龐然大物的俄國也在所不惜,然而配合美國軍事部署歸配合,實際上到了緊要關頭,看到美國遠水救不了近火,魚與熊掌兼得只是一個美麗理想,仍然必須抉擇,是否接受兩頭落空,或不得不再棄魚而取熊掌。


神秘浪漫的老帝國


當前西班牙內部鬧獨立和搞分裂,是老帝國長期萎縮下的新毛病。加泰羅尼亞自治區的脫西運動古已有之,如今在7百多萬人口的自治區死灰復燃,形成相當大的聲勢,為西班牙這個古老西方帝國帶來新挑戰。西班牙曾經是輝煌一時的老帝國,號稱是世界歷史上第一個全球性海洋殖民帝國,如今則是一個被遺忘了的帝國。早在英國人發明蒸氣機開啟工業革命之前一百多年,西班牙已經四處航海出擊,佔領大部份南美地區和加勒比海島嶼,曾經將勢力範圍一直擴張到菲律賓,並且輸出西班牙文化和語言文字相當成功,在世界上曾經發揮的影響力幾乎超過了盎格魯撒克遜英語文化。西班牙向外擴張的特色是,融合當地文化的相容性比較寬大,通婚混血現象普及,在拉美各國製造出了一個龐大的以西班牙語為母語的拉丁裔的族群,人口總數相當於西班牙「祖國」的4千多萬人口的10倍,並且也搞到美國白人對這些後來的數量龐大的拉丁裔美國人保持距離,不將他們當成白種人看待。無論如何,西語拉美人重新發現美洲新大陸,北漂不斷,居住在美國的拉丁裔人口不斷超速增加,超過黑人數目,據統計預測,遲早在本世紀中期將超過美國白種人數目,從根本上改變美國現有的人口結構,也將影響美國將來的政治權力分配。為着保護既得利益,特朗普要在墨西哥邊界建立新的萬里長城,並非心血來潮的主意。


中世紀曾經被北非摩爾人佔領統治了800年,西班牙在歷史上受伊斯蘭文化影響深刻,超過其他歐洲國家。15世紀末天主教封建王國趕走了摩爾人,西班牙重新建立基督教國家。從哥倫布1492年發現美洲新大陸,到1588無敵艦隊被英國打敗而一蹶不振,西班牙鼎盛時期維持將近一百年,後來也就國力不繼,甘願退居二線,韜光養晦,不再與西方其他列強爭奪霸權,滿足於享受陽光與火腿,特別是上個世紀80年代結束了弗朗哥獨裁統治和參加歐盟之後,包括加泰在內的西班牙成為了歐盟的旅遊勝地和水果蔬菜供應基地,工業水平也有了顯著提高,成為了歐盟第四大經濟體,分享了歐盟大家庭的好處。


加泰鬧獨立的添亂


今年10月1日西班牙加泰羅尼亞突然舉行獨立公投,取得多數票贊成,10月底單邊宣布獨立,一石擊起千層浪,地方的分裂動亂為西班牙帶來麻煩,也給歐盟添亂,加深了當前歐盟整體的表面化了的與潛伏的動盪趨勢。樹欲靜而風不止,科索沃戰爭,希臘危機,烏克蘭動亂,英國脫歐和現在突然發生的西班牙加泰羅尼亞鬧獨立的事件等等,前前後後皆在考驗着歐盟的前途,或多或少對西方世界的四分五裂發出預示警號。


雖然是添亂,這次包括美國在內等世界大國皆出奇一致支持西班牙政府鞏固國家統一的政策,從頭開始紛紛表示不承認加泰地方勢力搞獨立的政治行為。歐盟支持西班牙統一政策,徹底堵住了加泰獨立派幻想搞獨立後參加歐盟的通道。加泰自治區地處西班牙東北部,直接與法國地中海黃金海岸為鄰,從戛納到馬賽再到巴賽隆拿連成一片,又是德國遊客浩浩蕩蕩衝向地中海休假的勝地,加泰經濟繁榮超過西班牙平均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受惠自歐盟的大市場支持,如脫離西班牙又進不了歐盟的話,意味着鬧獨立的結果也將首先給加泰經濟帶來滅頂之災,失去的將遠遠超過得到的。獨立派的加泰主席普伊德格蒙特秀才造反,後來帶着5位部長外逃跑路,避免被抓捕而可能因搞分裂、叛亂與違憲而被法院判監禁30年。普伊德格蒙特似乎也相當理性地選擇歐盟總部所在地的布魯塞爾為避風港,而不是逃去倫敦,紐約或莫斯科,明顯表現出主動或被動將事態控制在西班牙內政範圍,再多點國際化色彩的話也不宜超出歐盟的政治籬笆,這為獨立事件的大事化小,而不是小事化大埋下了伏筆。但是夜長夢多,國際上的外來勢力有好有壞,也不全都是吃素的,好話說歸說,虎視眈眈的仍然是虎視眈眈,壞的國際勢力仍將密切觀察西班牙分裂事態是否進一步糾纏擴大發展,隨時將根據本身優先利益來主動調整其參與加泰獨立事件的政策,西班牙和歐盟不能不防備和嚴控加泰鬧獨立變成新的動亂火種的危險。


歐盟發展現在最大的外部敵人是美國,這個說法也不算是過分。歐盟本來是夾於美俄之間的一個折衷出路,也曾經是和仍然不失為世界政體的一個標桿和發展區域經濟合作的一條成功新道路。歐盟既不是一個中央集權政體,也不是一個如美國那樣比較緊密的聯邦國家,但是在經濟和內部市場一體化方面,跨出一大步,總算還是一個相對於鬆散的邦聯國家高半個層次的組合體。20多個成員國可說皆嚐到統一大市場的好處。打開邊界後的商品,勞動力及資本三大自由流動的利大於弊,歐盟也因此還擁有較強的生命力,儘管許多仇歐的美國教授已經給歐盟唱了很多輓歌和重複在理論上給歐盟判決了多次死刑。歐盟至今處理西班牙分裂事件仍比較靈活穩健,因為歐盟好幾次吃過了點火的苦頭,不得不小心翼翼。無論是科索沃戰爭,希臘危機和烏克蘭亂局,皆出現過美國後來唯恐天下不亂,火上澆油的身影,歐盟頗有被火燒眉毛的手忙腳亂,蒙受了較大的政治和經濟損失,也應吸取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經驗教訓。


加泰重新舉行大選的懸念


西班牙首相根據西班牙憲法宣布加泰獨立無效,解散了搞獨立的地方議會,起訴帶頭搞獨立的加泰主席等人違憲和搞叛亂活動,從馬德里派人暫時接管了加泰的行政機關,包括對1萬7千多名員警的指揮權,但是同時宣布加泰在12月21日舉行新的議會選舉,當然希望能選舉出一個比較折衷的自治區議會和政府,能夠與馬德里的中央政府和平共處與友好協商。由於搞獨立的經濟後果對加泰弊大於利,已經是普通老百姓也明白的事情。在商言商,穩定的政治環境造就穩定的經濟發展,大企業注重政治風險管理,在獨立公投和宣布獨立的過程中已經有80多家跨國大企撤出或準備撤出加泰羅尼亞,對加泰經濟的打擊肯定大於對西班牙的傷害。富裕地區鬧獨立的代價較大,風險與收益不對稱,得不償失,加泰並非是窮到了要鬧革命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地步,反而是以較大的財氣地位要向馬德里索取更大的錦上添花紅包,難免引起另外3千多萬西班牙人的反感,因此也發生浩大的反獨立的群眾示威,喊出了加泰的獨立公投應該由全體西班牙公民參加投票的主張,而不是由加泰的幾百萬人來投票決定。由於積極搞獨立的前主席秀才造反,機靈跑路,當他的戰友在西班牙受審的時候,他在布魯塞爾咖啡館喝咖啡,加泰獨立派也因此難免發生內部分裂,削弱了其政治影響力,協助提高了那些不極端主張獨立的其他黨派的政治號召力。如果不發生太大意外,12月21日加泰的大選或將產生一個溫和折衷的聯合政府,把政治索求集中在取得更多的自治權,而不是搞雞飛蛋打的獨立運動。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