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封面特稿

香港三大戰役(2018.1)

發布日期:2018-01-23

☉文/柳蘇

香港有三大戰役:一是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二是將面臨的「一地兩檢」立法和《國歌法》本地立法,三是特區政府如何明確對待基本法23條立法的問題。其中修訂議事規則是關鍵的一戰,建制派此戰已打贏,不僅可減少「一地兩檢」立法和《國歌法》本地立法的障礙,也增加了特區政府對23條立法的底氣。

香港立法會20171215日通過了建制派議員提出的24項議事規則修訂,這一戰役的勝利,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不僅是建制派的勝利,更是全體香港市民的勝利,將對香港未來產生積極影響,意味着反對派濫用拉布來癱瘓議會運作、無理拖延法案審議及通過的空間將大為減小,立法會和政府運作將重新回正常軌道,香港市民的根本利益將能得到應有的適切保障。

1、建制派團結堅守崗位打贏硬戰

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是讓議會和香港重回正軌的關鍵一場硬戰。為維護港人福祉,建制派這場戰役必須打贏,倘此戰贏即香港市民贏,此戰輸則香港整體利益輸。

1215日立法會審議修改議事規則是關鍵一役,反對派為阻攔修改,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歪招、損招、爛招、茅招、怪招、陰招、邪招、毒招、絕招盡出,種種瘋狂的行徑令人匪夷所思。其間因應反對派三度騷亂暫停會議,至少11名反對派議員因衝擊主席台、襲擊保安員、撕爛議事規則、發起騷亂等,被裁定行為不檢先後被逐出會議廳。

1215日的立法會會議甫開始,民主黨許智峯用防狼器發出「警號」,其後把防狼器鎖在抽屜後離開座位,主席梁君彥要求許交出鎖匙不果,裁定許的行為不檢、嚴重違反議事規則,把許逐離會議廳,禁止他當日重回議事廳。其後,「自決派」朱凱迪又拿出防狼器發出「警報」,並且竟然耍賴以鐵鏈將自己鎖在座位上,立法會保安只得剪斷鐵鏈將他抬走。

面對反對派不擇手段阻攔修改議事規則,建制派表現出了高度堅韌的團結面貌,各方出謀劃策,堅守到了最後成功一刻。建制派既要應對議會內反對派的破壞和騷亂,也要提防反對派發動場外集會紮營以暴力衝擊立法會,殊為不易。

建制派早先的估計,需到1218日乃至聖誕節前夕才能表決通過修改議事規則,但建制派為維護港人福祉,團結一致,謹守崗位,提前出色打贏了這場硬戰。

2、修訂議事規則不能再拖

造成拉布泛濫成災致特區政府施政舉步維艱的一大原因,是立法會沿用港英時期遺留下來的議事規則存在諸多漏洞,給反對派造成了可乘之機,他們利用議事規則漏洞,種種瘋狂的拉布行徑,嚴重阻遏香港發展和危害市民福祉。

港珠澳大橋自20091215日工程動工起,就遭到反對派的阻撓,從初期遭遇司法覆核,到後來追加撥款被拉布阻礙,進展緩慢,致大橋主體工程成本上升88億元,連同香港口岸及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填海工程開支估計增加65億元,港珠澳大橋香港段整體成本上升153億元。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項目自2009年由行政會議拍板興建後,就被反對派議員拉布阻止撥款,使高鐵撥款議案最終延至20101月中才獲通過。整個項目成本由2008年預計的395億元,增至864.2億元,且通車時間由2015年推遲至2018年第三季。

上一屆立法會大會會期,約有1500次點人數,造成18次流會,損失近230小時會議時間,浪費接近一億元公帑。單單在20162017年度,政府提交立法會的29個法案中,只有12個法案獲得通過,而未獲通過的法案並非因為不獲多數議員支持,而是遭到拉布的阻撓。很多重要工程撥款因反對派拉布而導致立法會審批延誤,以致拖延了工期、造價飆升,白白錯過了很多發展機遇。

本立法年度,因為反對派拉布,由今年10月至12月上旬,立法會共舉行了8次會議,未能通過一項法案。香港這種失控的拉布,在全世界都不會出現。立法會要回復基本法所規定的正常功能,修改議事規則已是勢在必行,不能再拖,否則,就是對香港不負責任。

高等法院去年1115日宣布辱國播獨的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喪失議員資格之後,反對派與建制派的地區直選議席為1716,反對派仍能守住地區直選組別的否決權。

高等法院今年714日宣布,褻瀆誓言的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和姚松炎喪失議員資格,當中有三位來自地區直選,令反對派於直選的比例變成14席對建制派16席,建制派得以主導功能組別和地區直選分組點票,修改議事規則解決拉布問題的機會大增。

DQ(褫奪議席)反對派6人是修訂議事規則良機,正如立法會議事規則委員會前主席、民建聯前主席譚耀宗表示,立法會拉布不斷,他8年前已希望透過修改議事規則整頓立法會亂象,惟修改議事規則需通過分組點票,實施有難度,直至今時今日,足足等夠8年終於等到好機會。

3、建制派提出的修訂合情合理

建制派提出的修訂合情合理,具有強烈的針對性,其要點如下:

1、過往反對派點人數拉布及製造流會,修訂將會議法定人數由35人減至20人,不給反對派浪費時間製造流會。

2、過往僅大會主席及各常設委員會有權禁止議員重複發言或發言時離題萬里,修訂限制議員離題發言,將權力擴至其他委員會主席。

3、過往議員可無經預告隨時提出動議,令會議變成閉門進行,朱凱廸就曾利用有關動議驅趕記者和公眾離開議事廳。修訂有關動議只能夠在立法會主席批准下提出,避免被反對派濫用。

4、過往反對派經常提出中止或休會待續議案,然後浪費大量時間討論是否通過議案。修訂限制中止及休會議案,主席認為提出有關議案涉及濫用程序,可不批准議員提出有關議案,或不設辯論直接進行表決。

5、過往法案由首讀、二讀直至三讀,有許多灰色地帶讓反對派拉布。修訂簡化三讀程序,不給反對派有機會走灰色地帶拉布。

6、過往反對派動輒提出數百個、數千個千奇百怪的修訂,浪費大量時間處理。修訂限制拉布式修訂,立法會主席有權不批准部份修訂,或將相類似的修訂合併處理。

7、過往只需20名議員提交呈請書就必須成立專責委員會跟進,反對派可不斷成立專責委員會干擾立法會運作,以及打擊抹黑政府和公職人員。修訂增加呈請書認受性,將門檻提高至全體議員一半(35人),及改由內務委員會跟進呈請書。

8、過往議員可提出動議將表決議案前響鐘5分鐘縮短至1分鐘,反對派就透過討論是否應該縮短鐘聲乘機拉布。修訂縮短表決程序,縮短鐘聲動議可毋須辯論,直接表決。

9、過往如中止及休會待續議案通過或流會,就要待下週三才可以再開會。修訂休會後可隨時復會,防止反對派議員白拿納稅人金錢及拖延開會。

建制派提出修訂議事規則旨在防止拉布及其他濫用規程的行為,而讓立法會正常運作,符合市民的期望和利益。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的民調顯示,過半數市民反對立法會拉布,近半受訪者更支持修改議事規則剪布。民調清晰反映,主流民意支持修改議事規則。

4、減少「一地兩檢」立法障礙

高鐵香港段將香港同內地一萬九千公里的高速鐵路網相連,「四縱四橫」中的兩縱上海及北京可以實現朝發夕至。對於香港所在的珠三角地區來說,「一小時生活圈」近在咫尺,更有助香港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

香港若不能落實「一地兩檢」,逾千億元的香港高鐵建設費用等同「倒錢落海」,淪為「慢鐵」。而且,全國高鐵網絡亦不可能每一站為香港乘客設清關安排。

反對派抹黑「一地兩檢」,聳人聽聞說高鐵「一地兩檢」「令『一國兩制』變一國一制」,妄稱「一地兩檢」違反基本法。但是,基本法第七條規定,香港特區境內的土地和自然資源屬於國家所有,反對派所謂「割地賣港」、「割地自閹」從何說起?況且,「一地兩檢」方案將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反對派歪曲基本法、對抗人大權威,完全是無視「一國兩制」憲制,打着基本法的幌子反基本法。

公民黨吳藹儀聲稱港人走近高鐵站會被帶返內地,余若薇聲稱「一地兩檢」使港人分分鐘在內地坐監。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嚴辭批駁有關言論「荒謬」、「匪夷所思」、「普通人都不會這樣說」。事實是,內地執法人員只能在西九站的「內地口岸區」活動,不能走出車站範圍。況且,現在每一天有二、三十萬港人進入內地口岸,並沒有港人分分鐘受到逮捕或者坐監的情況。

「一地兩檢」是指出發地和目的地的邊境管制人員於同一地點,分別辦理跨境旅客的出入境手續,美加、英法等國家都有類似模式。香港與內地同屬一國,要實行「一地兩檢」應該更容易。事實上,深圳灣口岸實行「一地兩檢」已達8年之久,香港執法人員在深圳一方的特定區域執法,從來沒有人發出香港損害內地司法的質疑,一切運作正常,證明這一模式在「一國兩制」下有效可行。

特區政府計劃以「三步走」推展高鐵「一地兩檢」工作,第一及第二步是與內地達成合作安排,其後尋求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特區政府希望兩者在今年底前完成;第三步為本地立法,目標是明年2月向立法會提交草案,明年7月前通過立法。

反對派聲稱「誓要拉布阻攔『一地兩檢』立法」,「『一地兩檢』方案必須胎死腹中」。建制派修訂議事規則贏了,可遏制反對派拉布阻攔「一地兩檢」立法。

5、減少《國歌法》本地立法障礙

全國人大常委會今年124日通過將《國歌法》列入港澳特區基本法附件三的決定,使《國歌法》成為港澳特區必須遵守的全國性法律,此舉有利於維護國家尊嚴、民族尊嚴,有利於增強港澳同胞國家意識和愛國精神,有利於保持港澳長期繁榮穩定,非常及時且必要。

《國歌法》在未完成香港本地立法的空窗期,香港再三發生噓國歌事件。雖然在幾次足球比賽前,香港足總已經多次呼籲球迷保持克制,但在奏起國歌時,仍有部份球迷乘機搞事,肆無忌憚噓國歌,醜態百出,個別球迷豎起中指,有些人則用區旗將頭部完全遮蔽,有人選擇背對球場……香港足總副主席貝鈞奇,由於球迷一而再、再而三噓國歌,港足有機會被罰閉門作賽。

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誕生於1935年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80多年來,對於凝聚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砥礪奮進,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具有巨大作用。維護國歌尊嚴是對為國付出的先烈致以崇高敬意,一個懂得感恩的民族才能長存於世;一個連國歌都不尊重的人,不會是好國民。侮辱國歌和反對國歌立法,實際上透露的是一種漢奸心態。

反對派不斷散布危言聳聽言論,甚至狂言《國歌法》擾民,試圖阻礙《國歌法》本地立法。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質疑訂立《國歌法》是收緊言論自由,「人民力量」陳志全誣蔑說《國歌法》魔鬼在細節,「佔中」禍首戴耀廷聲稱《國歌法》本地立法反映威權時代的來臨。反對派的伎倆,都是散播恐嚇言論。

實際上,《國歌法》第15條明確規定,在公共場合,故意篡改國歌歌詞、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的,由公安機關處以警告或者15日以下拘留。可見,只有故意侮辱國歌的行為才構成違法。反對派所謂「不肅立即犯法」,「五音不全不得唱國歌」,乃生安白造,造謠惑眾。實際上,只要做好宣傳及溝通工作,市民明白法例的細節,根本毋須擔心會觸犯法例。

特區政府計劃在本立法年度向立法會提交《國歌法》法案,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表示,不贊成當局在立法前作公開諮詢,或者以白紙草案的形式進行,認為應交由立法會公開討論。

根據現行程序,特區政府在完成法案草擬後,將交由行會與立法會處理。很明顯,建制派修訂議事規則贏了,可減少《國歌法》本地立法的障礙。

6、有助特區政府增加23條立法底氣

香港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今年1116日在香港出席基本法研討會時強調,香港基本法23條的憲制性條款明確地規定了香港特區的憲制責任。香港基本法已實施20年,迄今為止23條立法仍未落實,法律缺位所帶來的不良影響相信大家有目共睹。他強調,嚴格執行法律來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香港特區應全面準確落實,這是責無旁貸的。

香港各界人士對此表示認同,認為香港有責任維護國家安全,尤其是「港獨」、本土分離主義正荼毒年輕一代,需要透過23條立法去處理,特區政府應盡早為立法作準備。

由於23條未立法,使「港獨」和「自決」勢力有恃無恐。反對派從反23條立法、「反國教」、反內地個人遊的「驅蝗」行動,到公開打出「港獨」旗幟,「以本土之名,行分離之實」,策動非法「佔中」和旺角暴亂。在經濟民生上,凡是有關中央「挺港」與兩地合作的政策、措施和發展項目,都被反對派以「去中國化」進行破壞。在政治上,反對派在香港社會製造「恐共反赤」的麥卡錫式白色恐怖,導致香港社會矛盾、分化和衝突,嚴重惡化香港政治生態。

面對「港獨」勢力蔓延,變本加厲挑戰「一國」底線,特區政府明顯缺乏法律工具可用,規管有心無力。「港獨」勢力日益囂張及明目張膽,反映本港遏止「港獨」、保障國家安全的法律存在空白和缺陷,凸顯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迫切性,有必要早日提上議事日程。

建制派打贏修訂立法會議事規則戰役,以及打贏「一地兩檢」立法和《國歌法》本地立法戰役,有助增強特區政府對23條立法的底氣。

雖然23條立法不需要立法會三分之二大多數才能通過,甚至不需要通過分組點票才能通過,只需要立法會大會簡單過半多數就能通過。但是,如果議事規則不修訂,反對派議員仍然可以通過提出中止討論來阻止23條立法。《蘋果日報》126日題為「23條前哨戰今日開打」的社評說,若修訂議事規則,「削弱民主派制衡力量,試想像,日後23條立法,若條文嚴重損害人權、自由,有民主派議員提出中止討論,或可以時間換取空間。但修訂議事規則後,須主席同意才能中止討論。屆時局面就是球證、旁證……全部都係佢嘅人,點同佢打呀?」意思是修訂議事規則後須主席同意才能中止討論,反對派就無法與建制派打23條立法之戰。

此外,香江智滙主席吳歷山1118日在《信報》發表題為《國歌法為23條立法開路》的文章指出:「《國歌法》的立法在某種角度上類似基本法第23條立法,其立法過程可以視作為23條在香港立法鋪平道路。事實上,香港至今仍未為23條立法,實在說不過去。如果23條立法被無故拖延,中央完全可以以本次《國歌法》的形式來推動和限時完成立法。」吳歷山認為建制派打贏《國歌法》本地立法這一戰,可為23條在香港立法鋪平道路,的確是精闢之見。

有鑒於2003年外部勢力與反對派內外勾結使23條立法觸礁,23條立法已被妖魔化,社會對23條立法充滿扭曲、誤解及偏見,加上反對派近年不斷煽動年輕一代仇視國家,因此有關立法阻力必大。

7、習主席為香港發展指明方向

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71日為香港特區第五屆政府就職監誓後,會見特首和行政、立法及司法機構負責人,指出在香港當官不是輕鬆舒適的事情,無論是全面貫徹準確落實「一國兩制」方針,還是務實解決經濟民生方面長期積累的矛盾和困難,無論是加強對青少年國家歷史文化教育,還是依法打擊和遏制「港獨」活動,維護香港社會大局穩定,都需要大家迎難而上,積極作為,有的時候要頂住壓力,保持定力。

習主席1215日會見赴京述職的特首林鄭月娥,重申了中央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的立場,強調按照十九大精神,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把維護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和保障香港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

按照習主席指示,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香港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的責任不可推卸,這是香港作為國家一個特別行政區的應有之義,也是世界通行的政治倫理和法律規範要求。23條立法不是輕鬆舒適的事情,需要特區政府迎難而上,積極作為。特區政府應有計劃地逐步扭轉香港社會對23條立法的誤解,承諾任內啟動或完成立法工作。廣大香港市民也有義務和責任支持立法。

習主席肯定林鄭月娥積極有為,實現良好開局。習主席指出,十九大報告中提出,要支持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這為香港發展指明了方向,也是香港與內地優勢互補、合作共贏的必然選擇。的確,十九大開啟國家發展的新時代、新征程,「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等重大戰略,帶來巨大機遇,充分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是香港提升競爭力、拓展發展空間的大勢所趨。

相信特首林鄭月娥能夠帶領特區政府及香港各界,深刻理解國家發展和香港的關係,深刻理解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香港繁榮穩定的關係,充分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把香港的發展與國家未來發展藍圖相結合,更好地把握機遇。

寫於20171216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