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聚焦

首頁 > 最新文章 > 國際聚焦

解碼拜登的「中國策」(2020.12)

發布日期:2021-01-06

☉文/葛夫

拜登入主白宮後,對中國意味着什麼?中美關係將去向何處?中國學者普遍認為拜登對華政策會是溫和又理性地保持強硬。這將為中美關係贏得轉圜的契機。中國有關部門未來在與拜登團隊的戰略和戰術互動中既要做到專業精細,又要加強協同合作。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塵埃已定,但餘音未了。儘管特朗普至今拒絕認輸,但許多中國專家都認為,中國政府應該盡快研究拜登執政團隊及其對華政策的走向,這對中國有序穩定選後中美關係、適時尋求有關合作共識、有效管控未來可能分歧具有重要意義。

專家預計,拜登上臺後,中美緊張的關係會在短時間內得到緩和,但長遠看,美國對華打壓的趨勢難以逆轉,拜登相對更重視重振美國實力,並會在更大程度上秉承美國價值觀,團結盟友孤立中國。

「拜」局已定 「特」不想走 中國審慎應對

根據美國總統大選戰報,拜登被幾乎所有美國主流媒體認定已經勝選。然而,現總統特朗普至今拒絕認輸,並在多個州發起訴訟和其他手段,試圖阻止各州認證選舉結果。許多專家分析,「拜」局已定,即便特朗普拒絕認輸也無濟於事。

在這種背景下,英、德、法、加、日、韓、印等國家領導人以及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等國際組織負責人都紛紛祝賀拜登勝選。而中國直到11月13日才由外交部發言人向拜登送上一份措辭謹慎考究的祝賀。但高層則依然未有任何表態。

四年前特朗普當選之際,中國曾是最先發去賀電的國家之一,為何此次如此謹慎低調?專家分析背後有多重考量。

其一、特朗普拒絕認輸,且發起法律戰,中方對外國選舉的結果,一般要等正式的官方公告為準。特別是對於有爭議的選舉結果,通常要等到勝負雙方都作出表態,才會對當選者致賀。

其二、中方不願在這時致賀,也是擔心因此激怒特朗普而導致中國利益再度受損。鑒於特朗普在明年1月20日正式權力交接前仍為美國總統,很可能在任期結束前對北京有更多的動作。

其三、中方不願被捲入美國兩黨政爭之中,尤其在中國被當成主要箭靶甚至被指有意干預美國大選的今天,中方保持低調是為避免被特朗普拿來大做文章。中方若過早向拜登示好,可能成為西方輿論的箭靶。反而可能導致拜登採取更強硬對華立場。

至於為何中方在11月13日又向拜登發出了祝賀呢?這其中也有頗多玄機。

首先看汪文斌是如何表述的,他說:「我們一直在關注美國國內和國際社會對這次美國總統選舉的反應。我們尊重美國人民的選擇。我們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賀。同時我們理解,美國大選的結果會按照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

中方的祝賀一出,西方媒體有的聲稱中國終於向「當選總統」拜登道賀,有的聲稱中國祝賀拜登「勝選」。然而從汪文斌的表述中,根本沒有「當選」「勝選」等字眼,而這恰恰是這份祝賀的微妙之處,既讓拜登受用,又留有餘地,讓特朗普抓不到把柄。許多專家認為,中方是用一份措辭考究的道賀有力地反擊特朗普政府。

拜登的中國「緣」

拜登贏得總統大選後,因他被指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私交甚篤」,他治下的美國對華政策如何引發外界關注。

在拜登的從政經歷中,算得上對華溫和派。他曾四次訪華,會晤過4代中國領導人,幾乎每次訪華都是為了緩和氣氛增進友誼。在當副總統期間,他曾兩年內與習近平8次會面。

1972年,拜登首次當選國會參議員,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參議員之一,並於1979年首次訪華。

2001年8月8日,江澤民在北戴河會見了時任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拜登,雙方就發展中美關係等問題交換了意見。

2011年8月11日,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時隔10年再次訪華,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

2013年12月4日,應中國國家前副主席李源潮邀請,拜登乘專機登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對中國進行為期兩天的正式訪問。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2月,習近平對美國進行訪問,拜登幾近全程陪同。而在2011年的那次長達五天的訪華行程中,他與習近平一共交談了十多個小時。在兩人的會談中,拜登表示:「全球經濟穩定主要有賴於中美合作。這是全球經濟穩定的關鍵,對此,我充滿信心。」

2013年拜登再度訪華,已經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的習近平稱拜登是「我的老朋友」。2015年,習近平首度赴美國國事訪問,拜登曾對他說:「未來五十年的歷史,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美兩國如何駕馭我們的關係。」

過去,拜登不諱言與習近平的交情,也頗自豪。他說,自己曾與習近平一連10天待在一起,各花5天在美國和中國四處遊覽,對彼此累積了更深的認識。然而,拜登的這些友好言行在競選期間被特朗普抓住了小辮子,特朗普稱若拜登當選,「中國將擁有美國」。

或許是為了撇清關係,拜登也加入了對華強硬的「銅鑼秀」。他多次對華出言不遜,將新疆問題定調為「種族滅絕」,還聲稱要「對中國強硬起來」,要與世界各國聯手「施壓、孤立及懲罰中國」。

這究竟是選舉語言,還是真實態度,還有待觀察。兩國專家都認為,拜登與習近平的私交,屆時可能發揮相當的作用。預計拜登會利用一些非正式地、柔和或靜默外交方式改善高層關係,但只能起到共同把握大方向、「管控」分歧的作用,目的主要是為了防止雙邊關係失控和脫軌,令一方出現錯估和誤判,起到一個「穩定」雙邊關係的作用。

拜登的「中國觀」

拜登入主白宮後,對中國究竟意味着什麼?中美關係將去向何處?從拜登及其團隊釋放的一些信息或可一窺其對華政策走向。

特朗普執政期間,中美陷於政、經、軍、教、科、文全方位鬥爭,中國被視為美國「最大的威脅」。特朗普在接受採訪時曾說,「中國是競爭者(competitor),他們在許多方面是敵人,但他們是一個對手。」

拜登則並不把中國視為敵人,而是「最大的競爭對手」。最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他認為俄羅斯是美國國家安全目前的最大威脅,而中國是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他還補充說:「這取決於我們如何處理(中美)關係,將決定中美之間是競爭對手,還是進入涉及軍事層面的更嚴重競爭」。

根據媒體的梳理,不妨逐一對比特朗普與拜登在多個領域對華政策的異同——

根據以上對比,從整體上看,相比特朗普傾向主動打壓中國,拜登相對更重視重振美國實力,並會在更大程度上秉承美國價值觀,團結盟友孤立中國。一些中美問題專家認為,拜登對中國的態度相比特朗普政府要更加溫和理性。短期內中美之間的對弈氛圍可能會出現一定緩和。拜登是在脫鈎等問題上相對理性的政客,若明年正式就職後,中美有望重新開啟涉及更廣泛議題的談判並迎來1至2年左右相對緩和期。

拜登的「中國團隊」

可以斷言,如果拜登在大選中被確認獲勝,其必將推行一系列不同於特朗普政府的內外政策。在中美戰略競爭的背景下,及時研判哪些人有可能加入拜登的執政團隊,成為美國新一屆政府對華政策的主要推手,對中國有序穩定選後中美關係、適時尋求有關合作共識、有效管控未來可能分歧具有重要意義。

根據美國媒體的分析,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布林肯、蘇姍.賴斯、坎貝爾、弗盧努瓦、沙利文、多尼隆等人將被委以重任,成為拜登執政團隊對華政策最重要的推手。海國圖智研究院院長陳定定等專家分析指出,應盡快研究這些人對中國的態度,推理出他們將怎麼樣跟中國打交道。

一、 安東尼·布林肯

此人是拜登的長期對外政策顧問,極有可能被拜登任命為國務卿和總統國安顧問,是拜登政府對華政策最重要的推手。布林肯早在2018年就批評特朗普正把全球領導權讓給中國,反對其裹挾民粹主義、民族主義、單邊主義和仇外主義的「美國優先」政策。

他還反對貿易保護主義,主張用優勢建立更高標準,對等互惠,必要時可用關稅,他認為「完全與中國脫鈎不現實且最終會適得其反」。要捍衛美國在構建國際規則和制度上的領導地位,確保有關改革符合美國利益而不是簡單退出。要大力布局未來技術,不可把優勢讓給中國。

他還提出「亞洲再平衡」仍有意義,要確保南海「航行自由」,支持預防性外交和軍事威懾相結合,主張通過構建連接歐亞盟友的「民主國家共同體」應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他認為網絡戰、移民和氣候變化是本世紀的新挑戰,沒有國家能獨善其身。中美競爭之外,也可在氣候變化、防擴散、全球健康等方面合作。

二、蘇珊.賴斯

奧巴馬當選美國總統後,賴斯被任命為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後又接替多尼隆成為國家安全顧問。

對於中國,她的主要攻擊點集中在人權、民主領域。她指責特朗普政府在中國違反人權問題上的沉默使美國道德領導力受到了質疑,對中國的經濟發展她反而沒什麼怨言,2005年、2012年她好幾次談話都對中國的經濟崛起表示歡迎。今年10月,賴斯在耶魯活動中批評了特朗「貿易戰」政策,指其未給美國帶來重大收益。

2020年以來,賴斯批評特朗普政府污稱新冠病毒為「武漢病毒」不利全球合作抗疫,還放棄了美國在國際制度中的領導,把權力真空留給了中國。她表示中美關係是拜登新政府面臨的重要挑戰,儘管中美全球競爭增加,但雙方仍在多個領域具有共同利益。

三、庫爾特.坎貝爾

坎貝爾2009至2013年曾擔任國務院主管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他就是當年奧巴馬圍堵中國的主要操盤手之一。近年,坎貝爾與埃利·拉特納、傑克·沙利文在《外交事務》等平臺發文稱,美國外交界多年來高估了改變中國的能力,對華接觸政策已結束,但也要防止兩國滑入危險衝突的冷戰模式。美中並不存在任何一方完全勝利或徹底失敗的最終狀態,應尋求共存。

他主張和盟友、夥伴一起制定科技、貿易、知識產權規則與標準,堅持應把重心放在亞太,但須接受美國在亞太軍事主導地位未來旁落的現實。美中需在南海等建立危機管控機制,減少誤判風險。在台海問題上,不單方面改變現狀可能是最好的戰略。此外,他認為未來雙方可在防控疫情、氣候變化等共同面臨的問題領域展開合作。

四、弗盧努瓦

此人是布林肯的創業小夥伴,在國防理論上有重大貢獻,對於她將被拜登任命為國防部長幾乎沒什麼爭議,由此將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女防長。

弗盧努瓦也是一名政策專家,坎貝爾的「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她也是創始人之一,和坎貝爾觀點相似,在2020年夏天弗盧努瓦跟人合作起草了一份藍圖,內容就是五角大樓需要如何加快開發新技術以超過中國。

五、傑克.沙利文

傑克.沙利文,44歲,屬希拉里嫡系,是民主黨內公認的外交智囊和政治「新星」。希拉里常誇他是「冷靜、敏銳的分析家」。2020年大選期間他擔任拜登競選團隊的高級政策顧問。

沙利文主張與坎貝爾相近,主張中美戰略競爭不可避免,但在氣候變化等全球問題上仍有合作空間。2020年他指出中國對美全球領導地位構成顯而易見的挑戰。8月,沙利文在接受訪談時強調拜登新政府需在創新、基礎設施建設、中產階級、移民、種族歧視、民主制度本身等國內議題上恢復元氣,也要修復與盟友關係,恢復美國形象,與全球夥伴網絡一起合作應對中俄競爭。

六、 托馬斯.多尼隆

托馬斯.多尼隆,65歲,多年來負責過民主黨卡特、蒙代爾、拜登、杜卡基斯、克林頓、奧巴馬、希拉里競選總統工作,2010至2013年任奧巴馬第二任國安顧問。多尼隆曾多次協調中美高級別對話,與多位中國領導人打過交道。

多尼隆是奧巴馬政府「亞太再平衡」主要支持者,還支持TPP、TTIP。2013年他會晤中國領導人提出中美兩軍建立「健康、穩定和可信的軍事關係」。他是第一位公開責備中國所謂「網絡竊密」的美國官員。離任前負責協調了中美領導人的加州莊園會晤。2019年批評特朗普政府與中國的貿易戰。

分析可以發現,拜登本人及其團隊普遍認為,中國的崛起和戰略競爭是美國外交面臨的重要挑戰,應聯合民主國家盟友,在經濟、高科技、知識產權、人權、航行自由、重返亞太、國際組織和制度安排等方面確保美國優勢和領導,同時也可與中國在抗擊疫情、氣候變化、朝核問題、伊核問題等方面務實合作。

國際聚焦

國際聚焦

1、貿易戰

特朗普:大打中美貿易戰,並不理會關稅實質是由美國進口商而非中國支付的事實,向數千億美元中國貨加徵關稅。

拜 登:對於如何處理中美現存關稅,拜登競選團隊表示,拜登如果當選,會與美國盟友商量如何在貿易問題上應對中國,再決定關稅政策,以集體槓桿強化對中國的籌碼。

外界預期,拜登上任的話,短期內難以簡單地撤銷針對中國關稅。拜登有較大機會只選擇一些需要支持的產業領域降低貨品關稅。

拜登本人曾說:「我會在有需要的時候動用關稅,但我和特朗普的分別在於,我有策略,我有計劃,用關稅來致勝,而非假裝強硬。」

2、 經濟關係

特朗普:

‧主張重振美國製造業,減少依賴中國貨品;

‧提出第二任期以減稅吸引100萬職位從中國回流;

‧落實首任期拉開序幕的「中美脫鈎」;

‧中美貿易戰達成第二階段貿易協議、降低現有關稅機會不大。

拜 登:

‧同樣支持美國製造業,減少依賴中國貨;

‧但反對中美脫鈎或貿易戰,認為對美弊大於利;

‧主張加大投資美國基建、科研、再生能源、勞工培訓等,提高對中國競爭力;

‧料加大就知識產權問題施壓;

‧不強求收窄貿易逆差,惟料難以主動撤銷關稅。

3、 科技戰

特朗普:

‧禁用華為等中國電訊設備商,並要求盟友禁用;

‧推「清潔網絡」,驅使各國科網與中國切割,包括TikTok等消費者產品層面;

‧阻止中國發展芯片技術,干擾全球芯片產業鏈在所不惜。

拜 登:

‧同樣認為部份華企為國安威脅;

‧但對華為、中芯國際等具體態度有待觀望;

‧承諾保持美國科技優勢;

‧但料更為重視網絡攻擊、強制技術轉讓、人才流動等問題。

4、人權

特朗普:

‧特朗普政府以人權為由向中國出手,包括簽署《維吾爾人權法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等,但其人權紀錄亦往往受到盟友咎病,削弱美國國際號召能力。

拜 登 :

‧聲言上任後會「完全執行」特朗普簽署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揚言當選後見達賴喇嘛;

‧聲言會召開「民主國家峰會」,研究如何遏制威權主義。

5、地緣

特朗普:

‧定義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

‧外交攻勢均以中國為焦點;

‧推印太戰略圍堵中國;

‧否認中國南海主權;加強對台灣關係;

‧指控中國散播新型冠狀病毒,要求向中國「問責」。

拜 登:

‧重新團結西方陣營對抗中國;

‧批評特朗普打壓盟友、到處「退群」自毀長城;

‧承諾更重視宣揚民主和人權,以此和中國打交道;

‧主張加強與台灣關係;

‧就氣候變化、公共衛生、核不擴散等全球議題與中國合作。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