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解決香港民生問題須創新(2018.1)

發布日期:2018-01-23

☉文/莊周

政府興建更多公營房屋、加大扶貧力度都需要錢。目前政府財政盈餘豐厚,但在中長期,終將面對財政赤字,財政必須開源。要解決「住有所居」又增加人均居所面積,要求政府盡快推進經濟轉型、大力拓展新產業、把經濟的「餅」做大做好,同時,必須堅決壓抑地價和樓價。

2017年即將結束的時候,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有關機構相繼公布三方面統計數字,幫助人們看清香港民生問題的深刻和複雜。

民生問題治標不易治本更難

20171117日,政府扶貧委員會公布《2016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雖然過去5年政府以空前努力應對貧窮問題,但是,香港貧窮家庭和人口有增無減。2016年全港貧窮戶達58.2萬,貧窮人口為135.2萬,貧窮率達19.9%,分別較2015年增加7000人和0.2個百分點,人數創過去8年最高,每5個港人,就有1人貧窮。即使在計算恒常現金福利包括綜緩、生果金和長者生活津貼,以及去年新推出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後,貧窮人口和貧窮率分別下降至99.6萬人和14.7%,但是,仍然分別較2015年增加2.5萬人和零點四個百分點。

20171127日,特區政府統計處公布香港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主要結果,首次披露香港人均居所面積。香港總體單位數目由2006年的223萬伙增至2016年的253萬伙,每千個屋宇單位平均住客,由2006年的3,084人降至2016年的2,904人。約46%的住戶居住私樓單位。居住公屋的住戶由2006年的31%跌至2016年的30.4%。居住閣仔和床位的住戶在過去10年減少了四分之三,由21,699伙下跌至5,269伙。這一系列資料反映香港居民的居住狀況有所改善。但是,香港家庭住戶的人均居所的樓面面積僅為161平方呎,不及內地城鎮和新加坡,該兩地人均居住面積分別為381323平方呎。有關統計進一步披露——82.2%的香港家庭居住面積介於215平方呎至753平方呎,超過四成的一人或兩人住戶所佔用的面積介於215平方呎至430平方呎,約8%的住戶居住面積小於215平方呎,約336個四至五人家庭居住面積小於75平方呎的單位;居於私樓的人均居住面積約194平方呎,公屋住戶人均居所面積為124平方呎。

緊接着,20171128日香港房屋協會公布,其推出的將軍澳翠嶺峰、屯門翠鳴台兩個樓盤共計620個單位的認購,獲得空前熱烈反應。累計收到94,369份申請表,超額認購約151倍。其中,白表申請多達88,311份,超額認購近284倍,佔整體申請的93%;綠表申請為6,058份,超額認購18.5倍。再進一步分析,在白表申請中,以家庭為單位申請的為31,140份,單身人士申請的為57,171份,後者超額認購952倍,佔全部白表申請的64.7%

上述三方面統計數字,反映香港民生問題治標不易,治本更難。

需要思維創新和政策創新

第一,特區政府必須以接力方式不斷加大扶貧力度。政務司長和有關局長都對今後幾年香港扶貧形勢不表樂觀。貧窮人口增加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人口不斷老化,長者缺乏收入。政府統計處預測2036年長者人數將增至237萬人,將佔香港總人口的31.1%。未來歷屆政府財政都面臨不斷加大扶貧支出的壓力。

第二,香港房屋問題不只是香港相當多居民、尤其青年需要解決「住有所居」問題,而且,香港居民普遍需要增加居所面積。

在政府統計處公布香港人均居所面積數字前,所有關於香港房屋問題的統計數字都聚焦土地房屋供不應求和地價樓價不斷創新高,比較突出的具體問題是公屋輪候時間不減反增,以及越來越多青年、尤其高學歷青年加入輪候公屋的行列。政府統計處首次披露香港人均居所面積數字告訴人們,即使已「住有所居」的香港居民,卻明顯不及內地城鎮和新加坡的居民住得寬暢。解決香港地產市場深層次結構性問題,不僅必須從持續增加土地房屋供應、壓抑地價樓價入手,以盡可能滿足居民、尤其青年置業需求、縮短公屋輪候時間為目標,而且,必須同時以增加香港人均居所面積、在較短時間追上內地城鎮和新加坡為目標。總之,解決香港土地房屋問題,需要從「單一目標」提升至「雙重目標」。

第三,越來越多單身人士、尤其高學歷青年申請居屋,反映青年問題亟需綜合施策,既要幫助青年解決置業問題,也要開闢社會向上流動性、幫助青年提高收入。

面對深刻複雜的民生問題,政府需要思維創新和政策創新。

盡快降低地產在經濟中比重

政府興建更多公營房屋、加大扶貧力度都需要錢。目前政府財政盈餘豐厚,但在中長期,終將面對財政赤字,財政必須開源。

過去5年,政府大力增加土地房屋供應,但是成效不彰。普遍認為是由於政府的努力需要更多時間展現成效。這種觀點忽略地價樓價「升易跌難」的結構性因素。

財政開源,以及既解決「住有所居」又增加人均居所面積,要求政府盡快推進經濟轉型、大力拓展新產業、把經濟的「餅」做大做好,同時,必須堅決壓抑地價和樓價。如果私人市場樓價不能明顯下調,那麼,在公營房屋售價與私人市場樓價掛鈎的背景下,政府財政用於公營房屋建造的開支必定不斷增加。而且,面對樓價不斷上漲,即使增加房屋供應,越來越多的較低收入和低收入家庭和人士也難以實現置業慾望,更不可能增加人均居所面積。

過去5年的實踐顯示,僅靠稅務政策(即所謂「辣招」)不足以壓抑地價樓價。即使從2018年起香港將加息,也不足以使地價樓價明顯下降。降低地價樓價的治本之策,在於盡快降低地產市場在香港經濟中的比重以及政府財政對土地收益的過分依賴,同時,回復公營房屋的「初心」。

另一個需要政府思維創新和政策創新的是制定一系列量化指標。政府已為縮短公屋輪候時間制定了量化指標,也應當為增加香港人均居所面積制定量化指標,以及為地價樓價下調制定量化指標。制定量化指標,不是搞「計劃經濟」,而是當今世界上許多國家政府採取的普遍做法,讓人民有奮鬥的明確方向和目標。

2017121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