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萍踪

首頁 > 最新文章 > 海角萍踪

伊斯蘭的先哲阿維森納(2020.12)

發布日期:2021-01-06

☉文/沈大力 法國

阿維森納是上世紀50年代世界和平理事會發起在全球紀念的達.芬奇等四位世界名人之一。1978年,巴黎東北郊波比尼市一所曾經免費為阿拉伯移民治療的醫院被命名為「阿維森納醫院」。他的傳世著作五卷《醫典》(le Qanûn)揭示白內障的病理,以及婦產科、傳染病學和心理學症狀,被譽為「醫學詩篇」,在歐洲影響深遠。這在以自我為中心的西方世界是極為罕見的。今年,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在法國導致將近三萬多人死亡。巴黎各大醫院紛紛投入抗疫鬥爭,阿維森納醫院表現尤為突出,讓人感覺將近一千年前穆斯林世界的那位醫聖仍然活在人間。

理論最終成為伊斯蘭形而上學的主流

阿維森納還是天才詩人和大哲學家,本名伊本.西拿,西元980年8月7日生於現今烏茲別克斯坦古絲綢之路必經的布哈拉綠州。阿維森納自幼聰穎過人,十歲掌握算學,歐幾里德幾何,涉獵邏輯學和托勒玖天文學,鑽研《可蘭經》,十四歲開始讀譯成波斯文的希波克拉底醫著,十七歲上到布哈拉醫院講學,成為醫術高明,遠近聞名的大夫。當時,布哈拉的埃米爾伊本.曼蘇爾患嚴重結腸炎,阿維森納查出病源出自君主進食所用餐具的裝飾繪畫塗料鉛中毒,很快將埃米爾治癒,得到宮廷賞識,被准許進入薩曼王朝的圖書館查閱典籍。

薩曼是波斯人建立的帝國,西元875年至999年統治中亞長達120年。薩曼王朝從拜火教皈依伊斯蘭教遜尼派,重視科學和文學發展,容納阿維森納等一批文化藝術界仁人志士。王朝圖書館藏書豐富,阿維森納在一年半期間讀到各科先賢的著作,宣稱自己在「在十八歲上就集成了那個時代的整體知識」。他對古希臘的哲學抱有濃厚興趣,在其師「十智論」創立者法拉比指導下,精心詮釋亞里斯多德哲學,區分了本質與存在,透析程度竟超過歐洲學者,深刻影響了西方思想界,被譽為繼亞里斯多德和法拉比之後的「學術泰斗」。他的理論最終成為伊斯蘭形而上學的主流。

西元1001年,薩曼王朝圖書館毀於一場大火。一些佞臣嫉賢妒能,誣陷阿維森納,將火災歸咎於他。新登基的埃米爾聽信讒言,禁止他在布哈拉行醫,還威脅要將他下獄。阿維森納被迫逃至裏海沿岸的花拉子模國。該國君主酷愛科學,招賢納士,阿維森納在彼九年,專心著述。當時,中亞局勢動盪,土耳其與波斯衝突不斷。他不願為土耳其君主服務,於1010年遷居到伊朗的戈爾甘,開始撰寫他一生中的代表著作《醫典》。這期間,他到雷伊城為其君主治癒了憂鬱症。1014年,他又應召到哈馬丹,為尊長阿杜德-道萊治癒頑症。尊長感激不盡,任命他當該國首相。阿維森納日夜辛勞,白天處理國事,夜間從事寫作,完成了他的《醫典》等幾部重要著作。1021年,阿杜德-道萊去世,其子繼位,阿維森納失勢,被下獄四個月。1023年,他設法扮成苦行僧,逃至伊斯法罕,受到埃米爾阿杜德-穆罕默德庇護,用十四年時間寫成天文學、科學與語言學的巨著,以及《東方哲學》、《知識論》、《治愚書》和《隱喻故事》等。

阿維森納傳世的《醫典》超越了多位阿拉伯醫學專家的著述,於1150年至1187年間被傑拉爾.克雷莫納譯成拉丁文,1473年在米蘭用希伯來語出版。自十二世紀到十七世紀十字軍東征中,《醫典》被傳帶到歐洲,大大影響了西醫的教學和實踐,乃至取代歐洲權威加利安,成為從事醫學科研的基礎。直到1909年,布魯塞爾還專門設有講授阿維森納醫學的課程。他文心探驪,詩哲灼華。據伊朗學者塞義德.納菲西查詢統計,阿維森納一生用阿拉伯語文言,部份用波斯語完成了456種哲學、文學與科學著作,可惜流傳至今的只剩下160種,其餘大部份都在中亞的戰火中被焚毀。

「兩萬八千個為什麼」

在他浩瀚的文化典籍中,《東方哲學》尤其引人注目,是阿維森納哲學理論的第二部份,作者在書中提出了「兩萬八千個為什麼」。總體而論,他強調知識是人類解放的辭格,這一學術思想直接影響了斯賓諾莎的《論理學》和康得哲學。他的宇宙觀啟迪了伽利略和笛卡爾的方法論。阿維森納的「東方哲學」實質上是一種「天啟論」,不同於其它經院哲學潮流。他繼承伊斯蘭的神知論傳統,將東方神秘化,在他眼裡,東方為「光亮世界」,而西方則是「黑暗世界」,二者形成鮮明對照。他的「東方啟蒙」意象是一個在孤島上由瞪羚哺育,自己發現周圍宇宙的神童,充滿神秘的感悟和幻象。他描繪鳥兒飛越宇宙山谷,尋求絕對存在,讓靈魂受到啟迪,產生精神昇華,天人在塵世匯合。阿維森納認為,永恆存在的物質不是真主創造的,但真主的源泉會流溢出人類的精神。抑或,正是基於這種「雙重真理」的信念,他論述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的邏輯學著作,貫通東西方文明,將西方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的哲學發揚光大,引入了東方的拜占庭帝國。

阿維森納學問博大精深,曾翻譯希波克拉底和加利安兩位古希臘醫學鼻祖的醫書。他不僅為上層貴族治療疑難症候,而且到社會下層廣為窮苦人治病解困。不幸的是,他一生操勞,最終沒能在厄運中拯救自己,在隨阿杜德-道萊出征克爾曼沙阿途中病倒,疑似患阿米巴痢疾或為結腸癌。另一說,有人懷疑他是遭了歹徒下毒,於1037年在拉馬丹去世,享年57歲。阿維森納被埋葬在拉馬丹附近,其石墓上僅有一個花崗岩燈塔標記。但是幾世紀以來,此處一直是瞻仰者朝拜之地。烏茲別克、塔吉克斯坦、阿塞拜疆、阿富汗、土耳其,特別是伊朗,都競相聲稱是他的祖籍國,引為榮耀。還有附近一些阿拉伯穆斯林國家也都對他萬分景仰,揚言他曾到彼一遊,竭力攀附。1952年,人們在他的陵墓前豎起了一座白色大理石雕像,立起十二根石柱,象徵逝者生前皆有鑽研的哲學、醫學、天文學、數學、物理化學、邏輯學、倫理學、語言學、詩學、音樂、心理學、神學共十二門學科的範疇。

促進東西方文化溝通與融合

阿維森納頗具傳奇性的一生苦短多艱,非同凡響。近代出現了多種「阿維森納演義」,1989年,吉貝爾.西努埃寫出《阿維森納,或伊斯蘭法罕之路》,繼而還有諾阿.戈登的《伊斯法罕的醫生》問世,都在向今人講述這位可跟達.芬奇齊名的伊斯蘭啟蒙哲學巨匠的故事。

作為一位國際性的穆斯林學者,他和繼他之後的阿威羅伊,為希臘亞里斯多德哲學在歐洲的傳播作出了傑出的貢獻,促進了東西方文化的溝通與融合。在當今亨廷頓宣揚世界文明衝突,西方與伊斯蘭地域政治矛盾加劇,伊斯蘭文明遭詆毀的情勢下,紀念這位偉人有着難得的特殊意義。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