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封面特稿

香港政府有法必依 執法必嚴──訪保安局局長李家超 (2021.1)

發布日期:2021-01-20




文/國鳴
主辦/鏡報基金
主持/郭一鳴 資深時事評論員
訪談者/李家超 香港特區保安局局長
視頻播放/「鏡新聞YouTube頻道」、Facebook、微博、華人頭條


        香港特區保安局李家超局局長於1月12日在政府總部接受鏡報執行社長徐新英一行拜訪,嘉賓主持人資深時事評論員郭一鳴以視頻形式與李局長訪談一個小時,內容談及23條立法、《國安法》實施成果、反洗黑錢凍結、許智峯潛逃和相關外國勢力的法律責任、個人被制裁的影響。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左)接受鏡新聞專訪,資深時事評論員郭一鳴(右)主持。


郭一鳴:各位觀眾歡迎來到「鏡新聞」,我是郭一鳴,今天我們很榮幸邀請到香港特別行政區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接受我們訪問。李局長,您好!


李家超:一鳴,您好!很感謝您今天前來訪問。


國安法實施後拉九十多人

郭一鳴:李局長精神很好,神采很好!最近您經常出現在電視台,新聞界常有採訪您的問題,今天我們也有數個問題想請教您。


修例風波經過風風雨雨,《香港國安法》已開始實施了,經過一段時間,香港開始轉入一個比較安定的環境,您作為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成員,您認為在現在的情況下,香港潛在的國安威脅或隱憂在哪裡?除了《香港國安法》實施外,保安局還有什麼重點工作要做?您也曾提到香港過去「港獨」分子或暴徒有「國際化」、「地下化」的情況,在這方面,您作為保安局局長有計劃或實施與大家作個介紹?


李家超:《香港國安法》實施在香港立竿見影,大家都看到它的震懾力。這遏制了我們自2019年6月開始的「黑暴」或「港獨」或外國勢力介入的囂張、違法行為,市民大致回復了正常生活,我們不再需要生活在惶恐中,擔心自己的意見與暴徒不一樣就給追打,地鐵不會再受破壞、汽油彈不會再被投擲,這是《香港國安法》立竿見影,令香港回復平靜的重要性及關鍵性。當然實施《香港國安法》,首要是處理危害國家安全的活躍分子及其參與的違法行為,您看到《香港國安法》實施後,警務處的國安處(國家安全處)針對了一些嚴重違法行為,由實施至今拘捕了90多個嚴重違法分子,針對某些大奸大惡行為、團夥,處理好這些案件後可以令整體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減低,這是重要的。在實施的過程中,我們要建立力量,建立執行機制、系統,達至將國家安全風險減至最低,但這並不表示在香港完全沒有危害國家安全風險。有三點十分重要:第一,因為一系列打擊行動,危害國家安全的活躍分子的確收斂了,但其意識仍在,只是暫時不活躍,但並不表示沒有國家安全風險,我們要繼續謹慎審視情況,不可掉以輕心,時刻要保持戒備。情報搜集最重要,因為他們變得不活躍,由明轉暗,我們去了解或掌握他們的活動所面對的挑戰更大,現在我們面對的國家安全風險就是如何針對可能潛伏在社會下面的情況,表面上不活躍,但繼續搞破壞或鼓吹的行為,我們要掌握情報,從而部署打擊行動;第二,我們要防止有人繼續成功地渲染年輕人的思想,令他們受影響,存有不正確思想,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如果繼續影響年輕人造成不守法意識,這些都是我們面對的風險。簡單來說,當他們由明轉暗時,我們要更加審視形勢,以及留意如何掌握情報,包括繼續去鼓吹、影響,以及令更多人被這思潮所影響的情況,這是最重要;第三,要盡量阻止任何人去勾結外國勢力,包括資金、思想推動,甚至方法方面,如思想灌輸,國安處會在這方面密切留意可能發生的一些變化。還有我們要留意國際關係的變化,因為大家都知道外國與我們國家的博奕中,利用香港作為一張牌,試圖從中奪取利益,我們要繼續留意這形勢。其中一樣令香港在過去「黑暴」期間,暴力及「港獨」囂張情況,大家都看到有外國勢力的參與,我們會緊密留意這方面風險,從而盡早遏制。


(2020年7月31日) 中央人民政府駐港維護國家安全公署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各人在協調會議前合照。


(2020年5月26日) 局長李家超在街站簽名,支持人大關於建立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


23條立法
郭一鳴:多謝局長,第二個問題是您剛才提到《香港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局勢穩定下來,現要對這些違法人士繩之以法,但在現實上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基本法》二十三條至今未能立法,這是憲制責任,您認為《香港國安法》實施之後,《基本法》二十三條在現實情況下還有否立法的需要?有否其迫切性?


李家超:立法是必須的,人大常委會作出有關建立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說明特區政府必須盡早就《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香港國安法》只是針對危害國家安全的四種罪行,國家安全可能涉及的風險非常廣泛,在外國有其相當廣泛的法律,包括網絡管控、外國組織在當地的管理、如何作國家安全審查等,林林總總,每個國家都有很充足、廣泛的法律。在香港,《基本法》要求特區政府就二十三條立法,以禁止七種威脅國家安全的罪行和活動,所涵蓋的範圍相對不是很廣泛。維護國家安全屬於中央事權,中央信任特區,只是要求特區政府立法禁止七種威脅國家安全的罪行和活動,而《香港國安法》與二十三條重疊的罪行就是:顛覆與分裂國家﹔針對恐怖活動在香港法例一直存在,現在《香港國安法》所指的恐怖活動涉危害國家安全是另一領域﹔勾結外國勢力在《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所指的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可見《香港國安法》立法範圍很克制,只是針對四種罪行,比較我們的國家,或是外國的國家安全法例,《香港國安法》都屬於很狹窄的範圍,所以第二十三條立法是必須的,也是在人大決定下的要求,特區政府應盡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的立法責任,有關工作在進展中,我們要把2003年立法的不成功經驗,從中借鏡,在立法過程中有何要注意的事情。另外,已有不同的危害國家安全案件作出了檢控及送至法院審理,當中的實踐過程、檢控工作、證據要求、法庭判決的觀點、其案例等都對第二十三條立法有參考的價值,所以在這方面我們在做準備工作,希望參考在執行及審理《香港國安法》的案件上幫助第二十三條立法。


郭一鳴:局長,我的理解是您認為第二十三條立法不只是憲制責任,也是現實需要。在《香港國安法》實施上,您們要以判決的案例作為參考,即是說未來第二十三條立法必須要在《香港國安法》案例判決出來後,你們參考後才會提交立法會。


李家超:當然在不同的過程中,我們會考慮不同的因素,本地立法也有諮詢過程,回顧2003年《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時也有諮詢過程,我認為我們要先抓緊時間做法律研究工作。例如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的過程中的經驗,我們對於《社團條例》的運用及經驗,可以讓我們在研究第二十三條立法有關管理團體時,作為參考。這工作要按着發展盡快去做。


郭一鳴:局長,您剛才提到很多國家都有各自的國家安全法,而且是成熟、廣泛的,但現在歐美等西方國家對《香港國安法》有不少誤解,您認為保安局有否必要或計劃向國際社會,特別是對不了解的國家作出解釋及澄清?有否這必要或已有方案呢?


李家超:在《香港國安法》頒布實施後,我們已即時就一系列工作向不同人士講解及介紹,包括商會、領事及一些組織去講解《香港國安法》所涵蓋的範圍、人權方面的保障,在準則上清楚說明《基本法》的人權及《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下適用的範圍,以及自由、人權的保障等都有解釋。此外,我們還製作了小冊子、宣傳片等,通過我們在海外的經貿辦在不同的平台上舉辦研討會,這不只是保安局工作,還有律政司司長、政務司司長參與,以及其他政策局按着其範疇向有關組織介紹法例,這工作不會停下來,每個政策局及部門在這方面都開展不同的工作,特別在宣傳、教育、解釋法律方面,各局長在自己的範疇,向各界別人士解釋。例如,教育局在聯絡學校方面是最直接的,他們在《香港國安法》剛頒布時,已向學校解釋《香港國安法》的內容及範圍,另外,他們也積極地準備更多的教材及指引予教學團體,公務員事務局也展開了宣誓的工作,《香港國安法》需要整個特區政府各部門同心協力做好有關工作,政府責無旁貸,各局長及同事們都盡力做好宣傳的工作。


《香港國安法》實施有三個目的: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行為,這是保安局及警隊的工作,也有防範及制止危害國家安全的目的,如果這方面做得好就不會出現任何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在落實《香港國安法》過程中,懲治是首要工作。過去23年,香港沒有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刑事化,現在我們有大量工作需要處理,同時,也要做宣傳、教育工作去防範及制止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現在每個政策局都在進行這些工作,當然您剛才提到向國際解讀《香港國安法》,我們必然會繼續做,但我想指出的是,香港是被外國利用作為與中國博弈的一張牌,他們是以政治理由去抹黑我們的國家安全法,縱然他們知道《香港國安法》只是針對四種罪行,相對他們的法例只是小巫見大巫,但他們仍要以政治理由將我們的國家安全法醜化,我也問過一些領事可否容忍他們的民眾進行一些危害他們國家安全的行為?他們當然沒有回答。我們理直氣壯地做維護國家安全的工作,很多人不理解條文內容,我們會繼續解釋。


(2020年12月27日) 局長李家超陪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到訪政府飛行服務隊總部。


(2020年9月4日) 局長李家超視察由懲教署人員負責行政支援的社區檢測中心。


洗黑錢凍結
郭一鳴:即是您認為他們並不是不了解、誤會,而是故意去抹黑,且把香港作為一張牌。


李家超:我們不可以放棄講解工作,這是重要的。另外,對形勢作出判斷很重要,知道我們面對什麼挑戰和攻擊,從而令一些較為中性、理性的聽眾,在了解後作出合理的判斷,明白某些外國政客或官員只不過是出於其政治目的肆意抹黑,客觀地說,《香港國安法》是理所當然的法律,這方面我們當然要多做解說工作。


郭一鳴:我相信包括對香港的領事館、商界、商會、國際層面有許多澄清、解釋、宣傳《香港國安法》的工作,相信未來保安局會有很多工作。局長,有一個具體問題請教,近期有數宗洗黑錢及相關人士戶口給凍結,您日前曾說2014至2019年,有總值約18億港元的可疑資產被凍結並隨後獲法庭頒令充公,社會上對於凍結資產出現了不少聲音,將行為政治化。現在的社會充斥着政治化,涉及被凍結資金的人有一些政治人物,問題比較複雜,您認為現行的機制及法例在處理這方面問題是否足夠?有否存在着漏洞?


李家超:我們要打擊的人有些是很有勢力、影響力及政治能量。我們做維護國家安全以及打擊犯罪行為是理直氣壯的,相信有人違法,我們必要依法處理。讓我解釋一下我們在處理這些犯罪資金的法律權力是否足夠,《香港國安法》生效後,我們立即訂立細則,根據《香港國安法》第四十三條授予警務處國安部門新權力,將凍結犯罪得益及犯罪融資的條文適用於危害國家安全罪行,即是說以前我們打擊洗黑錢、打擊恐怖活動融資的所有權力與機制都可應用於危害國家安全罪行,即權力與制度都有。根據過往經驗,如剛才您提到被凍結的18億資金,我對現行的制度成效是有信心的。第一,財務行動特別組織這國際組織的成員包括30多個國家或團體,組織在打擊洗黑錢及恐怖活動融資方面定出國際標準,每年都要求每個司法管轄區成員提交報告,審視其機制及能力,在近期的審核,它把審核結果分為兩類,一是要積極跟進,即表現一般,另一類是正常跟進。換言之,合格的就可以正常審視,一般表現的就需要積極跟進。香港屬於正常審視,這代表組織滿意我們的機制,在審視報告中的評語指我們的機制是有效的,也看到我們在運用情報、達成結果方面達到預期的成績,所以我們的評價是高的,我們的法律賦予權力也相當管用。法律說明任何人,包括你或我對於相信涉及犯罪得益的資金、或涉及一些恐怖活動的融資或危害國家安全上的融資,都不可處理它,一旦處理就即屬犯法、洗黑錢,洗黑錢的定義就是這樣清晰,只要任何人相信是黑錢,包括犯罪得益、非法活動融資,你處理它便是犯法,每個人也有這個法律責任。當然銀行、會計師、律師經常要處理資產,須加倍注意,其他人也須注意這法例,我感謝鏡報的採訪給予我這機會解釋給所有人知道,這條例適用於任何人,不僅是銀行。當我們知道這些錢可能涉及黑錢,我們就可以凍結它,凍結後可向法庭申請充公,這需要蒐證及法律過程,可見這方面的權力是足夠的。事實上警隊或國安處因不同理由,對於包括洗黑錢或涉及危害國家安全活動的融資,都可以運用這權力去處理有關資產,犯罪圖謀最重要一環取決其資金足夠與否,導致有否能力行動,正所謂「三軍未動 糧草先行」。在資金方面管控,對於打擊罪案,特別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是一種很重要的手段。


(2020年2月17日) 保安局、入境事務處及衞生署人員組成特遣隊伍出發到東京為「鑽石公主號」郵輪上的香港居民安排返港,局長李家超到機場送行。


協助許智峯的外國人如何處理
郭一鳴:剛才您提到逃走到外國,大家都知道最近有一些人逃走到外國,甚至是棄保潛逃,但《香港國安法》實施後我們一直遇到不少阻力,一方面我們要緝拿這些棄保潛逃的人,另一方面包括洗黑錢罪案都需要國際上的協助支援。現在有一些國家,包括歐美等國家終止或暫停與我們的司法合作,包括移交逃犯的協議,在這情況下,特區政府捉拿逃犯或打擊洗黑錢案件有否遇到一些困難?會否覺得這方面的阻力仍很大?


李家超:首先任何國家在打擊跨境犯罪方面,聯合國達成一致的共識,各個司法管轄區要通過移交逃犯、司法互助來打擊跨境犯罪,但是以政治理由而停止打擊跨境犯罪協議是政治凌駕公義,最後是自食其果。因為取消這些協議後,最得益的是罪犯,他們的存在最受害的當然是市民,所以會自食其果。我當然希望這些所謂政治考慮、違反公義的決定可以盡快糾正,無論我們在這個機制下追究一些境外犯法行為也好,或者我們根據《香港國安法》的司法管轄權可以延伸至香港境外,這其實和很多其他國家的國家安全法一樣,都可以擁有自己境外的司法管轄權,在這兩個層面上,對於有違法的行為,政府和執法部門都是責無旁貸,必然根據法例去處理,否則這不是一個應該存在的政府,因為政府有法必依,而且執法亦要嚴。針對不同的違法行為,包括個人的違法行為或者涉及不法資金的違法行為,我們當然會按照法律去追究責任,這些協議當然對我們有幫助,但若沒有這些協議,我們也有其他辦法,例如國際刑警就是一個合作的渠道,而地區與地區之間的警務工作的合作和交流,亦是一個我們常用的方法。撇開政治而論,警察有一種共同語言,就是打擊罪案。我們只考慮犯罪者的行為本身是否犯法,而其政治背景等等並不在執法考慮之內,所以有不同方法可以追究身在外地的人的法律責任。但當然每宗案件、每件事情或者針對某個人我們可以用什麼方法,都要按實際事態發展、掌握的情報以及某一個時機而採取行動,但重點是我們必然追究違法者的法律責任。


(2019年4月13日) 局長李家超在香港警察學院結業典禮擔任檢閱官。



(2019年2月5日) 局長李家超年初一到高鐵西九龍站口岸視察新春運作情況,探訪當值的紀律部隊人員。圖為海關人員與局長傾談。


郭一鳴:局長,我想舉一個具體的例子,譬如許智峯逃亡外國。大家都知道背後有外國人幫手,其實他們在背後扮演一個角色,從這個角度而言,可能違反了香港某些法例包括可能是《香港國安法》。在此情況之下,香港社會上有討論會否用《香港國安法》去追究這兩個外國人的責任,或者透過什麼渠道和方法去追究這些責任?


李家超:我們用什麼法律是視乎他的行為是觸犯哪條法例,他有否違反《香港國安法》便要視乎其行為本身,棄保潛逃、編造理由去欺騙法庭,這違反了我們的刑事法。棄保潛逃本身違反了我們的刑事程序條例,這些犯法行為當然會按照我們所搜集的證據去追究責任,譬如涉及串謀性的行為,如果是在境外發生但結果是在香港,我們都有司法管轄權。我剛才所說,第一是法律方面有沒有觸及法例,而我們是否有司法管轄權。第二點是拘捕他,拘捕方面我剛才解釋過,我們與其他地區警察有不同合作渠道,有國際刑警機制、點對點的警務合作等等,亦按照實際情況,如果這些罪犯在香港出現,我們肯定會採取行動,當然我們要按每件事情的實際發展來判斷其進度和進程。


郭一鳴:最近最熱門的就是那個所謂的「35+」拘捕行動,有些人包括外國人都對此案說三道四,指斥這是所謂的「大搜捕」及涉及政治問題。關於這件事您有什麼可以回應?我知道您曾經回應過,不過請您再說說有沒有一些新觀點。外國已經對此事發聲,也就是我們所講的所謂說三道四,藉此機會想聽局長您有何看法。


李家超:首先,某些案件,我們的蒐證工作是針對一些犯法行為,但外國政客在我們調查階段已經製造政治噪音,其實都是出於政治原因,這個大家都可以理解。如果有人犯法,而我們不履行法律上的責任去盡量蒐證將其繩之於法,不作為和視而不見是違反公義的,所以我們不會因為這些政治噪音而忘記在法律下應盡的責任。因為案件仍在調查中,所以現階段我去討論細節並不太適合,但有一些事情是可以讓大家知道。第一,「35+」的目的是什麼,第二「攬炒十步曲」的目的是什麼。「35+」就是盡量利用他們內部達成的一些協定,從而去奪取35個或以上的立法會議席,之後不顧一切、不問理由去盲目否決我們政府的財務申請,特別是財政預算案,務求促使特首下台,導致特區政府癱瘓不能運作。「攬炒十步曲」裡面有一系列計劃方案,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它會配合剛才所說的否決財政預算案兩次而促使特首要下台,再配合在香港廣泛及大規模的街頭暴動,以及其他一系列的行為,再加上國際的制裁,令到整個香港停頓下來,這就是他們「35+」和「攬炒十步曲」的目的。警方調查此案,當然最重要的是搜集證據,比對他們的行為與《香港國安法》裡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條文細則,警方在各方面搜集到的證據,會交給律政司作下一步決定,這是必須根據法律處理。我們要明白這宗案件所涉及的範圍廣泛,涉及參與這個計劃的人有五十多人,所以今次警方有此行動是按照案件的實情,即是如果案件當中有十個人參與,他們就要針對這十個人,這宗案件裡面警方所掌握的證據是有這五十多人參與,他們就要作出部署和拘捕,這是按照實際需要而必須這樣做的,我亦覺得警方是次行動很專業和很有效果,是雷厲的,我曾經參與過大規模的執法行動,警方今次針對五十多人,涉及多個地址,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從行動啟動至達成真正目的約有三十至四十多個小時,已經完成搜查這麼多地方、初步盤問了這麼多人、對這麼多地方作搜查證據的總結。在一個這麼大規模的行動中做到這樣的效果,亦很暢順,沒有意外或是我們預期以外的事情發生,警隊是經過專業的部署,所以我很感謝警隊做得好好,當然我更加要求警隊在這方面的蒐證工作做到盡善盡美,確保我們有足夠的證據去跟進這件事。


(2018年10月24日) 局長李家超視察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的消防局暨救護站。


個人被制裁的影響
郭一鳴:大家都知道前陣子看到消息,特首受美方制裁後以現金出糧,不知局長是否也是要以現金出糧。您作為保安局局長受到美方制裁,會否影響保安局,特別是您與外國的保安部門的保安事務工作的合作與交流?


李家超:首先我對這些制裁是嗤之以鼻,對於這些霸凌行為,我是不屑一談,因為一談,他們便會自以為得逞,以為已起了什麼的作用。其實他們點名制裁,便肯定了我們這方面的工作。反之,若他們看不起我們,不會作任何理會。當然是因為你危害國家安全,我們便會做事。因為對你不利,所以便萌生一些對我們不滿意的地方,換言之,這肯定了我們的工作是具有成效,更加堅定我們這方面工作的信心。我也不打算談論他們對我們製造了什麼的影響,相對於我們做維護國家安全的工作,這是不值一談。不同方面的所謂制裁,對我也好,警隊工作也好,實質影響不大。這世界不只是單一個國家,全世界有190多個國家,海闊天空,警隊或我到外國交流,當然越多交流越好,若某些國家選擇拒絕與我們做某些事,他們損失也會很大。特別是香港警隊與外國開展很多領域的交流,我正思考例如警隊在國際刑警層面更多的廣泛參與、經外交部可派駐人員去參與國際性組織的可能性、香港警隊到經貿辦可擔當的角色等,這都是在研究及探討中。此外,我們會探討不同裝備及供應,這世界是多元的,採購物資並不是單一倚賴。我們有國家作為後盾,中國在科技領域排名全球前列,這可幫助我們執行職務,包括普通的刑事案件或是維護國家安全方面,對我們的支持及提供給我們的物資都有很多的選擇,總的來說,我不認為所謂制裁有大的影響,最終我也說過可能是自食其果。


郭一鳴:即儘管你所謂制裁,我們也可如您所說購買別國的裝備、儀器,特別是國產的,這是相互合作並不是單一方面。剛才我們所說的是硬框框的,現在我們談一些軟的事情。


我之前做報館的時候,局長您是在警隊,有大的案件您會見記者,我經常看。您在警隊的經歷非常豐富。現在您是保安局局長了,從警隊到保安局局長,如果我沒有記錯,您是第一個警隊出身的保安局局長,以前好像都是入境處多一些。那麼您覺得您做警隊的這些經驗及經歷會不會對您做保安局局長有一些幫助或者優勢呢?


李家超:首先我要感謝前幾任保安局局長,他們之前在保安局已經做了非常多的工作,有了非常良好的基礎,我可以在這個基礎之上向前更好發展,對於我擔任保安局局長履行職務是有幫助的。我從警隊轉到保安局之前,已經有30多年的執法經驗了,這個我相信有一定幫助。我擔任保安局局長期間,遇到香港前所未有的黑暴事件、「港獨」主義、破壞國家安全的事情,整個香港所受到的傷害難以想像,不守法的意識、對人的摧殘,我認為是一個地獄時代,人與人之間的應有對待似乎消失了,有些人甚至可以是深仇大恨去追打他人,令人真的很傷感。


我當保安局局長所面對最嚴重的就是這時候所要處理的罪案。當中涉及的罪行都是警隊執法範圍之內,警隊執法範圍涉及的條例達千多條,其他的執法部門沒有那麼多,所以了解這些法律,也認識到這些法律賦予的權力和應用方法,以前的執法經驗是有幫助的。我和警隊互相之間的認識和互信,我會知道警隊的長處或者不足的地方,以及他們的文化士氣,我覺得過往的經驗是有幫助。當然使到整體特區可以止暴制亂的一個關鍵元素就是《香港國安法》的出臺,但主體前線和執行工作,是警隊負責,所以警隊的戰術、裝備及部署等等都是非常重要,因為我之前都有相關經驗,對整個處理的謀略應該有一定幫助,但歸根究柢,我認為還是大家要上下一心,同心同德。


我作為有30多年執法經驗的一員,以及與其他紀律部隊的同事都已經很熟悉,在這樣的基礎下,我可盡量發揮到最大的領導作用,首先要多謝六個紀律部隊,更加要多謝警隊,我在整個過程裡面,例如看到警隊人手不足,我們《公安條例》賦予警務處處長權利可以委派特務警察,在過程裡面盡量去執行。在裝備方面,因為警隊以前沒有處理過這麼大規模的暴動、這麼大規模涉及恐怖主義的活動,我們會考慮如何增加裝備,包括保護眼睛、保護不受腐蝕性液體傷害等裝備,我可以利用之前的經驗和警隊一起同心同德面對這一系列挑戰,強化他們的能力,我覺得都會有幫助。


(2017年12月20日) 局長李家超在香港天文台了解跨部門「大亞灣核事故演習」的輻射監測工作。


郭一鳴:香港曾經在2019年黑暴之前,我們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是排名最前面的那幾個。經過《香港國安法》立法一年之後,您覺得香港有沒有機會重新成為一個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


李家超:香港是一個很有活力,很有彈性的社會,我絕對有信心。有幾個理由。第一,我們的執法部門都很有勇氣面對困難,不會逃避,會堅定迎難而上,處理當前的任何挑戰。香港過去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之一,香港警隊從沒有改變,一直是那支警隊,唯一有變的就是外國的公然參與去影響我們整個社會,尤其在黑暴方面,有資金、組織等。在《香港國安法》落實之後,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外國人匆匆離開香港。所以《香港國安法》對於如此明顯、囂張的外部勢力的參與有震懾力,香港社會開始恢復原來的樣子。


警隊很願意面對困難,了解如何處理困難。第一,警隊與市民相互信任,合作打擊罪案,這是一個重要的事情。您也看到警務處處長在交流方面刻意做了工作,和不同社會界別作交流,但社會存在着反對的力量,所以縱然有人想參與,但別人又給予壓力不讓他人參與。我們明白這需要一個過程,我們都深信2019年6月之後香港處於一個發病的階段,在發病階段每個人可能都覺得頭很熱,那就先不討論大家的思想,讓大家冷靜下來之後便理性了,我相信無論社會也好,世界又好,發病的時間永遠是短暫的,當回復冷靜之後,大家再討論事情,只需要我們有勇氣、有毅力向着一個目標發展,經過一些過程後是可以的。看看什麼活動是大家會共同支持,例如大家一起努力禁毒、抗毒,在這個過程裡面大家一起努力為社會服務,這個過程中大家會有一個合作基礎、溝通的經歷,從而從不同方面去打擊罪案、打擊欺詐案件等等,我覺得過程裡面大家會共同建立起一個正確的社會價值觀。經歷過不同的風風雨雨,之後整體香港會有活力和彈性地處理面對的問題,我對這方面是正面和樂觀的。


(2020年2月25日) 局長李家超探訪長者,了解新冠疫情對其生活的影響。


郭一鳴:多謝局長,現在是2021年了,新一年,局長有沒有什麼話想對我們《鏡報》的讀者和觀眾說的呢?


李家超:新一年2021年已經正式開啟了,農曆年也會很快開啟,我很希望疫情盡快受控,大家身體健康,我們的正常生活、社會活動、其他經濟活動的發展都可以回復正常,重新回復我們過去作為最安全城市之一的情況,我們的經濟再活過來,我們的民生再發展起來,希望大家在這一年和農曆年開始後,身心安泰,出入平安!


觀看YouTube視頻,請點擊以下連結:
(上集)https://youtu.be/R9OD7B5s2I8

(下集) https://youtu.be/CQMKSLed24I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