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從中台辦解密看北京對台工作演進(2018.1)

發布日期:2018-01-25

 

筆者相信,「和統」和「武統」都是統一的不可偏廢的手段,和統是最理想的方式,不過,「和統」也須有「武統」支撐。根據習近平在十九大的報告,對台工作服從大局、服從國家發展總體戰略,當下依然是反獨為主統一為輔,遏制「台獨」重於促進統一。而一旦北京將統一擺上頭等議事日程,恐怕要成立「統一委員會」,所有國家機器將統一指揮。

 

☉文/劉瀾昌

 

中共十九大之後,也許震動台海局勢的不是解放軍軍機軍艦將「繞台演訓」成為常態化,即使解放軍增加了較具殺傷力的電子戰的內容;反而是中國駐美公使李克新的一句話「美國軍艦抵達高雄之日,就是解放軍武力統一台灣之時。」

 

李克新:美艦去台將是「武統」台灣時

 

十九大前,大陸方面已不斷傳出「武統」的言論,但是,那基本是學者或退役解放軍將領的非官方的言論,然而李克新不但是現任的外交官而且是駐美公使,其身份極其敏感,在他口中說出「武統」的字眼,非同小可。他是在中國駐美大使館面向華府僑學界的宣講中共十九大精神會上作此表態的。他透露說,針對前一段美國國會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涉及美台軍艦互訪,這違背了中美建交公報的基本精神,他到美國國會對議員說,「這個問題你們一定要想好。」他說:如果美國派軍艦去台灣,中國就會啟動的《反分裂國家法》。儘管大陸會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統一的目標,但決不會放棄武力統一的選項。「美國軍艦抵達高雄之日,就是解放軍武力統一台灣之時。」李克新透露,當他向美國國會提出了這樣的警告時,美國會議員的助手聽了趕緊說:「你說慢一點。我把它全文記來下去報告。」

 

筆者看到這樣的報道,既驚訝,也感到振奮:中國駐美的官員鮮見如此強硬警告美國的國會議員。事實上,這不是在虛張聲勢,這本身就是反映出中共十九大之後北京對台工作方針的新變化,那就是比任何時候「更有堅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夠的能力」反獨促統,推進最終實現祖國完全統一的大業。需要強調的是,北京的對台工作方針必然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與時俱進,不斷的隨着形勢的發展而調整。當下,北京反獨促統有更為堅定的意志和充足的信心,正因為兩岸的力量對比發生了本質的變化,尤其是大陸軍力對台灣出現了壓倒性的變化。九六年台海危機的時候,根本不能想像解放軍軍機常態性「繞台演訓」,那時台灣的F16和幻影2000對大陸還佔有優勢,美國的兩支航母戰鬥群還敢駛近台海。換到現在,美軍則不能不擔心中國各式「航母殺手」的威脅。習近平十九大重申「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其實是有充足的顯示根據,而台灣各種勢力也好,美國也好,都看到這點。

 

媒體解密中央對台工作演進

 

對於中共十九大對台方針的研判,有很多個版本,筆者認為其實最令人關心的焦點有兩個,一個是有沒有統一的時間表,一個是到底是和統還是武統。111日,也就是在中共十九大閉幕後不久,北京《中國新聞週刊》第827期解密了原來「中央對台辦」的「水面底下的工作」。為什麼這樣做呢?引發方方面面人物的關注。筆者倒是從中共台灣工作辦公室的演進,可以更清楚回答這兩個問題。

 

《中國新聞週刊》的解密報道說,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是19547月成立。當年日內瓦會議後,因朝鮮戰爭而擱置的台灣問題被重新提到重要議程上來。中共中央召開政治局會議,成立「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由李克農和羅瑞卿負責,徐冰、羅青長、凌雲、孔原和童小鵬為小組成員,由周恩來直接領導。當時該組基本屬於一個秘密工作機構。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對外保密,成員都以其他身份出現,有的是國務院管理局交際處官員,有的則是統戰部幹部。對台辦的每個成員都有自己負責的聯絡人,聯絡人都編有代號。與國共高層都有深交的張治中、傅作義、李濟深、邵力子、章士釗,被特赦的杜聿明、王耀武、曾擴情、鄭庭笈、宋希濂等原國民黨高級將領,都是聯絡人。毛澤東曾批示將在日本搞「台獨」運動的廖文毅欲派遣刺客潛赴台暗殺蔣介石的信息告知「蔣先生」。

 

到了文革初期,羅瑞卿被打倒,對台小組成員大多靠邊站了。童小鵬回憶,台灣當局曾擔心兩岸的秘密往來會在「文革」的混亂中曝光,最後發現沒有洩密跡象才放心。文革後,中央對台小組在1978年正式恢復運作,並迅速進入一個繁忙的工作期。1979年元旦,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了《告台灣同胞書》,建議兩岸盡快實現「三通」,早日實現和平統一。同一天,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政協主席鄧小平鄭重宣布:今天把台灣歸回祖國、完成祖國統一的大業提到具體的日程上來了。之後,還宣示為80年代以至90年代全黨的三大任務之一。1981年,作為一國兩制雛形的「葉九條」發表。

 

兩個「寄希望」有所依據

 

應該說,鄧小平的宣示,是中共首個統一台灣的時間表,雖然比不上1997年香港回歸1999年收回澳門那樣具體,但也是一個有時間跨度約束的時間表,當時甚至說祖國完全統一可以在鄧小平生前實現。事實上,這個時間表落空了。為什麼呢?現時一些不瞭解內情的人,以為當年是一廂情願,沒有瞭解到台灣問題的複雜性。《中國新聞週刊》的解密報道透露,其實當時北京「寄希望於台灣當局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兩個寄希望」方針,是有根據的,將「寄希望於台灣當局還放在寄希望於台灣人民」之前,是北京和蔣經國政權有秘密接觸有所默契。

 

196312月初,周恩來在張治中、羅青長陪同下,乘一艘海軍護衛艦,經過一夜的航行,來到廣東珠海市唐家灣附近一個小島上,與台灣一位「能溝通國共兩黨關係的人」秘密會晤。至今,這位使者的身份至今依然沒有解密。《中國新聞週刊》文章說「此人是大陸方面與蔣介石和蔣經國父子的連絡人,也是大陸方面所有對台關係中唯一至今未公開姓名的聯絡人,只有中央政治局和對台工作小組及對台辦的人知道。」那時,對台辦的工作最大的成績之一,就是爭取李宗仁1965年返京定居。

 

文革後,19801231日,陳香梅帶着雷根寫給鄧小平的親筆信來到了北京。陳香梅的外祖父廖鳳舒是廖承志的父親廖仲愷之兄,廖承志1980年在美國做心臟手術時,與已加入美國籍的她恢復了聯繫。在這之前,她不與大陸來往,只和台灣聯繫。在廖承志提議下,中央撥款30萬給浙江省委統戰部,修繕了蔣家祖墳並拍了照。廖承志夫婦與鄧小平一起會見了陳香梅。廖承志請她給蔣經國捎個話:奉化溪口蔣家祖墳已經修葺一新,歡迎回來掃墓。並以「計利當計天下利,求名應求萬世名」與蔣共勉。在隨後的台灣之行中,陳香梅向蔣經國當面轉達了廖承志的問候,蔣經國看信後有一陣子沒有講話,然後說:「好,我曉得了。」再後,廖公給經國公開信,引用了「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蔣家父子最令國人稱頌的是,始終堅持一個中國的民族大義。也因此,鄧小平看到統一的機遇,也因此對蔣氏提出非常寬鬆的統一條件,不但保留台灣原有的政治制度,而且還可以保留軍隊。但是,蔣經國過早被疾病奪去生命,使到國民黨政權落在了兩面派李登輝的手裡,統一的形勢發生丕變。

 

兩岸關係倒退「武統」之聲上升

 

到江澤民時代,他在1998年會見克林頓以及2002年十六大報告中曾表示台灣問題不能無限期拖下去,不過錢其琛生前指這實際上是敦促台灣當局坐下來對話談判所提出的戰略考慮。在十九大,習近平實際表明了祖國統一是中華民族復興的重要內涵,沒有統一就稱不上偉大復興,也就是說統一台灣不能遲於2049年。

 

不過,準確說,統一在當下只是中共的戰略要求,習近平也只規定了戰略時間表,尚沒有實施時間表。習近平十九大報告應該說劃出祖國統一的最後期限:不能遲於本世紀中葉。不過,按照習近平的新目標規劃,原來在本世紀中葉實現的國家現代化提前到2035年,而到2050年則為實現現代化強國。那麼,是否可理解統一的任務也提前到2035年呢?答案應是不肯定的。就是說,十九大報告只是作出概略的規定。相信,這樣做,習近平可以靈活掌握,避免了當年鄧小平的被動。習近平將下一步的中國夢實現分為兩個十五年規劃,這是中共可以操之在我的目標,而台灣問題則始終是複雜而敏感的問題。

 

應該承認,當下兩岸關係出現了倒退。五年前,還是馬英九掌權,十八大報告對兩岸形勢較為樂觀,用了很大篇幅去論述和平發展,包括實現和平統一首先要確保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要全面貫徹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事實上,北京認為,在當時的條件下,兩岸關係已經是1949年以來最好的局面,十八大報告就兩岸政治關係的合情合理安排、就兩岸平等協商、加強制度建設、就商談建立兩岸軍事安全互信機制、就協商達成兩岸和平協議,都做了論述。但是,蔡英文上台,民進黨再執政,整個形勢就完全改變了。可以認為,就大陸而言,由於大陸的實力和國際地位不斷加強,對實現統一越來越有利;而就島內形勢看,則是支持統一的力量在下降,離心的傾向則在強化,尤其是國民黨一蹶不振,兩岸關係定位也出現問題。「武統」之聲,也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上升。

 

「和統」「武統」都是不可偏廢手段

 

從《中國新聞週刊》的解密報道也可以看到,中台辦也幾度由軍方主導。文革後,中央由「解放台灣」變為「和平統一」,對台工作機構也出現微妙變化。原來的秘密機構開門辦公,鄧穎超任組長,廖承志任常務副組長。1988年,具備行政和管理職能的政府內台灣工作機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成立。此時,中央對台辦與國務院對台辦是兩套人馬,日常事務和經濟工作歸國台辦,中央對台辦保留政策方針制定、非公開往來等事務。再後來。由於兩個部門工作經常交叉,於是合併為一套人馬兩個招牌。

 

值得一提的是,1996年李登輝露出「台獨」真面目引發台海危機,2000年陳水扁當選台灣領導人,江澤民極不滿國台辦的工作,令曾慶紅改組國台辦領導層,新增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加入領導小組,同時熊光楷推薦解放軍現役少將王在希出任國台辦副主任。這是繼楊尚昆任中央對台領導小組組長之後,第二次由軍方掌握對台系統的實際領導權。「和統」中隱含「武統」。不過,江澤民後來又聽了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勸,要用大智慧,對台事務不要意氣用事,再度從軍人回歸文人主導。2008年馬英九當選台灣領導人,北京定調兩岸進入和平發展新階段,中共中央對台領導小組新增商務部長入內。這說明,北京對台機構的變化,也顯示中共對台策略的變化。

 

筆者相信,「和統」和「武統」都是統一的不可偏廢的手段,和統是最理想的方式,不過,「和統」也須有「武統」支撐。根據習近平在十九大的報告,對台工作服從大局、服從國家發展總體戰略,當下依然是反獨為主統一為輔,遏制「台獨」重於促進統一。而一旦北京將統一擺上頭等議事日程,恐怕要成立「統一委員會」,所有國家機器將統一指揮。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