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兩岸「和平協議」最後得以簽署的建議(2018.1)

發布日期:2018-01-25

 

最重要是,兩岸必須走向穩定的和平發展環境,唯有如此,雙方當局以及民眾,才會體會到和平的重要。而且,兩岸當局也不需要為兩岸「和平發展」在方式上設定框框,只要雙方同意「兩岸同屬一中」,共同邁向最終的國家統一,那麼過程中只要有存在「和平發展」的環境就可。

 

☉文/邵宗海 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一、前言

 

兩岸之間能不能得以「和平發展」?而且習近平在十九大「政治報告」中也說明: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是「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所以「和平發展」能否維持,應是兩岸雙方最重要最優先的考量。

 

但兩岸如何來建立「和平發展」的局面?習近平說,「一個中國原則是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明確界定了兩岸關係的根本性質,是確保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關鍵」。胡錦濤在十八大「政治報告」中也說,「商談建立兩岸軍事安全互信機制,穩定台海局勢;協商達成兩岸和平協議,開創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前景」。

 

但是,就「和平協議」的簽署而言,的確在現階段的兩岸關係冷凍情況下,有其實踐的困難性。但是,若提「兩岸和平發展與共存」,只是默契存在,而不是一紙的承諾,應是台北與北京當局所期望的結果。雖然兩岸當局對此「和平發展的目標」追求的時機或方式仍有不同的看法與做法,但由於目標相同,最後演變出來的面貌或許真的會成為雙方歧見解決的結晶。而且,在過去所有兩岸交流項目與協商議題裡,這畢竟還是兩岸看法較多交集的政策走向,而且在未來兩岸的談判裡,甚有可能為兩邊共同接受的政治性議題。因此,若將兩岸敵對狀態的終止、兩岸和平協議的簽署,注入過多的負面評估,也是對這樣的兩岸共識問題欠缺再深一層的瞭解。

 

我們試着來深入探討「兩岸和平協議」得以簽署的可能性。

 

二、兩岸領導人都有提出「和平協議」協商的必需性,足證它的發展極具價值

 

1、 北京領導人的倡議

 

對於兩岸「和平協議」的最終簽署,是否目前已邁向較為順暢的前景?我們先以兩岸領導人對這議題的看法作表列比較,也許可以得較清晰的輪廓:

 

江澤民是最早提出要協商並簽署「和平協議」的中共領導人。他在1995131日曾發表重要對台政策的「江八點」:「我們曾經多次建議雙方就『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逐步實現和平統一』進行談判。在此,我再次鄭重建議舉行這項談判,並且提議,作為第一步,雙方可先就『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進行談判,並達成協議」。

 

因此,如何讓這項兩岸敵對狀態的終止議題為兩岸所接受並列為協商主題,雖見有波折,但也有坦途的希望呈現,譬如說,中共前任總書記胡錦濤在2008121日紀念《告台灣同胞書》發表30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曾有段很長的描述來倡議「結束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定」。他說:「海峽兩岸中國人有責任共同終結兩岸敵對的歷史,竭力避免再出現骨肉同胞兵戎相見,讓子孫後代在和平環境中攜手創造美好生活。為有利於兩岸協商談判、對彼此往來作出安排,兩岸可以就在國家尚未統一的特殊情況下的政治關係展開務實探討。為有利於穩定台海局勢,減輕軍事安全顧慮,兩岸可以適時就軍事問題進行接觸交流,探討建立軍事安全互信機制問題。我們再次呼籲,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協商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定,構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框架」。

 

接着,胡錦濤在2012118日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作政治報告中,再度提出「希望(兩岸)雙方共同努力,探討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作出合情合理安排;商談建立兩岸軍事安全互信機制,穩定台海局勢;協商達成兩岸和平協議,開創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前景」。

 

習近平在201611月「習洪會」上曾向洪秀柱說明:「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協商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定,也是我們的一貫主張」。

 

即使到了201711月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在宣讀的「政治報告」中,雖然未見出現兩岸要協商達成兩岸「和平協議」的文字,但是習近平還是有說: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全體中華兒女共同願望,是中華民族根本利益所在。必須繼續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但在言語中表達要「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仍隱約見證兩岸仍需「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的過程。

 

2、台北領導人某種程度上的贊同

 

在台灣,儘管20165月之後民進黨上台執政,「九二共識」已不再認同,當然對於兩岸協商和平協議的簽署,也就不再有任何聲音出現。但是,在否定兩岸仍需「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的過程之前,千萬別忘了早在蔡英文於2015529日啟程訪問美國時,她曾提及到兩岸應維持和平的狀態。接着在洛杉磯台僑晚宴上發表關於兩岸發展時再提到,區域的和平,是所有國家共同的責任。還表示她當選之後,要強調的就是,維持台海和平與兩岸的穩定發展,將是民進黨執政後的重要目標。到了63日,蔡英文在華府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以「台灣迎向挑戰—打造亞洲新價值的典範(Taiwan Meeting the Challenges Crafting a Model of New Asian Value)」為題發表演說時,更是指出,民進黨執政後,將會信守對於維持兩岸及區域間的和平與穩定的承諾。這些談話應是表示出,民進黨對「九二共識」可以不提,但兩岸的「和平與穩定」,應不能忽略。

 

同樣在國民黨內部,提出要與大陸來協商和平協議簽署的領導人也大有人在。早在2005年的「連胡會」,時任國民黨主席連戰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首度在北京會面,雙方曾在會後以新聞公報方式,共同發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這其中內涵包括「促進盡速恢復兩岸談判」、「促進終止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促進兩岸經濟全面交流,建立兩岸經濟合作機制」、「促進協商參與國際活動問題」,以及「建立黨對黨定期溝通平台」等五大願景。不過在「連胡會」十二年後的今天,上述的五大願景,有四個願景已經陸續兌現,只剩下「促進終止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這項願景尚未實現。

 

201110月,馬英九曾表明將兩岸洽簽「和平協議」,列入他「黃金十年」政見規劃。接着距離他卸任不到8個月的時間,即201510月間,馬英九也被媒體披露將在近期內提出「台海和平倡議」,建議兩岸在現有海上緊急救援、人道協助的合作基礎上,為未來兩岸建立軍事互信機制奠定基礎。此項具備「準和平協議」意涵的倡議,係以1972年《兩德基礎關係條約》的精神為基礎,為兩岸未來走向預留空間。

 

另一位國民黨提倡「和平協議」的領導人則是洪秀柱,她在201596日作為台灣「總統大選」國民黨候選人時,曾在閉關沉思3天後出關,並在國民黨中央舉行的記者會上,首度發表她親筆撰寫的閉關感言《反省與承擔》。在這篇近八千字感言裡,她首度提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以及馬英九提過的「不統、不獨、不武」等主張,但也再次主張,兩岸應進行政治協商,在恪遵憲法、平等尊嚴及民意為本的原則,簽署《兩岸和平協定》,共同確定「分治不分裂」的兩岸定位,並解決國際參與和永久和平等問題。

 

三、走向兩岸最終簽署兩岸「和平協議」,一些概念性的建議提出

 

如何讓這項兩岸敵對狀態的終止議題為兩岸所接受並列為協商主題,雖見有波折,但也有坦途的希望呈現,大陸留美學者,曾在耶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任教的王紹光有段分析最能切中這項「兩岸終止敵對關係」的議題,在最後會走向落實,因爲這項措施的結果,是會使得海峽兩岸走向互利,也走向雙贏。

 

因此,若要真正走向兩岸最終簽署兩岸「和平協議」,下面有幾項概念性的建議應可列入參考:

 

第一、兩岸和平協議的性質與定位:兩岸尚未統一前,在「一中框架」基礎上簽訂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國內協議

 

北京社科院台研所副所長朱衛東曾說,鑒於「兩岸同屬一國」的兩岸關係本質屬性,以及兩岸關係相當長一段時間仍將處於和平發展的階段,兩岸和平協議的性質與定位應是:

 

1、兩岸和平協議的性質:屬於兩岸尚未統一前簽訂的正式結束兩岸政治軍事敵對狀態,鞏固兩岸和平,促進兩岸融合,維護中國主權與領土完整的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國內協議。

 

2、兩岸和平協議的定位:屬於兩岸尚未統一前,在「一中框架」基礎上簽訂的,以鞏固深化兩岸和平,促進兩岸交流合作,合情合理安排兩岸政治軍事關係為內容,具有基礎性、階段性和綜合性特點的框架協議。

 

若再清晰說明兩岸何以必須簽署「兩岸和平協議」,以作者的看法,胡錦濤的說法值得借鏡。他在20081231日紀念《告台灣同胞書》發表30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曾提到:「1949年以來,大陸和台灣儘管尚未統一,但不是中國領土和主權的分裂,而是上個世紀40年代中後期中國內戰遺留並延續的政治對立,這沒有改變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兩岸復歸統一,不是主權和領土再造,而是結束政治對立」。如果只是解決「內戰遺留並延續的政治對立」,不是「主權和領土再造」,讓尚未統一大陸和台灣,可先結束內戰的「敵對狀態」,進而就可簽署「和平協議」,讓國家統一的進程可以逐漸邁出。

 

第二、各自在其統轄地區,正式宣布的「和平宣言」

 

作者曾經建議,經過兩岸在透過任何形式的公開協商前提下,能研擬出一套可由雙方在同一時間、各自在其統轄的地區,正式宣布的「和平宣言」。為了促成這項「和平宣言」,我們也可以參考很多分裂國家的例子來擇取其中間具有「和平發展」的精神:

 

1、北韓領導人金正日和南韓總統盧武鉉在2007104日曾共同簽署了《南北關係發展與和平繁榮的宣言》,《宣言》涵蓋了政治、軍事、經濟和法律等八個方面的具體內容。兩韓在宣言之後,經濟和旅遊業的合作與開發,比預期的來得快速,而且還因在經濟層面的緊密合作而加速兩韓在政治及軍事層面的良性互動。

 

2、西德曾在1966325單邊宣布《聯邦的裁軍暨保障和平的文告》(Note der Bundesregierung für Abrüstung und Sicherung des Friedens) ,簡稱為「和平文告」 (Friedensnote)。在這文告中,西德、對其友邦國家以及東歐諸國宣稱,將不再使用武力解決德國統一問題,只用和平的方式來達到其統一的目的。本來此宣言並沒有對東德發出,但事後在東德政府的要求下,西德聯邦政府也同意此效力及於東德。

 

3、愛爾蘭共和軍政治代表新芬黨領導人亞當斯和天主教溫和派領袖約翰‧休姆(1998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於1993年聯合宣布了一項和平計劃。1994831日,在北愛爾蘭進行了長達25年的暴力活動後,愛爾蘭共和軍發表聲明,宣布從午夜起實行「無條件的和不限期的」停火,這為北愛爾蘭問題的「公正和永久的解決」提供了機會,也導致了1995222日,英愛兩國政府宣布達成「新框架協議」的結局。

 

這些例子當然不盡然與兩岸現今的情況完全相符,但某些發展狀況,則可作為兩岸參考。譬如說,鑒於最早雙方尚陷於相互信任不足、而且敵對狀態尚在持續之際,一份「和平宣言」很可能就消除了相互之間的重大衝突,並能促進雙方在經濟,社會甚至於軍事上的合作與和解,最後並達成了相互簽署「和平協議」的結局。

 

最重要的是,參考這些例子,最好去除內中「國與國的關係」的內容,以及一些會觸及兩岸「現行規定」的底線。而且最好都能各自單邊宣布,而非聯合聲明,這樣才能避免要為兩岸政治作定位的困擾。

 

第三、探索習近平的創新觀點:兩岸必須走向穩定的和平發展環境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兩岸必須走向穩定的和平發展環境,唯有如此,雙方當局以及民眾,才會體會到和平的重要。而且,兩岸當局也不需要為兩岸「和平發展」在方式上設定框框,只要雙方同意「兩岸同屬一中」,共同邁向最終的國家統一,那麼過程中只要有存在「和平發展」的環境就可。

 

譬如說,習近平似乎改變了北京過去必須遵循要簽署「和平協議」這樣固定的程序,所以他堅持的就是兩岸必須走向穩定的和平發展環境。只要兩岸和平發展的現象持續,最終即使兩岸沒有形式上的「和平協議」簽署,可能屆時彼此已萌生了中國必須統一的想法。我們應該相信習近平2014219日在「共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講話中說過的這句話:「世界上的很多問題,解決起來都不可能畢其功於一役,但只要談着就有希望。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我相信,兩岸中國人有智慧找出解決問題的鑰匙來」。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