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從歐盟看美國減稅政策前途(2018.1)

發布日期:2018-01-29


 

每個國家政府都不斷嘗試稅制改革,但稅改總是有人歡喜有人愁。美國實際上缺乏減稅本錢,國債累累,反而應該有撥亂反正的加稅必要和決心。特朗普一意孤行減稅的後果難測,強勢爭奪引誘國際投資資金將可能搞亂世界經濟,也將使國際資源調配進一步失調,最後是事與願違,美國本土經濟不一定受惠。

 

☉文/鄭德力博士 (德國)

 

美國參議院122日以51:49的投票結果通過新的稅改法案,參眾兩院將在法案基礎上協商制訂出完整文本,總統特朗普可望在耶誕節之前簽署,宣布正式生效,美國企業稅和個人稅皆將大幅降低,據稱是歷史性改革創舉。加稅往往是天怒人怨,減稅則是普降甘雨,白宮信心滿滿,當前世界上引人注目的美國減稅新政將刺激美國經濟生產,帶動創新和消費,美國再偉大起來是指日可期。

 

理想很豐滿,現實可能已經很骨感,特朗普的減稅政策似乎並沒有建立在太大的理論突破基礎上,如果不說他是炒冷飯和抄襲的話,倒像是30多年前里根的供應學派和拉弗曲線(Laffer Curve)的一個簡單翻版。當前美國面對的國內外經濟政治形勢已經和里根時期不大一樣,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美國承受的內外挑戰和壓力可說是超過里根時期很多,所以減稅政策的實踐將不會一帆風順。低估美國經濟實力和調整能力的態度是不正確的,但是美國內部對稅改太過於樂觀和外部給予太高評價也不現實。

 

特朗普減稅與里根減稅之比較

 

拉弗曲線表述的最形象的觀點是,當稅率為100%的時候,地球將停止自轉和公轉的轉動,沒有人願意多幹活,國家財政如果要通過100%稅率來一網打盡,結果將是寸草不生,殺鵝取卵了。極端的100%的稅率制的弊病很大,是不言而喻,引起生產停擺,國家和個人都要喝西北風。反過來,如果稅率是0%,財政被掏空,國將不國,後果和100%的稅率也差不多一樣。拉弗作為里根的經濟顧問,主張稅率寧低勿高,開啟了二戰後美國首次減稅改革。

 

里根稅改獲得許多有利因素的支持,當時美國外債尚不嚴重,並且毅然結束越戰和敗走西貢之後,給美國帶來幾年喘息休整時間。美國度過了上個世紀70年代的首次美元危機,爭取重整旗鼓。中國經濟改革開放,中美經濟合作啟動也給美國錦上添花。在政治軍事方面,國際環境給美國減稅提供有利條件,當時蘇聯表現較大的擴張傾向,入侵阿富汗,在歐洲與美國競爭部署中程導彈,直接對抗美國領導的北約國家,加劇歐盟國家的不安全感,即使沒有里根的減稅政策吸引力,歐洲資金也會大量流向美國尋找避風港,為里根的減稅和同時吸引外資推動美國經濟帶來助力。如今烏克蘭危機發生在歐盟門口,歐盟國家沒有太大的不安全感,因為普京注重向美國展示洲際導彈而不是擺弄打不到美國本土的中程導彈,中程導彈只能在東西歐大陸互相落地開花。自從911撞樓慘劇發生之後,美國的國際資本避風港地位即使不完全動搖,已經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銅牆鐵壁,可攻可守的世外桃源,又加上近期朝鮮的似有似無的洲際導彈,也難免成為準備流向美國的國際資金揮之不去的陰影。

 

美國經濟在世界經濟的比重實際上是在不斷下降,既不如二戰剛結束的春風得意的超富家底,也不如里根時期的中興繁榮。里根減稅小有成績,那時內外條件優於特朗普現在處境。里根減稅貌似成功,後來美國財政赤字卻也越來越大,動搖了拉弗曲線的低稅率將促進經濟和增加稅收的期望。當前主張減稅的美國專家也沒有樂觀預測美國財政赤字將獲得改善,反而坦然指出,未來幾年美國將再增加1.5萬億美元的赤字。為平衡財政和加大基本設施投資更新,保證美國長治久安,按常理美國現在或許應該和希臘的財政整頓一樣,是該加稅而不是減稅。據說減稅鼓勵創新,造就了IT美國行業領先發展,但是其他許多工業領域美國也有落後的了。歐洲批評特朗普減稅,德國外長從減稅的傾銷性質和惡性稅率競爭角度出發說,美國在搞赤裸裸的經濟保護主義。歐盟對美國減稅也不看得太重要,國情不一樣,被諸多指責的瑞典等高稅率國家照樣發展,以高稅率稅收用之於民,社會福利從嬰孩搖籃延伸覆蓋到棺材,也能保持住生產創新,不會盲目去跟風減稅。

 

蘇聯解體的重演

 

特朗普劃時代減稅獲得成功,美國經濟卻也可能仍然奄奄一息。特朗普的閉關自守等許多不可理喻的政策如果流年不利,可能成為20多年前蘇聯解體的重演,缺乏國際上互相配合的美國稅改天馬行空,已經相當於是一個具有美國特色的西方世界聯盟的解體。當年蘇聯也有甩掉東歐盟國包袱的用心,美國現在首先是失去了土耳其和菲律賓等傳統勢力範圍的地盤,其他富裕的美國盟國對特朗普毫無保留的開口索求感到目瞪口呆。歐盟發生英國脫歐的分裂,美國也發生帝國收縮的自我分裂行為,因為心有餘力不足,美國終於被迫放棄恩澤天下的西方大一統時代的領導意願,失去領導的熱情,轉向棄卒保帥的新戰略。

 

3億人口的美國內部市場不小不大,曾經是流傳着許多窮人憑個人努力奮鬥能在一個晚上變成百萬富翁的美麗故事的國度。從充滿無限機會的陽光燦爛國度,逐漸變成社會財富分配制度僵化壟斷,中產萎縮和排斥移民的老邁社會,美國可能從大馬拉大車的風光時代逐漸掉進了小馬拉大車的陷阱,特朗普代表的集團或許比希拉里的精英圈子首先看到這個危險,因此對市場經濟採取了許多離經叛道的政策,不顧一切推翻和退出奧巴馬簽訂的許多國際協議。

 

美國減稅的本錢

 

美國並沒有太多本錢可以減稅,歐盟嚴陣以待,歐盟不幻想特朗普上台之後會軟化美國優先主義,而將是等待狂風暴雨般的衝擊。有不少評論說美國輕徭薄賦、藏富於民,而其他國家的政府卻苛捐雜稅,因此甚至有了玻璃大王也因此擔心玻璃滿地破碎,看上了美國的低稅率和也開始招商引資的優待外商好處而選擇去美國投資設廠。只要不是被惡意煽動的資金逃亡,外國直接投資資金流向美國對於資本輸出國來說並不一定就是壞事,這表示外國有錢了,通過對美外貿盈餘攢積了許多美元,不僅是擁有了美元流動資金去投資美國國債,當上美國政府的債主,並且有了管理能力,可以進行實體經濟的直接投資,並且還能受到美國總統的熱烈握手歡迎。

 

最近兩年來聯儲局忙於計劃怎樣提息和縮小膨脹了的資產負債表,屬於給經濟降溫的政策方針。與此相反的是,減稅將擴大泡沫,減稅與提息的政策效果互相抵銷的危險是存在的。

 

美國減稅新政的公開目的之一是引蛇回洞,但是美國大企業的最愛應該還是外國市場的實體投資高利潤率和金融投資高收益率。資金回流美國或將是短暫的,在享受完了特朗普的減稅福利優惠之後再跑路外流,不會忘記要繼續去尋找外國的高利潤天堂,世界市場比美國內部市場還要大得多。在美國通過減稅議案後數天,歐洲拋出避稅天堂黑名單的用意相當複雜。特朗普稅改也有一些支柱可發動利用,比方賣軍火和從其盟國多索取軍費負擔,但也非長久之計。

 

稅率與利潤率的關係

 

稅率和利潤率的關係複雜,兩者可說是既互補又鬥爭,不能將低稅率從殘酷的經濟現實簡單割裂脫離看待,低稅率絕對不是萬靈藥,有時候也可能只是一服興奮劑。資本重視的不僅是稅率的高低,另外還要看利潤率的高低,而在缺乏先進經濟基礎設施和充分市場條件來配套製造較高利潤的國家裏,降低稅率的稅改的吸引力其實也不會太大,因為在沒有產生利潤的環境下,相當於是零利潤或瀕臨資不低債的破產邊緣,工人減薪水或發不出工資,也根本就沒有交企業利潤所得稅和工資稅等直接稅的必要,稅率再怎樣理想,也是別人的媳婦,望梅止渴而已。

 

甲國即使稅率再低,但是採取閉關自鎖和天怒人怨的保護主義,也要遇到國際上的合理反擊,未來利潤潛力仍然不看好,即使美國不發生資本逃亡,資本也不會考慮大舉投資。乙國稅率即使相對較高,但是市場蓬勃發展,基礎設施先進,新產品創新日新月異,勞動力品質出現飛躍,生產技術與消費水準不斷提高,平均利潤率居高不下,交完高稅率的稅務之後的利潤仍然令人心花怒放,光榮交稅回饋社會,投資意願將繼續高漲。今後美國市場的核心利潤趨勢將有何發展,核心利潤率是否將上升而不像稅率那樣反而也跟着下降,美國企業在中長期裏能不能不吃特朗普減稅的政治權力照顧資本的老本,這個因素的影響力超過低稅率,將一起決定着特朗普這屆政府的經濟政策成敗。

 

有的稅務學教授指出,國家和個人以及國家和企業的最密切的關係之一是稅的關係,這個關係的處理的好壞決定了老百姓生活甜苦,也往往促成古代王朝和現代政府的興亡更迭。自古以來,苛捐猛於虎之事屢屢發生,多次衝擊着社會的穩定發展,而歷史上每次改朝換代的減稅減租皆為太平盛世提供了嫁妝動力。在現代全球化經濟世界村裏,一個大國無論是減稅或加稅,其影響力將不僅局限於本國經濟範圍,是肯定的,當前美國的相當任性的稅改也必然會給世界經濟帶來負面壓力。

 

老大難的稅的問題不僅僅是稅率高低問題,還有稅制結構的錯綜複雜挑戰。每個國家政府都不斷嘗試稅制改革,但是每次稅改牽動千家萬戶,也製造國際衝擊波。稅改總是有人歡喜有人愁,每次稅改過後的稅制反而越來越複雜,徵稅工作遇到挑戰,企業和個人合法避稅越高明。高稅率的國家不幸也遇到低稅率國家的肥水外流的稅率傾銷的傷害,最終會聯合起來,建立保護本身利益的攻守聯盟。美國仍然是龐然大物,稅改的影響力不可低估,但是負面影響力越來越超過從前恩澤西方世界的正面影響力。美國實際上缺乏減稅本錢,國債累累,反而應該有撥亂反正的加稅必要和決心。特朗普一意孤行減稅的後果難測,強勢爭奪引誘國際投資資金將可能搞亂世界經濟,也將使國際資源調配進一步失調,最後是事與願違,美國本土經濟不一定受惠。

 

(作者為中國銀行法蘭克福分行前副行長,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