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疫苗之戰 香港輸不起(2021.1)

發布日期:2021-01-28

☉文/區漢宗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表示,新冠疫苗研發進展使人們開始看到「隧道盡頭的光芒」。在國際上,疫苗的研發、應用和分配不僅被視為一場戰爭,而且疫苗在本國的應用和分配也被視為一場戰爭。香港疫情遲遲未能受控,疫禍燒到每個市民眉睫,因此香港在「疫苗戰爭」中輸不起,特區政府要做好宣傳,引導市民理性看待接種疫苗,實現2021年內為全港大部份巿民免費注射疫苗的目標,讓香港早一日起死回生。

一、扭轉香港死局的D-Day

新冠大流行被認為是「西班牙流感」以來人類遭遇的最嚴重公共衛生危機,截至2020年12月14日,中國之外218個國家和地區有感染病例,累計感染者過千例的國家和地區已達到161個;據Worldometer即時統計數據,截至北京時間12月17日,美國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17,347,665例,累計死亡病例314,137例。疫苗成了全球78億人脫離新冠病毒威脅的最大希望。

當前的世界,「疫苗戰爭」帶有極為明顯的地緣政治色彩,分出幾個鮮明的陣營。西方國家是一個大陣營,它們在疫苗生產和供應上自成一個系統,但彼此之間也有親疏;有獨立疫苗研發能力的中國、俄羅斯各是一個獨立陣營;其他新興市場國家和不發達國家則是一個邊界模糊的陣營,主要在世衛組織協調下從其他國家購買疫苗。不同陣營之間、同一陣營內,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疫苗戰爭」。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去年抗疫戰中輸得一敗塗地,現在把注碼押在「疫苗戰爭」上。美國政府「曲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是為研發疫苗以預防冠狀病毒在美國傳播而發起的計劃,其聯席負責人四星上將佩爾納把美國分發疫苗行動,形容為二次大戰時扭轉局勢的D-Day。(諾曼地登陸戰役發生在1944年6月6日6時30分,是人類歷史上最有名的「D-Day」,盟軍從諾曼第登陸奇襲開始,一步步扭轉局勢,最後取得二戰勝利。)佩爾納表示,預計在接種冠病疫苗後,生活將在4月或5月恢復正常。這是美國自己的疫情控制時間表,同時也顯示了「疫苗戰爭」的關鍵時段。

香港疫情雖不及歐美嚴重,但在把人權、隱私、自由等意識形態化,拒絕全民強制性檢測,以至疫情反復愈演愈烈方面,卻與歐美相似。香港採購哪些疫苗、市民有何選擇、應否強制接種,接種人口是否達到7成,全都可以引起爭議,全都屬於「疫苗戰爭」。香港在「疫苗戰爭」中輸不起,「疫苗戰爭」是扭轉香港死局的D-Day。

特區政府疫苗採購工作取得突破性進展,達成或即將達成3種新冠疫苗的採購協議,包括中國科興疫苗、德國藥廠BioNTech/輝瑞/復星的mRNA疫苗,以及英國牛津大學參與研發的阿斯利康疫苗。其中第一批到港是今年1月,由內地科興生物技術公司生產的100萬劑,政府消息稱最快同月起接種。同樣,今年1月到4月或5月,是香港的疫情控制時間表,同時也顯示了香港「疫苗戰爭」的關鍵時段。特區政府目標為2021年內為全港大部份市民免費注射疫苗,按照政府的時間表,香港的疫情有望在今年逐步遏止,經濟可望全面重啟,市民也可以恢復正常生活。

香港社會各界當前的首務,是支持特區政府打贏「疫苗戰爭」,支持和配合政府的購買和接種疫苗工作,並且推動政府加大採購力度,爭取中央支持為香港提供足夠的疫苗,盡早在香港進行全民接種。早一日完成全民接種,香港就可以早一日起死回生。

二、疫苗研發使人看到「隧道盡頭的光芒」

疫苗研發是一項耗時久、高風險、高投入的工作,需經歷前期設計、動物實驗和總計三期臨床試驗。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去年2月表示,新冠疫苗有望18個月內「準備好」,這已是創紀錄的高速。譚德塞2020年底更表示,新冠疫苗研發進展使人們開始看到「隧道盡頭的光芒」。

美國拉霍亞變態反應與免疫學研究所(La Jolla Institute of Immunology)一項研究初步顯示,當一個人透過染上新冠肺炎或接種疫苗發展出抗體後,對這種病毒的免疫力可以長達數年,讓公眾不用短時間內重復注射疫苗,就能讓更多人接種,應加快在各國人口培養對新冠肺炎病毒的免疫力。

人類戰勝大災大疫離不開科學發展和技術創新,而疫苗對疫情防控至關重要,已成為人類戰勝疫情的關鍵所在。歷史上,疫苗的研發時間常以年計。然而,面對全球快速傳播的新冠疫情,盡快研製出有效疫苗成為全人類迫在眉睫的需求。

這場恐怖惡毒疫情是否將隨疫苗到來而終結?作為一種新型病毒傳染病,新冠疫情還沒有特效藥,疫苗才是人類應對新冠疫情的終極武器。自疫苗的早期雛形牛痘接種術在十八世紀誕生起,天花、麻疹、脊髓灰質炎、乙肝等曾肆虐全球的傳染病,都通過疫苗接種得到了有效控制。如果新冠疫情成為一種季節性流行病,疫苗的開發和推廣將成為最重要的防治措施。

疫情爆發後,中國在極短時間完成了病毒的鑒定和測序,於2020年1月12日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交了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信息,在全球範圍內共享。這為各國病毒檢測、治療和疫苗研發奠定了基礎。中國、美國、德國、英國、法國、日本、以色列、新加坡、澳洲、印度等國都在緊鑼密鼓研發疫苗。

全球新冠肺炎疫苗競賽開發速度驚人,各國誓言要在一年內催生安全、有效的疫苗問世,美國、中國、俄羅斯等國更將疫苗研發當成國力展現,攸關民族榮耀。全球12支疫苗急先鋒最快2020年底上市,其中5支「Made in China」。

三、中國疫苗研發處於全球領先地位

現時全球有12款候選疫苗進入第三階段臨床實驗,中國疫苗佔其五。據新華社2020年12月17日消息,中國國家衛健委醫藥衛生科技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鄭忠偉表示,中國目前已有5個新冠肺炎疫苗進行Ⅲ期臨床試驗,數量位於全球前列。已經進入Ⅲ期臨床試驗的疫苗包括中國國藥集團中國生物的2個滅活疫苗、北京科興中維公司的1個滅活疫苗、軍事醫學研究院和康希諾公司聯合研發的腺病毒載體疫苗、中科院微生物所和智飛生物公司聯合研發的重組蛋白疫苗。

美國《紐約時報》的報道指出,數據顯示,中國疫苗的有效性達到86%,表明中國疫苗可能有助於阻止新冠疫情的首個官方指標。「如果其他地方的試驗也顯示類似結果,那麼中國的疫苗將可能成為發展中國家的生命線。」

而對於中國疫苗的安全性及性價比優勢,《紐約時報》從疫苗的運輸角度分析稱,中國的疫苗有吸引力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疫苗的運輸更容易。疫苗只需要在2攝氏度到8攝氏度的冰箱中保存,其穩定性長達3年。相比之下,輝瑞和美國生物技術公司莫德納的疫苗則需要保存在工業化零下70度的冷凍環境中,因為它們的疫苗用的是遺傳物質,解凍後會降解,這讓運輸和儲存都更加困難。

中國國藥集團董事長劉敬楨表示,目前已有包括中國國有企業駐外人員和留學生等在內的數十萬人緊急接種了中國國藥集團的新冠滅活疫苗,接種者中,沒有一例不良反應,接種後離境人數達5.6萬人,目前無一人感染。也因此,越來越多的國家投來了信任票。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表示,中國已與超過40個國家保持疫苗合作,其中印尼、摩洛哥、巴基斯坦、俄羅斯等國還參與了中國疫苗的臨床三期試驗。不難預料,接下來還將有更多國家與中國進行疫苗合作。

2020年9月,富裕的石油國阿聯酋率先批准緊急使用中國疫苗,連該國負責人也參與接種,近日阿聯酋總理阿勒馬克圖姆在網絡上曬出自己接種中國疫苗的圖片;中東國家巴林在去年11月3日緊急批准為一線工作人員注射處於3期試驗階段的中國候選新冠疫苗,已有大約7,770人自願參加了在巴林進行的Ⅲ期臨床試驗,並接受了第二次注射,巴林的王儲也接種了疫苗。

四、西方政客和媒體惡意抹黑中國疫苗

目前,圍繞着新冠肺炎疫苗,一場世界性的「戰爭」正在愈演愈烈。疫苗技術和產業背後涉及的生物、電子、環境等高技術領域及其產業鏈是一個國家的核心競爭力所在。因此,目前世界疫苗產業一直屬於國際政治勢力割據的狀態。

這就出現了奇特的疫苗戰爭格局,儘管歐美的醫藥巨頭如葛蘭素史克(GSK)、賽諾菲(Sanofi)、默沙東(MSD)、輝瑞(Pfizer)等企業,佔據了全球市場的90%以上銷售額。但是,中國才是全世界最大的人用疫苗生產國。據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每年批簽發疫苗5億至10億枝,全球排名第一。而俄羅斯疫苗產業的科技實力也並不差,基本可以滿足自身和臨近國家需求。

作為「疫苗戰爭」的重要組成部份,有些西方政客和媒體見不得中國疫苗研發取得進展以及為世界作貢獻,惡意歪曲抹黑,散播「中國將疫苗作為地緣政治工具」、「竊取西方疫苗研發技術」之類的謠言。

中國疫苗剛運抵印尼,英國《金融時報》即在一篇報道中誣稱「使用中國疫苗有風險,因為附帶有政治因素」。《華盛頓郵報》2020年12月4日刊發長篇報道,編造科興生物行賄的謊言。《紐約時報》12月7日造謠稱,「賄賂是中國疫苗產業的致命弱點」。妖魔化中國疫苗的言論最近之所以頻頻現身,既有政治動機作祟,也有為西方疫苗佔領更大市場份額造勢的商業利益驅動。但是,那麼多國家採購中國疫苗,那麼多外國政要接種中國疫苗,就是對中國疫苗投下信心票,這恰恰是對那些造謠中傷的最好回擊。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恰恰提供了一個世界疫苗市場重組的機會。中國在此次大國競爭中則是最穩的一個,在自身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得到全面控制的情況下,中國目前以「國家隊+民營企業」再加國際合作的方式,同時推出了三款不同技術路線的新冠肺炎疫苗產品,穩紮穩打地實現着技術和產業突破。中國憑藉着在疫苗方面較強的科研積累、龐大的產能,在「疫苗戰爭」世界格局的變動中逐步擴大着自身的影響。

五、中國疫苗將作為全球公共產品

2020年11月的G20領導人峰會上,國家主席習近平強調,「我們將履行承諾,向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幫助和支持,努力讓疫苗成為各國人民用得上、用得起的公共產品」。2020年5月18日,習近平在第73屆世衛大會視頻會議開幕式上宣布,中國新冠肺炎疫苗研發完成並投入使用後,將作為全球公共產品,為實現疫苗在發展中國家的可及性和可擔負性作出貢獻。連美國《財富》雜誌亦刊文指出,中國新冠疫苗可能會填補全球疫苗供應的空缺。

目前有5款中國公司的疫苗處在三期臨床試驗階段。富裕的石油國阿聯酋搶先批准中國疫苗上市,埃及則是第一個接種中國疫苗的非洲國家。與中國合作疫苗試驗的印尼及巴西,都已獲得百萬劑量的疫苗,墨西哥也已向中方訂購3,500萬劑疫苗。在歐洲,匈牙利等不及歐盟的疫苗分配,宣布自行研究採用中國疫苗。該國外交部長意有所指地表示,疫苗安全性不是政治及意識形態的問題,而是一個科學問題。連《華盛頓郵報》都承認,與美國相比,中國選擇了共享方式,向疫苗緊缺的國家提供幫助,中國拋開眼前利益。比起金錢,中國更重視聲譽。

作為重信守諾的負責任大國,中國將一如既往支持聯合國和世衛組織倡議,與各方密切合作,優先考慮發展中國家的需求,促進疫苗公平、均衡、合理分配,不中斷點亮「隧道盡頭的光芒」。

六、香港的防疫措施漏洞百出

在過去一年黑暴攬炒和疫情的夾擊下,2020年以來香港社會減薪潮、裁員潮及倒閉潮不斷襲來,經濟形勢及營商環境異常嚴峻。因疫情遲遲未能受控,不少行業都遭到波及,而政府救市措施並未產生立竿見影的作用,因而導致失業率居高不下,憂慮和失望情緒正在香港市民中不斷蔓延,進而影響到港人對特區政府施政的信心。

早在2020年7月,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就提出了香港需要進行全民檢測,當時香港正處在第三波疫情,曾連續多日確診破百。2020年11月20日,鍾南山在一個會議上再次呼籲香港需要進行大規模的新冠病毒檢測。過了一個星期,香港第四波疫情持續發酵,11月27日,鍾南山第三次提醒香港需要全民核酸檢測。鍾南山是從實戰經驗和具體評估出發,對香港提出忠告。內地今年初爆發疫情,鍾南山是抗疫領軍人物之一,他當時就已提出「四早」戰略方針,就是「早防護、早發現、早診斷、早隔離」,在城市進行「群防群控」防疫。其後內地全面落實這戰略,對大部份人口進行核酸檢測,找出感染者即隔離醫治,迅速將疫情壓了下來。

香港第四波疫情仍在擴大之中,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重申全民強制檢測非切實可行選項,稱4名政府專家顧問均不支持,並認為「全民強制檢測只是口號式的建議」。不少觀點批評,雖然香港體制與內地確有不同,在香港採取強制性防疫措施的確要考慮到現實情況,但這並不能構成港府逃避困難、推卸責任的藉口。特區政府對全民強制檢測持消極態度,除了暴露出政府畏難情緒和缺乏責任心,背後折射出香港社會更深層次的思維定式:崇尚歐美思維,對內地防疫成功經驗視而不見。有觀點認為,從林鄭將香港防疫與歐美疫情對比沾沾自喜的發言來看,這種心態恐怕早已在港府行政體系內部瀰漫開來,也難怪港府的防疫措施漏洞百出,還自我感覺良好。

七、「疫苗戰爭」是香港死而復生的關鍵

「外防輸入,內防擴散」這八字口訣在內地得到不折不扣的貫徹,成為防疫成功、動態清零、恢復經濟社會活動的根本保證,同為「一國兩制」下的澳門亦成功實踐,卻在香港淪為政府空喊的口號,導致疫情綿綿不絕,通關遙遙無期。在香港拒絕強制性全民檢測情況下,進入2021年,「疫苗戰爭」是香港死而復生的關鍵。

疫苗國際政治風起雲湧,各式公關宣傳戰鋪天蓋地,加上網上虛假信息,香港採購哪些疫苗、市民有何選擇、應否強制接種,全都可以引起爭議,全都進入「疫苗戰爭」狀態。反對派大肆販賣「國產疫苗恐懼」,務求破壞今次接種。反對派的盤算是2020年9月中央派出醫療隊為港人「自願檢測」時,由於「恐嚇」成功,故750萬港人中只有170多萬港人接受檢測,據說其中還包括了不少外傭。因此「黃絲」食髓知味,想故伎重演,又玩起妖魔化把戲,毫無科學根據地質疑國產疫苗的成效及安全性,企圖阻撓市民接種。

特區政府表示,醫護人員、長者、院舍員工等,將是首批接種疫苗的人士。其中,醫護人員在前線照顧病人,屬高危群組,如果出現有效疫苗,即使並非強制,道義上他們也有責任接種,防止交叉感染,這在邏輯上沒有任何問題。

但香港醫護界,尤其前線醫護,向來被認為是「較黃」的界別,不滿政府的決定時會較傾向反抗。袁國勇作為特區政府抗疫的四大專家之一,在行政長官和官員表示會帶頭接種疫苗,以示信心之時,他公然表示不會在第一年接種,又起碼不接種現時政府採購那種類的疫苗。

在這種政治氣氛下,如果出現醫護人員因抗拒中國製疫苗而集體拒絕接種的情況,即使只是「自願」下的選擇,醫護作為專業人員,也可能對社會釋出訊息:「連醫護自己都不打,怎麼說服我去打?」這極可能令更多市民認為疫苗安全真的有問題,從而拒絕接種。可是若強制醫護接種,又可能引起更大爭議。可以預期,疫苗接種問題,將會是繼封關爭議、是否參與普及社區檢測後,另一次涉及醫護界的潛在政治風波。

反對派得悉引入科興疫苗,即時質疑該款疫苗的可靠性,企圖掀起「另類反疫苗政治運動」。有網民在社交平臺造謠,要求「只接種歐美的疫苗,因為身體血液抵受不到中國疫苗」的謬論。這些網民的言論,鼓動一批「逢中必反」的支持者,繼續抹黑內地研製的疫苗,目的就是阻礙抗疫工作。《蘋果日報》的社評,公然以「國產疫苗無助病毒清零」為標題,對國產疫苗竭盡妖魔化和抹黑之能事,亦步亦趨重複西方媒體誣稱科興生物行賄的謊言,「質疑」特區政府「耗費偌大公帑購買叫人疑慮重重的疫苗,林鄭像是全心全意要病毒盡早清零抑或藉此宣示其愛國情操以上位?」

「質疑」甚至妖魔化國產疫苗的「黃絲」,許多是教師、公營機構醫護或資助機構的社工,以至是公務員。面對反對派和「黃絲」又一次販賣「恐懼」,特區政府應大力反擊,戳破謊言,掃除「恐懼」。不難發現,那些妖魔化國產疫苗的人,都是支持過攬炒香港的人,都是阻擾香港抗疫工作的人。這班攬炒派所做的「抗疫攬炒」,無疑是製造社會恐慌,危言聳聽,令到全港市民害怕注射疫苗,達至公眾不再相信特區政府,令社會、經濟一步步走向衰弱的後果。

八、迎難而上,香港必須打勝「疫苗戰爭」

攬炒派政客及所謂「專家」妖魔化國產疫苗之所以有市場,也要看到疫苗的安全性受到質疑是全球現象,以美國為例,美國人願意打疫苗針的比例不足七成,法國人甚至更低。美國人抗拒疫苗,與一連串陰謀論有關,並且形成一股反疫苗風氣。難怪世界衞生組織曾將「疫苗猶豫」列為2019年十大全球衞生威脅之一。疫苗猶豫是指「儘管有疫苗可用,但不願意或拒絕接種疫苗」。這種風潮可能扭轉疫苗防疫成果,例如全球麻疹案例增加了30%,某些麻疹絕跡的國家都出現復甦跡象,雖然惡化原因複雜,但疫苗猶豫是原因之一。

為何民眾出現疫苗猶豫?WHO疫苗諮詢小組發現,自滿、疫苗取得不便以和缺乏信心是猶豫不決的主因。小組強調,醫療人員仍然是最受信任的疫苗接種顧問,他們必須得到支持。根據《Eurekalert》報道,一篇榮獲阿特拉斯獎(Atlas award)並發表在《社會科學與醫學》(Social Science & Medicine)研究顯示,反疫苗傾向群眾中,最缺乏專業知識的人,往往對自己的認知最有信心。該研究顯示反疫苗風潮受達克效應(Dunning-Kruger)影響,錯誤地認為自己知識過度優秀。除了達克效應外,賓夕法尼亞大學安納伯格公共政策中心研究員馬修莫塔(Matthew Motta)表示,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人們被誤導。更令擔憂的是,研究證實,不支持疫苗的人,可能影響相關政策制定。除了向人們提供正確信息外,她補充,「如何打擊疫苗的錯誤信息」成重要課題。

迎難而上,香港必須打贏「疫苗戰爭」。現在各種疫苗經臨床測試後供給港人注射固然是好消息,但怎樣才可以消除市民的戒心?如果市民不相信疫苗,願意接種的比例太少,抗疫成效將大打折扣。全民接種疫苗是非常大型的公共衛生行動,對政府的統籌和執行力,本來就是一大考驗,若要達到群體免疫的效果,更要有七成人口接種。如果太多市民由於諸般顧慮而不願意注射,徒有疫苗仍屬枉然。因此,政府要做好宣傳,引導市民相信科學抗疫,理性看待接種疫苗,增強抵抗政治化病毒的免疫力,實現2021年內為全港大部份巿民免費注射疫苗的目標,讓香港早一日起死回生。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