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精英

首頁 > 最新文章 > 華裔精英

陳智思:香港是「一帶一路」好平台(2021.1)

發布日期:2021-01-29

☉文/韓星童

出生於泰國華僑家庭的陳智思在港從政20餘年,前後在四位特首任內擔任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並身兼商業職位。在他看來,香港能夠更好地促成東南亞與內地的合作,是「一帶一路」輔助式的促成者。

會客室牆上那幅名為《盛世明珠》的油畫,佔據了半面牆。畫的是2007年香港回歸十周年慶典,東方之珠風采一如往昔。絢爛維港煙花下,金紫荊盛放,躍動的舞龍揚頭向上,數百政商界名流齊聚一堂,神態動作各異,舉杯同慶。

精緻筆觸逼真還原人物容貌。在陳智思到來前,記者端詳這幅畫,幾乎沒費什麼勁,就找到了立於畫面中間偏右位置的陳智思。他的模樣與現在看起來沒什麼太大變化,依舊溫文爾雅,目光如炬。

陳智思笑言,每有訪客,目光總免不了被這幅畫吸引,大家樂於在上面逐一尋找熟悉的面孔。他收藏這幅畫的原因是,上面同時出現了他、他的父親和哥哥三人。

走廊裡掛了另一幅同系列的畫作,是1997年回歸日。「又是另一番場景,另一班人物。」陳智思說,若畫家再劃一幅2017年回歸二十周年慶典,三幅對比來看,很容易看見兩地融合的程度在一步步加深,而他就是親歷這一過程的人。

融合加深,香港逐步被納入國家發展大局,包括「一帶一路」倡議。社會偶有擔憂聲音:香港或被邊緣化,金融中心地位不保。陳智思卻不這樣想,他仍然相信香港「貿易中間人」角色不可取代。這並非出於毫無道理的樂天,而是由他過往經驗得出的結論。

陳智思從政二十多年,自2004年以來,他前後在四位特首任內擔任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亦身兼多個商業職位,如亞洲金融集團總裁、盤谷銀行(中國)有限公司顧問、香港泰國商會主席、泰國康民醫院大眾有限公司董事等。政商雙重角色,令陳智思熟悉政策之餘,亦深切體會「一帶一路」帶來的商機。

陳智思生於一個泰國華僑家庭。曾祖父漂洋過海到泰國謀生,到了祖父為讓自己第一個孩子在家鄉汕頭出世,祖母特意回鄉生下陳智思父親並在鄉間養育成長,及後陳智思父親到香港發展,而其他大部分親戚均留在泰國落地生根。

如今回頭看,陳智思覺得父親的決定實為明智之舉,令他們一家人得以在中泰兩國貿易往來中擔任中間人。其實以小見大,這也是香港在「一帶一路」中所處的位置。

從一塊地開始北上投資

印象裡是2008年,陳智思接到堂哥打來的一通電話,說有人介紹了上海一塊地建議他投資,想叫上陳智思一同北上,去實地看看。

「儘管他在泰國做地產,專業上來說完全沒問題,但去上海的話,他完全是一個外國投資者,他不瞭解內地的情況,如果有我一起去他會多一些信心。雖然我也不算太瞭解上海,但至少我在香港,我比他瞭解。」

於是兩人一同啟程前往上海,抵達後發現原來這塊便宜的地並不在市中心,而是在相對邊緣的嘉定。「在我認知裡上海就是市區那一帶,沒想到這塊地是在開車要40多分鐘郊區。」不過,在觀察周邊情況時,陳智思留意到附近高架鐵路正在施工,且已完成近半。這令他聯想到香港的沙田,「原來沙田就是一個荒蠻地方,但隨着東鐵線開通逐漸發展起來」,通常而言,這類新市鎮發展都離不開鐵路興建。看准後,兩人決定投資。果不其然,如今嘉定發展迅速,地價接連上升,當初投資的3000多個單位已賣出過半數。

第一次內地投資可謂一擊即中,大獲成功。比起項目成功本身,陳智思更看重親力親為推動項目所獲得的經驗,包括各項流程,與內地相關政府部門的溝通接觸,「可能細節到環保方面的問題」,以及對當地市場的認識。

有了第一次的摸石過河,陳智思對於內地投資已不再僅限於概念,而有了更為全面深入的認知,在那之後相對大膽起來,不論是自己投資,還是為泰國企業來華投資穿針引線,都顯得遊刃有餘。

早在香港開埠初期,與當時的暹羅即今天的泰國已有貿易往來,後來兩地的經貿關係愈發蓬勃。「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更多了泰國朋友詢問他如何在內地投資。又過了幾年後,逐漸開始有中資企業期望「走出去」。

他有份參與的泰國盤谷銀行入股中國人民保險集團(PICC)旗下的中國人民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便是其中一例,目前他擔任總裁的亞洲金融集團和泰國盤谷銀行分別持股5%。而最近PICC又反過來,入股亞洲金融有份投資的一間寮國保險公司,實現雙向投資。如今,陳智思的商業投資網絡早已覆蓋多個領域,包括正為泰國的醫院尋覓內地合作機會,以及擬於南沙、廣州等地建設學校。

「『一帶一路』發展下,東盟地區是最理想的市場之一」,陳智思這一想法至今未變,東南亞與內地、香港文化及宗教傳統相近,更為重要的是,早年移民的華人早已在當地打下堅實基礎,其影響力不可小覷,從這重意義上來說,「我們去東南亞發展,並非是一切從頭開始。」

香港是「一帶一路」輔助式的促成者

為什麼中資企業要利用香港的平臺「走出去」,而不是直接與外商建立合作?在陳智思看來,最顯而易見的答案是方便。

香港擁有歷史悠久的法治傳統,外商對於香港法治的認識更深,「他們更樂見跟一間香港公司合作,更願意以香港法律簽署文件。」從資金出入自由程度看,香港所具備的優勢則更大。這些都令中資企業傾向於選擇在香港成立一間公司,專門用於投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很明顯,在這當中香港一定是一個平臺,是一個輔助式的促成者。」機遇是雙向的,中資企業在港落地,則需要大量的專業人才,包括法律、金融等多領域,更遑論隨之而來的大量貨物給航空業、物流業所創造的商機。

作為促成者,提供雙邊服務的中間人,對雙邊社會制度、政策足夠瞭解是基礎。「香港是一個以服務業為主的經濟體,我們要服務國內國外雙方,一手拉住一邊,那麼我們只有對兩邊都足夠瞭解,才能夠最終將它們雙方拉到一起。」

以東南亞為例,陳智思就很懷疑,香港人足夠瞭解東南亞嗎?「大多數香港人都去過東南亞旅遊,在那裡待三四日,但真的熟悉當地的情況嗎,我想又未必。」要瞭解一個地方最有效的方式並非過客式的旅遊,而是在當地工作、生活一段時間,「這樣你才能認識到當地文化,摸索到可能存在的商機。」他提到,他擔任聯席主席的海上絲綢之路協會早於2016年起推出「張騫計劃」,為大學生在「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及內地安排暑期實習工作機會,他在泰國有份投資的酒店也有參與項目。

與此同時,香港人對於內地的瞭解亦有待提高。「其實香港人沒有什麼機會去瞭解國情、內地的社會制度和政策。」陳智思坦言,僅憑教科書上那麼些歷史教育,完全不足夠,與親身前往和體驗實有差距。即使是他,也是在2008年當選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後,才開始逐步熟悉內地。

陳智思笑談,那年他第一次作為人大代表赴京開兩會,拿到手的提案一看,關於農業政策。他一頭霧水,「我當時完全不懂,香港沒有這樣東西的。」他講這樁趣事是想勉勵年輕一代,瞭解也需要一個過程。但的確時不我待,需着手自我充實緊握機遇。

藝術教他從政經商

似乎鮮有人知,其實陳智思也是一位繪畫高手。他畢業於美國波莫納學院藝術系,尤擅自創的點畫。

由藝術到從政、經商,跨度頗大,陳智思卻從三者之中看到一些共通處,概括而言是創新思維和不同視角解讀所產生的差別。唸書時有一堂課,教授布置了一個主題,讓學生自由提筆發揮。陳智思對着一張白紙呆坐了十分鐘,「因為在香港受到的教育,都是老師會指示你應該怎樣畫,用什麼顏料。」最後他實在忍不住,走上前去問教授,「到底想要我們做什麼?」教授看着他,不耐煩地說:「這是你的畫,為什麼問我?」那一刻,陳智思才意識到,原來創作是一種突出自己的個人表達。

被點撥後的陳智思,在看到各具天賦同學們都擁有自己的風格,開始反問自己的風格是什麼,「我想用一個沒人做過的方式來畫畫」,透過反復摸索,他選擇在黑色的畫紙上以白色塗改液「點」出圖案。畢業典禮上,這幅作品引起同學們好奇,「沒人稱讚我的畫好看,但是每個人都問我用什麼畫的。」當眾人得知他以塗改液作顏料時都很驚訝,怎麼可以用塗改液畫畫?而陳智思的答案自然是,為何不可?

這種創新思維同樣適用於政治和商業事務,「衝破一般人看事物的局限,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每天出現的新問題,繼而找不同的方法加以解決。」陳智思說,眼前的新冠肺炎疫情便算是一個前所未見的新問題。在之前一檔電視節目裡,陳智思曾展示過一幅他的點畫作品,由正面特寫大象的長鼻及雙耳,結果主持人錯將大象看成蜻蜓。陳智思也不惱,每個人會從同一幅畫中看出不同的東西,這是他很早就明白的道理。凡事一體多面,「在你做決定的時候,就要有心理準備不是所有人都認同你、同意你。從不同人的角度來看問題、處理問題,這一點很重要。」

眼下香港接連經歷了2019年暴力衝擊和2020年疫情的打擊,正由谷底緩慢恢復,陳智思承認社會撕裂對立等問題仍然存在,他作為行政會議成員亦在不同階段承受了相當的壓力。這種局面下,力求突破創新和善於變通、理解不同群體訴求的思維,顯得尤為關鍵。

所以儘管早年的藝術學習沒有讓他成為一位畫家,但卻以思維訓練的形式改變了他,且烙刻於心,令他時刻警醒、終生受益。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