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精英

首頁 > 最新文章 > 華裔精英

用科幻表達人類關注生態環保(2018.2)

發布日期:2018-02-27


──專訪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影視評論專家蕭永亮博士評《猩3

☉文/莫利亞 鏡報紐約分社社長

☉圖/龔文謨 新華社簽約攝影師

蕭永亮教授認為,人類物種起源一直是個謎,人類物種生衍更是撲朔迷離。用大部頭電影來直面人類存亡,探討人與自然、人與他類的依存關係,《猩球崛起:終極決戰》(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足以引發我們深刻思考。2017年,好萊塢上映了不少成功的商業電影,其中圍繞IP打造的電影系列劇集也紛紛湧現,用科幻來表達人類對未來關注、特別是生態環境保護的影片越來越多。《猩球崛起:終極決戰3》的票房業績不算最突出,如在全年排行榜上全球票房最高的有超過10億美元的《美女與野獸2017》和《星球大戰:最後的絕地武士》,而《猩3》片自713日全球上映直到1130日收官,全球票房還不到5億美元($490,664,238)。但是,該影片在思想內涵和數字視效方面卻有難以匹敵的獨特之處。

紐約分社在著名影評人蕭永亮教授於本刊一月號評析中國電影《戰狼2》之後,請他再給《鏡報》讀者從生態環保視角解讀和評析好萊塢大片《猩球崛起:終極決戰3》(以下簡稱《猩3》),並分享他對《猩3》的感受和見解。

蕭永亮教授:感謝80高齡社長的安排,讓我能在聖誕至元旦期間到紐約接受您的專訪

莫利亞社長:謝謝您來到紐約。首先請您簡單介紹《猩3》的劇情。

蕭:《猩球崛起:終極決戰》(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是一部美國福克斯出品,充滿對大自然敬畏的科幻驚悚動作冒險片,導演是馬特.里夫斯,主演由安迪.瑟克斯、托比.凱貝爾與茱蒂·葛瑞兒擔綱。

該片將故事背景置於致命病毒「猿流感」在全球肆虐的第十五年,也是智力超群的猩猩族群與人類倖存者在舊金山開戰兩年之後,人類發出的求救信號引來北方的自立軍隊「AΩ部隊」。部隊首領為兩年期間持續和猩猩領袖「凱撒」發生過數次廝殺鬥爭的麥卡洛上校。麥卡洛率軍襲擊凱撒族群,殺死凱撒的妻子「克妮莉亞」和兒子「藍眼」。凱撒因喪妻兒之痛決定去報仇,命令全體族群先跨越沙漠投奔新家園,自己和自願隨行的莫瑞斯等戰友們踏上征程。途中,凱撒在一棟舊屋旁遇到一名落單的人類士兵企圖掏槍後,果斷將他擊斃。莫瑞斯在屋子裏找到該士兵的女兒,並發現她無法說話,莫瑞斯決定收留她,並送她一個撿到的布娃娃。

麥卡洛發現由於猿流感產生的突變,導致所有倖存的人類逐漸失去語言能力、退化成「原始狀態」。為了防止此現象繼續滋生,他屠殺了所有出現此徵兆的人類,甚至包括他從軍的兒子。這種殘暴手段使得所有駐守在北方的美軍開始聯合備戰攻打他。由於人員緊張,他需要猩猩來為他們幹活建造防禦用的圍牆,最終目的是為了打贏這場「聖戰」以拯救人類。

被囚禁幹活的猩猩們挖開一條內部直通外面的地下水道,企圖集體越獄。突然間,北方聯合軍隊對集中營發起全面進攻,凱撒趁機來到二樓準備復仇時,卻發現麥卡洛因為接觸過諾娃的布娃娃、同樣受突變病毒感染而已經無法說話。麥卡洛一心求死之下,凱撒最終決定放棄復仇,讓麥卡洛自己舉槍自殺斃命,凱撒卻被之前牠饒過一命的士兵用弩弓射中。在人類之間、人猿之間的混戰中,一場撼天動地的雪崩,抹去了地球上的人跡,而猿類因自然天性善攀樹而僥倖存活。凱撒身負重創,帶領剩餘猩猩穿越沙漠來到一片與世隔絕的綠洲,在所有倖存的猩猩注視之下,安詳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莫:這部充滿對大自然敬畏的科幻驚悚動作冒險片,展現的人類滅絕的悲慘故事。其用意是什麼?

蕭:這部電影講述的故事,其實是圍繞着人類與我們賴以生存的生態環境的關係問題來刻畫。人是有思想的動物,但往往在還沒有真正認識自我之前,就迫不及待地要改造自己、改造社會、改造世界。人的慾望也是無止境的,會不斷地向社會索取,永無休止地向大自然索取,向大自然平衡共存的其他物種索取,最終種下欲望的惡果,破壞環境,破壞生態,並自食其果,終結自我。因此,突出宣化了保護大自然、保護生態環境的鮮明主題。

人類其實是自作聰明的優越物種,人隨着自身進化並不斷進行技術革新,推動技術進步,提高智能。人類探索了一切智能擴張的先進手段,現代社會主要從兩個方面尋找突破點:其一是機器人工智能,其二是生物基因工程。在人們為人工智能和基因工程的點滴進展感到無比欣慰的同時,另一部份人開始反思這些科技進步是否會給人類甚至地球帶來毀滅性的災難。對人工智能褒貶不一,已經有許多引發受眾思考的影片和系集,如《人工智能》(AI2001)、《機器人啟示錄》(Robopocalypse2014)。而表現基因工程方面的電影和系集也為數不少,《猩球崛起》就是典型的大部頭三部曲,是凱撒從出生到死亡的遭遇,而人類從強勢到弱勢的自然變遷和必然消亡,映射着整個地球一次物種和生靈的交替。

莫:《猩3》宣揚了一個什麼樣的主題?

蕭:人猿之間的主題,最引發社會廣泛關注的是1963年出版小說《人猿星球》的作者皮埃爾.布勒。他的小說又在1968年成功改編成電影《人猿星球》。電影和小說一樣,講述了人類的太空船,登陸了由人猿統治的星球上,之後人類在猿猩世界經歷各種遭遇後,發現這個星球原來正是2000年後的地球。在這之後,連續有了四部人猿星球的續集英文名稱都冠以《the planet of the apes》,湊成五部戲,中文名分別叫做《人猿星球》(Planet of the Apes1968),《失陷猩球》(Beneath the Planet of the Apes1970),《逃離猩球》(Escape from the Planet of the Apes1971),《征服猩球》(Conquest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1972),《決戰猩球》(Battle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1973)。其中第一部在2001年又被翻拍了一次。

以上五部劇情中,要點是人類得知未來地球將被猿族統治,於是把猿族夫婦殺害,而其子凱撒得以倖存。其後外太空的病毒使得猿族變得越來越聰明,從而猩猩族群開始聯合起來反抗人類,最終以凱撒領導的猿族對人類進行最後決戰。

依據前面五部曲為藍本,2011年進行了該主題的重啟,上映了《猩球崛起》三部曲的第一部(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2011),其主角是某生物實驗室的研究員,研究治療阿爾茨海默病(老年癡呆),實驗的對象當然就從人類的近親──猩猩開始着手。猩猩因實驗藥物獲得了覺醒,其代表名叫「凱撒」,被喚醒內心深處的呼喚,逐步走上尋求自我,個性獨立,奔向自由的道路。在凱撒的領導下,那些被囚禁在動物控制中心的猩猩們,成功出逃並搗毀拿猩猩做實驗的控制室,勇敢地還擊了人類的圍剿,最後逃進大森林重獲自由。

接下來的《猩球崛起》第二部《猩球崛起:黎明之戰》(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2014)情節,講述了因為實驗室的藥物事件引發了「猿流感」。八年內導致90%人類死亡,找不到免疫的藥物,政府機構停擺,民生服務終止。而猿類大量繁殖,更換了地球的主宰,人類的命運堪憂,人猿決戰在所難免。

所以,到了第三部終極之戰(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2017),大概是這個大IP已經挖掘的差不多了,人猿決戰以猩猩獲勝而告終,地球終於成為名副其實的猩球。這對於人類來說,未免過於悲觀,於是在這一集中莫瑞斯收留的女孩就成為最大的懸念。

莫:自然生態和環境保護的確是全人類共同關注的永恆主題,正如愛情和生命是藝術創作永恆的主題。你認為在這一點上,存在東西方的文化差異嗎?

蕭:不存在!恰恰相反,東方文化特別是華夏文明從一開始就宣導天人合一、順其自然。以往我們分析好萊塢作品,往往是從西方文明如何先進,文化多麼優越,軟實力多麼強大,我們應當如何用好萊塢的方式來講中國故事,似乎覺得只有西方才產生普世價值觀。我們能否也站在東方文化的角度去審視一下西方文化呢?

回顧人類發展的歷史長河,四大文明輝煌燦爛,而唯一僅存的是延綿幾千年的華夏文明,它記載着華夏多民族不屈不饒的輝煌歷史,期間哪一次的鼎盛不是文化的興旺發達?歷史的長河為我們積澱了傳統文化的精華,飽含先聖們堅定的信念和崇高的信仰,鼓舞着歷代炎黃子孫不斷進取。

華夏文明得以續存的原因,個人認為,得益於傳統文化儒釋道三教合一和而不同,形成了中華大家庭一整套文化思想體系。儒法有序、佛法隨緣、道法自然,確立了中華文化的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體現了人類世世代代追求美、善、真的崇高境界,調節了人與社會、人與人、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規範了君子、百姓、聖人的行為準則。例如:老子的哲學思想,體現在他的九九八十一章《道德經》裏,萬物始於無,天地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作為統領人類和自然界相處的聖人,要有無為而治的世界觀,領會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客觀真理,不違背自然規律,力求上善若水,處眾人之所惡而不爭;並主張不貴難得之貨而使民不爭;透徹領會了夫唯不爭故無尤的眾妙之門,堅持順其自然有所為有所不為的世界觀。道家的思想充滿着天人合一的智慧,對大自然要敬畏,對生態環境要無為而治,萬物作焉而不辭。孔子圍繞以人為本的理念推出社會管理準則,強調的是社會的有序,構架一個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忠孝仁義、禮義廉恥的井然有序等級分明的社會秩序,倡導人人爭當社會君子的普世價值觀,追求有序之美、禮儀之美。道教、儒學對社會地位的中高階層的行為準則設立了嚴謹的規範,為了推行能成為普適大眾接受的意識形態,將釋迦牟尼的人生觀引入中國,成為普天民眾的宗教信仰,勸誡人們為善、求善、向善、行善,因果輪迴,因緣際會,生生不息,善始善終。因此,我們要善待自然,善待其他物種。

蕭教授表示,電影《猩3》的結局也是在警示人們,人類如果不順從天道,不敬畏天地,不順其自然,不保護生態,必將自食其果,自尋毀滅。該故事只是拿了地球生態圈諸多動物中的一種野生動物大猩猩做例子,通過虛構一些偶然事件產生的情節,明確地將可怕的後果展現給觀眾,喚醒人們保護大自然、保護生態圈、保護環境的意識。

在歷史長河中,事件總是圍繞人物發生的,人造成歷史的必然,事件只不過是時間的偶然,如果人為1,事件只不過是一堆0而已。只有前置人這個1因素,古往今來的事件0才能有歷史意義。未來就是將一切歷史事件歸零後,將它們重新排列在1之後,就構成了歷史的大數據,並可挖掘出未來。歷史對於後人只不過是一堆0,是色空,是虛無,只有與在場的人聯繫起來,才產生意義,我們要和歷史發生聯繫,和未來進行對話,就要將我們的不在場轉化為在場,電影《猩3》幫助我們進行了一次時空轉換和穿越。記得有人曾比較數學的0、佛學的空和道學的無。認為用「零」做切入點,可以思考最形而上的哲學問題。一個數學家能夠對零說多少,一個哲學家就可以對形而上學說多少。因此佛學就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而道學主張「無,名天地之始」和「有無相生」。我們是否也可以將一切歸零,將自己置身場內來重新認識世界、認識未來呢?

因此,從東方博大精深的文化視角,我認為《猩3》這部電影所闡述的世界觀和價值觀,是具有普世意義的,是能被中國受眾所認同和接受的。也許它表達的思想過於深邃,結局過於悲壯,而且許多觀眾不一定追劇了前面多部系列劇集,票房就不一定會大賣置頂。

莫:票房不是評判一部電影作品的唯一指數。這部電影在思想性方面很耐人尋味,那麼在藝術性方面有什麼值得讚賞的嗎?

蕭:首先我認為它是一部成功的IP創意作品,1963年皮埃爾.布勒的一部小說《人猿星球》,自1968年改編成電影以來,為影壇帶來史詩般的電影畫卷和廣泛持久的社會影響,也帶來了數以億計的票房收入。有了成熟的IP,如果沒有富有想像的創意和藝術表現手段,並不能保證影片就一定能大獲成功,該IP2001年的翻拍,就是一個失敗的案例。但是,該片並沒有因一次失利而從此一蹶不起,而是通過深度創作,潛心多年後再次崛起,推出了新的崛起三部曲,《猩3》又成為一部廣受好評的藝術上乘之作,為動作冒險類型片,添加了一部教科書般的成功案例。

另外,具有魔幻般的吸人眼球的視效,是《猩3》打動觀眾產生震撼的特殊藝術手法,承接該片後期特效製作的是世界上最強的製作團隊—維塔工作室。為了讓猩猩們看起來真實可感,維塔工作室投入將近千名專業人員投入製作,共完成了1440個特效鏡頭,渲染所有特效畫面耗費專業圖形工作站機時約1.9億個小時,相當於5400年。

安迪.瑟金斯(Andy Serkis),是英國著名的演員兼導演,扮演《魔戒》中的「咕嚕」(Gollum)讓他享譽全球。後來彼得·傑克遜拍攝《金剛》時,又請他為這位影史上最著名的怪物做了動作捕捉,使得他一舉成為世界上最出色的動作捕捉演員。他憑藉《猩3》獲得了2017年三藩市影評人協會獎最佳男主角獎、猶他影評人協會最佳男主角獎。安迪·瑟金斯傳神般的表演,為數字藝術增添了光彩,打動了億萬觀眾,為《猩球崛起》劃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2018112日於紐約春暉室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