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專家論壇

歐美全球化政策利弊得失(2018.2)

發布日期:2018-02-27


全球化不可能停止或開倒車,美國的確是衰落了嗎?特朗普是在執行戰略的大退卻,以退為進尋求自保安全?或者只是一個戰略調整,暫時要錢不要威信和不要國際崇高地位,要實惠不要國際龍頭老大的虛名,要民粹化不要全球化,以便積蓄力量,讓美國再偉大起來? 這兩個戰略目標皆可能存在。成功與失敗的機會參半。

☉文/鄭德力博士 (德國)

柏林牆倒塌了20多年,特朗普的實體的和無形的美國圍牆現在卻突然冒了出來。從萬里長城到柏林圍牆,從柏林圍牆到特朗普要在美墨邊界建造數千公里長的新圍牆,西方另外興起的狹隘民粹主義無形圍牆,也在公開大行其道。歷史要重演,即使在以自由世界為標榜的地方,要變就變,要不自由就不自由,總是後繼有人。

反經濟全球化的逆流

當前國際經濟全球化發展路程走進一個新的歷史階段,進入一個敏感複雜和暗流洶湧的階段。新矛盾的發生似乎不是因為原來屬於弱群體的窮國招架不住,反而是GDP世界第一的超級富裕大國的美國腳底抹油,要逃之夭夭。或許美國自我證明了對全球化其實是葉公好龍,見勢不妙,以「美國優先」為理由,從全球化的司令變成了逃兵,美國一舉從帶頭扛全球化大旗的一個極端走向砍全球化大旗的另一個極端,棄甲丟盔,落荒而逃,特朗普主義和具有美國特色的「富豪民粹主義」像無主幽靈在新大陸和世界上徘徊。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一年來,堅決實行競選諾言,反全球化的總統令簽署了一個又一個,令全世界感到眼花繚亂。特朗普義無反顧退出了TPP,美國堅決脫離聯合國範圍內的巴黎氣候協議,禁止外國「低端人口」,特別是阿拉伯國家的移民進入美國,墨西哥邊境數千公里長的圍牆一定要不惜血本建立起來,與歐盟的TTIP多年談判無疾而終,對中國不斷揮舞恐嚇調查和制裁的貿易保護主義大棒,無非是佔了便宜還賣乖,要從一頭牛身上剝下兩張皮而已。

驚慌反應過度綜合症

特朗普所作所為到底是美國國際經濟政策的理性調整,對奧巴馬好大喜功和高估美國實力的盲目鋪開攤子的一個必要收縮,還是美國依然習慣於反應過敏,失去自信的危機感超比例上升,氣急敗壞,毫無章法的收場,恐怕還要等幾年的時間來檢驗證實。美國處於世界巔峰,從布什對911的驚慌反應,到奧巴馬對百年一遇金融大危機的驚慌反應,再到特朗普對經濟全球化的驚慌反應,也難免患有高處不勝寒的驚慌反應過度綜合症。

奧巴馬當總統期間同時要啃TPPTTIP兩根硬骨頭,以便從兩大洋兩側出發繼續指揮歐日,在經濟貿易上圍堵中國發展,保證美國在世界經濟貿易中心領導地位不受動搖,這本身是一個幼稚的經濟外交總設計,徹底高估了美國的經濟實力和企圖天真實現在太平洋與大西洋兩邊通吃的古老美麗願望。設想TPP果然搶在TTIP之前落實,歐盟從本身的內部市場4億人口規模的尊嚴出發,實在沒有理由緊隨日本,步上TPP的模式而給美國錦上添花達成TTIP協議,從而推高美國在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左右逢源的優勢。因此歐盟從頭開始立場堅定,TTIP的談判必須聽歐盟的,至少平等互利,這當然給美國製造難以克服的障礙。幸好TTIP也沒談成,否則特朗普還要被這兩個包含自由貿易,資本流動和知識產權多邊協定所困擾而疲於奔命,必須同時被迫宣布跳出美國懷疑自己可能被其盟國捧殺的兩個「大陷阱」。

吃土和吃肉的差別

經濟全球化古已有之,並非始於今日,只是於今尤烈而已。從殖民地主義者對原料的暴力掠奪到不平等的商品交換,再到發展中國家的基本建設和經濟體系將成熟建立,經濟全球化從來沒有停止過。被捲入全球化的國家和群體各有得失,冷暖自知。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全球化不會因為特朗普的心血來潮和美國的突然轉彎剎車而全盤扭轉。西方國家也沒有全部像一些言論上所悲觀聲稱那樣,全球化失敗了,造成西方國家境內產業荒廢,中產萎縮,社會分化,基建千瘡百孔,極右政治勢力冒起,西方因此在吃到了萬惡的全球化的苦果。個別西方國家,不幸包括以西方龍頭自居的美國,由於這樣那樣的複雜的心理動機而怨天尤人,突然轉向帶頭控訴全球化惡果,也是一種言過其詞的對外施壓的政治手段,疑似要謀求從中繼續享受到魚與熊掌兼得的兩全其美的盛宴。發展中國家如要控訴全球化附帶而來的累累惡果,那將是罄竹難書,肯定比特朗普的富豪民粹主義為美國申冤的受害例子要多出好幾百倍。環境被徹底破壞了,低附加值的血汗付出消耗了幾代人的勞動青春。如果中國只是擁有比方兩三億勞動力,不是因為擁有不少於七八億人的龐大勞動大軍,經得起折騰,那麼在市場換技術的半路上可能已經奄奄一息了。目前的國際話語權組成相當離奇,在全球化大風大浪中吃土的發展中國家任勞任怨,埋頭苦幹,反而是大口吃肉的一些西方國家興之所至,就隨意任性放下飯碗罵娘,在那裏如喪考妣,嚎啕大哭,不能不說是二十一世紀一個怪現象。

工業政策的懸念

高收入富裕國家如美國出現本土經濟的荒廢和破落的原因相當複雜,主要責任還是在於內部生產消費以及財富創造與分配的體制出了問題。其中或許包括許多仍然呼風喚雨的美國跨國大企業只顧在海外發大財分利潤,把利潤藏在瑞士山洞或新加坡碼頭倉庫,把美國政府的財政,基建和美國中小企業死活給忘記了,需要時才叫白宮動用政治軍事力量來給他們跑腿和保駕護航。一些機靈的美國中小企業搶先從外國進口價廉物美商品,也在外國搞起來料加工,代工和海外設廠的投資,一本萬利,造成了其他反應稍微遲鈍,轉型升檔來不及的美國中小企業的大面積破產和怨聲載道,這個美國內部互相殘殺的責任不能算在發展中國家和全球化頭上。這樣的發展却難免造成美國經濟結構內外兩張皮分裂落後狀態,引起本土派的房地產商富豪如特朗普的極大不滿,或許因此促成了煽動民粹主義的特朗普上台當總統的機會。

當今生產技術迅速擴散和對企業組織管理制度的掌握提高是對發展中國家有利,也對世界經濟有利。德日戰敗國為找出路被迫輸出工廠成套設備有過一定的貢獻,中國再加上豔麗的畫龍點晴的一筆,援建和出口基本建設。從學習麥當勞工作流程規章制度到紅拱門的與具體國情相結合的出現,發展中國家實體經濟的奮鬥證明了,是可以狠狠突破了國際金融虛擬資本的華而不實的利潤遊戲的主導力量。

美國從來沒有過什麼工業政策,並且對歐盟改良型的政府牽頭的工業政策向來持負面看法。美國是有工業,私人資本主導,並且很發達,世界一流,但是美國政府從來不搞工業政策,視工業政策為僵化的桎梏,現在看來為國際形勢所迫,西方私人大資本擇肥而噬,有利有弊,特朗普不得不打破禁區,也要大口大口吃起了工業政策的螃蟹。

全球化不可能停止或開倒車,美國的確是衰落了嗎?特朗普是在執行戰略的大退卻,以退為進尋求自保安全?或者只是一個戰略調整,暫時要錢不要威信和不要國際崇高地位,要實惠不要國際龍頭老大的虛名,要民粹化不要全球化,以便積蓄力量,讓美國再偉大起來?這兩個戰略目標皆可能存在。成功與失敗的機會參半。

(作者為中國銀行法蘭克福分行前副行長,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