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論壇

首頁 > 最新文章 > 青年論壇

高校畢業就業難 拼爹時代又崛起(2018.3)

發布日期:2018-03-29


當高等教育大眾化製造大量高等教育畢業生時,當中多少畢業生可以找到好工作?雖然內地多了許多年輕人接受高等教育,但機會並沒有平均分布在每一個社會階層。家庭背景凌駕教育因素,中國早已進入「拼爹時代」了。


☉文/梁思韻 教育工作者


根據中國教育部資料表示,內地高等教育分為: 本科院校(Higher Education Insitutions of Offering Degree Programs)、高職院校(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成人高等學校(Adult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s)及民辦學校(Other Non-government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s)

1999開始,內地透過增加高等教育(Higher Education)私有化(Privatised) 及市場化(Marketised) 策略,製造大量教育機會以滿足學生入讀需求,由1996只有約3百萬18-22歲後高中學生(postsecondary students)入讀高等院校,到了1999年快速高等教育增加,十年後,即2009年已有2700萬學生。中央政府透過增加民辦學校數目以達致高等教育大眾化的目的。自2007年開始,民辦學校數目更急劇倍增。

而當大眾化高等教育製造大量高等教育畢業生時,畢業後又能否找到工作?或是找到與技能相同工作?而接受高等教育後,又會否提高畢業生的收入,以及在社會和職場向上流動性?不少學者質疑內地高等教育是否能夠為青年人提供較好的職業及向社會上層流動的機會。情況更差的是,畢業生為了完成學業,他們不惜借錢讀書,令自己負債纍纍。而國際研究發現,完成高等教育並非保證畢業生就業機會。

高校遍地 畢業生機會反少了

古語有云:「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古時要科舉高中,現代學生能考上大學,讓畢業生找到工作、增加收入、增加在社會層級向上流機會。學生完成高等教育後能在職場上競爭,社會資本及人力資本是重要的。

早在1950年,不少學者提出人力資本理論解釋投資教育的回報。而教育程度與收入也有正面關係,Checchi 在《The Economics of Education: Human Capital, Family Background and Inequality》中更提及完成大學學位畢業生比沒有入讀中學的人能夠賺取雙倍或三倍收入。這亦是高等教育畢業生從教育程度中獲得的優勢及好處。

從人力資本方面,畢業生可透過高等教育培養而增加,這亦是高等教育的外在功能。Tueros M. 在《Education and Informal Labor Market》指出「外在功能關注的是學校教育如何影響個人的經濟表現」,即高等教育能否提高其生產力。而探討畢業生對「就業期望」──即是接受高等教育後,有否影響其就業選擇及找尋相關專業工作;「就業實況」──包括就業機會、對口、收入及地位等,同時有助了解高等教育的外在功能。而大眾化教育對於畢業生就業及在社會向上流動的影響,從中找出大眾化教育下高等教育的外在功能的變化。Mok,K.H.2016年於廣州、香港及台北三地學生對於將來畢業後就業機會及向上流動的看法作出研究。主要問題包括: 一、影響他們在社會上向上流動機會的因素及父母社經地位影響;二、他們在畢業後怎樣準備在社會上向上流動;三、他們對於政府與高等教育相關政策的評價。在廣州主要是來自1200位專上或大學學生。結果發現13.6%受訪者非常同意越來越少向上流機會,亦有40.5%受訪者同意。而大部份受訪者很想在社會上向上流,他們大部份希望將來成為政府管理層、經理、專業人士或技術人員。而有28.7%受訪者覺得學院能提供足夠發展機會,49%受訪者覺得普通。從以上調查發現內地畢業生對於將來就業和向上流抱有很大的期望,但亦會覺得現實中機會越來越少。

而大眾化高等教育影響就業機會,亦即是降低高等教育的外在功能,不單止是出現在中國內地,就以三地比較,就如台灣比香港及內地學位化教育而引伸出大學生失業問題更嚴重。大眾化高等教育增加高學歷人士失業率。

而自1999年大幅增加高等教育學額,畢業生面對競爭越來越大是不爭的事實,他們也需要多一點時間找工作。從19962010年中國統計年鑒數據中可找出,失業率每1萬畢業生由19965.3人失業上升到2010175.1人,就業率14年來下降21.5%,確是一個頗為驚人的數字。

向上流動取決於有多少社會資本

社會資本指的是透過家族成員等社會關係對社會資源,特別是公共資源的調動、支配和掌控等而提升。在不少研究中發現,除了教育程度,家庭背景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我們試從不同研究結果,從學院的外在功能中探討高等教育對畢業生就業影響。根據Psa- charopoulos Patrinos2004年 觀察23個國家,教育程度與個人收入有正面影響。教育程度越高與收入有正面關係,特別是學生完成高等教育如4年本科學位,個人收入和在社會上及職場上向上流的機會也會增加。

大眾化高等教育雖然大幅增加得到高等教育機會,但這些機會並沒有平均分布每一個社會階層(soical groups),而不少學者相信最重要影響個人收入或社會流動性並非教育相關因素,而是家庭背景能夠提供更好教育機會、有勞動市場上更有競爭力、在職場和社會上更有向上流動能力。Coleman等學者於1960做了一個4千公立學校及64萬學生問卷調查,發現家庭有更好背景及父母有更高的教育程度,子女的成績也會更好。

家庭背景(Family Background)是一個空泛概念,由於內地重視社會關係和家庭意識,因此除了父母的職業、社經地位、收入、教育水平或家庭其他成員背景外,連家族所在地、種族、民族、家族其他成員、戶籍也是組成部分。而父親為行政管理人員、各類經理人員、專業技術人員等,亦即是父親社會階層較高,畢業生工作落實率及升學率比父親為社會階層較低如:農民、失業、無業、個體工商人員等高出10%14%。同樣地,父親社會階層較高的畢業生平均月收入多3百至4百元人民幣。

可見家庭背景對畢業生影響不容忽視,亦引用網上流行語: 中國早已進入「拼爹時代」了。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