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封面特稿

四中全會與香港暴亂(2019.12)

發布日期:2021-02-03

☉文/柳蘇

四中全會在香港處於數十年來最嚴重社會動盪之際舉行,香港是這次會議決議的重要內容之一,帶出三個問題:一是如何盡快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二是如何堵塞國家安全的法律漏洞,這主要是指《基本法》23條立法問題;三是涉及《基本法》第18條,這主要指中央最終會否出手結束香港可能會呈現長期化間歇性的暴亂。

在香港暴亂愈演愈烈之際,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於10月31日在北京落幕,全會是在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從內到外都面臨各種風險與挑戰背景下召開的一次中央全會。香港是這次會議決議的重要內容之一,會議後對外發放的公報,有談及港澳政策,扼要如下:1、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推進祖國和平統一;2、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及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維護香港及澳門長期繁榮安定;3、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及執行機制,支持特別行政區強化執法力量。

1、暴亂嚴重危害國安和香港繁榮穩定

四中全會如此有針對性的表述方式來談香港,不止是因為香港正陷入管治危機,更因為香港自身也處在同樣劇烈變動的時代背景,也面臨各種風險挑戰。香港持續近半年的暴亂,已被中央定性為直接危害國家安全的「港版顏色革命」。國務院港澳辦和中聯辦8月7日在深圳舉辦香港局勢座談會,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稱修例事件已經變質,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徵。港澳辦發言人在9月3日的記者會上進一步明確指出,一些激進分子身上已經表現出了明顯的「顏色革命」的特徵,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搞亂香港、癱瘓特區政府,進而奪取特區的管治權,從而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假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之名行完全自治、對抗中央之實,最終使「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香港暴亂勢力採取武裝暴力的形式進行暴力騷亂,與中央、特區政府對抗。暴徒叫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搖晃美國旗、英國旗、港英旗,砸爛地鐵、癱瘓機場、堵塞交通、毀壞商場商舖,喪心病狂地侮辱國旗國徽,暴力衝擊中聯辦、中資銀行和機構,打砸燒搶有內地背景的商舖、建制派議員辦事處。用汽油彈、炸彈、鏹水、磚塊、弓箭攻擊警察,用利刃割喉殺警。暴徒以極端暴力發起「三罷」行動,大肆破壞交通,不擇手段阻撓市民上班上學,更將攻擊對象直接指向無辜市民,從當眾焚燒活人到擲磚奪去人命,暴徒不斷突破法律、道德、人類文明的底線,其暴行已經是恐怖主義的行徑。香港暴亂對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對香港政治、法治、經濟、社會、民生各方面,均帶來前所未見的衝擊和嚴重傷害。

暴亂重創香港經濟,特區政府預警,今年經濟增長將降至零,為十年來最差。香港今年度錄得16年來首次財政赤字幾無懸念,更擔心赤字橫跨兩財政年度。若赤字比例重演,以香港去年GDP約28400億元計,未來年度可能錄得超過1400億元赤字。若情況持續8年,恐將抽乾香港現時逾萬億元的財政儲備。

大量事實證明,美國和「台獨」勢力對香港這場暴亂所作絕不限於聲援,而是參與了從策劃、造勢、組織乃至實施的全過程。在內外勾結、互相配合下,暴徒有預謀、有計劃、有組織、有部署,一波又一波地推動顛覆性的暴亂。香港的「港獨」及分裂勢力與美國及「台獨」勾結,直接危害國家安全,將香港變成挑戰國家及中央權力的棋子,但香港本身卻無足夠法律及機制維護國家安全。

正如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指出,這場修例爭議提升之快速、規模之龐大,組織看似鬆散卻非常精密,與過往的群眾運動明顯不同,故有理由相信這次風暴有幕後推手,或是外部勢力介入,「種種跡象都指向台灣和美國」,他們的根本目的,就是要令香港變成國際博弈的戰場,令香港變成反抗中央的基地,作為牽制中國的棋子。

2、盡快止暴制亂恢復秩序

四中全會釋放出來的訊息有短中長之分,其短期訊息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中央「支持特別行政區強化執法力量」,支持以特區政府自身的力量去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其中期訊息是,《基本法》第23條立法再次提上議事日程,不能再束之高閣;其長期訊息是,若暴亂呈現長期化或間歇化狀態,中央最終會否直接出手幫助香港平息暴亂。

就短期訊息而言,香港從6月9日開始爆發的暴亂,至今將近半年,仍然未見暴亂趨向和緩歇止,不知何時才是暴亂的盡頭。緊接四中全會之後的11月4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海會見了出席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的特首林鄭月娥,強調香港當前最重要任務,仍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其後主管港澳事務的副總理韓正會見林鄭月娥時提出,止暴制亂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的共同責任。

自林鄭月娥先後獲習近平和韓正接見之後,香港市民都盼望行政長官在國家領導人的有力鞭策和鼓勵下,對「止暴制亂」會有新承擔、新思維、新作為。可是,林鄭返港後全無新的舉措,導致黑色暴力急劇升級,已經到達極端邪惡殘忍的地步。11月13日晚深夜林鄭月娥與一眾司局長開會,會後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表示,只是普通會議,沒有特別意義,目的只是希望為目前困局找到出路,紓緩目前形勢。議員麥美娟要求政府交代高層會議的內容,她指政府需有跨部門大行動止暴,並指若有官員認為事不關己,不願做事,倒不如辭職。

在林鄭對止暴制亂不作為的情況下,越來越多的市民遭受暴徒「私刑」,令所有市民人人自危。大量商舖被打砸搶燒,損失慘重無法正常經營,市民連正常外出都要冒上生命風險,黑色恐怖令人窒息,香港滿目瘡痍,變成危城。市民感到憤怒無奈,亦憤怒特區政府的不作為。香港社會強烈要求特區政府用盡一切方法及手段保護市民安全及回復社會秩序。

在此情況下,習近平11月14日在巴西出席金磚峰會,就當前香港局勢表明中國政府嚴正立場。這是黑色暴亂發生以來,中央對香港問題發出的最強音,顯示出中央最堅定的平亂決心,對特區政府是最嚴厲的敦促,對香港市民是巨大鼓舞,對暴亂分子及幕後支持者是最嚴厲警告。習近平從上一次會見林鄭時指出,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當前最重要的任務」,到巴西出席金磚峰會強調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這不僅是中央對香港局勢的研判,也是對特區政府最緊迫的工作要求。

3、特區政府對止暴制亂未盡全力

香港暴亂曠日持久,一個重要因素是特區政府未盡全力,亦未採取一切法律方式平暴。特區政府處理這場暴亂,拖泥帶水,把急症當慢症病醫,治亂世棄用重典。行政、立法、司法三部門,本應在止暴制亂中各司其職,但實況令人失望。

在行政方面,特區政府作為香港的管治者,17萬公務員是維護香港法治安定的中堅力量,但林鄭月娥只靠警隊孤軍作戰。路透社9月初公開林鄭月娥與商界閉門會面的24分鐘講話錄音,當中林鄭稱未有強硬應對示威,是因為沒有特別法庭和夜間法庭處理被捕人士,又指香港只有三萬警力應付群眾,「真的,我們甚麼都沒有」。林鄭稱當時已拘捕逾700人,其他國家的解決方案並不適用於香港。又稱「所以我並不是說我們沒有考慮過一些更強硬的措施,而只是向你解釋在香港的情況下,這是非常困難」。

鑒於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林鄭應擺脫以上「思維束縛」或「推卸借口」,作出更大擔當。林鄭應借鑒其他國家處理暴亂的做法,盡快成立跨部門危機處理小組,或成立「止暴辦」及「騷亂委員會」,透過跨部門合作處理暴亂。而且必須用盡《緊急法》的招數,包括立即延長被捕人士拘留時間;禁止發布虛假新聞及煽暴文宣;禁止人群在警署、機場、港鐵、公路、隧道等地方聚集;賦予警方更大權力追查暴徒幕後主腦、資金來源、物資供應鏈等,從源頭打擊暴亂。 在立法方面,反對派議員多次出現在暴亂現場充當暴徒的保護傘,為他們爭取時間逃走。他們亦多次在立法會美化暴力,煽動暴亂。香港社會不可再容忍反對派議員在立法會美化暴徒,對參與非法活動的議員,政府和警方必須盡快繩之以法,不可讓他們繼續利用立法會平臺宣揚暴力。

在司法方面,黑色暴力嚴重蠶食香港法治根基,但令人遺憾的是,司法不公的現象不斷發生。迄今已有3,000多人被捕,只有約500人被檢控,絕大多數獲法庭寬鬆處理,經過落案程序後又重歸暴動前線,甚至可以周遊列國唱衰香港,這就是暴徒源源不絕、暴亂沒完沒了的最大原因。有人侮辱國旗,僅獲判社會服務令;有人只是在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大閘噴上「中國必勝」四個字,即被速審速判監禁四週。正因為司法不公的現象不斷發生,有團體到終審法院示威高呼「警員拉人,法官放人」、「司法不公、縱賊行兇」等口號,向終審法院遞上請願信。民間也發起「法庭監察」運動,希望法官和裁判官也需向公眾問責。

此外,香港警方5個多月來拘捕3,000多人,法庭積壓大量案件待排期審理,香港可借鑒外國經驗成立「暴亂特別法庭」,專門審理這段時期的相關案件。法庭判決時,也應該避免司法不公的現象出現。

4、暴亂狀態下的區議會選舉

今次反修例事件及其引致的一連串暴動,均是衝着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而來的。區議會選舉的政治形勢,首先是反對派利用暴亂、打擊對手、恐嚇威脅、網絡欺凌、連登催票、妄圖翻盤、改寫版圖;其次是美國牽頭插手,「台獨」支持,內外勾連,再加風雲行動、雷動計劃、梯隊培訓、包裝素人、協調反對派和「港獨」分子參選,目的為實現「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春秋大夢。

反對派與暴徒的關係千絲萬縷。除了反對派參選者外,也有一些與反修例暴動有密切關係的人報名參選區議會。除黃之鋒外,主張「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者竟然都能「入閘」,例如朱凱廸、張秀賢、林正軒、王百羽、陳兆陽等,這次暴動的最大得益者可謂呼之欲出。

區選之前,針對建制派候選人的滋擾及暴力行為不斷升級,影響所有建制派參選人正常的參選活動及選舉公正性。包括民建聯、工聯會、新民黨、經民聯、自由黨等,上百個建制派議員的辦事處遭到嚴重破壞,不少建制派候選人、助選義工被起底恐嚇,街站被騷擾,張貼的海報亦無一倖免被破壞。參選屯門樂翠選區的何君堯選前更遭到兇徒謀殺式襲擊。何君堯之所以會成為施襲目標,絕非單一事件或個人恩怨,暴徒刀鋒所向是選舉的公平、公正。暴徒利用暴力打擊建制派選情,選舉的公平、公正已受到破壞。

區選能否按時舉行?不少社會意見認為,如果區議會選舉到來而暴亂不止,合法合理、務實可行的辦法,應是依法推遲區議會選舉。但特區政府發言人11月15日表示,當局各有關部門和選舉管理委員會正密鑼緊鼓、全力以赴,為區議會選舉進行籌備工作,務求選舉能夠如期安全有序地進行。

本文執筆時,區議會選舉是否按時舉行不得而知。若按時舉行,顯然不利建制派選情,但也並非絕對如此。過去區議會選舉,建制派都主打「民生牌」,強調地區工作往績,如何服務街坊,但隨着暴亂席捲全城戰火不息,建制派今年不得不調整策略,與反對派鬥打「政治牌」。有建制政黨人士承認,選舉策略將有調整,由往時強調民生工程,轉為跟反對派一同打「政治牌」,以「反暴力」帶動輿論戰,呼籲不滿黑衣人暴力破壞交通措施、商鋪和堵路的居民,在11月24日積極投票,向暴力說不。

穩贏區選多年的建制派,今屆選情相當不利。有建制派中人形容,他們這次參選是哀兵上陣,後有對手追兵,前面是政府民望低迷,但抱怨無濟於事,只好當成自我考驗、汰弱留強的考試,一次選舉的試驗。

但建制派與反對派的選情卻不是完全一面倒,一方面,建制派長期耕耘基層,勤勤懇懇為街坊服務,有很強的地區基礎;另一方面經歷了近半年的社會動盪和混亂,許多選民已非常厭煩和抗拒反對派和「港獨」參選人。若建制派主動出擊,把這些反對暴力和混亂的力量,轉化成自己的支持者,建制派哀兵就能變奇兵,使選舉峰迴路轉。

5、23條立法不能一拖再拖

四中全會釋放出來的中期訊息是,香港一直未能主動承擔起《基本法》所賦予的自行立法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現在又出現嚴重的管治危機,暴露出諸多制度漏洞與機制缺陷,直接威脅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11月9日在港澳辦網站發表一篇6000餘字的文章稱:「香港尚未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也未設立相應執行機構,這也是近幾年來『港獨』等本土激進分離勢力的活動不斷加劇的主要原因之一。」強調「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強化執法力量,已成為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社會各界人士面前的突出問題和緊迫任務。」張曉明還以澳門為例,稱澳門已經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建立了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及其辦公室,並主動在立法會選舉法中增加「防獨」條款,下一步還將制訂和修改相關配套立法。

香港回歸至今已逾22年,尚未履行憲制責任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工作,使「港獨」和「自決」勢力有恃無恐。法律缺位所帶來的不良影響,已經有目共睹,近半年的暴亂充分暴露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方面存在的突出短板,埋下了社會動盪的重大隱患。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譚耀宗指,四中全會的會議公報關於「建立健全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基本法》23條立法是其中之一;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認為,《基本法》23條立法至今仍未成功,觀乎今次動亂,很多行為均違反《基本法》第23條,例如香港政治組識與外國政治組織有聯繫等,美國、台灣等外部勢力介入,加上本港反對派勢力,挑戰中央權力及「一國兩制」,衝擊國家安全。

2003年23條立法失敗以來,反對派一直妖魔化23條立法,以至於23條立法成為香港社會的「禁忌」,反對派動輒拿23條立法恐嚇港人,肆意挑動社會矛盾和分裂。不得不正視的是,維護國家安全的23條立法似乎成為香港社會的「禁忌」,而分裂國家的「港獨」思潮和暴亂卻在香港社會蔓延和爆發,這種本末倒置的現象,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

特區政府去年9月引用《社團條例》,刊憲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以遏制「港獨」。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公開提出,特區政府應該在本屆任期內完成23條立法。而全體港區全國人大代表亦發表聯合聲明,表示為了徹底遏止「港獨」勢力進行分裂國家的行為,「特區政府應就《基本法》第23條,盡快開展本地立法工作,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確保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及香港繁榮穩定。」特區政府錯過了當時的最佳立法時機。雖然當前暴亂仍然持續,立法會運作仍遭亂港政客破壞,但這不代表沒有空間、沒有辦法去推進工作。特區政府迎難而上,把23條立法提上議事日程,做好立法的準備工作。

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的責任,既是香港作為國家一個特別行政區的應有之義,也是世界通行的政治倫理和法律規範要求。23條立法不能再拖,特區政府責無旁貸,廣大香港市民也有義務和責任支持立法。

6、解放軍不會輕易介入香港事務

8月7日,港澳辦及中聯辦在深圳就香港當前局勢舉辦座談會,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引述鄧小平在1984年的一段講話,鄧小平表示不能籠統地說中央不干預香港事務。干預是有必須的。凡有利於香港繁榮穩定,中央都必須承擔干預的責任。不要以為香港沒有破壞力量,一遇到動亂,中央便有責任干預,由亂變治。張曉明引述鄧小平的講話之後,就作出一個結論,就是當香港出現不能控制的局面時,中央不會坐視不管,在《基本法》之內,中央有足夠多的辦法,足夠強的力量去平息動亂,以阻止香港進一步沉淪下去。

隨着香港局面進一步惡化,外界越來越關注中央出手的問題,尤其是駐港部隊會否幫助香港平亂。總部在北京的多維新聞網刊登了題為《外界關心解放軍何時入港 北京仍在冷靜克制》的分析文章,稱隨着香港局面有進一步惡化的傾向日趨明顯,外界越來越關注中共高層對此的態度,尤其是駐港部隊是否會入城的問題。但無論是參考香港《基本法》、還是觀察北京中央政府的態度都可以得出結論,解放軍不會輕易介入香港事務。所以,迄今為止北京仍然希望香港事情自己解決,中央政府顯然仍然保持克制態度。

雖然香港駐軍法第3章第14條規定:特區政府在香港《基本法》框架下,必要時可以請求中央派遣駐港部隊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但《基本法》第14條同時規定:駐港部隊不干預香港內部事務,香港特區政府負責社會治安,只有在極端情況下,應特區政府的要求才能夠上街「維持秩序」。所以,駐港部隊主要代表是一種國家主權的象徵,並非香港治安的救火隊,北京不會因為香港事務不穩而輕易出動駐軍。

畢竟「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仍然是現階段減少香港事務麻煩的最好辦法,所以解放軍不會輕易介入香港事務。當然,除非極端情況在香港發生。

7、中央最終會否直接出手平息暴亂

四中全會釋放出來的長期訊息,涉及《基本法》第18條的問題。目前中央支持以特區政府自身的力量去「止暴制亂」,如果暴亂能夠平息,社會秩序得到恢復,那是最好的結果;如果暴亂持續不息,或時而緩和時而發作,呈現間歇性和長期性狀態,這種狀態出現的可能性很大,中央最終會否直接出手平息暴亂,就成為不可避免的問題。

根據《基本法》第18條,全國人大常委會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可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這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執行《基本法》具體規定,是特區政府憲制體制的組成部份。但如何落實,涉及中央直接出手幫助香港平息暴亂的問題。

曾任北約最高盟軍指揮官的斯塔夫里迪斯在《彭博社》發表評論說,儘管中國政府視香港為重要商業經濟中心,不過「台灣的同化(assimilation)」對北京而言,是遠比香港更為優先的重要事項。因為人口近2500萬、全球經濟排名前25的台灣,對中國來說本來就是比香港更大的「獎品」,因此能夠迫使中國採取鐵腕行動的「紅線」是台灣,而不是香港。

對於大陸不想冒險出兵干預香港,變相為蔡英文明年1月11日大選「助選」的說法,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名譽教授張麟徵並不以為然。她認為,大陸對台灣的選舉已經不太在乎,「假設韓國瑜沒當選,對大陸來說也沒什麼關係,因為最壞的情勢不過就是今天蔡英文執政。最壞就是這樣,而且蔡英文如果繼續執政,(大陸)更可能把解決台灣問題的時程提前,而且他們不需要為台灣多考慮些什麼。」她認為,大陸也知道解放軍進入很簡單,要善後很困難。短期內能否平息民怨沒把握,所以遲不想介入,最好由港府自己解開這個結。但是,如果解放軍介入能擺平動盪,恢復失序的香港重新運作,在國際上可建立政權威信,對台灣也是殺雞儆猴。

內地《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表示,他非常不願意中央強力出手,下令駐港部隊上街維持秩序,因為「一國兩制」讓香港實行與內地截然不同的政治制度,中央缺少直接治理香港的一些關鍵資源。他認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至少是現階段減少香港事務麻煩的最好辦法,即使解放軍主導香港局勢,「把暴徒鎮壓下去,接下來怎麼辦?」胡錫進列出中央政府或解放軍介入須有三大前提:第一,是香港出現對愛國力量的大清洗,導致他們要向內地逃難,香港「倒向」美國,變成美國遏制中國的橋頭堡;第二,是香港因為嚴重政治動盪出現人道主義災難,如不同派系相互大規模仇殺,城市陷入完全無政府狀態;第三,是極端分子搞武裝暴亂,香港警察打不過他們,極端分子控制香港中樞機構,建立事實上的政權。

筆者認為,雖然中央不會輕易出手,但胡錫進列出的三大前提未免極端化,因為中央不會眼看香港徹底沉淪而坐視不理。美國總統特朗普曾於Twitter發文,形容中國希望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就應先人道對待香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亦語帶威嚇說,中國要小心處理香港示威活動。《環球時報》隨即發表社評《華盛頓休想在香港問題上恫嚇中國》,指北京仍未採取「斷然」作出平息香港暴亂的決定,但手裡顯然有此選項,若香港的暴亂變本加厲,中央根據《基本法》直接採取措施將不可避免。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他曾代表中央澄清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與中央無關)亦表示,中方希望這場騷亂能夠有秩序地結束,但同時也已經作出最壞打算。「如果情勢進一步惡化,成為特區政府無法控制的騷亂,那麼,中央政府不會坐視不管。」他強調,「我們有足夠的解決方案及力量,迅速鎮壓動亂(quell unrest)。」

《孫子兵法》曰:「故用兵之法,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勿恃敵之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顯然,中央已經作出最壞打算,如果香港情勢進一步惡化,中央最終會直接出手幫助香港平息暴亂。

至筆者執筆時,中央的取態仍然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支持以特區政府以自身的力量去「止暴制亂」,恢復秩序。與其他地方出現的「顏色革命」相比,香港有一個明顯的不同之處,就是香港上面還有一個非常強大的中央政府,香港要搞改朝換代的「顏色革命」,是沒有成功機會的。所以,現在還不需要中央強力出手直接干預。相信特區政府會在中央政府的正確領導支持下,一定能以「港人治港」的自主責任,加大力度、用盡一切方式和法律手段打擊「港獨」及反華勢力,保証香港安全,維護香港市民的安居樂業,特別是香港青年的美好前程。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