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重建香港「行政與立法」關係(2018.4)

發布日期:2018-05-04

☉文/馬建波 香江智匯理事

香港並不缺乏好的經濟政策,但是卻缺乏好的執行力。今後,香港若要將經濟政策落到實處,必須釐清行政與立法的關係,回到行政主導。如此,香港才能發展得越來越好。

驅動社會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是符合實際的「經濟政策」,而「政策效能」能否發揮作用的核心,取決於所制定政策的「前瞻性、科學性、適應性與穩定性」,其施行的效率則取決於政府「決策、執行的力度和效率」。

香港回歸20年來缺少好的經濟政策嗎?答案是否定的。過去不缺,現在不缺,將來也不會缺。1997年以前,香港經濟在亞洲獨樹一幟,已成就亞洲四小虎乃至四小龍之一的風采!因為當時有適合本土,且順應全球產業模式的經濟政策和行政效率。回歸前港英當局極力控制民主,行政立法機制高度統一,政府強推行政主導,維繫其執行政府決策與政策的效率。97亞洲金融危機後,暴露出香港產業的空洞與經濟的短板,因為此時的全球產業經濟格局已發生深刻變化,香港經濟必須及時轉型。此時又恰逢香港剛剛回歸祖國懷抱,一些別有用心之人誤導民眾,將香港經濟衰退,樓價持續下滑的責任歸咎於「回歸」因素和董特首的「八萬五」房策。這是不負責任的,也是藐視經濟規律的傲慢和無知。

行政主導在港甚為重要

事實上自香港97回歸以來,轉口優勢逐漸喪失,產業空洞已成事實。但中央政府一直眷顧香港,適合香港重建產業價值鏈與發展經濟的好政策源源不斷輸入香港。如:更緊密經貿關係協議CEPA、內地客自由行、珠三角和泛珠三角區域經濟發展戰略、從「十二五規劃」開始將香港納入國家宏觀經濟發展大局到今天快速發展的「一帶一路」戰略經濟、「粵港澳」深度融合與「大灣區經濟圈」戰略等等,國家經濟快車都一直牽引着香港的發展,創造了很多助力香港融合發展新經濟的機遇。

然而遺憾的是香港反對派習慣了「折騰內耗,撕裂社會」,令政府決策處處被掣肘,導致施政艱難,決策緩慢,以致蹉跎歲月多年,錯過許多轉型發展的機會。試想人生能有幾個十年?香港又能有幾個可以消磨蹉跎的十年?今天的香港已再次到了破繭重生和闖關突圍的關鍵時刻!特區政府施政決策與執行政策的效率,最終還取決於香港「行政與立法」的頂層設計是否科學合理。因此,香港要重拾經濟發展效率,首先就必須重建「行政與立法」的結構關係,真正落實「基本法」所確立的特區政府「行政主導」的施政原則。看看內地為何發展如此迅猛?那就是因為頂層設計合理,團結統一的意志保障與高效的組織動員執行力的充分體現。

緊抓祖國經濟發展快車

實踐證明,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模式符合中國實際,具有強大的生命力。以中國傳統文化基因的沉澱,及社會主義建設實踐經驗的不斷總結、發展和完善而創新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模式,為中國的改革開放與經濟發展找到了一條合理的路徑。同時也為化解西方經濟掠奪而衍生的全球政治危機與軍事衝突找到了新的解決方案,這就是全球進入新時代的「世界新經濟一體化」發展模式,即「一帶一路」倡議之「共擔、共融、共享」合作理念與「互利、互惠、共贏」發展的經濟模式。

而作為中國最開放的前沿,及市場經濟最發達的自由經濟體和具有「一國兩制」獨特魅力的特別行政區「香港」,本坐擁回歸祖國之「一國」之市場經濟橋頭堡地緣優勢,及「兩制」靈活變通發展之活力,卻蹉跎多年,內耗不斷,錯失許多融入內地經濟轉型發展的機遇,實在可惜。

97亞洲金融危機已暴露出西方自由市場經濟的結症弊端;08全球金融海嘯的肆虐也昭示了西方舊經濟模式的週期衰退宿命。而中國成功的發展模式卻在過去的世界經濟危機中展示了「全球經濟壓艙石」的穩定力量,2010年中國首超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所幸近年香港政商各界已有共識,正積極搶抓「一帶一路」、「十三五規劃」、「粵港澳大灣區」經濟戰略機遇。如果香港能加快「行政與立法機制」的改革,盡快消除「內耗折騰、拉布掣肘」的社會積弊,重建政府行政主導的施政效率,相信香港很快會出現令人期待的再次騰飛的盛景。

盡快回歸行政主導

回顧歷史,港英殖民統治時期的香港就實行「行政主導」體制且行之高效。當時「行政與立法」關係雖互為交叉,但行政主導沒有障礙。因為港英時期立法局議員多為官守議員(政府官員同時兼任立法局議員),立法局主席也由港督兼任。1983年中英開啟香港回歸談判時,港英當局以自由民主為由,啟動香港立法局議員選舉改革,開始民選議員,官守議員逐漸退出立法局。後來立法局架構設計上也逐步同「行政」切割,以至帶來回歸後「行政與立法」運行關係的緊張和障礙。然而全國人大和國家有關主管機構在解釋「基本法」時,亦堅持強調香港需維持「行政主導」的原則,行政長官由中央政府任命,行政主導權威高於司法權力之上。因為這是國際慣例,實踐證明也是確保香港政府順利施政的有效原則。為何港英殖民時期當局堅守「行政主導」,而回歸前的「立法會」結構設計卻刻意掣肘行政主導,造成今日「行政」與「立法」關係的緊張,及立法會機制對政府施政決策構成較大掣肘的局面,值得深思。

例如:剛完成修訂議事規則中已增加限制立法會拉布行為的條款。但今後在有關修例中對參選議員的品行、操守和專業能力還需作出清晰的界定,堅決杜絕或清除立法會內的害群之馬。另一方面,有關政府經濟決策的立法議案,如: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國歌法」在香港完成立法,最終都必須提交香港立法會討論、並經三讀通過才能完成立法。也就是說在現行的「行政與立法」格局下,「行政主導」原則是很難落到實處。但如果特區政府經濟決策仍繼續任由立法會極端反對派議員不斷「拉布」阻撓,那麼「一地兩檢」方案就很難順利落實。因此,有關方面必須依據國家憲法與香港「基本法」盡快重構和完善香港的「行政與立法」關係,此次特區政府力排非議,強力推動「一地兩檢」三步走方案,並能最終完成本地立法,必將開啟特區政府真正落實「行政主導」的成功先例!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