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香港經濟面對美國全球戰略調整挑戰(2018.4)

發布日期:2018-05-04

☉文/莊周

2017年底、2018年初,美國宣布調整其全球戰略,視中國為其主要對手。香港特別行政區作為中國一部份,與內地一起面對美國全球戰略調整的挑戰,在對外經濟貿易方面尤甚。特區政府和香港工商界必須居安思危,切實應對。

進入2018年以來,美國向中國發起「貿易戰」的「火頭」不斷。1月,美國商務部完成對來自中國的進口鋼鐵的調查,美國貿易代表署完成關於中國要求技術轉讓、涉侵犯智慧財產權與商業秘密的「三一調查」以及關於中國太陽能板涉傾銷的調查,擬限制中國企業在敏感領域的投資。本文執筆時,已有兩起中國企業在美國擴大投資的項目被美方拒絕。一是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金服收購美國速匯金(MoneyGram),被美國外來投資委員會以可能危害美國國家安全為由而否決。二是華為與美國電信商AT&T的合作,受美方阻攔。

226日,即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啟程訪問美國前一天,中國商務部宣布終止對美國進口白羽肉雞徵收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國際社會普遍認為,這是中國最高領導層為改善中美關係所釋放的信號。然而,227日,就在劉鶴飛往華盛頓的同一天,美國商務部裁定,對進口自中國的鋁箔徵收合計最高可能逾180%的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

美國惡化美中經貿關係的一系列舉措,是美國調整其全球戰略的一部份行動。以201712月和20181月,美國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國防戰略和總統國情咨文為代表,美國明確調整其全球戰略,稱中國和俄羅斯是美國的主要對手。為維護美國在全球的霸權地位,美國將把主要精力和資源用來遏制中國崛起。

「後院失火 殃及池魚」

美國全球戰略的調整,使香港遭遇一個前所未見的挑戰。

216日美國商務部公布一份鋼鐵和鋁進口調查報告稱,進口美國的鋼材和鋁材數量不公平地損害美國經濟並威脅美國國家安全,提出對來自中國內地、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俄羅斯、委內瑞拉、越南的進口鋁材,徵收23.6%的高額關稅。

美國把香港對美國出口的鋁材列入懲罰的對象是脫離事實的。美國與香港的貿易順差年均超過270億美元,而美國從香港進口鋁材所產生的局部逆差年均僅5500萬美元。2017年首10個月,美國從香港進口的鋁材只有約3000萬美元,佔美國鋁材進口總額不足0.2%。試問:怎麼可能危害美國經濟甚至國家安全?又如何危害了美國經濟甚至國家安全?

眾所週知,香港是舉世罕見的「自由港」,歷史上,不管其他國家展開怎樣規模的貿易戰,香港能置身事外,因為,香港對任何一個國家的商品都不設貿易壁壘。但是,這一回,香港不能倖免,是因為香港已回歸中國,作為中國一部份,遭受美國對中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的連帶打擊。

香港須切實應對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工商界向美國政府表達了對香港採取貿易保護主義措施的強烈不滿。然而,必須清醒地判斷,香港出口和對外投資將繼續遭受美國調整其全球戰略必定引發的保護主義浪潮打擊。

香港必須應變。

首先,需要盡快確立關於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調整的認識。

香港是國際知名大都市,重要國際金融中心、貿易中心和交通運輸中樞,約一成人口是非華裔人士,華裔居民不乏非中國籍者,這一切,理應有助於大多數香港居民重視和認識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調整。但是,至今,香港社會缺乏那樣的認識。去年底今年初美國調整其全球戰略,宣布中國和俄羅斯是其主要對手,國際媒體紛紛評論,香港傳媒卻罕有反應,遑論關於香港如何因應全球格局調整的分析。

其次,需盡快確立關於香港和內地同屬一個命運共同體的觀念。

香港受英國管治的時間長逾一個半世紀,而回歸祖國才20年又8個月,歷史形成的與祖國母體的分隔,使香港相當一部份居民至今仍然只承認自己是「香港人」而不願意承認自己也是「中國人」。加之香港經濟對外開放度舉世罕見,香港相當多的居民尤其工商界人士一直以為,香港能夠游離於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與中國的糾紛。

2003年反對派發動七一遊行後,親反對派的知識分子以那時香港在中國與西方國家的經濟交往中扮演仲介角色為依據,提倡「香港命運共同體」觀念。然而,隨着全球格局調整愈益深入,美國明確宣布中國是其主要對手,香港不再能夠游離於美中關係,「香港命運共同體」觀念必將被事實所擊碎。

最後卻絕非次要的,是特區政府和香港工商界需要採取具前瞻性的措施對付貿易保護主義。

作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香港應採取自主行動,例如,這一回向美方抗議其對於從香港進口的鋁材徵收懲罰性關稅。同時,特區政府和香港工商界應當清醒估計美國還會把香港與中國綑綁、採取貿易保護主義令香港出口受損。因此,需要與中央有關部門協調,採取適切的共同行動,以抗衡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

214日,習近平主席在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舉辦的2018年春節團拜會上,第一次以「波譎雲詭」形容國際形勢。美國調整其全球戰略,意味着2018年國際形勢將更加錯綜複雜。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演變會有多種可能性,不能排除壞的前景。特區政府和工商界要居安思危。在風雨飄搖的世界中,香港唯有依靠國家。

201831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