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國拆金融核彈維穩「新時代」(2018.4)

發布日期:2018-05-04

☉文/白雪冰

金融亂象反映的雖是金融領域的局部問題,暴露的卻是整個經濟體系的全域問題。因此,拆解金融核彈,更為重要的是對刺激性增長模式的糾偏。因此,進入金融監管深水區後的系統改革,是整肅金融亂象的治本之道,更是金融業回哺實體經濟的必由之徑。

2018年中國兩會已揭盅新一輪機構改革方案。從金融監管者到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落地,今年金融強監管基調下,是安邦被罕見接管,海航事件發酵不止,資本大鱷海外投資持續收縮,銀奸、股奸、保奸、證奸頻繁落馬、以及「亂伸手」的「官二代」集中整肅等不尋常信號頻繁釋出。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和十九大確立的「新時代」開局之年,當前中國經濟已降至中速增長區間,拆解金融核彈對於避免累及經濟增速甚至傷及經濟根基可謂意義深遠,之於維穩「新時代」政治意味更是不言自明。

因此,在金融強監管和金融反腐風暴之下,今年將成為金融擴張週期轉折年,以金融泡沫、信貸擴張、債務狂奔、資管亂象為代表的金融週期上半場將結束,收縮與洗牌將成為下半場關鍵字。

六大金融核彈罩頂

今年中國國家機構將進行5年一度的集中換屆。對於履新上任的財金新班子而言,拆解烏雲罩頂的金融核彈可謂當務之急。

當前,中國金融行業增加值佔國內生產總值比例已至高位。資料顯示,2015年、2016年來,中國金融業增加值佔年度GDP的比重已連續兩年達到8.3%,居世界首位;2017年末,銀行業總資產規模超過250萬億,亦居世界首席。

長期擴張性政策和粗放型發展,滋生風險隱患不容小覷。根據201712月份各類宏觀經濟指標測算,當月系統性金融風險總指數為0.543,較11月的0.465抬升0.078,抬升幅度較大,進入中等風險區域(0.4-0.6區域)上部。

概括而言,當前中國金融領域有六大核彈罩頂:

一、資管亂象頻仍

在中國前財長樓繼偉看來,中國房地產金融化和金融脫實向虛是最重要的宏觀風險點。他指出,過度的混業造成一系列金融亂象,名目繁多的中國特色衍生品令人眼花繚亂,同業、通道、嵌套、資金池、龐氏融資性的萬能險、P2P、非標、現金貸等層出不窮、相互疊加,結果是不斷抬高資金成本,加劇實體經濟困難。

資料顯示,中國M2GDP的比例超過200%,與日本的水平體相當,超過美國91%的兩倍。但從利率水平,2017年中國1個月的SHIBOR拆借利率平均水平4.09%,同期日本的可比利率水平-0.01%,美國為1.1%。中國貨幣環境更為寬鬆,資金成本反而更高,昭示金融體制存在嚴重扭曲。

事實上,近幾年來,中國混業浪潮下分業監管弊病暴露無遺,金融過度自由化問題凸顯:銀行異化為投行,券商、保險又異化為銀行,少數金控集團異常崛起,非法集資席捲全國,掀起監管套利下的金融狂歡。

二、地方債務臨界

隨着政府和社會資本(PPP)融資模式相繼打開,當前中國地方融資平台、PPP項目、產業基金、政府購買服務等融資形式蜂擁而上,地方舉債規模迅速擴張。

地方隱性債務的爆發式增長,在緩解地方基本建設資金壓力的同時,亦進一步加劇地方財政到期債務的兌付風險。有觀點指,當前地方債問題迫在眉睫,已積累到難以為繼的臨界點。

標普預計,今年中國可能出現第一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違約。流動性趨緊和再融資成本上升將擠壓國內風險較大的借款人,推高違約率。

經濟學家劉世錦亦認為,「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地方債問題是排在前面的。地方債中,『明債』尚屬可控,隱形債務規模難以估計,有些地方的隱形債務已經明顯超過『明債』。」

事實上,由於經濟下行,地方融資平台、虛假PPP項目、隱性擔保等潛在風險,會因經濟形勢變化而提前暴露;企業擔保圈、三角債等風險事件亦會傳染積聚,而地方經濟資料擠水分,亦會加速地方債務「裸奔」,地方債會否會迎來明斯基時刻,需保持高度關注。

三、民間非法集資

近期,以錢寶網為代表的非法集資案陸續進入公眾視野。在互聯網高速發展背景下,一些打着金融創新旗號的互聯網企業,違規發放現金貸、校園貸、高利貸,從低收入群體大肆攫取個人財富;P2P平台、融資擔保、租賃公司、投資公司等民間資本,以傳銷、非法集資、違規放貸等手段,嚴重干擾金融市場秩序。

有跡象顯示,當前中國「非法集資」正從較富裕的東部沿海地區蔓延至中西部地區,下鄉進村趨勢明顯。統計資料顯示,2016年全國新發非法集資案件5197起、涉案金額高達2511億元。

民間非法集資是金融領域「黑天鵝」「灰犀牛」重要策源地,更是傷及中共維穩大業的一顆毒瘤。非法集資案的區域性風險集中,蔓延擴散速度加快趨勢已成中南海心頭大患。

四、銀行脫實向虛

截至2017年底,中國銀行業金融機構本外幣資產為252萬億元,同比增長8.7%,不僅遠超其他金融門類,且居於世界之首。

銀行業資產規模龐大,但在表內業務中,傳統貸款佔比卻在下降,金融投資類佔比上升,除了直接持有的金融債券外,最主要的部份就是同業投資。

出於效益考慮,銀行資金熱衷在金融同業中「空轉」,信貸資金經數輪「包裝」,以票據轉貼、資產轉讓、證券化等方式,在金融同業交易,同業資產負債規模呈幾何式倍增。銀行通過同業投資將原來某些表內貸款投入到政策不允許的領域,如房地產、政府融資平台等,各種金融產品層層嵌套,多種業務模式疊床架屋,距離服務實體經濟卻漸行漸遠。

五、資本大鱷迭出

曾經的「商業帝國」海航集團如今陷入風口浪尖。旗下供銷大集20171128日以籌劃重大事項為由停牌,隨即引發多米諾(骨牌)股票效應。多隻股票遭遇股價異常跌停,海航基礎、海航投資、海航控股、天海投資、渤海金控、凱撒旅遊等「海航系」股票陸續停牌。118日,海航集團董事局主席陳峰承認公司出現流動性難題。

在「海航系」東窗事發之前,「德隆系」、「明天系」、「復星系」、「萬向系」、「安邦系」、「寶能系」,這些中國甚至全球資本明星,均上演了「滑鐵盧」。

有觀察家指,一批所謂的「資本大鱷」突破監管紅線,通過「化整為零」的代持方式,瞞天過海、分進合擊,最終實現對金融機構的家族控制,進而主導其董事會和管理層。金融機構一旦被少數人控制,巨額資金的流向就難以監控,或操縱市場、關聯交易,或資金外逃、循環持股,或監管套利、利益輸送,形成層層疊疊、溝壑縱橫的資金權力網絡,其隱蔽性之強、破壞力之巨,外界都難以估量。

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直言:「你用來路不當的錢從事槓桿收購,行為上從門口的陌生人變成野蠻人,最後變成行業的強盜。這是在挑戰國家金融法律法規的底線。」「希望資產管理人,不當奢淫無度的土豪、不做興風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銀監會主席郭樹清此前接受官方媒體專訪時亦提到,少數不法分子通過複雜架構,虛假出資,循環注資,違規構建龐大的金融集團,已經成為深化金融改革和維護銀行體系安全的嚴重障礙。

海航系、明天系今日所處之危局,再次揭示了繼民間資本泛濫、地方政府債務、銀行脫實向虛之後,中國經濟面臨的另一重隱患——高槓桿催生的金融資產泡沫。

六、 金融市場造假

在中國,金融市場造假並不鮮見:企業虛假信息披露、經營業績造假和違規併購、內幕交易、老鼠倉等違規行為頻繁挑戰監管底線。

近年來,中國銀行業內部案件多發,涉案金額從幾億、十幾億,到上百億不等。有報道指,作案手法由挪用公款、虛假按揭、假存單等「監守自盜」型,轉向「飛單」理財、虛假委貸、違規票據貼現、「蘿蔔章」保函等「內外勾結」型,金融犯罪技術含量和涉案金額亦在「水漲船高」。近期中國郵儲銀行甘肅武威文昌支行發生的違規票據貼現案,涉案金額就高達79億之巨。

當經濟處於高速增長期,銀行、地方、企業之間積累的金融風險隱患,會在經濟高增長中得到消化或掩蓋,而經濟形勢下行期則是金融機構案件高發的敏感期,銀企之間長期積累的金融風險就會「水落石出」,引發金融風險事件的連鎖反應亦不在少數。

三大原因催生金融亂象

當前的金融亂象由來已久,其波及面之廣,影響程度之深或對經濟傷筋動骨。究其根源,三方面原因不容小覷:

其一、市場監管缺位

近年來,各類金融控股公司快速發展,部份實業企業不安於本業,反而熱衷投資金融業,通過內幕交易、關聯交易等賺快錢。部份互聯網企業以普惠金融為名,行龐氏騙局之實,致使非法集資、高利貸等在一些地方野蠻生長,線上線下非法集資多發。

分業監管模式下,金融監管「盲區」顯現,小額貸款、融資擔保、互聯網小貸等非銀金融機構和各類P2P理財、互聯網金融公司監管責任不清。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小額貸款公司8600家、融資性擔保公司9000家、典當行8000家、區域性股權機構40多家,其他涉及金融的投資公司更是不計其數。對這些金融機構監管的缺位,推高金融風險,加劇金融亂象。

其二、官商勾結利益輸送

金融業集中大量資金,具有排他性和壟斷性,監管者對於被監管者收益和經營擁有絕對權力,而後者又有收買俘獲前者的強烈動機,一旦身處監管機構的人員不作為、無效作為,甚至是淪陷在糖衣炮彈之下,就容易形成「貓鼠一家」的危險局面。

以金融股權為例,各路資本大鱷競相圍獵,利益集團不惜重金開道,官商媾和不在少數。部份金融「大鱷」與握有審批權監管權的「內鬼」合謀,火中取栗,實施利益輸送,官商勾結下衍生的利益鏈條,輸送的內部利益,對金融穩定根基的侵害可想而知。

其三、金融機構盲目逐利

金融機構盲目逐利亦是催生金融市場亂象的主要原因之一。有的大股東全盤操控金融機構,關聯交易,將銀行、保險變成自家「提款機」。

有的金融機構「陽奉陰違」選擇性落實宏觀調控政策和變通金融監管要求,將資金投向高污染高能耗行業;有的機構違規加槓桿,同業、理財、表外等業務層層嵌套,引導資金脫實向虛,體外循環。

亦有銀行片面追求績效考核,致使基層分支行弄虛作假,案件頻發。今年頻繁爆出的銀行大案,包括浦發銀行成都分行為掩蓋不良貸款,向1493個空殼企業授信775億元,換取相關企業出資承擔浦發銀行成都分行不良貸款,以及今年年初,工商銀行爆出理財產品涉嫌違規案件,均屬此類案件。而這些案件是否僅為冰山一角仍值得關注。

中國金融週期邁入下半場

與過去相比,中國經濟增速轉入中高速平台後,吸收、化解財政金融風險的能力和空間已大為收縮。如果說,金融擴張週期上半場以金融泡沫、信貸擴張、債務狂奔、資管亂象為關鍵字的話,那麼在泡沫狂歡之後,中國金融週期正式進入下半場,嚴監管、強風暴拆解金融核彈已成為中國財金新班子的當務之急。

一:金融嚴監管

春節長假後首日,保監會就祭出大動作,對安邦實行為期一年的接管,安邦保險公司原董事長、總經理吳小暉因涉嫌經濟犯罪,被依法提起公訴。

在此之前,中國銀監會已利劍出鞘,對廣發、浦發、郵儲等數十家銀行開出金額上億元的天價罰單。

中國證監會亦重拳頻出,稽查部門2017年受理各類違法違規有效線索625件,新啟動案件初步調查478起;新增立案案件312起,其中,重大案件90起,同比增長一倍。全年辦結立案案件335起,同比增長43%

中國保監會對萬能險等的出手清理,亦在緊鑼密鼓進行中。進入2018年,中國金融監管力度明顯升級加碼。

金融監管高官的表態亦措辭強硬:中國銀監會主席郭樹清發表署名文章稱,「少數不法分子通過複雜架構,虛假出資,循環注資,違規構建龐大的金融集團,已經成為深化金融改革和維護銀行體系安全的嚴重障礙,必須依法予以嚴肅處理」。

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全國證券期貨工作監管會議上矛頭直指「資本大鱷」,表示資本市場不允許大鱷呼風喚雨,對散戶扒皮吸血,要有計劃地把一批資本大鱷逮回來。隨後,中國發通知境外投資「限制令」,涵蓋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行業。

雷霆手段之下,20181月末,基金業協會發布的資管產品備案月報顯示,201712月底券商資管規模16.54萬億,較11月下降約4200億元,較同年3月末下降2.23萬億。

二、 反腐強風暴

與金融嚴監管並行的是,中國越刮越勁的反腐強風暴:包括「發審皇帝」證監會副主席姚剛等在內的「證奸」、保監會主席項俊波等在內的「保奸」、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等在內的「銀奸」、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等在內的「股奸」相繼落馬。

金融領域重拳鋤奸,彰顯中央力推「金融回歸本源」與打贏「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的決心。分析指,隨着金融反腐的縱深推進,證券、保險、銀行在公司治理、企業IPO、信貸資金審批、信託資管募集、險資運用等諸多領域的利益輸送問題,將成金融反腐重點方向。由腐敗案件查處牽扯出的金融風險事件亦會隨之增加。

金融風險點多、涉及面廣,往往牽一髮而動全身。金融嚴監管、反腐強風暴新脈絡之下,進入下半場的中國金融業,收縮和洗牌將成為關鍵字。

事實上,金融亂象反映的雖是金融領域的局部問題,暴露的卻是整個經濟體系的全域問題。一系列金融亂象實際上正是中國加槓桿、擴張型經濟增長模式的「衍生品」。

因此,拆彈金融風險,更為重要的是對刺激性增長模式的糾偏。今年是中國高品質發展元年,擠掉資料中的水分,弱化對速度的追求,實際正是降低金融風險的過程。因此,進入金融監管深水區後的系統改革,是整肅金融亂象的治本之道,更是金融業回哺實體經濟的必由之徑。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