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特稿

中國健康醫藥行業蓬勃發展(2018.4)

發布日期:2018-05-11


──專訪資深美中健康醫療產業投資專家唐馬克博士(下)

馬克博士認為,中國的市場潛力和需求量巨大,是其他國家難以比擬的。無論是人才、市場還是病人需求,中國很獨特,開放式創新和國際合作是非常好的選擇。從境外投資者的視角來看,投資中國生物技術類藥企,尤其是細分領域的領頭羊,將是一個機會,存在潛在的巨大的回報空間。

☉文/莫利亞 鏡報紐約分社社長

☉圖/龔文謨 新華社簽約攝影師

筆者在2月發表了《美國醫藥行業百舸爭流》專訪唐馬克博士()。馬克博士39日應鏡報月刊紐約分社社長誠摯邀請,欣慰地再次接受了專訪:他全面總結和權威解讀了當前中國生物醫藥行業的概況;對將來的中國醫藥行業的展望則表示非常看好。

早在2004年,馬克在世界頂級雜誌《自然-生物技術》發表文章,首開先河地指出,亞太生物技術初現曙光,值得投資。14年後,中國醫藥行業果然迎來了一個快速發展的時期,不論在市場環境、行業監管及技術水平等方面,都有了明顯的變化。

馬克表示,中國政府在國家層面對創新重點支持,政策和資金支援等構築了良好的創新培育環境。目前很多領域都急需生物技術和創新人才;臨床需求很多未滿足,市場增長則很快。據報道,到2030年中國在精準醫療領域的投資規模將達數百億元。無論國外還是國內,都瞄準中國精準醫療領域的發展潛力。

馬克博士認為,中國的市場潛力和需求量巨大,是其他國家難以比擬的。無論是人才、市場還是病人需求,中國很獨特,開放式創新和國際合作是非常好的選擇。從境外投資者的視角來看,投資中國生物技術類藥企,尤其是細分領域的領頭羊,將是一個機會,存在潛在的巨大的回報空間。

一.中國製藥巨頭海外併購活躍

隨着全球製藥行業的研發線日趨老化,以及一些大型藥企遭受生物類似藥的威脅,2018年行業併購可能會繼續出現上升的趨勢。比如,最近A+H股上市公司上海醫藥公告出資5億多美元收購了Cardinal Health的中國業務,已是中國最大醫藥銷售公司之一。上海復星醫藥集團有限公司去年以10多億美元收購印度格蘭製藥有限公司74%的股權。與美國風箏製藥公司成立合資企業,專注於中國的CAR-T治療。另一個是南京三胞集團有限公司,2016年宣布以8億多美元收購Dendreon Corp

二.中國CFDA快速改革

中國監管機構在進一步部署資源,優化鼓勵創新。2015 年下半年,中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CFDA) 出台了很多新政策,支持自主創新,改變審批模式,加快審批速度,促進中國創新藥物和臨床急需用藥的開發,尤其是針對癌症等重大疾病領域。

中國政府支持鼓勵在中國藥政管理改革方面,CFDA最近引進前美國FDA海外人才,其藥品監管審批新政策改革幅度之大,令人矚目。中國細胞療法也有新出現的監管框架。另外,CFDA最近加入國際協調理事會ICH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Harmonization),將來行業發展將符合美國和歐盟標準。外國公司可以在中國同步進行全球臨床試驗。看來,將來審批新藥臨床和上市會更加務實專業和有靈活性,令人拭目以待。預測未來幾年會涉及醫藥行業體制變化。

三.中國創新藥崛起

經過20多年的發展,中國第一代生物技術公司已經成長起來,和記黃埔醫藥,百濟神州及再鼎醫藥先後成功上市,受到歐美投資者歡迎,市場價值迅速達到十億至幾十億美元,證明中國本土新藥研發公司已開始被主流資本市場認可,這標誌一個中國醫藥新時代的開始。

中國近代的原創藥。前人張昌紹以及合作者從中藥常山分離具有抗瘧作用單分子常山堿和常山新堿。屠呦呦和同事們從中藥青蒿分離出抗瘧藥物青蒿素分子,屠呦呦因此獲得諾貝爾獎。張亭棟和同事根據偏方,確定砒霜及其化學成分三氧化二砷可以治療急性早幼粒白血病(APL)。另外,王振義用全反型維甲酸治療APL也獲得成功。

中國藥物創新迅猛。經過20多年的積累,中國的製藥企業從原料藥、低端製劑、高端製劑、me toome betterme best first class步步爬升。雖然低水平重複還比較多,整體創新水平還不是那麼高,但崛起之勢已經看來不可避免。一方面,研發才有未來,願意在研發上投入的企業越來越多,在公司營收中的佔比也越來越高。另一方面,國內企業跟進前沿靶點的能力越來越強,甚至個別領域已經能夠與歐美先進水平一較高下,申報的新藥數量也呈井噴之勢。很多國內醫藥公司已經在美國東西部設立辦事處或分公司,跟進美國原創專利和產品。

中國藥物創新有待進入世界前列。從產業格局來看,中國曾是仿製藥大國,從仿製藥走向創新藥需要經過很長的發展歷程。創新藥的成本高,週期長,需要積累,中國跟歐美有非常大的差距。但在政府支持、人才培養和風險投資不斷推動下,中國的藥物創新會有很大的發展。

中國有待進入世界藥物創新的前列。目前最熱門的兩個化學藥物是阿帕替尼和埃克替尼。阿帕替尼(apatinib)是由已有藥物(vatalanib)衍生後合成。埃克替尼(Icotinib)是由美國上市的藥物Erlotinib衍生後得到。目前中國創新較多的是地域創新(location innovation)和微創新(me better),將海外的創新引進國內,並將其改進。

四.中國熱門的新藥種類

從疾病方面來說,惡性腫瘤、糖尿病、肝炎等疾病治療都產生了重大突破。從技術領域來說,免疫治療高居榜首。目前腫瘤免疫療法藥物研究集中於免疫檢驗點單抗、T細胞受體療法及腫瘤疫苗等。PD-1PD-L1CTLA-4CAR-T等免疫療法,都是目前熱點研發領域。此外,精準醫療、幹細胞治療和基因治療等也是目前業界關注的重點。

PD-1全名是程式性死亡分子-1,是近年來發現的一種負性共刺激分子。PD-L1PD-1的配體,PD-1PD-L1結合後可產生抑制性信號,誘導免疫T細胞凋亡,抑制T細胞的活化和增殖。目前全球已經上市的藥物有OpdivoKeytruda,它們的適應症包括黑色素瘤和晚期非小細胞肺癌等,當然其適應症也還在不斷擴大中。CAR-T技術全稱是嵌合抗原受體-T細胞技術,是近年來興起的一種腫瘤免疫療法。一直以來,CAR-T 細胞療法對白血病和淋巴瘤有很好的效果,但是在實體瘤治療上一直沒有很好的療效。而PD-1抑制劑在實體瘤顯示出了相當的療效。因此很多公司在研究免疫治療方面聯合用藥。

五.中國生技公司到美國上市

20179月,上海再鼎醫藥正式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IPO),上市首日市值達13億美元,創下了中國生技企業成立3年即實現赴美上市的最快紀錄之一。在國內對未盈利藥企尚無上市管道的情況下,率先在美國上市,成為國內研發型藥企的一條可行路徑。目前中國生物醫藥企業境外上市的視窗已打開,有許多中國藥企開始準備赴境外上市。

從上市角度看,海外投資者日漸對中國市場感興趣已是不爭的事實。目前,中國的GDP位於全球第二,如果把購買力算進去(PPP)已經超過美國;而中國醫藥公司的市值跟美國卻有很大差距。例如,江蘇恒瑞跟美國最大藥企的市值相差十幾倍左右;而國內目前市值最高的生物科技公司跟美國相差三十倍左右。巨大的差距對於投資者而言意味着潛在可觀的升值空間。

披露,披露,再披露 (disclosure,disclosure, disclosure)。投資人可能記得,中國民營企業5年以前曾經在美國市場因為有虛假資訊,被放空,股價低迷,大批量退市。著名退市醫療公司包括藥明、先聲和麥瑞。由於中國在行業機制和監管上跟歐美尚有不同之處,海外投資者對於國內企業、醫藥政策和創新環境存在不瞭解的情況。馬克博士建議國內上市企業主動去與投資人溝通,將最新的資訊告訴他們。

六.中國生技公司香港上市可望

赴港上市的機會。最近香港交易所在以前的礦物板塊的基礎上,對創新藥企的開放建立生物技術板塊,放開營收要求,而且可以同股不同權,成為一大亮點。今年港交所正式啟動關於設立生物醫藥板塊的市場諮詢,包括在美國JP Morgan大會舉辦講座和宣傳。這為創新藥企開啟了一道可能的新路徑。修訂後的生物醫藥板及主機板上市規則已於2018215日生效。

馬克博士表示,未來10年,預計有上百家生物技術公司在創新研究方面擁有多個臨床產品線,具備在海外上市的條件。吸引這些公司進入香港資本市場,將有助為香港交易所培養一個強大的生物技術板塊,成為亞洲的「納斯達克」。馬克認為,無論對於投資人和企業而言,香港生物醫藥板塊的設立意味着一條全新上市和退出管道的開啟,是國內生物技術公司的福音;也是國內生物醫藥行業騰飛的催化劑。

赴港上市的挑戰。在港交所放開了營收要求之後,香港是否能成為吸引創新藥企的基地?生物醫藥投資人對於赴港上市可能會擔心兩個問題:一是交易量,二是估值。近兩年,港交所交易量和恒生指數都顯著提高,南下資金量明顯增加,淨流港股達到兩千多億港幣。如果一路保持良好,香港資本市場對內地公司的交易量和估值還會提高。

專利資產評估標準和專業人士是關鍵。馬克博士認為,在獨特的優勢之外,赴港上市也面臨相應挑戰。生物醫藥是高風險高科技領域,在美國納斯達克市場中,基金和投資商均具備許多足以評估生物技術公司科學、臨床研究、靶點機理研究的專業人士,這幾方面都是會影響公司估值的重要因素。因為目前香港和內地由於上市的創新藥產品還不多,如何估計這些臨床前資產的價值,是兩地均面臨的問題。所以,目前跟美國相比存在很大差距。

馬克認為,港交所應盡快建立一套專利資產評估標準;另外希望香港投資商和機構盡快僱用對歐美有經驗的專業人士。

七.中美醫藥行業差異縮小

在新藥研發方向上,中國製藥產業提升的兩條主線,一條是從政策上鼓勵真正的創新,讓具有創新能力的企業得到發展,滿足民眾未滿足的臨床需求;另一條是通過一致性評價讓中國仿製藥企業的水平得到提升,用上品質高和安全的仿製藥。

雖然中國藥物研發不僅與美國有差距,比不上瑞士。但中國醫藥研發有幾個優勢:生物醫藥領域積累了大批人才,包括大量海歸;藥物研發投資鏈的建立;投資和併購數目的增加;一流的生物園區的硬體以及有一些原創性很高的新藥。

馬克博士表示,在臨床試驗方面,中國需要切實的改進。目前,中國有臨床試驗能力的單位不多,臨床試驗的品質和臨床試驗資料可靠性有待提高。

美國新藥研發市場很成熟,大藥企有自己的研發思路與研發策略,也有更多的中小型研發公司與大公司形成互補; 另一方面,他們產學研有機結合得很好,體系更為健全。

中美醫藥創新的差距,不僅表現在新技術上,更表現在對新技術的把握上。新技術的出現會得到更快的傳遞;需要多年積累才能總結出正確的判斷。

馬克博士強調,從仿製藥走向創新藥,要有決心,捨得投入,要有策略,需要選一些適合自己發展的項目。據說目前中國有上百個PD1PD-L1醫藥研發項目。要明確自己的發展戰略,才能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八.中美跨境交易增長迅速

目前,國外生物醫藥公司引進中國創新藥在海外權益的有關案例越來越多,交易規模也越來越高。由於監管環境的變化,創新推動力的增長,以及巨大的投資數量,中國企業與跨國公司之間的跨境交易,速度將大大提高。以前,至少有九家中國公司把創新藥權益賣到了海外。其中最著名的是南京傳奇公司與楊森生物技術公司簽署了開發CAR-T候選LCAR-B38M的交易,交易涉及高達幾億美元,提供開發、監管和銷售里程碑。全球成本和利潤將五五分成,另外江蘇恒瑞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簽署了兩項特許交易。其一,它將BTK抑制劑SHR-1459和兩種較早期的BTK抑制劑的全球權利(日本除外)銷售給紐約的TG治療公司,以換取幾億美元的預付費用和里程碑付款。

2018312日於紐約春暉室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