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特稿

「一帶一路」與德國華商「自我革新」之路(2018.4)

發布日期:2018-05-11


從半工半讀到大眾供應商在華獨家代理,張禹華完成了「自我革新」。他告訴記者,如今的華商已經不僅僅滿足於賺錢,而是努力融入當地主流社會,成為受人尊敬的企業公民。目前,張禹華投身「一帶一路」沿線的公益事業,他認為,「一帶一路」中更重要的是「民心通」。

☉文圖/彭大偉

1990年,張禹華第一次來德國,花了810元人民幣買了一張火車軟臥票。從北京一路顛簸10多天,跨越亞歐大陸,經過莫斯科,終於踏上了漢堡的土地。

從中餐館跑堂,到工廠包裝工、機場打掃飛機的清潔工、EMS幫客人寄送行李箱的搬運工……張禹華在德國半工半讀中完成了學業。而隨着中國改革開放和「入世」帶來的巨大機遇,張禹華的事業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旗下公司已發展為上海大眾供應商在華的獨家代理,年營業額超過3億元人民幣。

坐在「德國通向世界的大門」漢堡著名的阿爾斯特湖畔一座歷史悠久的酒店咖啡廳內,現為德國知名華商領袖的張禹華講起了他本人的「一帶一路」情緣,以及此間華商的「自我革新」之道。

在「一帶一路」人類找到了「王道」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裡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從小在哈爾濱長大,旅德多年的張禹華念念不忘的還是東北的一草一木,以及自己家族與「一帶一路」的百年情緣。

清末明初,在中國東北興建了一條簡稱「中東鐵路」的「中國東方鐵路」,旨在貫通資源豐富的東北地區與俄羅斯。莫德惠作為奉系軍閥張作霖信賴的官員,在1928年的皇姑屯事件中,目睹張作霖遇刺。而同在一列火車上的莫德惠也負了傷。

在「中東路事件」後,為促進與蘇聯方面的合作,莫德惠被委派為東三省鐵路公司理事長兼督辦,以中國方面首席代表身份赴莫斯科參加中蘇談判。談判取得了一定成效,後因「九一八事變」,協議夭折。

張禹華的大姨後來嫁給了莫德惠的兒子,成為莫家兒媳,這段歷史也成為張禹華從小耳熟能詳的家族掌故。

「從當年的日俄戰爭,到圍繞中東路的爭奪,都是新興的大國在崛起過程中選擇了『霸道』,選擇以戰爭手段為發展開路。」張禹華認為,在近一個世紀後的今天,人類終於找到了實現和諧共贏的發展之路,那就是「一帶一路」。

「是戰爭還是和平?是對抗還是合作?習主席去年在達沃斯的演講我聽完很震撼,覺得這個困擾人類幾百年的命題終於找到了一個最優解。」張禹華說,在他個人看來,這就是儒家思想中「王道」在二十一世紀切切實實的體現。

機遇堪比二次改革開放

二十八年彈指一揮,就在張禹華當年懷揣幾千元人民幣的全部家當來到德國的這條鐵路線上,如今滿載貨物的中歐班列穿行不休,2017年共開行中歐班列3673列,中德之間佔48%。「一帶一路」正與德國提出建立商品無障礙運輸的歐亞陸路貿易走廊全面對接。即將開通與北京之間直航航班的漢堡,也正朝着「一帶一路」歐洲段重要支點城市發展。

漢堡市長曾表示,中歐貿易額目前每年的三分之一都經過漢堡完成,這裡已成為「一帶一路」當之無愧的支點。

張禹華經營的公司主要業務是給上海大眾汽車提供配套零部件。他說,過去要把部件從德國運抵亞洲主要通過兩條路:空運和海運。前者需時一個星期,後者則需時一個月。

而伴隨着「一帶一路」建設而蓬勃發展的中歐班列為像張禹華這樣的企業主提供了一種比空運更經濟、比海運更迅捷的可能性,「隨着鐵路的暢通,實實在在地節約了成本」。

在德經商多年,張禹華對「一帶一路」有着更深的理解和體會。他舉例指出,通江達海的交通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固然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題中應有之義,但「一帶一路」建設又不僅限於基礎設施,譬如中國的天然氣、石油管道今後亦可在地理上經過中亞國家,最終抵達一個沿線良港,與全球市場聯通。

「如果說改革開放讓我們中國商人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的話,那麼『一帶一路』就是即將帶來『第二桶金』的新一輪改革開放,甚至可以說比當初改革開放的機遇還要超出人們的想像。」張禹華說,隨着「一帶一路」建設的逐步深入,分布在德國等沿線國家的海外華商可以發揮自己通曉住在國語言文化、熟悉當地營商環境和規則等優勢,扮演好「帶路人」,為中企走出去、沿線國家企業進入中國發揮雙向的橋樑紐帶作用。

「自我革新」主動揮別灰色

近日,中國外交部下屬的中國領事服務網罕見刊文《「灰色」華商遭全球清掃,轉型升級更待何時?》,文中點名海外華商三類「灰」——「灰色」身份、「灰色」貨物、「灰色」經營,引發廣泛關注。歐洲作為活躍着大批華商的地區,華商為當地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顯著貢獻。然而,這裡也存在着不可小覷的「灰色地帶」。

在張禹華看來,前往海外謀生之初,華商由於力量薄弱,會採取一些走捷徑的方法。而如今改革開放已40周年,中國也早已告別積貧積弱,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華商在海外積聚的實力和掌握的平台早已今非昔比。

「所以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部份華商不妨主動借助『一帶一路』倡議這個契機,實現自我轉型、自我革新,真正符合所在國的法律法規,告別那些不足為外人道的灰色成分。」張禹華不無慶幸地表示,在德國,尤其是漢堡,由於歷史積澱和客觀條件稟賦的原因,華商的平均素質很高,也很重視遵守法律法規這條紅線。

「中餐館、打黑工……這是原來很多德國人對華人的印象,其實也是很多歐州人對華人的印象。現在不同了。學習好、教授多、有錢有學識……就說我們現在德國華商聯合總會吧,協會中有四分之一的成員擁有博士學位,真是今非昔比!」張禹華分析,前述文章中提到的三類「灰」,在德國都不成為一個顯著的問題。

張禹華認為,關鍵還是要實現自我革新,不要抱有僥倖心理,如此方能成功融入當地主流社會,成為受人尊敬的企業公民,「做一個好的海外華商,恐怕首先是要做所在國的一個合格公民,否則其它成就都無從談起。」

傾心公益:民心通,「一帶一路」才暢通

這兩年,張禹華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公益上。據不完全統計,他從2016年至今已經自掏腰包超過500萬元人民幣在做公益。

公益活動的範圍,既包括中國雲南、貴州等與東南亞「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毗鄰的貧困地區,也包括緬甸這樣與中國一衣帶水的鄰邦、「一帶一路」重要沿線國家。

20174月,張禹華與另一位德國僑領范軒興奮地從漢堡出發,經首都北京抵達貴州,開始了在黔西南望謨、晴隆縣和黔南平塘縣23縣的公益之旅。兩人共出資人民幣30餘萬元,為99名貧困中小學生發放了助學金,給9名軍烈屬、9名優秀鄉村教師發放了慰問金。

談及從事慈善公益事業的初衷,張禹華說出了兩方面考慮:首先,在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的當下,在廣大中西部地區仍然有着大量人口亟待脫貧,「所以我作為一個在德國的華商,先考慮的是回饋幫助祖籍國人民——畢竟德國已經很富裕了,而中國的這些鄉親更需要幫助。」

其次,他也讀到過德國媒體上很多對「一帶一路」的片面解讀,甚至是刻意歪曲和橫加指責。結合自己在德國打拼二十多年的親身體會,張禹華感到,「一帶一路」要想暢通,中國與沿線國家的民心先得相通。

2017年初,張禹華決定在中國華僑公益基金會中成立一支專項基金,取名「一帶一路:德國華商公益基金」,他為基金草創捐贈了200萬元人民幣。「基金成立不久,我們就以基金的名義,參與資助了中國華僑公益基金會在緬甸開展的『一帶一路•光明行』活動。因為我們這支基金有一項重要的任務,就是幫助一些困難人群解決『看不起病』的難題。」張禹華說。

「這種民間公益的效果真是不可估量的。」參與策劃基金會建立和後續發展的范軒表示,獲益的緬甸白內障患者和當地媒體都在交口稱讚,「數百位受助人士不會忘記,是中國醫療隊幫助他們重返光明。在他們心中,前來幫忙的中國善人就是『活菩薩』。」

在全球範圍內,華人正在揮別「為富不仁」的刻板印象,越來越多華商醉心公益。以編制中國百富榜聞名的胡潤,2017年第四年發布《胡潤全球華人慈善榜》。其中有6成(59位)上榜慈善家來自最新一期胡潤百富榜,比2016年增加3位。胡潤表示,「這些人是財富和慈善都相對陽光化的。」

張禹華卻覺得,自己和朋友們做慈善不是為了排名。「中國需要我們的僑胞在『一帶一路』中發揮作用,充分發揮海外僑胞在『一帶一路』所在國家和地區紮根多年的基礎、人脈、輿情、產業以及和當地政府的管道等優勢,為『一帶一路』項目提供切實可行的幫助、支持和參與。」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