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回歸初心 全面改革選舉制度(2021.2)

發布日期:2021-03-05

☉文/區漢宗

香港目前的選舉制度漏洞,既是港英政府「還政於民」計劃種下的惡果,也是外部勢力操縱香港的重要途徑,唯有堅決貫徹「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原則和底線,在選舉制度上全面改革,不給反中亂港者竊取特區管治權的可乘之機,才能確保國家安全,讓香港的選舉制度回歸「一國兩制」初心,保障「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2021年1月6日,警方國安處拘捕55人,他們分別涉嫌組織策劃、參與去年策動的所謂「初選」,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有關「顛覆國家政權罪」。

一、「初選」挑釁基本法和國安法

特區政府警務處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在當日的發布會上說,2020年3月,有關被捕者提出利用所謂「35+」癱瘓特區政府的計劃。當年4月,有關被捕者提出具體方案,揚言利用策略進行投票,取得香港特區第七屆立法會超過半數議席,並在當選後兩次否決財政預算案,逼迫特區行政長官辭職,令特區政府停擺。當年6月,他們發起眾籌、聘用民意研究機構做投票安排,並在社交平臺上進行宣傳。在《香港國安法》生效後,他們仍在7月中旬舉辦所謂「初選」,並高調宣布選舉結果。

特區政府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說,「35+」及「攬炒十步曲」是一個有組織、有計劃、不顧一切後果、全心惡意破壞特區政府職能,以及癱瘓特區政府的歹毒圖謀。如果這一歹毒圖謀得逞,香港的社會、經濟、民生將受到嚴重衝擊和破壞,香港又要再次面對動盪不安的局面甚至難以想像的災難。

2020年7月,在原定於當年9月舉行的香港特區第七屆立法會選舉前夕,非法「佔中」發起人戴耀廷串通組織所謂反對派「初選」,以「公民投票」為幌子裹挾民意,為反對派參選協調造勢,明目張膽干預選舉,挑釁《香港基本法》和《香港國安法》。

警方國安處拘捕55人中,包括有份牽頭發起攬炒派「初選」的戴耀廷。戴耀廷等人操縱選舉劣跡斑斑,近年來每次選舉,戴耀廷和黎智英都會搞所謂選舉協調,而且愈搞愈具規模,成為反對派的攬炒大台。他們的選舉協調,表面上用投票、民調等方法,看似客觀科學,實際上在他們的操控下,整個反對派就只剩下愈來愈激進的反中亂港路線。

戴耀廷曾炮製「雷動計劃」、「風雲計劃」,操控2016年立法會選舉和2019年區議會選舉。去年他更拋出「真攬炒十步」和「35+初選」,提出攬炒派綁架、顛覆特區政府的違法犯罪政治綱領與宣言,同時明確提到達成階段性目標的策略與手段。

二、「攬炒十步曲」與「初選」旨在奪權

戴耀廷為了達成他宣稱的「35+」,他在去年4月底發表「攬炒十步曲」,為攬炒派未來如何癱瘓特區政府施政,如何奪取政權制定目標。

其後,戴耀廷等開始落實該「十步」,首先就是主導搞所謂的「初選」,由各攬炒派組成的平臺「民主動力」統籌,民主黨、公民黨、人民力量、社會民主連線、「天水連線」、「屯門社區網絡」、「醫管局員工陣線」等積極參與。其後,部份攬炒派「參選人」於去年6月以「抗爭派」的名義在社交平臺發起所謂「落墨無悔,堅定抗爭」的「參選聲明」,要求所有「初選參選人」簽署。該「聲明」旨在要求參與「初選」者都要認同所謂「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迫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撤銷所有抗爭者控罪,令相關人士為「警暴」問責,並重啟政改達至「雙普選」云云。

戴耀廷等人去年7月舉辦所謂「35+」初選,企圖讓攬炒派取得立法會多數,從而否決政府提交的財政預算案以及其他撥款及政策,藉此癱瘓議會和政府,迫使行政長官解散立法會,製造憲制危機。因此,這個「初選」並非一般的選舉協調,而是「攬炒」議會、「攬炒」香港、顛覆國家政權的政治行動。

三、香港選舉制度漏洞是外力操縱香港重要途徑

香港當前選舉制度讓西方反華勢力有機會插手選舉,裏應外合圖謀推行「顏色革命」。從「修例風波」到2019年香港區議會選舉,西方反華勢力一以貫之的目的,就是要通過其在港政治代理人,搞亂香港,奪取香港管治權,遏制中國發展。

在此背景下,反中亂港分子非法操縱各層次選舉活動,以合法身份進入體制內,全方位爭奪香港管治權。區議會、立法會議員和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甚至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都是他們覬覦的目標。如果讓他們得逞,「顏色革命」就會成功,特區憲制秩序就會被顛覆,這嚴重損害國家安全,對香港繁榮穩定形成毀滅性衝擊。

為了達到操縱香港選舉的目的,西方反華勢力使出了一系列伎倆。他們對香港進行所謂「制裁」,或明或暗為反對派出謀劃策,給反對派參選人以所謂「政治庇護」,以種種手段企圖影響選民投票取向。他們企圖通過支持反中亂港分子,培植自己在香港的政治代理人。

以戴耀廷為首的反中亂港分子在香港反對派策動非法「初選」不久,美國便將所謂《香港自治法案》簽署成法,美國干預香港選舉的圖謀昭然若揭。輿論廣泛認為,正是因為有外部勢力為以戴耀廷為首的反中亂港分子撐腰打氣,讓他們有恃無恐。

從美西方勢力對香港的戰略定位和長期滲透行為看,他們高度重視香港的選舉工程,重點扶植有競爭力的代理人與政治團體,不斷推動香港社會運動向激進化和「顏色革命」方向演變,對我國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造成的損害日益擴大。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多次就香港事務指手畫腳,甚至發聲明祝賀香港反對派所謂「初選」成功,還揚言將密切留意香港選舉情況;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頻頻密會反對派議員,暗中「發號施令」干預選舉。戴耀廷背後站着的正是外國「主子」,他與西方一些國家官員往來密切,共謀選舉事務;其相關研究和活動,得到有「中情局分店」之稱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和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的大力支持。

2021年1月13日,《人民日報》「人民銳評」發表題為《香港選舉絕不能成為反中亂港勢力的「工具」》的文章,提出一個讓人們反思的問題:香港選舉,何以成了一些危害國家安全、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反中亂港分子的「工具」?文章強調,香港的選舉,絕不能成為攬炒派的舞臺,絕不能成為危害國家安全的工具。對於那些企圖操控選舉,甚至勾結外部勢力干預選舉的反中亂港分子,除了依法嚴厲打擊,也要在制度上全面築牢屏障,不給反中亂港者竊取特別行政區管治權以可趁之機。

四、港英政府「還政於民」計劃種下的惡果

香港選舉中和選舉後所暴露出的種種亂象,已對國家安全和香港繁榮穩定構成現實威脅。追根溯源,這其實是港英政府「還政於民」計劃種下的惡果。

大英帝國解體時,每當一個殖民地或附屬國將要獨立時,英國都會推行一套所謂「非殖民化」計劃,以便當後者宣布獨立時仍能保持英國在政治上和經濟上的控制和影響。同樣,當前港督麥理浩1979年訪問北京獲悉中國決心收回香港後,港英當局便於1980年代初開始推行所謂「政制改革」,先是於1982年推出《地方行政白皮書》,成立區議會並進行區議會選舉。接着於1984年發表《代議政制》綠皮書和白皮書,立法局部份議席首次經由間接選舉產生,並開始推行「政黨政治」。最後末代港督彭定康於1992年推出「三違反」的所謂「政制改革方案」,擴大立法局直選議席和間選的選民範圍。

港英殖民當局所有以上措施,其意圖是建立一套「權力植根於當地」和以立法為主導的所謂「民主代議政制」,妄圖「交權於港,還政於民」,阻撓中國政府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實現「沒有英國人的英國管治」。

香港回歸後,「還政於民」已成為以國際反華敵對勢力為背景的當地亂港反華勢力,妄圖篡政奪權和將香港變為獨立或半獨立政治實體的綱領和口號。在2003年特區政府就《基本法23條》立法時,亂港反華勢力就拋出所謂「反對23條,還政於民」的口號。亂港反華勢力公開叫囂進行所謂「全民公決」,號召進行非法的「公民抗命」,妄圖「改朝換代」和復辟變天。他們公開號召所謂「不願做順民」和「不願做奴隸」的「香港人站起來」,妄圖顛覆特區政府,奪取立法會以至整個特區政府的領導權與控制權,改變特區的權力來源,即改為所謂「市民授權」或「民意授權」的性質、定位,從而把特區實際上變成為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重新淪為國際反華敵對勢力的保護地和殖民地。

香港選舉制度的種種漏洞,就是港英政府「還政於民」計劃種下的惡果,因此堵塞選舉制度漏洞,避免攬炒派藉參選奪權,並保障「一國兩制」行穩致遠,全面改革選舉制度,已經刻不容緩。

五、鄧小平早有遠見

英國統治香港一個半世紀之久,從來就是港督一個專政,無絲毫民主可言。只是到了中英談判開始之後,英國方面看到它對香港的直接統治可能無法長期延續的時候,才提出要「加速民主進程」,通過「普選」,搞「代議制」。其用心十分清楚,就是企圖在英國被迫撤離香港的時候,只將名義上的主權交還給中國,而不將政權交還給中國,而是交給它長期培植的代理人,搞「以華制華」的把戲,以便在香港回歸之後繼續操縱政局,這實際上還是「主權換治權」的翻版。

對此,鄧小平早有遠見,他鄭重提出:「對香港來說,普選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比如說,我過去也談過,將來香港當然是香港人來管理事務,這些人用普遍投票的方式來選舉行嗎?我們說這些管理香港事務的人,應該是愛祖國、愛香港的香港人,普選就一定能選出這樣的人來嗎?」

對中英談判,鄧小平指出「我們在政制上讓步太多」。對彭定康推出「三違反」的所謂「政制改革方案」,擴大立法局直選議席和間選的選民範圍。鄧小平語氣很嚴厲,他說:香港的情況我很清楚,「香港問題就是一句話,對英國人一點也軟不得。」第二次他就講:「對他們背信棄義的做法,必須堅決頂住,決不能讓步。要質問他們,中英協議還算不算數?如果他們一意孤行,我們就要另起爐灶。」

從西方反華勢力對香港的戰略定位和長期滲透行為看,他們高度重視香港的選舉工程,重點扶植有競爭力的代理人與政治團體,不斷推動香港社會運動向激進化和「顏色革命」方向演變,對中國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造成的損害日益擴大。

回歸以來,香港選舉基本上不設防,反中亂港、「港獨」「自決」分子皆可「入閘」(入圍參選),甚或當選成為議員,最終引發連場政治風波和暴亂。這暴露香港選舉制度出現各種漏洞,為了杜絕反中亂港者借參選攬炒奪權,為了保障「一國兩制」行穩致遠,改革選舉制度,紮緊籬笆樹立規範,已是刻不容緩。

香港的選舉絕不能成為「攬炒派」的舞臺,絕不能成為危害國家安全的工具。對於那些企圖操控選舉,甚至勾結外部勢力干預選舉的反中亂港分子,除了依法嚴厲打擊,也要在選舉制度上「另起爐灶」,全面改革,不給反中亂港者竊取特區管治權以可趁之機。

環顧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的選舉,可以容忍不認同國家、蓄意與中央對抗,甚至意圖顛覆國家政權、勾結外部勢力危害國家安全者當選並取得政權機關的主導權。香港是中國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是香港選舉必須遵循的原則和底線。

如何改革選舉制度?

六、大處着眼改革「雙普選目標」

首先要大處着眼,對行政長官普選和立法會普選的「雙普選目標」進行改革。《中英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並沒有條文訂下實行雙普選,其中第四項訂明,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聲明附件一則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該等條文均與實行雙普選無關。這充分顯示了「一國兩制」的初心。

在西方,民主的希臘概念長期搖擺不定,直至在歐洲文藝復興運動和思想啟蒙運動中,霍布斯、布丹、洛克、密爾、孟德斯鳩、盧梭等西方政治哲學家和法律思想家,高舉民主自由、平等博愛、人權法治的旗幟,對抗封建的君權神權、專制獨裁、等級特權,為建立資產階級民主做了充分的思想和理論準備。

進入十九世紀、特別是二十世紀以來,西方民主理論又有了許多新的發展和變化,產生了諸如協商民主理論、多元民主理論、參與民主理論、民主社會主義思潮等學說和流派。

選舉民主與協商民主的主詞都是民主,都是人類基於多數人的統治這個民主概念的核心理念,直接或者間接管理國家、治理社會、實現自我價值的重要方式、手段和形式。在世界憲法視野下,協商民主是一個新生事物,是民主運行中產生的一種新方式,是對歷史悠久且廣泛採行的選舉民主的補充性方法。對香港「雙普選目標」進行改革,應將選舉民主與協商民主結合起來,特別是行政長官應由協商產生。

七、細微處着眼堵塞選舉制度漏洞

從細微處着眼,要堵塞香港選舉制度存的漏洞。

第一,改革功能組別選舉,有功能界席位長期被攬炒派壟斷,例如法律界、教育界、社福界、醫學界,因界別涉及範圍狹窄,容易出現種票情況,必須改革。

第二,攬炒派長期壟斷某些選區,因此選區需要重新劃界。美國有一個名為「傑利蠑螈」的術語,指執政黨利用居民分布和區域特性劃出選區,將政黨利益極大化。香港選區應重新劃界,避免攬炒派長期壟斷某些選區。

第三,香港選民和參選人年齡下限偏低。美國參選國會議會議員的年齡下限為30歲、意大利為25歲。而香港只要年滿18歲便可以登記成為選民及參選,但一個社會閱歷未深的年輕人是否有足夠能力代表市民發聲?香港應設定參選人年齡下限上調至起碼是25歲;同時,選民年齡亦應該由18歲上調至21歲,因是對社會整體較為負責的做法。

第四,改革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列明選管會主席必須由高等法院法官出任。但香港回歸後,部份法官在判決中竟出現了挑戰特區憲制秩序的嚴重問題,部份法官以「司法獨立」為名自我賦權、屢次越權,偏袒反對派。例如高等法院原訟庭法官馮驊,現任選管會主席,他於2009年首次獲委任為主席,並分別2013年及2017年再度獲委任,他的現任任期到2022年8月16日止。有市民曾到政府總部外請願,要求撤換選管會主席馮驊,市民批評馮驊理應維持選舉公平性,但卻為「泛暴派」參選人護航,他們要求特首調查馮驊及其他選管會職員是否有瀆職行為,如有應該撤換有關人士。因此,應修訂《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改為由行政長官委任適當人選出任主席,若選管主席會再出現偏袒反對派的現象,由行政長官承擔政治責任。

第五,國安法第35條指明任何人經法院判決犯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即喪失作為候選人參加立法會、區議會選舉或者出任香港特區任何公職或者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的資格。應將「攬炒派」區議員全部清除出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空缺可由港區各級政協委員補上。

八、確保立法會和區議會議員都是愛國者

香港議員作為中國香港特區的從政者,理應遵守「一國兩制」的憲制秩序。香港國安法第6條列明,香港居民在參與或就任公職時,應依法簽署文件確認,或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第35條指明區議員也是公職人員。作為公職人員,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效忠國家和特區是天經地義,只有這樣選出來的治港者,才能接受中央政府和香港社會的監督,切實對國家、對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及港人負起責任。這是國家的根本利益所在,也是香港特區的根本利益所在。應盡快完成本地立法完善區議員宣誓安排,糾正區議會亂象。

要全面堵塞香港選舉制度的漏洞。首先在選舉門檻上要嚴格把關,包括對參選人的資格有嚴格審核,反中亂港者、不遵守憲制者、勾結外國勢力者一律不得「入閘」;其次要設立嚴謹、有法律效力的宣誓制度,並設立完善監察機制,對不符合資格者果斷DQ,將違反誓言的「攬炒派」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驅逐出管治架構。

「港人治港」一直有明確的界限和標準,就是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唯有堅決貫徹「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原則,在選舉制度上全面築牢屏障,不給反中亂港者竊取特別行政區管治權的可乘之機,才可以讓香港的選舉制度回歸「一國兩制」初心,真正落實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

外國反華勢力和反中亂港分子試圖以選舉為工具奪取特區管治權,追求「完全自治」,進行「顏色革命」。而香港原有的選舉制度未能有效防範和應對這些風險,存在着憲制秩序可能遭受顛覆的漏洞。這就要求中央和特區政府及時承擔起檢討選舉法制、彌補制度漏洞、保障選舉公平有序開展、推動香港民主政治合法運轉的憲制性責任。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