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報創刊40週年專輯

首頁 > 最新文章 > 鏡報創刊40週年專輯

香港也須面對全球格局調整(2018.5)

發布日期:2018-05-29

☉文/莊周

除了外貿和對外投資正受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調整影響之外,香港金融市場的國際性和水平也正被信奉西方金融市場圭臬者質疑。香港必須加強與內地全面合作和聯繫,同國家一起應對全球格局調整。

2017年底至2018年初,美國宣布調整其全球戰略,把中國和俄羅斯定義為「修正主義大國」(Revisionist powers),當作美國的主要對手。

美國全球戰略這一具根本性質的調整,反映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調整進入了決定性階段,即:美國將竭力阻撓中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企圖阻止全球重心由西方(歐美)向東方(亞洲)轉移。

正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進入今年3月,美國發動矛頭主要指向中國的貿易戰。2018322日,特朗普簽署總統備忘錄,宣布將向中國總值600億美元(相當於4708億港元)的進口商品開徵25%關稅。

耐人尋味的是,同一天,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卻在國會宣布,歐盟、澳洲、阿根廷、巴西、加拿大、墨西哥和韓國將暫時獲免特朗普於3月初宣布的向所有進口鋼材和鋁材分別徵收25%10%關稅。

之前,特朗普已宣布加拿大和墨西哥暫時獲免這兩項關稅。美國對其盟國網開一面固然有其他考慮,譬如,對加拿大和墨西哥是要求它們在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時向美國作出讓步,對歐盟則是要求它增加對北約組織的財政承擔。但是,這樣的網開一面,突顯美國發動貿易戰主要針對中國。

香港是舉世罕見的自由港,但是,向美國出口的鋁材已被美國納入徵收懲罰性高額關稅之列。可以預言,隨着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加劇以及實施限制中國企業投資美國的措施,香港對美外貿和對美投資必將受負面影響。

香港金融市場國際性和水平受質疑

對香港來說,面臨的挑戰和考驗還來自競爭對手趁機貶損香港。39日,新加坡交易所執行副總裁周士達稱,新交所即將公布關於「雙重股權」(即同股不同權)企業上市規則諮詢文件,預計諮詢期約兩個月,今年7月就能迎來首家同股不同權企業上市,而且,很可能是一家香港科技公司。周士達說,香港已經不是完全的離岸中心和國際市場,只是「半離岸、半在岸」,內地與香港證券市場已建立互聯互通機制,已在內地上市的企業再在香港上市沒有太大意義。周士達詰問:「無論喜歡與否,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而新加坡不是。考慮到中國內地對香港證監會有一定影響,香港真的是最佳上市地嗎?」

新交所欲推行「雙重股權」,如同香港交易所欲實施「同股不同權」,以及中國內地滬深股市欲以CDR形式吸引內地在境外上市的創新科技企業返回A股市場,均是因應全球證券市場競爭之舉。21世紀全球進入創新科技引領經濟發展的新紀元,全球各重要證券交易所紛紛爭取更多具增長潛力的「獨角獸」到自己的交易所上市是應有之義。這樣的競爭,同這些交易所以往競爭上市公司,沒有性質區別。但是,周士達對香港與內地證券市場關係的評價,發出一個新的值得警惕的信號——在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調整背景下,香港作為中國一部份面臨被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市場邊緣化的威脅。

香港金融當局對周士達的上述評論當然採取否定的態度。314日,香港證監會主席批評周士達的評論是「無稽之談」,重申香港證監會是獨立的監管機構。香港證監會行政總裁歐達禮(Ashley Alder)也表示,香港與內地監管機構採取不同的系統,一旦需要共同管控風險,在不同制度下會確保香港證監會的獨立性,兩地監管機構之間不存在誰影響誰的問題,而是相互溝通的關係。

但是,香港金融當局和社會各界,尤其金融界不能忽視,在國際金融市場上,類似周士達的觀點頗為流行,這一類觀點的本質,是認為中國內地證券市場尚不屬於全球證券市場,因此,是次等的。正是基於這樣的觀點,香港證券市場與內地拓展一體化,被視為削弱香港金融市場的國際性、降低香港金融市場的水平。

尤其,類似的偏見,還擴及對於香港整體地位的評價。327日,新加坡經濟發展局主席馬宣仁稱:「香港越來越『中國中心化』,或許不太適合企業在此協調管理亞洲地區業務。」

西方主導的標準正被動搖

這類觀點,是以成熟的西方國家經濟包括其金融市場的標準以及同西方國家經濟及其金融市場的關係來衡量中國內地金融市場以及香港與內地關係。持這一類觀點者不是故意忽視便是無知——以西方國家為標準和中心的觀點,正被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調整所動搖。

譬如,鑒於2008年美國發生「百年一遇」金融危機的教訓,中國內地金融市場強調為實體經濟服務,不會發展脫離實體經濟的衍生產品。因此,衡量中國內地金融市場是否規範和水平是否提高,不能參照西方國家金融市場。

與此同時,中國企業和中國金融市場與西方國家的關係也將發生變化。例如,中國內地企業選擇哪一個國家或地方的證券市場上市,基於兩方面考慮。一是較容易上市而募集資金的幣種適合投資和營運,較容易上市是相對於中國內地監管而言,幣種考慮是因為人民幣尚未達至充分可兌換。二是有利於企業長期發展,包括方便企業再集資,有利於企業對其市值實施管理。這兩方面考慮都屬於經濟。因應美國調整其對華戰略,中國企業是否繼續在美國上市,以及選擇哪一個證券市場上市為宜,將不得不增添政治考慮。

隨着美國在西太平洋對中國展開緊迫遏制態勢,東南亞國家企圖在美中兩國之間保持中立的空間將愈益縮窄。地緣經濟關係必定折射地緣政治變化,中國內地企業將以此作為選擇上市地的重要依據,這意味着香港金融市場對於國家的作用將更加重要。在全球重心向亞洲轉移過程中,香港越來越「中國中心化」不僅不是香港的弱點,相反,是香港領先於亞洲其他經濟包括新加坡的獨特優勢。

綜上所述,香港不僅外貿和對外投資,而且金融市場都必須加強與內地合作和聯繫,依靠國家,同國家一起應對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調整。

201842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