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2018 :中國外交面臨分水嶺(2018.5)

發布日期:2018-05-29

☉文/閔之才

2018年以來,對中國而言,最敏感複雜的三對關係都出現了重大變化:中美關係進入了質變期,美國在貿易戰和台灣問題上頻頻發難,如何破解美國圍堵遏制中國崛起的困境,是中國領導人必須面對的課題;中朝關係因金正恩訪華而解凍,但兩國能否重修舊好,如何防止朝鮮反復無常,再走不歸路,亦值得觀察;中日關係因安倍頻頻示好,加上高層互訪,兩國關係迎來了小陽春,但安倍的真心幾何,亦需時間來檢驗……

進入2018年以來,長期困擾中國外交的一些問題出現了巨變,如中朝關係突然解凍,中日關係開始回暖;而有的老問題又出現了新情況,如中美關係因美國發起貿易戰,使得習特會後的短暫蜜月期宣告結束,中美兩國關係進入了「質變」期。

專家指,2018年將是中國外交的分水嶺,中國外交面臨的局面也將更加複雜。如能繼續保持積極外交態勢,抓住有利契機,將突破諸多僵局,為未來幾年的中國外交乃至發展創造良好的國際和周邊環境。

中美關係進入質變期何以應對

近一段時間以來,中美關係的「大氣候」正在發生劇變,如316日美通過《與台灣交往/旅行法》;323日北京時間凌晨美總統簽署備忘錄,對華發起貿易戰;同日美海軍「馬斯汀號」驅逐艦在南海海域實行「航行自由」行動,進入南沙群島美濟礁12海里範圍內。上述事件共同作用,導致中美關係急轉直下。

美國國內的「小氣候」受特朗普內閣重大人事變更的影響也在起變化,如314日以中情局前局長邁克蓬佩奧取代蒂勒森擔任國務卿,322日以約翰博爾頓取代麥克馬斯特擔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等,使其執政團隊軍方與鷹派色彩陡增。

中美關係面臨過山車般的起伏。特別是兩國「貿易戰」引發各界關注。隨着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圓滿落下帷幕,習近平宣布中國將推出一系列擴大對外開放的新舉措,持續多日的中美貿易摩擦可能逐步趨於平靜。「貿易戰」終將結束,但中美全面競爭時代才剛剛開始。特別是在台灣問題上,很可能會成為中美之間的另一爆點。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所長張宇燕在博鰲亞洲論壇的媒體見面會上表示,2017年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標誌着中美關係進入了一個質變期。因為中國的GDP已經達到了美國的三分之二。

「三分之二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是一個臨界點,這個資料是以目前的市場匯率來計算的,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一個強國都會考慮他在世界上的一個地位。」在回答中美貿易摩擦未來走勢時,張宇燕這樣說道。

張宇燕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把中國和俄羅斯明確點出來,是戰略對手,那麼,對待戰略對手的政策和以前相比也會有一個比較大的新的變化,這是一個新的戰略定位。

中央黨校教授羅建波認為,中美關係的性質正在發生重大轉變,如果說以前中美關係是「合作+競爭」,以合作為主,那麼當前及今後相當長時期裡,中美關係可能將是「競爭+合作」,以競爭為主。隨着中美實力的接近及中國模式世界影響力的不斷增長,中美矛盾可能會繼續上升。對此,中國要有充分的心理和戰略準備。

羅建波指出,在談論中美矛盾的時候,人們常常把注意力集中到貿易摩擦、朝核問題、南海問題等具體問題上,事實上,中美關係存在更為深刻的三重結構性矛盾:權力之爭、秩序之爭、觀念之爭。

羅建波分析,中美經濟和軍事實力的持續接近必然帶來大國權力的競爭,國際權力格局的變化隨後也將體現在各國在國際秩序中的地位和影響力的變化,而國際秩序安排的背後必然反映出各國在利益和觀念方面的差異。如果說,以前美國對「修昔底德陷阱」的熱議只是反映出它們對中美權力變化的關注,而近來「銳實力」概念的提出則把美國對華焦慮更為全面清晰地表達了出來。

之所以判斷中美關係「走向質變」,專家們的主要判斷是基於:一,未來的10-15年,全球只有中國存在經濟總規模超過美國的可能,而且,中國還是獨立的政治軍事大國;二,鎖定「霸權頭號挑戰者」是人類社會有史以來,所有霸權國家的本能,美國也不例外,而且鎖定的對象,幾乎只能是追趕自己的中國。

中國人民大學歐洲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彭曉光指出,這個鎖定,標誌着中美關係「走向質變」,這對中美兩國而言,都是陌生而措手不及的。陌生,是因為近現代史上,中國從未被英語民族霸權鎖定為「頭號挑戰者」,即使在中美兩國兵戎相見的1950年代,美國依然堅決地鎖定蘇聯為其「頭號挑戰者」。

那麼,面對走向質變的中美關係,中國當如何作為?

彭曉光指出,中美關係走向質變,意味着美國主動挑起的中美博弈,將可能會大大升級——美國在意識形態傳媒、貨幣金融經濟及地緣政治軍事領域對中國的一系列動作,包括日本、韓國及某些東南亞國家在海上的一系列動作,都需要放在這個背景下去把握和應對。

民族主義者、獨立學者司馬南指出,中美關係的質變,勢必引發兩種體制的對決,強調世界共處於一個矛盾的統一體中,以「天下主義」概念處理天下事務,增強世界命運共同體共識,於我有利,於美有利,於世界有利。從某個角度上看,誰能夠做大自己的朋友圈,誰是這一場體制對決的勝出方。中美關係質變,增加了世界的不確定性,包括最壞的可能性,中國惟有更勇敢地、更熱情地、更真誠地擁抱整個世界,方有未來。

司馬南指出,現在的貿易戰只是開始,貿易、貨幣、軍事、政治,諸多較量之外,更長時間的較量,最大的較量還在文化領域,秉承老祖宗留下來的古代君子之德,或可在文化較量中爭取到更多的人的理解。你斤斤計較,我惠而不費;你盛氣凌人,我勞而不怨;你竭澤而漁,我欲而不貪;你橫行霸道,我泰而不驕;你不教而誅,我威而不猛。

不過,羅建波強調,那種認為中美即將爆發全面衝突,甚至認為中國外部環境空前嚴峻的說法,與事實並不相符,也對中國堅持以發展為重的戰略選擇極為不利。

羅建波建議,對當前中美多領域的摩擦乃至今後可能持續存在的中美全面競爭,中國大體上可以以「兩手」對「兩手」學會在競爭中求合作。在對美交往中,我們需要展現適度的寬容和包容,也需要清晰表達中國的底線和原則。如果說中美對決最終難以避免,那麼我們也要提前做好應對複雜困難局面的心理和戰略準備。

中朝關係突轉圜:昔日老友能否重修舊好

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對北京的神秘訪問,可以說,既讓外界感到突兀,又在情理之中。「突兀」的是此前似乎沒有一點跡象,外界關注的是金正恩4月與韓國總統文在寅的會晤,以及5月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會面;「情理之中」的是,隨着中國感受到美國壓力,尤其是美中近期顯示出全面對抗態勢,中朝重新接近,中國對美打「朝鮮牌」遲早之事。

金正恩上台七年,中朝關係因其執意發展核武器漸行漸遠。特別是中國在聯合國上支持對朝制裁,引發朝鮮極大不滿,雙方老死不相往來。而金正恩也沒有浪費叫板中國的機會,他清洗了同北京方面關係密切的官員,包括他下令處決的姑父,還把武器試驗的時間安排在攪亂中國的峰會和假日的日子。這導致中國高層大為光火,七年不與金正恩見面,兩國關係陷入谷底。

出人意料的是,今年新春伊始,朝鮮就利用冬奧會打出了一手大牌,主動提出了和平對話建議,半島局勢急速升溫,北南首腦會晤、朝美首腦會晤都將於近期舉行。而且,這一系列招數都繞過了中國,一度使外界質疑中國在朝核問題上已經被邊緣化,甚至有言論稱,六方會談變成了三方會談、四方會談、五方會談,唯獨中國將被排除在外,這對中國無疑是一種羞辱。

根據中國官方消息稿,習近平在談到金正恩此次來華訪問時,用了「時機特殊、意義重大」表述。所謂「時機特殊」在這裡有三層含義:一是指朝鮮正處於聯合國的嚴厲制裁這個特殊時刻;二是指金正恩馬上要同文在寅和特朗普會談這個特殊時刻;三是指中美開始貿易戰這個特殊時刻。在這個「特殊時刻」中朝要拋棄過去的芥蒂,團結起來,共同應對外部挑戰。

因此,本次「習金會」一個最大收穫,就是兩國首腦重新確認了發展兩國關係的重要性和意願,用他們的話說,就是發展中朝傳統友誼是雙方的戰略選擇,不應也不會因一時一事而變化,或者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改變。聯想到外界一段時期來中朝不和的傳言,兩位領導人實際是要告訴國際社會,無論是中國參與制裁朝鮮,還是半島北南關係改善,還是美朝首腦會談,都不會削弱中朝傳統友誼,外界借機在中朝之間進行挑撥離間的一切行為都是徒勞的、不會得逞的。

學者鄧聿文認為,這種對兩國傳統友誼的確認,實際上是要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恢復過去的同盟關係。和過去的同盟關係相比,新時期的同盟關係,既要延續傳統友誼的歷史合法性,更要凸顯意識形態色彩,即中朝雙方同為社會主義國家的政權本質,這一點在習、金兩人的講話中得到鮮明體現。

中國表示,將在政治上和朝鮮站在一起,堅定支持朝鮮,換言之,中國是朝鮮堅定的政治盟友。中國對半島地緣政治的考量也是從這一因素出發的。北京以此表明,中朝政權的同質性,是半島事務其他各方所不具備的,任何想將中國排斥出半島事務的想法和行為,不僅根本行不通,而且本來就不可以。如果半島事務的其他方想要和平解決朝核問題,就必須尊重中國的核心利益,不要在諸如台灣、南海等問題上踩中方底線。

鄧聿文指出,接下來可想而知,中國將會參與「特金會」至半島北南首腦會談的議程、議題準備與設計。金正恩已經在「習金會」上表示,在半島無核化及其相關事務中,朝方希望同中方加強戰略溝通,共同維護協商對話勢頭和半島和平穩定。換言之,金正恩這次來訪,除了恢復中朝兩國的傳統友誼外,一個重要使命就是向中方通報「特金會」朝方準備情況,徵詢中方意見和建議。

多數專家都指出,習金會證明了在朝核問題上「中國出局」看法已經不攻自破。不論朝鮮半島局勢會如何,中國仍是這盤棋的大玩家。專家們也強調,中國並不想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站在最前面。當朝鮮半島問題迎來新一輪的格局變動時,中國的影響力不能排除,但也不意味着中國要扛起談判的大旗,美朝接下來會如何談、談出何種結果,都是兩國之間最直接的問題,中國可以施以援手,但中國無法替代美朝。

中日關係小陽春能否有新轉機

最近一段時間,中日關係出現回暖。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於415日至17日應邀對日本進行正式訪問,並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主持召開第四次中日經濟高層對話。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將在59日訪問日本,出席中日韓三國元首會談。

據瞭解,日本方面對此次李克強訪日極為重視。日本政府將李克強視作重要賓客,計劃僅次於「國賓」和「公賓」的「正式工作訪問賓客」規格進行接待。現正準備把會見天皇也加入到日程當中,此次日本天皇只會見國家元首。

與重視李克強相比,日方計劃與李克強一同出席日中韓會談的韓國總統文在寅的訪日定位為非正式訪問,不作為賓客身份進行接待。據分析背後原因可能是雙方圍繞慰安婦問題的對立。

實際上,從2017年以來,日本便一直釋放改善中日關係的信號,也極力邀請李克強和習近平訪問日本。中日領導人多次會晤,兩國間多種溝通機制逐步恢復。日方也開始積極評價「一帶一路」倡議,在對華關係上釋放出了很多正面信息。

去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周年,是值得紀念的兩個重要年份。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本人也頻繁示好中國,比如表態願參加「一帶一路」、提議舉行雙邊首腦會談、邀請李克強總理訪日等,似乎一次比一次真切。

2018年春回之際,中日關係也呈現「小陽春」勢頭。主要表現在三方面:一是日方頻頻就改善關係釋出積極信號,表示願在「帶路」框架下展開對華合作。二是兩國領導人多次會面,高層互動增多。三是兩國各領域、各部門對話全面重啟,各層面交流恢復活躍。

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博士後孟明銘指出,面對新近中日關係這股「三月春風」,我們不能過份誇大日本政府釋放的善意。從根本上講,日本目前對華政策的基本盤沒有變化,仍以盡全力制衡和防範中國,全方位對華博弈以增加中國復興的成本為主流。只不過近來國際國內形勢所出現的超乎日本預料的新變化,令日本不得不和中國打交道,迂迴周旋。

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長楊伯江表示,從深層次看,中日關係的突出敏感問題未獲真正解決,分歧仍然嚴重。

一是圍繞東海釣魚島的對峙未見緩解。201710月,安倍內閣決定,從2018年起在中小學實施新版「學習指導要領」,將釣魚島和竹島(韓國稱「獨島」)標明為「日本固有領土」,並在內閣官房網站上刊載「學校輔助教材」,以「充實關於日本領土的教育」。

二是日本安全軍事政策「鎖定中國」,以中國為假想敵強化「西南防衛」。安倍內閣以中國軍力發展為參照,優先發展海上與空中作戰力量,重視部隊快速部署能力,促進陸上作戰力量快反化、兩棲化。20173月,日本水陸機動團教育隊在長崎縣佐世保市陸上自衛隊相浦基地成立,標誌着「日本版海軍陸戰隊」距正式成軍僅剩一步之遙。

三是在地區多邊層面,日本積極推動「印太戰略」構想,以對沖反制「帶路」倡議。201711月,日美首腦會談後發表的聯合公報,稱「將尋求新的合作夥伴以及與盟友之間的合作機會,力爭建立一個自由、公正與互惠的印太地區」。這表明「美方作為新的對亞洲戰略,與日本統一了步調,意在對抗中國的『帶路』經濟帶構想」。

儘管如此,孟明銘指出,我們對於日方釋放出的善意信號,也不能完全無動於衷。至少從這些舉動中我們可以看出,日本政治集團內對華態度已經出現裂隙,這一戰略機遇也值得我們注重利用。

中國社科院日本所研究員吳懷中也指出,就政府層面來說,中日關係的確面臨新的機遇視窗,需要牢牢把握、最大化利用。吳懷中表示,李克強總理即將訪日,正是試圖暫時擱置政治疑慮、開闢兩國關係持續健康發展的新路徑。安倍的真實意圖及後續行動仍有待觀察,但不妨中方對其進行主動引領、積極塑造,促其不鬆勁、不後退、不反復。和平、發展、合作是時代潮流,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周年,中日借此契機相向而行,或可在促進兩國關係重新走上健康穩定道路、建設新型國家關係的道路上邁出重要一步。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