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中美「貿易戰」硝煙背後的深層原因(2018.5)

發布日期:2018-05-29

☉文/稼韌

中美貿易「備戰陣容」已於4月上旬正式攤牌。如果雙方公布的制裁與反制裁措施在6月份付諸實施,則摩擦有全面升級的可能,不僅將令中美兩國經濟受創,其衝擊波亦將影響全球。目前,兩個大國之間的角力有長期化的趨勢,如何止戈不僅是經貿議題,更是政治和戰略議題。

今年3月以來,中美貿易爭端持續升級,雙方互祭強力措施。這一波貿易戰的前哨交鋒,是美國以保障本土產業和國家安全為由,於3月上旬宣布向進口鋼鋁課徵高關稅(即「232措施」)。在當時,中國並非唯一加稅對象,但白宮隨後宣布暫時豁免對歐盟、阿根廷、澳大利亞、巴西、加拿大等經濟體的鋼鋁關稅,顯露出孤立中國的政策意圖。

大棒來襲 摩擦升級

當地時間322日,特朗普簽署了針對中國「智慧財產權侵權」的總統備忘錄,依據「301調查」結果,將對中國採取三大措施: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大規模徵收關稅,訴諸WTO裁決,和限制中國企業對美投資併購。

作為首輪反擊,中國商務部選擇在早晨7點宣布擬對30億美元自美進口的產品加徵關稅。41日深夜,中國財政部發布消息,稱決定自當月2日起對原產美國的七類128項進口商品中止關稅減讓義務,在現行試用關稅稅率基礎上加徵15%25%關稅。

據官方口徑,上述清單皆系針對美方的「232措施」而非「301調查」。而從時間上看,中國財經部門的官員們已處於「枕戈待旦」的狀態。

隨後,美國再度針對中國擴大戰線。美東時間43日,美國發布對華「301調查」項下徵稅產品建議清單,涵蓋中國約1300個稅號的產品,價值約500億美元,涉及信息和通信技術、航空航天、機器人、醫藥、機械等行業。

作為同等烈度的回應,中國隨即宣布擬對大豆、汽車、飛機等14106類美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稅率擬為25%,涉及2017年中國自美國進口金額約500億美元。

與之前象徵性的回應不同,這次中方拳風已掃過特朗普「七寸」,對其票倉亦予打擊。

據中方統計,最近10年間美國對中國出口年均增長11%,幾乎是同期中國對美國出口年均增速的兩倍。美國62%的大豆、14%的棉花、25%的波音飛機、17%的汽車、15%的積體電路出口目的地都是中國。另據美方資料,2016年中國是美國農產品第二大出口市場;每個美國農民平均向中國出口農產品約1.2萬美元。

在中美一天之內先後公布清單後,雙方關係出現轉圜跡象。5日當天有內地媒體刊文稱,《一夜之間,中美坐回談判桌》,這篇網絡轉發量頗高的文章中提到,美國官方發聲試圖給貿易戰降溫。

事後來看,當時確實是中美貿易摩擦自爆發以來,雙方離談判桌最近的一次。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於44日會見了美國代理國務卿沙利文。美方在會談後稱,雙方對「恢復公平、平衡的經濟關係還需保持密切溝通」一事達成一致。

但好景不長。特朗普45日發表聲明稱,將要求美貿易代表考慮再對中國1000億美元出口商品加徵關稅。次日晚間,中國商務部臨時召開記者吹風會,強硬回應稱,中方已經做好充分準備,如果美方公布新的徵稅產品清單,「將毫不猶豫立刻進行大力度的反擊。我們不排除任何選項。」

這場小型發布會透露出的重要信息,是風向的轉變。中方表示,雙方已無就此問題進行任何談判的可能。而此前,「以打促談」還是北京的主要選項。

中方改口「不談」,應當不是真的不談,而心理博弈升級、以迂為進。從另一方面可以看出事態的嚴重化和複雜性。

特朗普則是一手皮鞭,一手「蜜糖」。他在48號到10號連續發推文稱,「無論兩國之間發生什麼貿易爭端,中國領導人和我將永遠是朋友。」並稱讚了習近平在博鰲年會上有關關稅和汽車貿易壁壘的友好發言。

但是,轉機時刻未到。中國商務部在412日的例行發布會上稱,「現在不是中方願不願意參與談判的問題,而是美方的行動,根本沒有表現出談判的誠意。」並指出,「對於美方的態度,我們將聽其言、觀其行」。

中美鬥法 池魚有殃

從中美前幾輪交鋒可以看出,時間高度銜接,力度基本對等,雙方均是有備而戰。

內地知名宏觀分析師任澤平認為,沙盤推演未來中美貿易戰形勢,主要有兩種情景。一是短期內邊打邊談,以「升級接觸試探再升級再接觸試探雙方妥協」結束的概率為高,雙方鬥而不破。

第二種情景是,如果管控失當,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不排除後續擴大到金融戰、資源戰乃至地緣戰的可能。美國是國際政治博弈的老手,若「關稅牌」打不響,可能的後招還有囤積政治籌碼,包括「友台」「親台」、支持香港「民主化」、撐藏獨和疆獨、聯合盟友包圍遏制中國等。

在最壞可能下,美方將動用其二戰以來建立的霸權體系從貿易、金融、匯率、軍事等全方位遏制中國,新的「鐵幕時代」開啟。此一結局,將是兩敗俱傷,為未來全球治理帶來重大挑戰和不穩定因素,應是各方全力避免的。

在第一種情景下,至少還有兩種可能。一是中美雙方利用關稅實施前的緩衝期,針對各自訴求磋商達成協議,這是衝擊面最小的發展方向。二是懲罰性關稅仍會部份實施,例如針對科技產品的懲罰性關稅或保留,但雙方各有讓步。

根據海通證券姜超團隊的研報測算,25%的關稅稅率下,如果分別針對500億、300億和10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徵稅,最終會導致中國GDP增速分別下滑0.09%0.05%0.02%

如果美國將關稅擴大到全部中國出口的商品,並假設全面關稅稅率分別提高到10%25%45%,則將對應拖累中國GDP下降0.3%0.8%1.5%

以中美貿易往來之緊密,在短期內走到上一步的可能性不大。此外,中國去年對美國貿易順差為3750億美元,從「報復」的角度而言是不對稱的,以同樣力度還以顏色應非北京首選。

世界前兩大經濟體「鬥法」,其他國家亦有池魚之慮。

有學者指出,中美貿易戰火一旦擴大,全球產業鏈或遭受4000多億美元的損失。據《經濟學人》雜誌測算,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出口中,30%的附加值由其他向中國出口中間產品的國家取得。日本、韓國、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沙特乃至智利等國,都間接受益於中國對美出口。

來自中國商務部的《關於中美經貿關係的研究報告》亦顯示,中國貨物貿易順差的59%來自外資企業,61%來自加工貿易。這從另一方面說明,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平衡,是過去幾十年全球產業鏈分工的結果,實際上已把各方寓於「利益共同體」之中。一旦出現全球範圍的貿易戰,資本、人口、信息等要素的全球流動也會遭到抑制,全球經濟的復蘇態勢將受到巨大衝擊。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Lagarde)411日的演講中警告稱,支撐全球貿易的規則「可能會被(保護主義力量)撕裂」。她表示,這將是「不可原諒的集體政策失敗」。換言之,貿易戰將動搖基於規則和共擔責任而建立的全球貿易體系。

貿易為表 內因有四

回顧中美的貿易摩擦歷史,美國曾在1991年到2010年間對華動用過5次「301條款」。但從結果看,歷次調查最後均以協商談判收場,懲罰措施實際上被當作了談判籌碼。

1991年、1994年和1996年針對智慧財產權的調查以後,中美分別簽署了3個有關協定。2010年針對清潔能源措施展開的301調查後,中國與美國在WTO爭端解決機制項下進行磋商,中方修改了關於風力設備補貼的法規。

對於特朗普發起的貿易行動,有相當一部份看法認為,這不過是華府的談判策略。任何以追求利益為目標的爭議,最終更多是通過談判和雙方各有讓步的方式來解決,這次也不例外。

上述觀點道出了部份事實,但可能只觸及到問題表面。

2017818日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宣布對中國發起「301調查」,到特朗普簽署備忘錄,過去了近220天。期間,雙方有過解決問題的最佳時間視窗,如去年11月特朗普訪華、今年2月底中財辦主任劉鶴訪美等,但都未能延緩事態的演進。

站在大國權力更替和全球性視角看,這次中美貿易摩擦並非哪個技術層面出了問題,而是兩大國之間在經濟實力不斷接近,全球化進程接近臨界點的背景下的必然之事。

我們可以得出四個推斷:貿易戰不是偶發事件,而是必然事件;不是短期摩擦,而是長期博弈;不只是經濟議題,也是政治和戰略問題;不只是中美之間的結構性矛盾,也是全球化新舊範式交替期的震盪。

——不是偶發事件,而是必然事件。

西方學者本艾達(Ben-Atar)在其著作《商業秘密:知識盜用與美國工業力量的起源》中曾回顧200多年前歐洲與美國的博弈,當時歐洲各國曾竭力阻止其技術工人移民到剛剛獨立的美國,並為此頒布了極為嚴厲的法律。這和今天美國對中國的反應十分形似。

歷史上新興大國與守成大國的角力是常態,雖然全面敵對或可化解,但一定時期內的局部衝撞在所難免。

——不是短期摩擦,而是長期博弈。

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在4月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上發言認為,中美貿易摩擦有可能是一個長期的問題,要理性處理。易的觀點應該代表了北京方面的研判,也符合客觀形勢。

下一個十年,美國將慶祝建國250周年,中國到2020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2025年要邁入製造強國行列,兩國之間的直接競爭還將在各自國家利益的驅動下保持長期化。

——不只是經濟議題,也是政治和戰略問題。

美國發起貿易戰,不無遏制中國復興之意。此前白宮官員直言,這次行動針對的目標就是《中國製造2025》中涉及的各個領域。

如果特朗普施政是一條明線,那麼班農主義就是一條暗線。

白宮「前師爺」班農(Bannon)曾在去年8月宣布說,「美國對華的經濟戰爭已經打響」,他認為,這場戰爭勢必導致在2530年後中美之中只有一方成為世界的霸主。班農雖已離職,但其理論和思想仍反映了美國部份政治精英的共識。

對於中國而言,所要解決的無非也是新的「立國戰略」問題。北京分析人士指出,面對未來政治經濟形勢演化趨勢以及世界領導權更迭,中國應當爭取一種長遠有利的戰略定位,類似當年英國的大陸均勢,美國的孤立主義等。

——不只是中美之間的結構性矛盾,也是全球化新舊範式交替期的震盪。

中美貿易摩擦,是世界秩序重構的一部份,是冷戰結束後全球化帶來的重組和內部張力達到臨界點的表現。經濟學者劉煜輝指出,中美貿易戰的根本原因在於「過去40年全球化面臨清算」,是清醒之語。

美國以及歐洲率先感受到了這種臨界狀態。內地社會學者孫立平將之概括為「資本抽離所造成的社會結構的坍塌」,這是過去從未有過的一種情形。

傳統的經濟全球化範式,是「資本無界人有界」,所以人工要素的價差就轉化為了資本的利潤。從根本上說,造成美國宏觀帳戶衰敗的原因,是強大的跨國公司而非某個國家。

而美國對華出手的背後,其實是對全球化路徑的修正。過去幾年中,逆全球化和貿易保護主義的抬頭,都與全球化下半場的道路選擇有關。可以預見,全球價值鏈和世界秩序正面臨一場深度重塑。而要平衡和優化各方面利益,和平磋商應當是比硬對硬更好的選擇。

中國何為 擴大開放

對決意邁入「新時代」的中國來說,來自外部的壓力既帶來了挑戰,也提供了契機。

回顧發展歷程可以看出,中國近些年的改革開放成果多是在自主改革和外部壓力的共同作用下形成的。

原外經貿部副部長、中國入世首席談判代表龍永圖就指出,應該好好利用這次中美貿易摩擦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對國內的體制進行一次全面的梳理,盡量使得中國的制度符合世界貿易組織和全球的規則體系、國際慣例。他還認為,應當用對外開放來解決中國現在內部制度改革的一些「硬骨頭」,這樣的改革也符合中國將來的利益。

在此方面,中國體制內外的精英已有共識:應對遏制和衝突的最好辦法是更堅決的開放,更堅決的融入全球貿易體系。

41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博鰲論壇開幕式上強調,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並提出將盡快落地一系列擴大開放的重要舉措,包括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創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和主動擴大進口等。

習近平的這番講話,從宏觀層面宣示了中國深化改革開放的決心。在近期緊張的國際貿易局勢下,這樣的表態及時展現了一個大國開放、成熟的胸襟。

需要指出的是,堅定不移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並非應對外部壓力的權宜之舉,更多還是出於中國自身發展的內在需要。

早在去年7月舉行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上,中國高層就已強調要加快對外開放步伐,並提出「建設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加快統一內外資法律法規」「智慧財產權保護」「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等要求。

在今年全國人大閉幕會上,習近平又明確表示,「我們要以更大的力度、更實的措施全面深化改革、擴大對外開放,貫徹新發展理念,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不斷增強我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讓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活力更加充分地展示出來。」

改革的應有之義,是要強力抑制經濟租金,包括政府的租金、壟斷的租金、土地的租金等,把利潤留給真正創造價值而非分配價值的主體。這就需要進一步推進政府、金融、國企、土地等各項改革,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

對於西方所指責的「中國人只摘走了自由貿易的花朵,把精英帶去的基本價值的種子拒之門外」,最好的回應辦法,還是練好「內功」,把改革開放所承載的價值觀念轉化為實際行動和發展紅利,從道義上贏得國際尊重。

過去幾年,中國宣導的「一帶一路」戰略,不僅為全球治理提供了公共品,也提供了一個全球化的新範式。中國可以繼續以「共商共建共享」原則,聯合歐盟、亞洲、非洲等其他國家和地區,一起走出「逆全球化」的泥沼,爭取國際社會的信任和支持。

贏得與美國比賽的關鍵,在於不斷反省和超越自己,不斷校準正確航向。最終,時間會有公證的評價。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