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改革選舉制度 香港正逢其時(2021.3)

發布日期:2021-06-03

☉文/蕭史

今年以來,圍繞香港現行選舉制度的爭論日益激烈。有人認為,香港現行選舉制度存在不少漏洞,應全面改革。也有人認為,香港現行選舉制度符合西方民主選舉的基本精神,無需改革。

筆者認為,香港各界此番針對選舉制度改革展開討論本身是好事,反映出港人對這一重要制度的關注與思考,惟是否推動選舉制度改革茲事體大,有識之士還應摒除自身利益因素干擾,一切都以香港和港人的利益為出發點去權衡利弊。

今日之香港,早已經不起任何亂港勢力折騰,穩定與發展當屬第一要務。由2019年香港區議會選舉亂象和2020年原定立法會選舉前的「35+初選」可見,香港現行選舉制度不僅存在問題與漏洞,且已對國家安全及香港繁榮穩定構成威脅,適時、適度地推動改革才是明智之舉。

為什麼需要改革選舉制度

在「一國兩制」和《基本法》框架下,香港特區的選舉主要包括行政長官選舉、立法會選舉及區議會選舉。香港選舉制度既是「一國兩制」特色的體現,也是香港政治制度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其法律基礎主要由《香港基本法》及其附件、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立法會條例、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等構成。

1997年回歸以來,香港已歷5屆特首選舉、6屆立法會選舉、6屆區議會選舉。回顧這10餘次選舉,尤其是近年來的幾次,暴露出不少制度性問題與漏洞。

一是,現行制度雖有對參選人參選條件的限制,但核查力度不夠。

以2019年香港區議會選舉為例,根據《區議會條例》第34(1)(b)條,區議會選舉的參選人須按照法定的提名程序在提名表格內簽署聲明,示明會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否則參選人不得獲有效提名為候選人。鼓吹「港獨」「自決」的黃之鋒因拒簽聲明而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既依法依規又合情合理,惟不少「攬炒派」為奪取議席而假意簽署聲明,並在當選後隨即公開宣揚其反對特區政府等極端主張,選管會對此卻無法作出任何反應,凸顯出現行選舉制度缺乏選後監督機制的弊病。

二是,公職機構內部或缺乏監督問責機制,或執行力度不夠。

上述「先入體制再反體制」的怪相在香港早已有之,且最先出現在立法會選舉中。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時,先有梁頌恆、游蕙禎公然辱華,後有梁國雄、姚松炎、羅冠聰、劉小麗四人DQ案鬧得沸沸揚揚,令原本莊重嚴肅的立法會幾度被迫休會,甚至上演「全武行」。在全國人大釋法後,泛民及本土派立法會議員表面有所收斂,卻在之後的修例風波中再度暴露出「身在體制卻反體制」的實質,甚至多人多次公開支持「黑暴」「攬炒」勢力,完全背離了其就職時的誓言。遺憾的是,直至去年泛民派議員鬧出所謂「總辭」,立法會也沒有任何實質性監督、問責的作為。

為什麼必須堅持「愛國者治港」

國家主席習近平此前在視頻聽取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2020年度述職報告時發表最新涉港講話,篇幅近700字,為2017年以來針對特首述職的講話中最長。習近平強調,香港由亂及治的重大轉折,再次昭示了一個深刻道理,那就是要確保「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必須始終堅持「愛國者治港」。這是事關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事關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根本原則。只有做到「愛國者治港」,中央對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才能得到有效落實,憲法和《基本法》確立的憲制秩序才能得到有效維護,各種深層次問題才能得到有效解決,香港才能實現長治久安,並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應有的貢獻。其中,「根本原則」和四個「才能」的表述明確傳達出「愛國者治港」的高度重要性,不僅事關香港未來,更事關「一國兩制」實踐、事關國家利益,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

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特區公職人員須愛國愛港、維護憲法基本法、向特區政府效忠,於情於理於法都是應有之義,愛國者治國更是國際通例,各國無論施行英美法系還是大陸法系都概莫能外。近年來,香港一些立法會、區議會議員一邊享受高薪福利,一邊使用公帑對抗特區政府,甚至帶頭反中亂港,不僅導致政令難以落實,嚴重影響香港社會發展,更浪費大量公共資源,嚴重損害港人民生福祉。

鄧小平早在1984年6月就已明確指出,「港人治港有個界線和標準,就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港。」他還將「愛國者」的標準歸納為「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今時今日,強調「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既是堅持「一國兩制」初心和使命,確保「一國兩制」實踐不變形、不走樣的內在要求,也是因應「港獨」「黑暴」「攬炒」勢力企圖擾亂社會秩序,甚至勾結境外勢力搞顛覆奪權陰謀的必然選擇。

為什麼應該盡快推動改革

內地資深港澳研究專家告訴筆者,學界關於改革香港選舉制度的討論早已有之,近年本港發生幾場政治爭拗後,全面改革香港選舉制度的必要性和緊迫性已上升至空前高度。

一方面,「泛民派」和「攬炒派」並未真正「出局」,甚至可能在長線布局。

去年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相關決定後,19名「泛民派」立法會議員雖表面「總辭」,卻並未真正遠離政治。從戴耀廷陰謀策劃的「風雲計劃」「35+初選」「真攬炒十步曲」來看,香港反對派利用選舉制度的漏洞先「入閘」,再「闖關」,最終「奪權」的野心和行動不得不防。

若不及時改革現行選舉制度,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中「登堂入室」的「攬炒派」將有機會或得2022年特首選舉委員會中的117個席位。在此基礎上,如「泛民派」和「本土派」於其他界別獲得選委席位數目與上屆相若,達到325席左右,則其可能佔據1200名選委中的約500席。倘若如此,則反對派「政治攬炒」甚至奪權的風險將大大提升。

另一方面,外部環境仍在複雜變化中,且不利因素有增無減。

《香港國安法》施行以來,雖對「港獨」「黑暴」「攬炒」勢力震懾作用明顯,社會出現由亂及治的重大轉折,但境外勢力在港滲透的意圖並未減退、手段更加隱蔽。美國總統拜登、國務卿布林肯都已表示將繼續「關注」香港問題,英國政府已不顧中方反對執意對港人開啟BNO「大門」,加拿大、澳洲也傳出放寬港人移民政策的消息……能否妥善應對這些新變化,將直接關係到「十四五」時期香港社會的穩定與發展。

正如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日前在2021年新春「雲酒會」上的致辭中所說,面向未來,香港有四個「不會變」,即「一國兩制」的方針不會變,憲法、《基本法》賦予的各項權利不會變,大家習慣的生活方式不會變,自由市場優勢和面向世界的格局不會變。改革選舉制度,香港正逢其時,把「變形」和「走樣」的都糾正過來,「一國兩制」必將沿着正確的方向行穩致遠。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