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新選舉制度的「三道閘」(2021.4)

發布日期:2021-06-03

☉文/文軒

3月11日,全國人大會議通過了關於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決定(「3·11決定」)。決定共九條,猶如三道重閘,將亂港反對派拒之建制門外,令「愛國者治港」的原則落到實處。

連續兩年,全國兩會的會期縮短到八天;連續兩年,香港成為全國兩會的焦點。一個城市能夠連續兩年被寫入兩會人大會議議程的,在新中國的歷史上可謂絕無僅有。這也恰恰說明了香港問題已經到了中央不得不出手解決的地步了。

香港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要讓中央連番動大手術?用國務院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的話來說,就是「修例風波」演變為社會動亂,「不是有的人說的選舉制度要不要民主,民主步伐快一點還是慢一點的問題,而是涉及奪權與反奪權、顛覆與反顛覆、滲透與反滲透的較量,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沒有退讓的餘地。」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不難看出中央對此事的重視。

簡單地說,就是反對派在2019年的修例風波上玩脫了,看特區政府軟弱,就步步進逼,想看看中央的底線到底在哪裡。結果得償所願,他們看到了。自中央去年制定《香港國安法》後,反對派或被踢出議會,或鋃鐺入獄,形勢已徹底逆轉。不過,反對派畢竟有選票優勢,之前由於太過肆無忌憚,「畫公仔畫出腸」般提出奪權的「攬炒十部曲」,才丟了大好局面,將來未必不能「依葫蘆畫瓢」,重奪立法會的主導權。所以中央快馬加鞭,趕在下一屆立法會選舉之前完善選舉制度,其實就是要封殺這些亂港反對派所有捲土重來的可能性。

目的既已明確,關鍵就在於具體如何操作。3月11日,全國人大會議通過了關於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決定(「3·11決定」)。決定共九條,猶如三道重閘,將亂港反對派拒之建制門外,令「愛國者治港」的原則落到實處。

第一道閘:選委會每界別至少15張提名票

「3·11決定」帶來的變化首先在於選舉委員會產生的指導原則。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僅要求具有「廣泛代表性」,而最新的決定多了兩個新要求:「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實際情況」 和「體現社會整體利益」。

其次,「3·11決定」規定,選舉委員會負責選舉行政長官候任人、立法會部份議員,以及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等事宜。選舉委員會由工商、金融界,專業界,基層、勞工和宗教等界,立法會議員、地區組織代表等界,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國政協委員和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界等五個界別共1500名委員組成。

這一規定賦予了選舉委員會空前的權力。回歸以來,選舉委員會除了在1998年和2000年,曾分別選出第一屆立法會的10個議席及第二屆立法會的6個議席,此後就只剩下選特首的功能。但如今不僅能夠選出立法會部份議員,還擁有提名立法會議員的權力,這份權力足以讓任何人都無法忽視。

值得注意的是,選舉委員會的組成將從過去的四大界別變成五大界別。原本的第四界別由港區人大、港區政協、立法會議員,以及區議會和鄉議局的代表組成,而新的第四界別中,區議會和鄉議局沒有明確列入,反而增加了「地區組織代表」;港區人大、港區政協和新增的「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則組成第五界別。據了解,所謂「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可能包括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中華全國總聯合會的重要香港成員,工商以及其他類似政府組織。

除此之外,第三界別的組成也有所調整。過去由反對派操控的「社會服務界」被「基層」代替。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最近在記者會中透露,社會服務界未來將劃歸第二界別,即專業界。

這麼一來,新選舉委員會的劃分就十分明晰:作為第一界別的工商、金融界,在回歸以來,沒出過什麼大亂子,所以維持不變;第二界別專業界是反對派的主攻陣地,尤其是當中的教育界、法律界、醫學界均是「黃絲」大本營,奪回極為困難,所以一不做二不休,乾脆把同樣淪陷的社會服務界也歸到一類。調整過後,第三、第四界別就「純粹」得多,第五界別就更不用說,全是具有「全國性」性質的成員,那是絕對的「鐵桿」隊伍所在。

單單靠重新「合並同類項」,意義並不大,因為整體門檻沒有改變,過去參選特首的入閘門檻是150票,佔整體1200人的八分之一,新選舉委員會的入閘門檻是188票,同樣約佔整體1500人的八分之一。所以關鍵就在於,過去只要從四大界別中獲得足夠票數即可,但新規定下,卻要求必須在「五個界別中每個界別參與提名的委員不少於15名。」

這也就是意味着,反對派要想入閘,必須至少從「鐵桿」當中獲取15票。僅僅這一條,對反對派而言,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別說15票,5票都不可能拿到。從這個意義上而言,反對派可以斷了選特首的念想。

第二道閘:選委會產生議席佔較大比例

第二個值得關注的,是立法會的組成。現在的立法會共70席,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對半分,各佔35席。但根據「3.11決定」,未來每屆立法會議員將增至90人,除了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兩種選舉方式,還會新增第三種,即選舉委員會選舉。

雖然「3.11決定」當中並未寫明三種選舉方式產生的議員數量各為多少,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在兩會期間作相關說明時曾提及,賦予選委會選舉較大比例立法會議員,以及直接參與提名參選立法會議員的職能。後來張曉明在來港聽取有關意見時,也特別重申了這一點。

所以,三種方式各產生30人,即「3/3/3」的方案,實際上已經被否決了。剩下討論得比較多的,就是相對溫和的「4/3/2」方案和較為激進的「5/2/2」方案。但無論哪一種方案,由地區直選產生的議員最多都僅佔20席。而且根據外界盛傳,將以「雙議席單票制」取代過去的「比例代表制」,意味着反對派將失去在選票上與建制派「六四分」的優勢,很大可能會平分秋色,各佔10席。

在這種情況下,再加上佔有大比例的由選舉委員會產生的議席,反對派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取得立法會的過半數,當初叫囂的「35+」淪為永遠無法實現的計劃。此外,新選舉制度仍暗藏「殺手鐧」,由於選舉委員會還擁有對立法會選舉的提名權,如果提名門檻和特首選舉一樣,要每個界別都取得一定票數,那麼反對派連參選立法會的資格都沒有。

第三道閘:資格審查委員會

或許有人會說,回歸前定下選舉制度的時候,也沒有人想過會出現今日的狀況,誰能確保日後選舉委員會不會出問題?中央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為了萬無一失,還設下了第三道閘,那就是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

這個委員會負責審查並確認選舉委員會委員候選人、行政長官候選人和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的資格。也就是說,即便拿到足夠提名,但若無法經過資格審查,同樣沒有入閘的資格。目前委員會的組成尚無定論,但作為「三道閘」中的最後一道保險,安全系數自然是板上釘釘。

不搞「清一色」 即「混一色」有望

這麼一套新的遊戲規則制定下來,亂港反對派被移出管治架構已成定局。不過,中央多次表明,這並非是要在香港搞「清一色」。言下之意,也就是有可能出現「混一色」,反對派依然有機會入局。只不過,入局的反對派必須要得到中央的首肯,通過選舉委員會及資格審查委員會中的「三道閘」。

對於反對派而言,要低下頭走進建制並不容易。當初民主黨為了談政改方案走進中聯辦,一直被同路人詬病至今。如今反對派必然擔心,走入建制會再遭攻訐。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從長遠來看,反中亂港之路已走入了死胡同,沒有人會願意飛蛾撲火。當激進勢力失去了市場,反對派不得不轉型,回歸溫和只是遲早之事,否則便失去了存活空間。其次,從短期而言,中央既然「立木為信」,就必然會開方便之門,以兌現承諾。所以,「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將更容易被接納,以成典型。例如因被排擠而憤然退出民協的前立法會議員馮檢基,以及走中間路線的前民主黨成員黃成智、狄志遠等人,相信會較符合中央的要求。

在落實選舉制度的完善之前,「愛國者治港」的議題必然還會持續成為焦點。對於最近有反對派提出,「愛國者治港」是對「港人治港」的僭建,暗改了國家的對港方針。事實上,早在1984年鄧小平先生在會見香港工商界訪京團和香港知名人士的時候就講過,「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所謂「港人治港」不過是「愛國者治港」的簡寫,如今不過是回歸初心罷了。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