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經

首頁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經

選舉新制開良政善治新篇(2021.5)

發布日期:2021-06-03

☉文/區漢宗

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的「決定+修法」,既為「愛國者治港」提供了堅實的制度保障,也對提高香港特區管治效能、循序漸進發展民主提供了新的契機。完善選舉制度是契合香港實際情況的及時、必要之舉,具體的制度設計具有明顯的先進性,為香港發展優質民主、實現良政善治提供了完善的制度保障,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國家安全是國之大計,出臺香港國安法和完善選舉制度是中央解決近年香港亂象的「組合拳」,為維護香港社會穩定、守護香港未來提供了「利劍」和「堅盾」。香港國安法解決國家安全問題,完善選舉制度則解決了香港政治穩定和政權安全的問題。中央為了捍衞國家安全和香港繁榮穩定,堅決出手,而且一擊到位,終力挽狂瀾,令香港避過一場大災劫。

一、「組合拳」一擊到位,力挽狂瀾

這套「組合拳」使「一國兩制」制度體系更加完善,有利於香港長期繁榮穩定,有利於「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擺脫了政治爭拗的泥沼,香港將會更好解決經濟民生等深層次問題,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東方之珠」必將光芒再現。

香港國安法實施以來,威懾效果立竿見影,反中亂港囂張氣焰不再,攬炒派議員總辭,黑暴亂港分子不是成為階下囚,就是潛逃海外,香港社會及議會由亂轉治。加上完善選舉制度落實「愛國者治港」,政府官員、立法議員、公職、區議員須宣誓及簽署效忠聲明等,中央及特區政府打出的一連串組合拳,進一步保障香港長治久安。

二、完善選制以對選委會重構和賦權為核心

全國人大會議3月5日開幕,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就《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決定草案》作出說明,指出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總體思路是以對香港特區選舉委員會重新構建和增加賦權為核心進行總體制度設計,通過選舉委員會擴大香港社會均衡有序的政治參與和更加廣泛的代表性,對有關選舉要素作出適當調整,同時建立全流程資格審查機制,進而形成一套符合香港實際情況、有香港特色的新的民主選舉制度。

選舉委員會不僅提名和選舉產生行政長官,更賦予了提名所有立法會選舉候選人的權力,這充分體現了行政長官、立法會兩個產生辦法聯動設計的系統性,也彰顯了選舉委員會在兩個選舉辦法當中功能的一體性和系統性。新修改的兩個辦法中的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的設計、功能與程序,也充分體現了這種系統性(同時對選委會委員、行政長官、立法會議員三類候選人進行資格審查)。關於選舉委員會構成的大小界別的增刪及其與立法會功能界別席位的關聯,也是選舉制度設計所要考量的第三重系統性。

三、「第五界別」發揮雙重積極作用

選委會新增的第五界別,港區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合共有190席,會自動成為選委會委員;而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代表有110席。

新增第五界別,是繼港區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界別之後,於選委會的第二大界別分組。此界別席位分別由5類全國性組織的港人成員選出,包括全國婦聯香港特邀代表、全國工商聯香港執委、全國僑聯香港委員、全國青聯香港委員及中華海外聯誼會香港理事。

第五界別的人士國家意識強,由他們擔任選委會委員,有利於在選委會中強化國家元素,把維護國家利益和維護香港利益有機結合起來。增加「全國性團體中香港成員的代表」,是考慮到這些人士參與全國性團體的活動,他們對國家事務有比較多的了解。

香港的社會、經濟、民生與內地息息相關,很多方面更需要依賴國家,在「一國兩制」的前提下,香港政治體制中加入與內地關係密切的權威人士,可以令中央更有效了解香港民意,也能令港人更容易了解中央的政策,配合國家發展,對香港未來的發展也有巨大幫助。

選委會「第五界別」將進一步發揮該界別委員的雙重積極作用(即積極參與國家建設和香港社會事務),包括: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積極履職盡責、發揮作用;在傳遞宣介「中央聲音、國家議題」、為香港社會不斷注入正能量方面履職盡責、發揮作用;在支持愛國愛港力量發展壯大方面履職盡責、發揮作用;在促進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抓住國家發展機遇、深度融入大灣區發展和抓住「十四五」機遇,促進兩地交流合作方面履職盡責、發揮作用。

四、新制下香港正邁向香港特色的「社團主義」

選舉委員會第三界別新增「基層社團」及「同鄉社團」界別分組,各獲60席。基層社團界別成員來自香港島各界聯合會、九龍社團聯會、新界社團聯會及屬任何在上述組織的團體成員,以及有權在該組織大會上表決的人士。「同鄉社團」界別成員分別來自24個列明團體,包括廣東社團總會、福建社團總會、廣西社團總會、香港北京交流協進會等。但由李嘉誠擔任首席榮譽會長的潮屬社團總會則榜上無名,據聞惹起不少在港潮籍人士不滿。政府消息指,因潮州屬於廣東省內一部份,故為公平起見,沒有另行將潮屬社團總會加入名單之上。

至於選委會第四界別新增的「港九分區委員會、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及地區防火委員會委員的代表」及「新界分區委員會、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及地區防火委員會委員的代表」界別分組,分別佔76席及80席。

而「內地港人團體的代表」界別分組,獲配27席,由廣東省多個城市的工聯諮詢服務中心、各城市中國香港(地區)商會、香港專業人士(北京)協會、香港內地經貿協會、深圳市前海香港商會等,各提名1人出任。

新制下,香港正邁向香港特色的「社團主義」(Corporatism)。社團作為社會不同階層、不同群體的有機組合,有利於協調社會不同利益的矛盾與對立,起到社會和諧的作用,尤其是傳統社團相容並包,兼顧各方面的利益,起社會整合的作用。香港許多社團都認同愛國愛港立場,這是香港社團的基本特色,也是香港社團發揮積極作用的根本所在。社團是一個培養、鍛鍊人才的大本營。對香港社會來說,社團更是醞釀英才的其中一個大舞臺。在過去的歲月中,不少青年從社團進入社會,走向政治,成為香港各行各業的棟樑之才。在選舉時,社團票和個人票的分別很明顯,以社團為基礎的選舉,安全系數偏高,可以有效堵塞過去選舉制度激進化、民粹化、碎片化的漏洞。

有輿論認為,香港新的選舉制度,將令香港政治走向「澳門化」,的確,傳統觀點都把澳門的政治制度形容為「社團主義」,澳門社團作為法人選民,是澳門行政長官、立法會選舉的主要力量,這一方面,香港選舉新制與澳門有相同之處。

但香港和澳門選舉委員會的功能卻不盡相同。澳門選舉委員會只負責選出行政長官,香港選舉委員會除了原先的提名和選舉行政長官職能外,還被賦予選舉產生立法會部份議員和提名立法會候選人的新職能,更加有利於擴大和保障社會各界均衡有序的政治參與。因此,不能簡單化說香港新選制走向「澳門化」。

五、地區直選改變對「泛民」和建制派的影響

地區直選的改變,由原來的35席減至20席,於全港10個選區以雙議席單票制選出。過往立法會分區直選議席,由於比例代表制令小政團也有當選機會,激進派可憑出位贏到狂熱選民支持,傳統「泛民」亦以「激」搶票,結果不斷將「抗爭」升級,以奪得更多議席,成為議會長期混亂的底因。地區直選每區人口基數差異收窄,均涵蓋多達66萬至82 萬人,在每區雙議席單票制下,也令每個議席的代表性加強,不虞出現只需幾萬票便能勝選的現象。

在新制度下,反對派可在分區直選拿到的議席大減,而選舉方式也防止激進組織鑽空子,加上候選人須經選舉委員會提名,反中亂港分子當選的可能性近乎零。另一方面,「泛民」只要不逾越香港國安法法律紅線、遵守香港新的民主選舉制度的制度規則,也可參選,一般估計有機會取得地區直選20席中的不到一半。

建制內不少人對地區直選都躍躍欲試,除了政黨內部商討部署外,部份不屬政黨,未必擅長直選的人,以至屬全國性團體代表、預料成為選委會新貴的人,都因選舉改制而有興趣參選立法會,盤算有否機會披甲。據聞因直選議席大減,建制陣營或將直選多數位置留予大黨如民建聯、工聯會參選;地區選舉機器不強的政黨如經民聯梁美芬、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無黨派議員謝偉俊、實政圓桌田北辰等,都有機會由直選轉到選委會界別競逐連任。

六、反對派議席將明顯減少

功能組別新制度由原來35席減至30席,其中有兩個改變,都不利激進反對派:一是廢除「區議會(一)」、「區議會(二)」及「資訊科技界」,這些都是反對派一直佔優勢的界別;二是九個界別取消個人票,當中部份界別過往曾是反對派力攻的陣地,現在已再無機會。不過,由於一些專業界別,如法律界、教育界及社福界等維持個人票,反對派仍會搶奪議席。

但估計反對派能夠取得的包括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選舉議席,可能只會在十席以內。因為所有立法會候選人,都要先得到選委會的提名,要在選委會的五個界別當中,每個界別都要最少拿兩張提名票。而選委會新增的第五界別的300人,主要是人大、政協和全國性社會組織香港成員,反對派候選人想在這個界別取得兩張提名票,非常困難。說白一點,反對派最終能夠在選委會中取得多少提名票,其實要看在「不搞清一色」下選委會願意放多少張提名票出來。總的而言,未來的立法會可說是大局已定,反對派議席將明顯減少。

新的議席布局,讓愛國愛港勢力佔更大比重,除了排除激進派,也抗衡部份利益集團的影響力,令特區政府決策更符合社會最大利益。

七、區議會去政治化

選舉委員會第四界別將原有區議會117個席位取消,並以分區委員會、撲滅罪行委員會、防火委員會代表取而代之。這些委員會代表具有更廣泛的群眾基礎,例如鄉村、青年、社企、法團、中小學校長會、工商團體等均有代表參與其中,均屬於義務性質,沒有收取任何薪津報酬,反映出他們單純為社區建設出力的初心。對比已經異化為縱「獨」煽暴工具的區議會,這些委員會代表才是最純粹、最直接為地區建設發聲的代表人物。

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早前受訪時提到:「根據基本法第97條的精神,新的修改可讓區議會『去政治化』,回歸到為社區居民服務的功能,不再成為反中亂港分子癱瘓政府、破壞『一國兩制』的平臺。」

自區議會換屆後,區議會被「攬炒派」騎劫後高度政治化,已淪為縱「獨」煽暴、打壓建制力量的政治舞臺,引起民怨沸騰。當區議會已淪為縱「獨」煽暴工具,甚至「攬炒派」以其佔據的117個選委會席位作為日後左右特首選舉的政治資本。

《基本法》第97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設立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接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就有關地區管理和其他事務的諮詢,或負責提供文化、康樂、環境 生等服務。」《基本法》明確規定區議會是非政權性質,當區議會已淪為縱「獨」煽暴工具,甚至「攬炒派」以其佔據的117個選委會席位作為日後左右特首選舉的政治資本,有關的行為便明顯違背了基本法第97條的精神。

故此,人大常委會的修改決定,既準確回應了《基本法》有關的條文,亦避免了日後可能出現的亂象來源,絕對合憲合法、合情合理。

八、依法打擊和規管「硬對抗」和「軟對抗」

4月15日為《香港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首個「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中聯辦主任兼國安委國家安全事務顧問駱惠寧出席教育日開幕典禮時強調,中央言必行、行必果,對一切損害國家安全和香港繁榮穩定的行為「該出手時就出手,一旦出手必到位」。駱惠寧又指:「現在,有了法律,有了機制,有了隊伍,執行和落實就尤為重要。凡破壞國家安全的,屬『硬對抗』,就依法打擊;屬『軟對抗』,就依法規管。」行政、立法、司法機關對維護國安有共同責任。

在「硬對抗」方面,雖然香港動亂暫息,但亂源還沒有根除,死灰復燃的危險仍在。從國際形勢看,美國新總統拜登政府對中國仍存敵意,與台灣聯合對抗大陸亦正加強,而西方的反華政客也伺機攻華,他們近期不斷挑動新疆爭議,並繼續在台前幕後支持香港的激進分子,都顯示未放下香港這枚棋子,隨時用之衝擊中央和特區政府。在這大環境下,正如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昨說,外部勢力會利用香港代理人和傳媒,以很多方法將反中思想植入香港市民的心,挑起社會矛盾和仇恨,而這些危害國安的行為,有可能地下化。這番警告絕非杞人憂天,只要「幕後黑手」的意圖仍在,激進勢力便猶如火山內的熔岩,繼續積累力量,等候時機再爆發。

在「軟對抗」方面,攬炒派鼓吹「投白票」就是對抗的「軟」招數。 特區政府4月14日向立法會提交《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首讀、二讀,修訂包括在《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加入新罪行,禁止在選舉期間藉公開活動煽惑他人不投票或投白票、廢票,最高可判囚3年。至於何謂「公開活動」,律政司長鄭若驊稱包括公眾觀察到的情况,例如動作、姿勢、展示衣服,舉例某人在寓所窗外掛「大條文」煽惑人不投票或投廢票。

九、傳媒方面國安漏洞仍然存在

在4月15日「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承諾,會全面理解、全力推動和全方位實踐國家安全觀,依照《國安法》採取必要措施,加強宣傳、指導、監督和管理學校、社會團體、媒體、網絡等對國家安全事宜的處理。

林鄭月娥提到媒體對國家安全事宜的處理,顯示在傳媒方面,國安漏洞仍然存在。

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蘇鑰機,去年7月16日撰文《兩岸三地報章報道國安法的異同》,指出《港區國安法》的設立,成為香港的重大新聞,它的進程急速,影響深遠,不單為港人熱切討論,也令海外人士關注。兩岸三地的報紙標題,日期由今年5月至7月14日,香港最負面的是《成報》和《蘋果日報》,前者的負面報道比例佔了一半,後者更達六成。

《蘋果日報》、《成報》等反中亂港媒體,繼續以報道之名,行鼓吹「港獨」、挑戰國安法之實。例如《蘋果日報》4月15日在一篇名為「團體倫敦登廣告宣揚香港民族」的報道中,就為「港獨」組織「港人組織重光團隊(Stand With Hong Kong)」大肆宣傳,內文指「組織日前聯同五個在英支援港人組織,在英國主要道路刊登大型廣告,以香港『抗爭』畫面作背景配上英語口號,如『We Dare To Be Free』(我們敢於自由)等。團隊表示,希望向全世界告知「香港人冇放棄過」,「將繼續宣揚香港人的不屈精神。」云云。

文中更列出這個「港獨」組織的背景、口號、宗旨,儼然是一篇「港獨」組織的宣傳稿。這樣的文章與其說是一篇報道,不如說是宣傳這些「港獨」組織、宣傳其「港獨」綱領。這些已經不是報道,而是政治宣傳、「港獨」宣傳,涉嫌違反國安法。

筆者早在2019年10月發表在本刊《建立一國兩制新秩序》(筆名柳蘇)一文中提出,封閉煽動和組織暴亂的反中亂港喉舌《蘋果日報》。從2019年2月開始,該報就全力進行反修例的「洗腦式宣傳」。每一次大規模遊行乃至暴力衝擊,都可以看到該報的黑影,該報成了「顏色革命」的煽動機器。《蘋果日報》不僅煽動暴亂,更為暴徒提供資金。內地中央媒體發表評論文章,批評香港部份媒體乃至歐美媒體不斷宣揚仇警、反中央的思想,煽動香港年輕人走上暴力違法的道路,其中更點名批評香港《蘋果日報》是「毒蘋果」,形容《蘋果日報》黎智英是「暴力行動的策劃者、組織者、參與者」。筆者早就建議封閉《蘋果日報》,逮捕該報老闆黎智英。

十、對未來三場選舉充滿期待

人大常委會「修法」後,「主場」就轉到特區政府,包括根據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修改選舉條例、重新進行立法會選區劃界、進行選民登記,以及舉行未來三場選舉,即選舉委員會選舉、立法會選舉和行政長官選舉。

香港未來三場選舉的投票日期已定,其中選舉委員會選舉將於今年9月19日舉行,立法會選舉則於12月19日舉行,而行政長官選舉將在明年3月27日舉行。現屆議員任期會延長至今年底,立會今年暑假繼續開會,除處理修改選舉法例,亦會完成民生工作。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接受多份報章訪問時說,一定要做好未來12個月的三場選舉,不存在說「盡量做」,她會親自督導每個環節,不下放他人做,她又說已獲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支持,會「開快車」審議草案。

林鄭月娥3月23日出席一個經濟峰會時指出,香港的「病之處、弊之源」是無全面貫徹落實「一國兩制」,她指回歸以來,許多有能力、身處重要位置的人,一直對完善「一國兩制」「視而不見」或「見而不理」,積累愈來愈大的問題,人大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堵塞漏洞,相信可為「病後」的香港重建基礎,重新注入能量。林鄭月娥堅信,當香港社會的整體政治環境,因完善選舉制度得以改善,會有更多有能之士願意參與管治特區,她盼望更多賢能進入管治架構。

香港未來三場選舉,時間緊,任務重,立法會須以高效率完成審議並通過完善香港選制,各方要抓緊落實完善選制,揭開香港良政善治新篇。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