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疫情之下 全國兩會新變化(2021.4)

發布日期:2021-06-03

☉文/子瞻

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2020年的全國兩會打破自1998年以來,全國政協會議3月3日開幕、全國人大會議3月5日開幕的慣例,推遲至5月下旬召開。彼時,疫情之下的全國兩會迎來諸多全新的變化,但由於「前無參考、後無來者」,許多變化尚無規律可循。

時隔一年,2021年的全國兩會於近日落下帷幕。當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階段,今年的全國兩會與以往大多數時候一樣,在3月的初春時節「如約而至」。不過,從會議組織到信息發布,從媒體報道到排程,今年兩會在許多方面仍然借鑒了去年「特殊辦會」的經驗,而這一過程中探索出的規律,使得外界觀察中國的新變化更加有跡可循。

會議組織形式:短會期、快節奏

與去年持續8天的兩會會期相同,今年的全國兩會在3月4日開幕、3月11日閉幕,會期仍然為8天,相較於疫情之前明顯縮短不少。與疫情發生之前的2019年全國兩會相比,這兩年的會期都縮短了5天,這也是近年來會期最短的全國兩會。

隨著會期縮短,兩會全體會議和小組會議次數也相應減少。以全體會議為例,2019年全國政協會議舉行了5次全體會議(含開閉幕會),近兩年都減少到4次,其中一次還是以視訊會議方式舉行。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中國有關法律規定,在公共衛生事件發生後,可以採取限制或者停止人群聚集活動的緊急措施。因此,根據疫情形勢和防控工作需要適時推遲會議或縮短會期,既符合憲法原則和精神,也符合相關法律規定。

當會期被壓縮如果要保障會議「含金量」不減,快節奏無疑是重要前提之一。這一特點首先在重要報告的篇幅上即可體現,回顧中國國務院總理作的政府工作報告和中國政協主席作的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二者的篇幅較往年都大幅壓縮,尤其是去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更是改革開放40餘年來最短一次。

有全國人大代表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疫情發生以來,全國人大會議較往年縮短至7天,但該走的程序不減、要求不降,因而節奏明快。其實,在全國人大會議開始前一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就體現出這種快節奏的特點。連續兩年,全國人大的首場新聞發布會都在晚上21時40分左右舉行,由大會新聞發言人張業遂介紹會議情況。夜間舉行的新聞發布會,在歷次兩會中都非常罕見。這既是源於大會的法定程序要求,也是出於第一時間向外傳遞信息的考慮。這場在特殊時間舉行的發布也會被多家媒體冠以「深夜的新聞發布會」「夜幕中的發布會」「連夜召開的新聞發布會」等標題。

最近兩年的全國兩會不僅會期縮短,基於疫情防控需要,國家領導人也相應減少了「下團組」次數。每年兩會期間,國家領導人到哪些團組參加審議和討論,針對什麼主題發表重要講話,都是外界觀察中國治國理政的重要風向標。

就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而言,外界注意到,其在今年兩會期間四次「下團組」活動都有規律可循:參加他所在的內蒙古代表團審議,這是延續四年的慣例;到青海代表團「下團」,明確提出新發展理念的要求;參加醫藥衛生界、教育界聯組會,是每年必有一次政協「下組」;出席解放軍和武警部隊代表團,繼續延續自2013年以來,每年必到該代表團的傳統。

此外,有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接受採訪時指出,在組織形式上,疫情之下的兩會「節儉風」更為明顯。辦公用品精簡、隨團媒體減少等細節的變化體現了簡樸務實的會議要求。不僅如此,節儉更體現在政府的工作計劃中。從中央政府到各級地方政府都要求必須真正過緊日子,尤其是中央政府帶頭,將非急需非剛性支出壓減,力求各項支出務必精打細算,把每一筆錢都用在刀刃上、緊要處。

快節奏、求實效、節儉開會……全國兩會組織方式呈現的新特點新變化,有疫情影響的原因,也體現了勤儉辦會、簡樸務實的會風要求。「文風會風是黨風政風的一面鏡子,是觀察全面從嚴治黨成果、作風建設成效的一個窗口。」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劉毅強認為,中共十八大以來持續整治文風會風,在疫情防控背景之下,更顯現出整治的常效和成果。

信息發布形式:前端+後端亮點頻出

相比於「面對面」進行信息發布,疫情之下的兩會,「屏對屏」或許是更為貼切的概括。

因為疫情原因,連續兩年的全國兩會僅邀請部份在北京的記者採訪會議,不邀請境外的記者臨時來京採訪,媒體主要通過網絡、視頻、書面等方式進行採訪。各次全體會議作電視直播或網絡圖文直播,特別是新聞發布會、記者會、「代表通道」「委員通道」「部長通道」等採訪活動將採用視頻方式進行。代表團不安排開放團組和集中採訪活動,各代表團將設立新聞發言人,及時發布本團的重要信息。

這一背景之下,兩會期間的信息發布被分為了「前端」和「後端」兩大主要場所。「前端」是會議現場和代表委員駐地。在疫情情況下,能夠進入人民大會堂和代表駐地的記者可謂少之又少,獲得此種機會的媒體自然佔據了一手信息發布的寶貴優勢。

僅以代表委員駐地為例,「網絡視頻採訪間」是現場記者進行新聞採訪的主要「戰場」。不過,兩會「雲採訪」到底怎麼採,對於記者而言在剛開始都是未知數:駐地走訪、尺寸測量、背板製作、設備調試,一切的程序都充滿新意。與往年不同,近兩年的代表委員駐地完全看不到人群聚集的情況。大堂牆面張貼了防疫貼士,每部電梯按時消毒、限乘6人。採訪間的附近還分布着小組討論會議室。

每天的採訪間都會迎來不同代表或委員,在這個全新的「打卡地」,面對來自五湖四海的記者,通過互聯網「雲端」暢談。每當遇到一些熱門的受訪者,上線媒體往往有數十家。從協調媒體提問順序,到控制整體採訪時間,小小採訪間儼然成了發布會現場。不過,從以往的「面對面」,變成如今的「屏對屏」,信息共享、思維激蕩,提高的是效率,拉近的是距離。

「後端」則是距離人民大會堂近7公里的梅地亞新聞中心。原來在人民大會堂進行的新聞發布會、記者會、「代表通道」「委員通道」「部長通道」等採訪活動都變成了「屏對屏」,一邊是人民大會堂現場,一邊是記者通過視頻網絡在梅地亞新聞中心遠端提問。

也正因為如此,人民大會堂東門外廣場上,沒有了記者擺出的「一字長蛇陣」,沒有了密密麻麻的「長槍短炮」,也看不到小跑著突破記者「圍追堵截」的代表委員。和往年比,廣場顯得格外安靜。會場內的記者數量也大幅縮減,對於攝影和攝像記者而言,基本不需要提前「搶佔」機位。

在梅地亞新聞中心,三塊螢幕將其與人民大會堂現場連接。螢幕置於大廳正前方,人民大會堂的畫面通過「5G﹢4K」視頻交互技術,即時回傳到梅地亞的螢幕之上。兩地發布廳之間實現「全景畫面」和「人物特寫」智能切換,中外記者更具「沉浸感」,不少外國記者將這三塊螢幕比作「Window」(窗戶)。

在發布廳外的長桌上,會議工作組備好一次性口罩和免洗洗手液。發布廳內,記者席分為南北兩區。由於記者數量壓縮,中外媒體在首場發布會上「站無虛席」的場景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80餘張有序排開的座椅。每張座椅上都放有酒精消毒棉片,座位前後左右之間保持着1米的安全距離。除了明顯減少的媒體記者,剩下的就是負責直播的攝像師,以及保障網絡信號的團隊和工作人員。

通過網絡視頻連線無疑是疫情防控常態化階段的「無奈之舉」,但這也是最大限度滿足新聞報道需求的務實之策。隨着數字化技術的不斷嵌入日常生活場景,中國未來的信息發布或將不再限於一時一地,「雲端」發布使得人們有了更多期待。

媒體報道形式:「科技大戰」 各顯神通

每年全國的兩會都可謂是一場媒體「大戰」,各家媒體都希望從這一新聞「富礦」中最快、最準確地獲取最有價值的信息。因此,對於如何進行疫情之下的全國兩會報道,各家媒體都迎來全新的考驗。

為做好疫情防控常態化下的兩會報道,適應採訪形式的新變化、新特點,各家媒體可謂「八仙過海」、各顯其能,借力智能化採編系統、VR眼鏡、5G、AI等新技術新應用,在新聞製作、傳輸、分發等各個環節嘗試創新,不僅為報道提供有力保障,也為用戶帶來全新體驗。爆款頻頻刷屏、亮點精彩紛呈。

在「全民皆可播」的當下,直播無疑是媒體報道兩會的基本要求。在疫情影響下,現場採訪的記者數量減少,如何以更少的人力完成直播報道成為各家媒體需要面臨的第一道難關。今年,有媒體用上了珠峰高程測量中用到的專業直播背包。它最大的好處就在於靈活小巧,只需在現場放置攝像機,即可通過後置於辦公區的系統獲得穩定可靠的即時畫面。

據相關媒體介紹,這一直播背包可以利用高通5G晶片和信號即時的進行4K格式超高清視頻傳輸,在後方的編輯可以輕鬆根據傳輸內容製作超清節目。另外,專業直播背包可以做到更低的延時,對於時效性新聞的製作提供了必要的幫助。

除了直播背包,智能眼鏡同樣走進兩會現場,成為記者手中的報道「利器」。智能眼鏡通過第一視角記錄兩會,並採用觸摸或語音的操作方式,在智能眼鏡上高效率地完成拍照、錄影以及直播的工作,用智能眼鏡拍攝現場畫面時還能與後方的工作人員實現螢幕共享、即時互動。

以往需三四人合力完成的工作,如今只需一名記者即可完成,不僅解放了採訪者的雙手,也讓記者報道更加專注。此外,智能眼鏡的第一視角還能為觀眾們帶來更有沉浸感的現場,升級了大眾獲取新聞的觀感體驗。

在疫情防控之下,「屏對屏」的採訪如何使得受訪者和觀眾更有帶入感,「全息雲訪談」成為多家媒體報道兩會時的選擇。這個「科技範兒」十足的方式是將「5G+虛擬連線」技術運用到採訪之中,可以使得嘉賓與主播相距數百公里,卻在同一場景中「面對面」暢談。這種特別的訪談通過遠程虛擬成像技術,將嘉賓「請」到演播室,可以讓主播和嘉賓在不接觸的情況下實現遠端訪談。

一個最為典型的畫面是,一名全國人大代表在武漢演播室伸手,與北京的主持人「雲握手」。全息成像技術記錄並再現物體真實影像,營造亦真亦幻的觀賞效果。在5G網絡下,全息成像畫面不再需要提前錄製,真人等比例大小的「代表」可即時投放至異地演播間,「代表」的語音、表情、動作可即時呈現,與記者握手、交談、互動較為自然。訪談過程中,二人全息成像清晰真實,畫面連貫,給觀眾帶來一次別樣的感官體驗。

有觀察指出,疫情背景之下,媒體千方百計利用當下最新高科技成果,在兩會報道中各盡其能,大顯身手。其背後的良苦用心都是對於兩會新聞的重視,對於渴望得到信息的廣大讀者的尊重。無論是5G+4K,還是智能眼鏡與直播背包,還是全息成像與虛擬連線,都是希望通過高科技克服不利條件的影響,使得公眾更加直觀地看清楚中國一年一度的政協、人大政治盛會。

亦有觀察指出,視頻發布、隔屏訪談、虛擬連線等科技手段的普遍運用,為今後中國縮減「文山會海」,「替身參會」,剷除「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提供了一條可行之路。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