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專輯

首頁 > 最新文章 > 緬甸專輯

緬甸軍方「政變」對國際形勢有何影響(2021.3)

發布日期:2021-06-03

☉文/王瑋

2月1日早上5:30左右,我接到了來自緬甸的一位大學同學的一個Viber信息,就簡單地說了一句:早安!我感到有點奇怪:緬甸應該只是凌晨4點左右,怎麼會這麼早起來請安呢?我就給她回了一個電話。沒想到我一給她打電話,她就告訴我:「我的丈夫剛剛被軍方抓去了,不知道什麼事,軍方來敲門就把他抓走了。」

我這位老同學的丈夫今年已73歲,是緬甸執政黨緬甸全國民主聯盟(NLD)的一位中央執委。當時他還向軍兵要求允許他拿一些隨身藥物,卻被軍兵拒絕了,說他們有醫生會安排,二話不說就把他押走了。之後,我陸陸續續收到來自緬甸各地華僑的信息,說緬甸發生「政變」了,昂山素季和總統被緬甸軍方抓起來了。

緬甸「政變」過程回顧

2020年11月9日,緬甸全國民主聯盟宣布在議會選舉中獲勝。11月13日,緬甸聯邦選舉委員會宣布全國民主聯盟贏得過半席次,即議會兩院498個席位當中的396個,得票率高達選民總投票率83%。

2020年11月11日,軍方支持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簡稱USDP或鞏發黨)要求重新舉行選舉,稱選舉存在違規舞弊行為,並呼籲軍方幫助調查確保選舉公平,這是軍方干預緬甸政治的先兆。

2021年1月12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與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會面時,敏昂萊向王毅提出軍方懷疑去年年底緬甸大選存在「選舉舞弊」的情況。

2021年1月26日,緬甸軍方舉行發布會對大選中選民名單出現的問題提出質疑,軍方認定去年底大選存在大規模「選舉舞弊」的情況,並表示他們找到了許多證據,如重複投票、無身份證件投票等。據軍方稱全緬甸共有1000多萬起選舉舞弊,要求選舉委員會宣布選舉無效並表示不排除存在接管政權的可能性。

2021年2月1日凌晨,緬甸總統溫敏和國務資政昂山素季被軍方扣押,緬甸臨時總統吳敏瑞依憲法宣布他已將權力移交給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軍方接着宣布實施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

事後當天,美國馬上做了三次官方聲明,強烈要求緬甸軍方釋放昂山素季和她的內閣成員。結果軍方做了一個妥協,把一部份副部長和內閣人員釋放了,但昂山素季本人、總統溫敏及她的一些核心幹部依然遭到扣留。其後短短一週,緬甸群眾開始爆發示威活動。

2021年2月6日,緬甸民盟的外聘經濟顧問、澳洲MacquarieUniversity教授SeanTurnell被扣押,這是在本次事件中第一位受到緬軍扣押的外國人。

同日,緬甸仰光發生逾千人示威活動,緬甸軍方出動大批軍警控制局面,氣氛緊張。這是2021年世界發生的重大政治事件的開端!

敏昂萊是何許人也

說到緬甸,大家對民主女神、民盟的領袖及國家國務資政昂山素季都比較熟悉。但是說到緬甸三軍總司令敏昂萊,大家也許是第一次聽到。敏昂萊年少時就讀位於緬華唐人區南不陀街上段的國立「中央中學CentralHighSchool」。所以從小就與區內華僑子弟們混得很熟。接着在緬甸仰光大學就讀法學系。後來經過3次不懈努力最終才考進了軍校。起初大家都不看好他。但是後來他跟隨了當時還是仰光市長的原緬甸軍政府頭領丹瑞大將,他的處事能力得到了丹瑞的賞識,成為他的第一心腹和欽點的接班人。年少時就作為丹瑞大將的忠實追隨者和軍方統治的踐行者,他很好地繼承了丹瑞大將的意志,在對待民地武(少數民族地方武裝)和羅興亞人問題上是毫不手軟。而這次緬甸政局動盪的中心,基本上就是圍繞着他和昂山素季兩大派系的權力平衡和政治鬥爭。

緬甸軍方發動「政變」的原因:

一、軍方感到憲法賦予他們的軍權受到挑戰。

昂山素季執政五年,政績平平,沒想到在2020年選舉中依然大獲全勝,獲得396個議席,比2015年的390個議席還多。相反,軍方支持的鞏發黨在聯邦議會中只獲得33個席位,相比2015年獲得的42個席位,其實力顯然是進一步收縮,這使得三軍總司令敏昂萊感覺沒法交代,只能着手調查大選舞弊。而且懷疑有軍人家屬倒戈。幾個月前,敏昂萊就選舉結果找昂山素季和聯邦選舉委員會商量,表示有必要延遲舉行新一屆國會,進一步調查選舉真相,但是沒有得到應有的配合與回應。這為軍方提供了很好的「政變」理由。這與美國大選有相似之處,特朗普在選舉後也曾表示有選舉舞弊,緬甸軍方也採取同樣做法。不同的是,特朗普只能利用法律途徑上訴,結果被駁回,而緬甸軍方「搶杆子裏出政權」,利用現有《憲法》規定進行了「政變」。

二、民盟揚言再次執政後將進行對軍方利益不利的修憲

2月1日當天是2020年大選當選的新議員進行第一次會議的日子,依現有憲法將準備通過這次會議來確定昂山素季民盟勝選,並產生新總統和新內閣。民盟在大選中獲壓倒性勝利之後,整個黨從上到下都過分自信,所以才想試圖修憲,奪取軍方在憲法裏擁有的特權。

第一目標是廢除軍方在議會中自動擁有的25%的席位,這是依現有憲法緬甸軍方一直以來擁有的特權。

第二目標是廢除不允許昂山素季當選總統所設的憲法障礙。目前昂山素季因為兩個兒子是英國人,造成她不符合成為緬甸總統的條件。

第三目標是奪取內政部長、國防部長與出入境事務部長的委任權。因此由民盟主導的這一次修憲極其可能將會嚴重侵犯憲法授予軍方的利益,因此軍方必需趕在2月1日前,先下手為強,將昂山素季等人緊急逮捕。

三、敏昂萊希望借此機會掌握大權,重新布局。

緬甸在步入民選政府之前,都是由軍政府原最高領導丹瑞大將主持局面和布局。丹瑞大將原本的如意算盤是由敏昂萊鐵腕主持國家內部核心事務,由昂山素季應對國際間的外交,這個布局一度讓緬甸有新的發展希望。目前丹瑞大將年事已高,已經退居幕後,他所布下的布局似乎已成殘局,而敏昂萊與昂山素季二人在如何了結舊局和開啟新局的意見分歧,甚至可以說是南轅北轍。軍方認為昂山素季帶領的新政府在經濟上毫無建樹,內政改革步子卻邁的太快,尤其是在削弱軍方影響力方面。所以敏昂萊不得不盡快出手。

再者,敏昂萊也有自己的政治意圖。據稱,敏昂萊已65歲,曾經私下向昂山素季表示希望她能支持他出任總統,但沒有得到回應,軍方聲稱這次發動的不是政變,是依照憲法當國家出現緊急狀況而由臨時總統移交政權給軍方,為期一年,由軍方重新委任內閣部長。

敏昂萊此次兵行險着,是因為眼見民盟連續兩屆大勝,他們在現行制度下也許無望翻盤。他這次發起「政變」,這個時候,只有借助外力來延續內部的穩定,再謀求開啟一個新局。外力在哪裡?回顧敏昂萊的過去,就會發現,一在印度,二在日本。

印度和日本,都非常注重經營緬甸。印度是想拉緬甸對付中國,日本卻是想借重緬甸恢復其在歷史上對東南亞的影響力。而敏昂萊,長期深耕着自己的印、日朋友圈,如親自拜會莫迪與安倍晉三等政要。

但是,中國和美國,顯然都不希望印、日介入緬甸問題過深。而緬甸真要發展經濟,終究繞不開與中國合作。想徹底在國際社會立足,又繞不開對美和解。目前緬甸「政變」問題的根本解決,在於中美如何在聯合國五常框架內形成合作。但印度和日本恰恰要充分搗蛋,挑撥中美關係,順勢深化自己在緬甸的影響力。而敏昂萊恰恰和中、美的關係都不算順暢,和印、日的關係較為順暢。在第二特戰局局長任期內,敏昂萊管理四個軍區,一手策劃了震驚世界的果敢88事件。即把果敢主席彭家聲趕入中國雲南。2014年,又是在他的授意下,緬甸國防部出資拍攝了帶有明顯挑釁中國意味的大片《滾弄大捷》,以此給次年緬軍建軍七十周年作獻禮。而他在袈裟革命和羅興亞人問題上的強力行動,更是讓美國將之視為問題源頭。接着推特和臉書也封掉了他的大號。

這樣一個敢同時強硬對待中、美兩國的人,之所以敢這樣幹,正是看好中美之間有波折,更準備將賭注壓在印、日之上。未來等待敏昂萊的無疑將是一盤國際大棋局,而且高手如雲,處處是坑,敏昂萊這位鐵血強人如何選擇,值得我們拭目以待。

緬甸的政局對中國的影響

未來幾個月緬甸肯定是處在一種混亂的局面,示威抗議起伏跌宕、一波三折、人心惶惶。銀行、互聯網服務受到軍政府影響,一度進入有限度服務,緬幣大幅貶值,經濟進入倒退期。受到西方國家的譴責,有可能引發新一波國際制裁。現今緬甸政府大改組,政府部門中有11個部長被替換,24個副部長被解除職務,原來的外交和商貿政策將大受影響。如何補救只能看軍方和鞏發黨接下來如何處理政務交接。

緬甸地理位置優越,西北鄰印度和孟加拉,東北靠中國,東南接泰國與老撾。通過中緬經濟走廊建設,中國可將影響力擴展到印度洋,進口原油可不經過馬六甲海峽,而改從印度洋到緬甸皎漂(Kyaukphyu)深水港經輸油輸氣管道通往雲南昆明。因此緬甸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至關重要,緬甸的政局穩定,對中國「一帶一路」的整體發展有着深遠的影響。

緬甸與中國內地和港澳關係密切

緬甸是中國的友好鄰邦,在去年迎來了歷史性的中緬建交70周年。中緬兩國正式建交時提出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樹立了中國與東南亞鄰國間和睦相處、合作共贏的典範。緬甸與港澳兩地關係甚為密切,在香港設有領事館,在新冠疫情爆發前還允許港澳居民免簽證到緬甸出差旅遊。香港和澳門的緬甸歸僑將近10萬人,其中澳門緬甸歸僑接近70000人,是澳門人口的8%。

中國是緬甸第一大外來投資國

中國投資在緬甸具戰略價值的中緬石油和天然氣管道,全長近800公里,從緬甸西側的最大深水港皎漂連到雲南邊境城市瑞麗,緬甸經此輸送能源到中國,中國輸出提煉後的能源產品到緬甸,將來這條管道擴充,可以從緬甸港口卸裝從中東進口的石油,輸送到雲南,大大減低運輸成本以及減輕油輪必經馬六甲海峽的依賴。

沿這條管道建鐵路的可行性計劃已經在今年初簽訂備忘錄,中國投資的還有水力發電廠等等不可移動的基建設施,以及提供大量就業職位的製造廠等等。反觀美國,對緬甸投資額不及中國的十分之一,而且只是可口可樂灌裝廠、通用電力製造家用電器和信用卡等金融行業。

緬甸政局對一帶一路合作進程的影響

原緬甸民盟政府對基礎建設項目推進緩慢,如仍然處於停頓狀態的36億美元的密松(Myitsone)水電站、近11億美元的萊比塘(Letpadaung)銅礦及由中方牽頭以74億美元收購開發的皎漂港(Kyaukpyu)等。如今緬甸進入緊急狀態,肯定將對項目造成負面影響,需靜觀其變。

中緬經濟走廊是近年來中國與緬甸最重要的合作規劃,承載着中國打造由印度洋出海的戰略目標,也是中國通向南亞和東南亞的樞紐,緬甸政局如不能快速穩定,中緬經濟走廊面臨的風險將大大增加。中緬氣、油管道項目目前都是由緬甸軍政府負責來保護,政局不盡快穩定的話也是潛在的風險之一。

緬甸亂局為中國帶來的機遇

這次「政變」發生,對緬甸在這10年以來落地的西方民主價值觀造成了很大的衝擊,使美國的「印太戰略(美、日、印度與澳洲四國聯盟)」,即在印度洋圍堵中國,遭到了極大的挫折。可謂是拜登總統上位以來在外交上與中國博弈的第一回合被打得措手不及!

中國歷來與緬甸軍政府關係比較友好,加上毗鄰的地理優勢,在混亂的政局中可以擴大對緬甸的影響力。西方在道義上必須制裁緬甸,這將迫使緬甸再次倒向中國。相對中國而言,美國在緬甸的經濟影響力微不足道。這次變故將使美國對緬甸的影響力縮減。通過與軍方臨時政權的友好協商和交接,也許這是一個讓中緬「一帶一路」項目加快推進的好機會。

這次「政變」背後是哪個外部勢力在推動

中國駐緬大使陳海近日接受了緬甸主要媒體的書面採訪。陳海大使說:「對這場驚變,中方事先真的並不知情。民盟和軍隊都同我們有良好的關係。出現現在的局面完全是中方不願意看到的。中方正發揮建設性作用。就是勸和促談。關鍵是雙方要溝通對話,彌合分歧,使國家政治重回正常軌道。」

近日,社交媒體上流傳中國飛機運送技術人員來緬說明緬軍方建設網絡「防火牆」、中國士兵出現在緬甸街頭等。這些說法完全是屬於無稽之談。這類流言只能說明其背後有別有用心的勢力(美,英、「台獨」勢力,大漢奸黎智英在緬的爪牙勢力)在操控和煽動。因此,希望緬甸民眾能明辨是非,防止被政治利用,影響兩國民眾友好感情。

按照一般邏輯,我們可以推論是美國帶頭在背後操作。畢竟拜登上臺之後,向奧巴馬時代靠近。奧巴馬後期搞亞太再平衡,把中國周邊的朝鮮半島、南海、東南亞、南亞方向,搞得雞犬不寧。拜登大致也會搞類似的動作。

搞亂緬甸,也相當於搞亂中國周邊的地緣環境,影響中國的「一帶一路」和平發展,很符合美國利益。看來美國表面上支持昂山素季,暗地裏縱容軍方,也完全有可能的。政治向來就是真真假假,難以分辨。但最終都會水落石出。

可以確定的是,中國希望緬甸平和一點。因為中國要發展,需要穩定的周邊環境。緬甸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融入中國經濟圈:緬甸可以搭上中國的經濟列車,依靠中國發展經濟,緩解民族矛盾;而中國可以直接出孟加拉灣,從東北部對印度給予制衡,可謂達到雙贏。但那並不是美國願意看到的局面。

(本文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刊立場)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