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聚焦

首頁 > 最新文章 > 國際聚焦

美國重塑產業鏈:是險棋還是迷途(2021.4)

發布日期:2021-06-03

☉文/胡后法

特朗普政府把與中國的對抗推向了極限,特別是點燃了史上規模最大的中美貿易戰,使中美關係經歷了二戰以來最驚心動魄的考驗。特朗普還大膽提出了與中國「脫鈎」的設想,發誓要建立美國自己的產業鏈,將中國排斥於全球經濟的大循環,以實現扼殺中國經濟的戰略目標。這些想法聽起來充滿政治強人的魄力,但在很大程度上卻是脫離現實的政治造勢,變成現實的可能性很小。但是,遏制中國已成為美國政治的「主旋律」,對抗中國成了衡量政治正確的重要標誌。在此背景下,拜登政府不大可能改變圍堵中國的戰略。而在遏制中國的總體戰略中,產業鏈的重塑日益受到美國政治精英的重視,並作為遏制中國崛起的一種對策,被納入美國政府圍堵中國的戰略藍圖。拜登上臺後,其對華政策雖然在策略上有所調整,但重塑產業鏈依然作為抗衡中國的政策選項之一。

產業鏈事關美國霸主地位

長期以來,美國一直處於產業鏈末端,並從產業鏈低端國家攫取壟斷性利潤,這是由美國在經濟、科技、軍事等各個領域的領先地位所決定的。這種領先地位,為美國創造了控制下游產業、獲取超額利潤的條件。但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在特定時空環境下,這種產業鏈布局也派生出消極因素,其最大缺陷是中下游環節的缺乏導致失業率的增加和中下層民眾收入的減少。而且,當遭遇不可抗拒的災難時,不完整的產業鏈使得一些重要物資出現短缺甚至斷供,造成對國計民生的影響。如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由於美國缺乏中下游的產業鏈環節,很多醫療物資出現短缺,影響了抗疫的順利開展。

近十多年來世界經濟的發展變化表明,一個國家僅僅佔據高端產業鏈是不夠的,還必須在一些重要中低端產業鏈擁有一席之地。而中國作為後起的工業化國家,擁有世界上最完整的產業鏈和門類最齊全的製造業體系。中國雖然在高端產業鏈遠遠落後於美國,但產業鏈的完整性卻使中國的抗危機能力超過了美國。中國在這次抗疫中取得的巨大成功,讓世界看到了中國產業結構的優勢,加劇了美國政治精英對中國崛起的焦慮感。

近年來,隨着中國的發展壯大,全球產業鏈格局出現了重大變化,這種變化主要呈現兩大特點:一是美國繼續佔據產業鏈制高點,在國際分工中始終處於最有利的地位,但由於全球化的不斷發展,美國的中低端產業加快向海外轉移,以實現資本收益的最大化。與此同時,美國產業鏈的「窄化」趨勢日益明顯,這種「窄化」的結果是美國製造業的「空心化」和中下層民眾的失業增加,以及中產階層的萎縮。這些問題的出現已影響到美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甚至妨礙了美國綜合國力的提升。

二是隨着工業化進程的推進,中國不斷優化了產業鏈,在國際分工中的地位也有明顯提升。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緊緊抓住了全球化帶來的機遇,從來料加工到中外合資生產,從廉價勞動力基礎上的資本積累到產業結構的優化及製造業的轉型,中國艱難度過了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發展過程。目前,中國正全力推進產業鏈的高端化發展,通過加大科研投入、改善民生等舉措,提升經濟發展的品質,打造新的經濟發展格局,增強國民經濟的核心競爭力。

近年來,中國推動產業鏈向高端發展的努力,取得了積極進展,這引起了美國的高度警覺。因為,中國及新興國家的經濟崛起,意味着美國和西方國家競爭力的下降,更意味着動搖長期以來已經固化的世界經濟格局,特別是中國在高科技領域取得的進步,無疑將打擊美國在先進技術領域的絕對壟斷,進而動搖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

按照美國對國際分工的設想,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應該永遠承擔中低端產業鏈的生產環節,而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則永遠佔據附加價值最高的高端產業鏈,美國等發達國家可以永遠躺在這樣的分工格局下,以最低的付出,享受最優渥的生活。但是,追求發展、富民強國,是人類進步的必然要求,也是世界和平與穩定的基石。美國和發達國家的富裕和強大是建立在不平等的國際分工和政治秩序之上的,是導致世界不穩定的根源。美國不應把中國和新興國家的發展視為威脅,而是對人類進步和世界和平的貢獻。中國的發展並沒有剝奪美國的財富,而是為美國創造了巨大的市場機遇。從長遠看,中國和發展中國家的經濟起飛只會對美國和發達國家帶來紅利,助推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長。

重塑產業鏈將困難重重

美國提出重塑產業鏈的想法並不基於經濟發展的現實需要,而是出於維護霸權的戰略考量。產業鏈的生成和變化,應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美國卻要通過人為干預改變現有的產業鏈格局,因而注定是一步險棋,甚至將陷入迷途。

以晶片為例,因為它是美國試圖遏制中國的重要抓手,美國很想拉攏盟國打造獨立的晶片生產體系,將中國從已有的晶片產業鏈中排除出去。然而,這一設想實現的難度很大。美國技術和創新基金會在一份報告中指出,半導體產業鏈的每一個環節,平均參與的企業來自25個國家。而根據美國商會的估計,如果放棄與中國的合作,美國的晶片製造商將損失540億至1240億美元。當前,全球晶片製造業的產能十分緊張,市場嚴重供不應求。美國政府似乎也意識到晶片供應緊張對美國經濟帶來的後果,因而醞釀放鬆管制的可能性。媒體已報道美國允許部份本國企業向中國供貨的消息。近來,中國在晶片領域不斷取得技術突破,如中芯國際的14nm的晶片技術已接近趕上台積電,達到業界水平的90%至95%。據美國業界人士分析,為解決供應短缺,美國有可能被迫將部份訂單交給中芯國際。很明顯,要想在晶片產業鏈對中國實施「斷鏈」和「脫鈎」,拜登總統是很難下這個決心的。

為阻斷中國的產業鏈,美國設想和盟國一道建立封閉的「技術聯盟」。美國企圖以共同安全利益和保衛共同意識形態價值觀來說服盟國,組建一個排斥敵對國家的經濟技術共同體。這顯然是一個絕妙的冷戰想法,是冷戰對抗思維的翻版。從美國目前所擁有的技術優勢和經濟實力看,重啟這種老套的對抗手法是可以做到的,但遇到的困難和付出的代價將是巨大的,而最終結果能不能戰勝對手卻是不確定的。

一是當今世界的利益格局與冷戰時期已然大相徑庭,全球化發展到今天,不是哪個國家說變就能變的。與冷戰時期西方和東方兩大分割的陣營相比,當今世界經濟已是環環相扣的整體,要想擺脫其中某個環節,將嚴重拖累本國經濟。擺脫產業鏈的某個環節說起來容易,但補上這個環節則需要幾年時間。比如,近年來熱議的稀土問題,美國如果建立獨立的生產鏈,至少需要15年時間。在如此長的時間內斷供稀土,美國高科技產業和軍工企業將遭受重大衝擊,而美國的對手卻不會有什麼損失。

二是在西方世界,遏制中國並不是所有西方國家的共同戰略需求。在冷戰期間,前蘇聯被美國塑造成可怕的「共產主義幽靈」,成為美國在政治上動員和凝聚西方民眾共同抗擊蘇聯的「靈丹妙藥」。近年來,美國極力對中國實施妖魔化戰略,政治精英以「中國崩潰論」和「中國威脅論」向社會公眾進行輪番「輿論轟炸」。要麼把中國描繪成制度落後、政治獨裁、人民不滿、經濟難以為繼、國家淪亡指日可待的「失敗國家」;要麼誇大中國實力,叫嚷中國軍力已威脅美國和西方,中國的不正當貿易搶走了美國人的飯碗。總之,中國已成為美國的頭號威脅,並將此作為遏制中國的主要依據。然而,美國關於中國的種種謊言和神話與事實截然相反,謊言說了一千遍,似乎並沒有成為真理。美國對中國的妖魔化戰略在包括盟國在內的國際社會並沒有取得應有效果。通過妖魔化中國來動員盟國與中國脫鈎的做法很難取得成功。在不少美國盟國看來,中國的對內對外政策並不像美國說得那麼糟糕,而與中國脫鈎更不符合他們的利益,因而不大願意在脫鈎問題上完全聽任美國的擺布。

三是在全球化時代,一個產業在哪兒落戶、一個企業與哪個國家建立合作,主要取決於成本和市場兩大要素。產業鏈是自然生成的,不是人為打造的。要想打造產業鏈,首先必須創造產業鏈所需要的基本條件,如成本優勢、人力資源、市場潛力、消費水平等都是產業鏈不可或缺的基本要素。因此,具有成本優勢、市場潛力大的地方,必然成為產業鏈的「天然聖地」,這是市場經濟的基本原理,也是全球化的動力源泉。人為割裂產業鏈,或者將產業鏈搬到沒有匹配條件的地方,是很難成功的。

還有一個重要因素是美國必須考慮的,即產業鏈重組對國際貨幣結構的影響。眾所周知,產業鏈與結算貨幣是密切相關的。美國主導的產業鏈自然用美元結算,如果形成美國和中國兩個獨立的產業鏈體系,那麼由中國主導的產業鏈自然將人民幣作為結算貨幣。這無疑將幫助中國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其結果將削弱美元霸主地位。對美國而言,這是一個不寒而慄的後果。

四是一個產業鏈的建立與完善,需要巨大的科技與資本投入。而要維持產業鏈的順利運轉,必須保證投入的巨額成本能得到盡快的消化和分攤。這就產生一個要命的問題,即大量的勞動力和消費人群是承擔產業鏈成本的前提,如果沒有這個前提,產業鏈的生存與發展也就難以持久。美蘇冷戰以蘇聯的慘敗告終,其根本原因正是蘇聯當年沒有足夠大的市場體量來承擔產業鏈的巨額科技投入,而美國擁有西方陣營的十億消費者,又加上中美建交後十幾億中國人的巨大市場,輕而易舉地分攤了美國科技革命的成本和投入,進而保證了美國在全球產業鏈中的主導地位。

事實明白無誤地告訴人們,美國要想打造獨立的產業鏈,其競爭力很難超越中國。因為,市場覆蓋能力是產業鏈成敗的關鍵。市場規模小,產品收益就少,收益少反過來又影響研發的投入,而研發投入的減少必然限制技術的突破,其長遠結果就是競爭力的下降。美國目前的技術水平明顯高於中國,這對美國建立產業鏈是有利的,但從市場的長遠發展看,中國則具有明顯優勢。對比中美兩國經貿活動的輻射範圍,中國可以動員大約30億人的市場體量,而美國主控的市場大約涵蓋5億人左右。可見,美國缺乏足夠體量的市場支撐,這將成為影響產業鏈競爭力的最大短板,因為只有擁有強大的市場輻射能力,才能從根本上保證科研開發和技術革命的資金來源。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