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聚焦

首頁 > 最新文章 > 國際聚焦

阿拉斯加中美會談之評析(2021.4)

發布日期:2021-06-03

☉文/邵宗海 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壹、「安克拉治的美中對話」的重點觀察

一、美中2+2高層會談第一輪,雙方言辭火爆開場

舉世矚目的美中「2+2」高層會談第一輪,於美國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當地3月18日下午1點(台北時間清晨5點)登場,中方稱此次會晤為「高層戰略對話」。

會談在一開場時,曾向媒體開放,當時雙方在會談前就說好「開場聲明」每人只有2分鐘時間,不料一發不可收拾,最後卻演變為逾一小時的「激烈口水互噴戰」。其實早在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只是說明「會前開場聲明」時,他就已高調嗆聲大陸部份行動威脅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等到會議正式開始後,他又立即再進入批判說:美方深切關注中方的行徑,包括在新疆、香港、台灣的行為,對美國的網絡攻擊和經濟脅迫美國的盟國,指這些行徑已經威脅到「用以維持全球穩定以規則為本」的秩序。

但輪到楊潔篪發言時,他也沒有示弱,反而採取完全反駁的說法:中方遵循的是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以國際法為基礎的秩序,而不是少部份國家鼓吹的秩序。楊潔篪認為美國才是利用軍事與經濟力量對他國施壓的國家。美國對國家安全一詞的濫用,已威脅到國際貿易的未來。加上布林肯在人權問題上也對北京有所批評,楊潔篪也反批說:「很虛偽」,美國自己的人權問題都沒解決,還煽動其他國家攻擊中國。

整場會議引發雙方爭執最嚴重的計有二段,第一段是楊潔篪在指控:美國根本沒有為其他國家發言的權利,美國不代表世界,只能代表美國政府自己。布林肯顯然有受到這番談話的衝擊,曾直接回應說「請讓我稍稍補充先前的談話」,並要求媒體拍攝他。接着他強調:過去在與各國盟友等100名官員談話中,各國對美國回歸深感滿意。美國開始與盟友、夥伴重新接觸,過程中也聽到這些國家對北京正採取部份行動感到關注。

至於第二段是在楊潔篪的冗長發言批判後,按照原本的時間流程,現場的記者就該離開會場,好讓兩國代表團能閉門交涉;不料布林肯與蘇利文卻建議讓所有記者留在原地,以便好好記錄美國政府對於中方高級外交官的看法回擊。但等到美國發言後,布林肯又不顧中國代表團在繼續回應,就直接讓大會帶走現場記者,這樣處理方式,逐讓中國代表團感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中方代表曾在當場表達不滿並提出抗議,楊潔篪本人也表示:美國不給中國代表團「同等機會表達回應」的態度,是非常嚴重的外交失禮。

CNN在第一輪會談觀察到的是:美國與中國大陸激烈的交鋒,會讓拜登政府覺得困擾,因為美國政府內部仍面臨嚴峻的挑戰,而這個小辮子恐怕會被北京抓得緊緊的。

實際上,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3月17日已就中美高層對話一事,在接受中國媒體訪問時,已坦露出結局。他表示,中方已不會在核心利益議題上退讓,也不指望一次對話能解決所有問題,所以並沒有過高的期待或幻想。崔天凱只「希望雙方帶着誠意而來,帶着更好的相互瞭解離開。」

二、美中2+2高層會談第二輪,會議本身似乎完全隱身

很有意思的是,這輪會談是在第一輪火爆場面結束之後,當天19時45分左右正式開始舉行。媒體報道很少不說,也沒見美中雙方代表對此會議結果有詳細回應。

來自香港的鳳凰衛視報道說,第二場中美會談是在當時間18日晚間結束,王毅離開會場時,只形容會議「還算順利」,並稱「談了很多地區問題」,而且19日最後一輪會談「還有很多問題要談」。

三、美中2+2高層會談第三輪,並非只是「爭執」,也有「和解」

當地時間19日上午9時(台北時間20日凌晨1時),布林肯與蘇利文在阿拉斯加與楊潔篪、王毅再進行會談的第3輪、也是最後一輪的會談。這次會談,沒有開放媒體入內,只在會後由雙方發表自己的看法及立場表達,但氣氛變得溫和,談話也較理性。

1、布林肯與蘇利文在結束會談後,向在場記者發表簡短談話。布林肯表示,美方這次與中方會晤有兩個目標。一是表達對中國諸多行徑的重大關切,相關行為也引起美國盟友夥伴關切,二是希望清楚列出美國政策、優先事項與世界觀,這兩點美方都有做到。蘇利文則表示,美方先前就預期,雙方將就廣泛議題進行「艱難且直率的談話」,最後情形也正是如此。美方在會中列出自身優先事項和意圖目標,也聆聽中方的版本。蘇利文尚指出:「我們帶着清晰腦袋進到(會議室),也帶着清晰腦袋出來」。基本上,這可看出美方的意圖與戰略布局,第一輪開放記者進入會場,就是朝着本來的設想在布局。

但美中雙方並非只是「爭執」,也有「和解」。布拉肯強調,雙方仍就廣泛議題進行數小時的坦率對話。在伊朗、朝鮮、阿富汗與氣候議題上,雙方利益有相交;在經濟、貿易與科技上,他們則向中方表示,美方檢視上述議題時會與國會及盟友夥伴密切諮商,也會以能充分保護並促進美國勞工企業利益的方式向前邁進。

2、中國代表團的看法及立場事後在人民日報旗下俠客島公眾號於19日發布,也清楚敘述在對話結束後,楊潔篪、與王毅曾接受媒體採訪。當時他們就表示,台灣問題事關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涉及中國核心利益,沒有任何妥協退讓餘地。美國應停止售台武器,不助台拓展「國際空間」,不向「台獨」勢力發出任何錯誤信號,不要試圖突破中方底線,以免嚴重損害中美關係和台海和平穩定。對此,美方倒是重申在台灣問題上堅持一個中國政策。

楊潔篪表示,這次對話是有益的,有利於增進相互瞭解。雙方在一些問題上仍存在重要分歧。中國將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王毅表示,對話總比對抗好,但對話必須本着相互尊重、求同存異的精神來進行,不能單方面拉單子、提要價。

中方指出,雙方同意按照兩國元首2月11日通話精神,保持對話溝通,開展互利合作,防止誤解誤判,避免衝突對抗,推動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

四、為期2天的會議,最終並沒有發布聯合聲明

據《路透社》報道,為期2天的會議最終卻在沒有聯合聲明下結束,談判的艱難,更凸顯出美國與中國的關係即使拜登新政府上臺,已有「回不去」的感覺,而必須在艱困下開局。英國BBC的看法是:中美高官的唇槍舌劍暴露兩國當前深刻的分歧。有分析認為,這顯示本次世界矚目的會議,不僅沒有為中美關係「破冰」,似乎還可能寓示着雙邊關係進入了「冰河世紀」。

貳、若有此後果,則必有前因。細述「美中對話」之前美方的布局

但對作者來說,中美之間的實質關係,並沒因民主黨的拜登上臺之後,能摒棄在共和黨時代對中國的仇視,同時也沒選擇出與北京有更多良性競爭而且合作的機會,遂讓整個發展趨勢看來好像並不朝此方向邁進。實際上現實更殘酷的是,在美中安哥拉治對話之前,雙方的「抗爭」似乎並沒有任何減弱之勢。作者僅就時間及事件上的排列,來展現出美國針對中國所做到的「敵視與排斥」:

一、3月16日「美日2+2」會談、3月18日「美韓2+2」會談,對象均是中國

「安哥拉治的美中對話」之前,美日外交和國防首長已先在3月16日到東京舉行「美日2+2」會談。在會談中,美日均點名批判中國「採取不符合現有國際秩序的行動」,給美日同盟和國際社會帶來多重挑戰,譬如特別舉出中國就南海提出不法權益主張,也列出中國對日本尖閣諸島(釣魚島列嶼)施政的損害,特別在針對中國《海警法》的實施深表關切。

接着,美國和韓國2021年3月18日在首爾舉行了外長和防長2加2會談,雙方在會談後發表的一份聯合聲明說,應對朝鮮核問題和彈道導彈問題是韓美同盟的一項重點,但在地區和更廣泛的安全問題上並沒有直接提到中國。

二、3月16日布林肯與奧斯汀竟然行前投書媒體呼籲「築起對抗中國的堡壘」

再來,就在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國防部長奧斯汀造訪亞洲的當天,兩人卻罕見的聯合投書到《華盛頓郵報》,明白表示:他們將嘗試團結亞洲重要盟友,築起對抗中國的堡壘。兩人寫道:「當我們必須反擊中國的挑釁和威脅時,集結我們的力量能使我們更壯大。」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們若不果斷行動並帶頭領導,北京將採取行動。」

三、3月13日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的領袖峰會,有討論到來自中國的挑戰

布林肯與奧斯汀在訪問亞洲之前,美國、日本、印度、澳洲4國在3月13日舉行了完史無前例的「四方安全對話」(TheQuad)領袖峰會,共計有拜登、日本首相菅義偉、澳洲總理莫里森、以及印度總理莫迪共同會商,會後並發表聯合聲明。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在會後曾經表示,美日印澳4國領袖明確表示對中國沒有任何幻想。

本來這個非正式聯盟被認為是要抗衡中國與日俱增的影響。不過,蘇利文隨後在白宮例行記者會說明會談內容時,卻又另行指出,4國領袖雖也討論來自中國的挑戰,但領袖們清楚表明對中國沒有任何幻想。顯然中國並非「四方安全對話」的根本議題,而根據會後發表的聯合聲明,並未觸及中國問題。

四、拜登定位中國是「唯一有綜合實力、挑戰美國所建立的國際體制」競爭者

在美國本土,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在3月4日則公布了一份由拜登簽署的《國家安全戰略中期指導方針》(Interim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ic Guidance)文件,這是拜登就任之後首份有關國家安全戰略框架的報告,拜登在報告中,是將中國定位在「唯一有綜合實力、挑戰美國所建立的國際體制」競爭者。也因此在報告裡拜登特別強調,中國變得更加強勢,「在美國競爭者當中,只有中國有潛力結合經濟、外交、軍事與科技力量,持續挑戰一個穩定和開放的國際體系」。

五、在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內心裡,可能已存在「台灣是國家」這樣的認知

前文有提到拜登視台灣是「先進民主政體及美國關鍵經濟與安全夥伴」,但3月10日這樣的定位到了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口中,台灣在美國官方及以外交最高層級官員在認知中已變成「國家」地位。布林肯是在當天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時,曾被議員問到有關台灣議題時,有脫口而出「台灣是一個對世界有所貢獻的國家」,但這仍引起外界熱議,美台關係是否進一步有所升溫。

叁、再另外細讀:自拜登上臺不到二個月時間內對華政策的布局

經過上面美國官方高層對中國有所「評斷」的敘述,也說明了中美關係之間,不是僅只有「競爭也可有合作空間」的討論,實際上也有「對抗」的概念存在。而且對台灣、香港以及新疆的話題讓美國刻意介入的問題,至少在習近平在春節前夕與拜登通電話之際已強調:台灣、涉港、涉疆等問題是中國內政,美方應該尊重中國的核心利益。而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更是在3月7日談到台灣問題時,明確說出:一個中國原則是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在台灣問題上中國沒有妥協餘地,更沒有退讓空間。

但是問題就在拜登在2021年1月20日就任之後,他似乎對中國的基本概念定位在:不是對手、但是個競爭者,不是敵人、但是個威脅者。我們可以從他就任之後的第一篇演說之後的一連串看法,來證實這些觀點。

第一,白宮發言人莎琪曾針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月25日在「世界經濟論壇對話會」上呼籲全球避免對立,回歸多邊主義時表示,習近平的喊話不會改變拜登政府的對華戰略方針。她稱,美國正處於「與中國的激烈競爭」之中,華府會耐心地尋求與中國打交道的「新方法」,針對有關問題進行評估並與國會和盟國磋商。而美國國務院一位發言人在25日稍晚也表示,美國對中國的全面戰略將是讓中國為其不公平和非法的做法負責,「我們需要一個全面的戰略和一個更系統的方法,來實際解決所有這些問題,而不是過去幾年零敲碎打的方法。」

在這裡需要注意的是,國務院說:「我們需要一個全面的戰略和一個更系統的方法」,實際上就是白宮發言人所說的:華府會耐心地尋求與中國打交道的「新方法」。這裡用詞或有不同,但意義則是完全一樣。

第二,拜登2月4日在美國國務院對美國外交人員發表了他上任後的首次外交政策講話,在講話中他說:「就像我在就職演說中所說的那樣,我們將修復我們的同盟,並再次與世界進行接觸,不是去迎接昨天的挑戰,而是迎接今天和明天的挑戰」。而拜登也的確在過去的兩星期中,曾與美國很多最親密的盟友的領導人通了電話,拜登說:以外交來發揮領導作用,意味着與我們的盟國和關鍵夥伴再次肩並肩地站在一起。

那麼結合盟國,來「迎接今天和明天的挑戰」,到底這項挑戰主要對象是什麼?若依拜登的話來詮釋,那就是:包括中國越來越大的趕超美國的雄心和俄羅斯破壞並干擾美國民主的決心。同時拜登也說:我們還將直接應對我們最嚴峻的競爭者中國對我們的繁榮、安全和民主價值觀構成的挑戰。我們將直面中國的經濟惡行,反制其咄咄逼人、脅迫性的行為,頂回中國對人權、知識產權和全球治理的攻擊。但是說話另一端,拜登卻說:「我們也做好了準備,在符合美國利益時與北京共事」。

這方面,拜登固然挑出了競爭者的挑釁,但另一面,拜登又以「與北京共事」作結論。旁觀者可能一時沒能看清「中美競爭」的內情,但當拜登換了話題,卻又可以說:美國與中國是願意採取「中美合作」。

第三,拜登在2月7日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採訪時說,「我不會像特朗普那樣做。我們將專注於國際規則。」但這句話拜登主要是在說:美國不需要與中國「衝突」,但要進行「極為激烈的競爭」。可是就在被採訪的上一周,拜登卻發出另一種觀點,稱將與盟友更緊密地合作,以便對中國進行反擊。依作者的看法,拜登是把拳頭與饅頭均擺在手上,端看對方的反應再才來決定丟那個「頭」出手。

2月11日中國農曆除夕,當習近平和拜登通了電話後,拜登曾說:中國是具有悠久歷史和偉大文明的國家,中國人民是偉大的人民。美中兩國應該避免衝突,可以在氣候變化等廣泛領域開展合作。美方願同中方本着相互尊重的精神,開展坦誠和建設性對話,增進相互理解,避免誤解誤判。如果觀眾只看了這一段,而忽略了拜登在前面所提說要與中國進行「極為激烈的競爭」,誰會說拜登是另一個特朗普?

肆、到底怎麼來看未來中美關係的發展

一、針對美國欲制裁中國,國際社會一般的迴響,絕大部份是遲疑、或是保留

譬如說,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的發言人在美東時間3月16日曾表示,古特雷斯希望中美兩國在阿拉斯加舉行的高層戰略對話能取得積極成果。並在氣候變化、重建後疫情世界等關鍵問題上找到合作的途徑。這段話可以看得出來,國際社會是期待中美能放下歧見,在很多造福人類的議題上,尋求相互的合作。

另外,一份在中國大陸發行的媒體「南方前沿」,在3月12日有引述美國媒體的報導說:儘管歐盟與美國有跨大西洋協議的特殊關係,但當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提出「我們必須共同遏制中國,展現團結一致的力量」這句話,是想要歐美聯手針對中國時,大部份歐盟官員都沉默了,更不願作出任何承諾。這些歐盟外長之所以如此謹慎,是因為歐盟正在尋求如何在中國與美國之間獲得戰略平衡,以確保歐盟不會與這兩大強國的其中一個結成過於緊密的同盟,從而疏遠另一個國家。所以美國在歐盟的努力,保守的說,是沒有得到應有的效果。

另外美國也與日本、印度、澳洲4國在3月13日舉行了完史無前例的「四方安全對話」(TheQuad)領袖峰會,但會後發布的聲明中並未觸及中國問題。德國之聲在3月15日刊登了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鄧聿文的分析稱,雖然四國領袖討論了中國威脅,但會後聲明卻未點名中國,由此可見,四國在如何抗中上尚未形成「統一戰線」。鄧聿文尚認為,「政治可以站隊,但經濟未必」,大陸是日、印、澳3國最大的貿易夥伴,這才是它們有遲疑的癥結。

二、中美關係如何發展雖沒有結論,但雙方存在「討論」,總比「對抗」好

這是美國總統拜登任內的首次美中高層會晤,全球都相當關注中美是否會藉機「破冰」。不過,還是有專家預測,中美僅將交流彼此最關切的議題,兩國關係不太可能出現重大突破,也不會發表聯合聲明。譬如說,一名美方資深官員在16日就透露,本次會談目的並非重啟特定對話機制,也不是一系列對話的開端,只是「坐下來,相互了解」,因此會談預計沒有「可交付」(deliverable)成果,會後也不會發表共同聯合聲明。另外,美國華府智庫史汀生研究中心(Stimson Center)中國計劃主任孫韻(Sun Yun)在事前預測的是:由於中美在經貿、人權等多個議題上存在深刻分歧,去年的雙邊關係跌至建交40餘年來的谷底,會議「較可能是雙方重申立場、表達對對方政策憂慮的場合」,實際上難以真正「重置」中美關係。

三、中國需要重視美國民間存在高比例的反中心態

另外,也不能完全去忽視的,特別是對中國來說,要存有一份對「美國民間完全瞭解」的心態。就在美中18日就要進行會談之前,美國蓋洛普公司在16日公布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有45%的受訪美國民眾是將中國視作美最大敵人,這一比例是去年調查結果(22%)的兩倍。而也有50%的受訪者認為中國是世界領先的經濟大國,這一比例同比去年上升11%,超過了認為美國是世界領先的經濟大國的比例39%。就在2020年,尚有50%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是世界領先的經濟大國。同一民調結果還顯示,有高達63%的美國人認為,未來10年,中國的經濟實力是對美國切身利益的嚴重威脅。這項民調結果,顯示出幾乎自二次大戰之後,就一直坐享世界第一強國地位的美國人民,突然有50%的人在心理上警覺中國已是世界領先的經濟大國,超過了認為美國是世界領先的經濟大國的比例39%,試想他們如何在內心裡來平衡自己?不要說特朗普,現在拜登上臺了,他又能完全「無視」美國人民的挫折感?

尾語

在截稿之時,白宮發言人莎琪在3月17日作了宣布,就是美國總統拜登將於3月25日下午舉行就職以來首場正式記者會,理論上,他應該在對華政策的層面,會作一個完整的報告。但可惜的是,本文顯然來不及能把這場記者會記錄下來。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