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民進黨與台灣社運團體的聯合與背離(2021.6)

發布日期:2021-07-06

☉文/郝沛然

一段時間以來,「反對含瘦肉精美豬進口」「珍愛藻礁」「公投綁大選」等「公投」議題備受島內各界關注。迄今已有4項「公投」通過連署門檻,應於2021年8月舉辦,一旦通過,將給民進黨當局帶來重大衝擊,甚至可能拖累該黨2022年、2024年選情。但過去民進黨常常與環保、食安、「公民自決」等領域的社運團體聯合,共同反對國民黨「黨國威權」、追求「公平正義」。如今,這些社運團體卻發起上述劍指民進黨執政缺失的「公投」,令人有「今夕何夕」之感。事實上,目前與民進黨分道揚鑣甚至反目成仇的還有「土地正義」、「原住民」發展、勞工權益、校園自主、基層自治等多個領域的社運團體。每年舉辦的「秋鬥」大遊行就是很好的證明。這實質上反映了民進黨執政前後在相關議題上的變化與反復,折射出該黨理念的缺失和對政治利益的一貫追求。

一、首次執政前:民進黨與社運團體的聯合

上世紀80年代,隨着台灣經濟成長帶來的一系列社會問題漸顯,涉及環境、食品、婦女、勞工、少數族群等議題的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眾多「黨外人士」也積極參與。1986年9月,「黨外人士」發起成立民進黨,將相關社運團體及人士囊括其中。民進黨遂成為各類社會運動的重要參與者和背後支持者。同時,民進黨也在選舉中得到相應回報。

(一)加強宣傳力度,製造輿論。作為新生的「反對黨」,民進黨搶佔島內輿論陣地,鼓吹自身對改革政治、改造社會的政策主張,其中自然包含各類社運團體的要求。1986年11月民進黨第一次黨代會通過的黨綱提出,維護生態環境,建立公平開放的福利社會,反對新設核能發電組,加強食物、藥物和商品檢驗,保障消費者安全等。該黨網羅的眾多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也試圖從不同領域「啟迪民智」、擴大影響。例如,呂秀蓮提出「新女性主義」,以創作小說的方式加以宣導;康寧祥、費希平等在報刊發文,宣揚「台灣前途應由台灣人民共同決定」的觀點。

(二)發動群眾參與,走「��頭路線」。民進黨向來被視為「從街頭運動起家」,組織群眾參與各類社會運動,既可壯大社運團體聲勢,又能增加該黨與國民黨博弈的籌碼,達到相互拉抬效果。民進黨成立初期便設立「社運部」,黨內各派系也深度介入各類社會運動,成立周邊組織並借此動員群眾、發起抗爭等。例如,1987年3月至4月,部份民進黨人士成立「台灣團結勞工聯盟」「新竹農工聯盟」等組織,以爭取勞工支援。社運團體與周邊組織也成為民進黨重要的人才儲備庫,街頭運動表現凸出者通過民進黨步入政壇。例如,1990年3月「野百合運動」中不少學生領袖後來加入民進黨,被稱為「野百合世代」。

(三)動用政治資源,堅持體制內抗爭。上世紀90年代,民進黨在各級選舉中頗有斬獲,便利用在「立法院」擁有一定席次或在部份縣市執政的優勢,與社運團體相呼應。以反核議題為例,1996年3月,民進黨籍台北市長陳水扁在該市舉辦「核四公投」,得出反核者佔53%的結果;同年5月,民進黨籍「立委」張俊宏等在「立法院」提議「立刻廢止所有核能電廠之興建計劃」並獲通過。再以「公民自決」議題為例,民進黨籍「立委」盧修一、洪奇昌、葉菊蘭等於1991年3月提******灣第一個「公投法」草案;民進黨籍「立委」蔡同榮更因多次提案要求「公投立法」,被稱為「蔡公投」。

二、2000年後:民進黨與社運團體的關係變遷

2000年至今,民進黨兩次執政、一次在野。期間,該黨在�保、食安、「公民自決」、「原住民」發展等議題上立場反復多變,基本形成「在野時堅守原有價值、執政時態度曖昧甚至棄守」的規律。因此,它與相關團體的關係也隨之改變。

第一種類型:在野時聯合,執政後背離,典型案例是含瘦肉精豬牛進口議題

民進黨長期重視食安,以體現自己「顧民生」「具有進步性」。但陳水扁執政後,迫於美國壓力,開始在含瘦肉精肉品進口上搖擺不定。據美國在台協會(AIT)文件顯示,2007年台準備將「動物用藥殘留標準」通報世貿組織,打算有條件解禁萊克多巴胺(一種瘦肉精)。陳水扁曾向AIT承諾,會在2008年之前解禁。2008年5月民進黨失去執政權後,卻迅速轉變立場,擺出一副為民眾健康不惜一切代價的姿態。2012年3月,馬英九當局提出有條件開放含瘦肉精美牛進口。對此,時任民進黨主席蘇貞昌表示「民眾健康沒有放水餘地」,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稱「瘦肉精一定要零檢出」。除言論反對,還多次採取激烈手段抗議。同年3月至5月,民進黨籍縣市長先召開「因應瘦肉精美牛聯合會議」,後共同北上參加「嗆馬大遊行」。同年6月,民進黨籍「立委」們連續5天霸佔「立法院」主席臺,要求罷免支持含瘦肉精美牛進口的國民黨籍「區域立委」。該黨還大力支持「台灣農村陣線」「青年反美牛瘦肉精聯盟」等團體向當局抗議。

2016年1月,民進黨贏得「大選」,態度又為之一變。同年4月,對於未來是否開放含瘦肉精美豬進口,將出任「農委會主委」的曹啟鴻坦言「哪有能耐不開放」。此後,蔡英文當局一直等待擇機開放,終於2020年8月宣布自2021年起開放含瘦肉精美豬進口,遭到包括過去盟友在內台灣各界強烈反對。由30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反瘦肉精毒豬聯盟」多次赴「立法院」抗議,一些曾與民進黨並肩反對馬英九當局的社運人士直言「被騙」。

第二種類型:長期聯合,後突然背離,典型案例是「公投」議題

出於「台獨」意識形態,民進黨對促進「公投立法」、推動「公民自決」的態度可謂積極。第一步,完成「公投立法」目標。陳水扁上臺後,多次表示「認真思考公投立法的重要性與急迫性」,煽動數十個團體向佔據「立法院」多數席次的「泛藍陣營」施壓。在「民意」壓力下,國民黨、親民黨不得不提出自身版本的「公投法」草案,並在2003年11月予以通過。兩黨雖否決具有「台獨」色彩的蔡同榮版「公投法」,並對「公投」多加限制,但民進黨終究實現「公投立法」夢想,且「公投得與全國性之選舉同日舉行」的條文也有助於該黨發動群眾。第二步,打破「鳥籠公投」。「公投法」制定後,陳水扁當局先後發起6場「公投」,均因投票率未過半而失敗。民進黨於2016年1月首次掌控「立法院」後,便迫不及待地要求解除「公投法」種種限制。2017年12月,在民進黨主導下,「公投法」被修改,提案、連署、通過的門檻均大幅降低,「公投審議委員會」被廢除,投票年齡從20歲降至18歲。相關團體對此十分滿意,認為「直接民主得以進一步落實」。

但在2018年11月舉辦的10項「公投」中,由國民黨、民間反對人士發起的7項「公投」均獲通過,而支持蔡英文當局施政的3項「公投」均告失敗;且「公投」與「九合一」選舉合併舉辦,使國民黨勝選與「公投」過關產生了疊加效應。這使民進黨大受刺激。2019年6月,民進黨以「避免再發生公投硬綁大選、癱瘓選務的亂象」為由,強行「修法」對「公投」進行限制,以180度的大轉彎一反以往「鬆綁公投」的要求,破天荒地拋棄了過去「公投綁大選」的主張,遭到「台灣陪審團協會」「台灣負數票協會」等團體甚至黨內部份人士痛批。

第三種類型:遊移於聯合和背離之間,典型案例是「核四」議題

陳水扁執政伊始,倒是未忘反對「核四」的「初心」,於2000年10月宣布停建「核四」,後礙於「朝小野大」政治格局和巨額違約金壓力,被迫妥協續建。馬英九上臺後,民進黨重回「初心」,並借助因福島核電站洩漏興起的新一輪全球反核浪潮,一面加緊與「台灣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等團體聯合,高喊「我是人我反核」,於2013年至2015年先後發起數十場規模不一的示威遊行,最多者超過20萬人;一面在「立法院」強勢杯葛馬英九當局追加的「核四」預算,並由蘇貞昌出面施壓馬英九。民進黨與相關團體分進合擊,迫使當局封存「核四」,也推動該黨在2014年、2016年兩次選舉中獲得反核團體及其信徒的選票。

蔡英文上臺後,在核電議題上則出現前後不一、自相矛盾的情況。一方面,將「2025非核家園」納入「電業法」,繼續聯合反核團體發起聲勢浩大的反核遊行,最終推動「核四」走入歷史;另一方面,為解決缺電問題惡化的危機,先後重啟「核三」2號機、「核二」1號機和「核二」2號機,又將「2025非核家園」從「電業法」中刪除,導致反核團體反彈,激烈抗議者還赴檢察署狀告「經濟部」。此外,蔡英文當局大力發展天然氣發電,台灣「中油」公司選定桃園市大潭興建第三座天然氣接收站,引發環評爭議,後釀成備受矚目的「珍愛藻礁公投」。

三、民進黨與社運團體關係變遷背後的政治

(一)「執政包袱」問題:無論哪個政黨上臺,都須面對各種沉屙痼疾。經過數十年發展,台灣在躋身「亞洲四小龍」的同時,也遺留下一些多年未解的經濟社會問題。例如,經濟低迷不振,「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才」,空氣污染嚴重,民粹主義盛行,對美安全依賴造成台美貿易不公等。這些宿疾有的是由台灣地理環境決定,有的是歷史上形成,有的是政治體制演變導致。在多種因素作用下,一些問題不但未有緩解,反有惡化之虞。而民間略有不滿,就會將怒火發洩到執政黨身上。民進黨兩次執政,已深刻體會「不當家不知柴米貴」的艱辛。為減輕執政負擔,民進黨就要務實面對和處理這些難題,不能像過去那樣「任性」,不能像過去那樣全盤接受各類社運團體的「理想化」主張。

(二)「革命」和「建設」問題:政治目的不同,決定着行為各異。所謂「革命」,其實是民進黨「打江山」問題。這要求該黨極力抨擊國民黨奉行「唯發展論」、不顧環保和民生、拒絕民主等,盡可能團結不同領域反對國民黨的力量,從而實現選票極大化,最終奪取政權。它希望「亂」,只有亂,才能「亂中取勝」,製造「改朝換代」契機。當民進黨執政尤其是2016年「完全執政」後,它更在意「坐江山」問題。這要求該黨從穩定統治、謀求連續執政的角度出發,緩解「五缺」問題,滿足美國對台「經濟勒索」,將「公投」限制在可掌控範圍,箝制輿論自由,避免危及統治秩序。它希望「治」,只有治,才能「江山永固」、實現「台獨」。

(三)民進黨理念缺失問題:一切為了政治利益。近30年來,「台獨」似已成民進黨撕不掉的標籤,但從歷史上看,「反國民黨」而非「台獨」才是民進黨內各派系的最大公約數。換言之,民進黨只是一個「反國民黨」的利益集合體,之所以成立並發展壯大,主要是黨內各派系都有一個共同目標——打倒國民黨、「讓台灣人當家」。這是黨內每次初選都「殺得刀刀見骨」而一旦產生候選人便一致對外的原因所在,也是無法用西方左右派政黨的概念來定位民進黨的原因所在。由於選舉利益至上、政治利益至上,民進黨在各類社運議題上自然「看碟子下菜」或「位置決定腦袋」,與社運團體的分分合合自然在情理之中。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