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蔡政府黑氣纏身 民進黨挺進黑金(2021.6)

發布日期:2021-07-06

☉文/陳培文

政治人物勾結幫派,一來是競選耗費龐大問題,二來是攏絡構建地方關係所需,在競選過程中,於人際關係與財源物資的助力上,靠攏黑道成了最便捷的途徑。

蔡英文連任後,蔡政府似乎「黑」氣纏身。除了公路、鐵路重大傷亡事故頻生,民生上先是遇上大旱,還沒踏入六月盛夏,供電已出現故障,發生大範圍停電,限水之外,更有斷電之虞!政治上,四大公投案行將上馬,民進黨全處下風,萊豬案、藻礁案、重啟核四、修公投法,蔡政府可能四大公投全敗。公投案固然是民意反映,諷刺是四案皆屬民進黨的髮夾彎,民進黨不是出爾反爾,便是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

不只政策上的「頭頭碰着黑」,民進黨治下社會同樣黑氣喧囂。台北近日發生兩起黑道示威事件,「松山之亂」是幫派分子衝進派出所內搗亂,拿所內椅子砸毀所內電腦,事後警隊高層意圖湮滅錄像證據,更在派出所大門前上演一幕黑幫與警察握手言和的鬧劇,警方圖大事化小之心昭然。「北投之亂」則上演黑道槍手風光投案戲碼,兩名涉槍擊北投媽祖會槍手,在律師陪同下坐名車投案,並由小弟撐傘拉門走進派出所,荒唐的是現場警察未有即時給疑犯上手銬。

政黑共生難於撇清

槍擊犯不是大明星,投案不用走紅地毯,警察有需要禮遇嗎?幫派分子也不是平民百姓,搗亂派出所不是警民衝突,警察不需要在媒體前佯作警民和諧。社會秩序的維持,當然有賴警察的公權力,警黑本屬勢不兩立,但台灣民眾卻見警察處處禮待黑幫,也算是另類的台灣奇蹟。究其實,警察敬畏的不是黑幫,讓警察誠惶誠恐的是政治人物,一眾議員、官員。過去民進黨愛批判執政的國民黨搞黑金政治,可在自身掌權後非單沒能撥亂反正,更有愈演愈烈之勢。

政治與黑道掛鈎,有人會追溯至清末孫文的革命起義,又或兩蔣時代的默許幫派分子辦事,總歸結為國民黨長期一黨獨大遺留的禍根。但民主化後,政黑共生不單未能遏制,黑金政治更是李登輝時代的注腳,民主選舉在台灣實行二十多年,居然未能擺脫結構性的政黑共生關係,若說黑金始於國民黨,至現時民進黨執政,不啻是於今猶烈。台灣黑金政治,顯不是一黨問題,而是選舉模式、政治制度、社會環境的共構形成。

混跡黑道,主要是易於圖利,但黑道始終是條危險路,有利之後求自保,自然向權力靠攏,為了漂白而走近有權力的政治人物,黑道固然欲與政治掛鈎。政治人物勾結幫派,一來是競選耗費龐大問題,二來是攏絡構建地方關係所需,在競選過程中,於人際關係與財源物資的助力上,靠攏黑道成了最便捷的途徑。民主化的發展,選舉結果最終影響及行政和司法系統的人事安排、政策趨向和工程預算等。黑道以利謀權,政客以權謀利,政黑勾結成了惡性循環,而選舉總是一次接一次,在政治人物成功獲權後,這種政黑共生關係也難於撇清。

地方派系是選舉機器

民主化之後,選舉成本高昂,多黨政治的興起,選舉頻繁,競爭激烈,大選、「立委」、市議員、縣市鎮鄉長以至里長等大小選舉,幾乎每年都有。馬英九時代,嘗試減少選舉的日子,將大選並「立委」同日選舉,復將地方選舉九合一同日進行,兩者皆四年一度,而有了現在「中央」與地方選舉交替進行的模式,將選舉日化零為整,目的正是減省選舉成本。選舉日減少,辦理選舉的資源確可節省,但競選性質沒變,政客的競選經費依舊驚人,政黑共生的根源未除。

地方派系在台灣選舉中是常見稱謂,派系透過地方人際網絡關係形成,大前提起碼有部份重疊的共同利益,除了地方人士,也包括在職或已退任的公職人員,在地的中小企業主、金融機構管理層,當然也包括宮廟組織和道上朋友,當中的人際關係,除了共同利益或利益輸送,也可能包含一定的人情關係。因此,擁地方派系就表示有一定的選票動員能力,如齒輪般啟動選舉機器,票源所在,對政黨而言自是難以割捨。

尤有甚者,這種派系結構,同樣可以在政黨內形成,民進黨成立以來,黨內派系和政黨與時成長,從美麗島系、新潮流系等發展到現時所謂蘇系、英系,黨內政治人物衍生派系,路人皆知。黨內派系當初或只是理念上的差異,但經歷陳水扁、蔡英文二次執政之後,綠營中人顯然深明黨內派系在競選上的重要性,舉凡選前卡位,選後鞏固權力,甚至乎勝選後公職佔位,人事酬庸,利益均霑,權力分配再平衡等,似乎都要講求派系實力。

入黨要求睜一眼閉一眼

雖然法治對選舉公平性的要求相對提升,加之民智開啟,傳統的賄選買票手法再不能明目張膽。但另一方面,卻迫使地方派系加強樁腳的布置動員,樁腳系統化的結果,政黨也樂意將黑道或接近黑道勢力人士直接收編,入黨的要求變成睜一眼閉一眼,起用黑道樁腳,除了固樁外,也更有力阻礙敵對政治勢力入侵地方。民眾眼下可見,不論地方工程弊案,甚或地方上黃賭毒的氾濫,涉事者或相關人等,都隨時找得着政黨代表人士。

明白台灣選舉衍生的政黑關係,便明白民進黨為何會出現如趙介佑的黨員代表,除了行徑儼如黑道,更涉詐欺販毒;而其父趙映光同擁黑道背景,更堂而皇之直登民進黨高層,擔任北市黨部評委召集人。事發後,身為「總統」兼黨主席的蔡英文雖表達歉意,卻全無表現檢討之心,既無探究政黑共生的問題,也無討論黑金的根源,更無追究責任的打算,只一貫地以「旁觀者」心態看黑金政治,以「改革者」之姿重提黨內所謂排黑條款,不只道歉欠誠意,更無展示遏制政黑勾結的決心。

政黑勾結偶爾會被揭發,政治人物事必爭相劃清界線,有關人等自會信誓旦旦,政黑或會短暫收斂;然而風聲一過,下一波選舉又要到臨,台灣黑金政治自必如野草蔓衍,春風吹又生。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