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特稿

首頁 > 最新文章 > 封面特稿

繼續追剿反中亂港團夥(2021.9)

發布日期:2021-10-04

☉文/區漢宗

國安法利劍高懸,除惡務盡,敲響了外國在香港的代理人——反中亂港勢力的末日喪鐘。繼續追剿反中亂港團夥大快人心,「見好就收」、「適可而止」是一種危險的心態,必須「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一)敲響反中亂港團夥的末日喪鐘

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7月16日的「香港國安法實施一周年回顧與展望」專題研討會上發表講話,嚴正指責美國和歐洲議會的一些政客,粗暴踐踏國際法、干涉中國內政。指出歷史的長河已經無數次證明,這場角力勝利一方,必定屬於強大的中國人民。美國近年無所不用其極地打擊中國,作出毫無意義的所謂制裁,不僅無恥無用,只能更加激起中國人民的憤怒和蔑視,並且敲響了外國在香港的代理人——反中亂港分子的末日喪鐘。

國安法實施後,香港進入由亂入治的新時代,時下中央和特區政府依法追剿反中亂港團夥絕不手軟,除惡務盡,為法治正名,為社會除害,體現了公道人心。

美國無聊制裁愈多,香港代理人處境愈慘。香港國安法落實一年來,包括「香港眾志」等多個反中亂港政治團體在香港國安法生效前夕宣布解散,至今有逾30個反中亂港政治團體已停止運作或者解散。

其他美國在香港的代理人,他們的末日喪鐘已經敲響,接下來便是依法清算這些組織和骨幹的違法行為。

(二)追剿對社會危害甚於邪教的「教協」

新華社及《人民日報》先後在7月30日晚以「必須剷除『教協』這顆毒瘤」為主題發表評論文章,追剿香港最大的反中亂港團夥「教協」,央媒數算教協「罪狀」,指出教協號稱「提升教育專業和教師權益而奮鬥」,事實上卻是唯恐天下不亂。從煽動蠱惑師生罷課,到編制兜售反中教材,再到掩蓋粉飾黑暴醜行,上述各項行為均是政治掛帥、私利先行、育人無方、害人在行。央媒斥「教協」所作所為令教育蒙羞、令社會瞠目,已成為香港社會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央媒籲特區政府必須徹查。教育局這才宣布終止與教協的工作關係。在社會各界聲討之下,教協在8月10日下午召開記者會,宣布解散,並預期最遲在今年年底把物業售出後,全面結束。教協是香港最大的行業工會及參與會員最多的組織,在教協解散前,會員人數高達9.5萬名。教協解散,48年歷史的教協畫上句號。

教協是「掛羊頭賣狗肉」的政治組織,為非作歹,毒害本港教育、戕害香港學子。教協一直與攬炒派互相呼應,用盡方法挑動教師反政府,向學生洗腦播「獨」,所作所為已超出其所聲稱的專業團體和職工會範圍,是以教育專業團體作包裝的政治團體。

教協與攬炒派互相合作,共同行動,已經有很長的歷史。回顧「反國教」、非法「佔中」、旺角暴亂、「修例風波」等社會動盪和暴亂事件,每次都有教協的斑斑劣跡。教協負責人對教協煽暴搗亂、禍害學子的罪責,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責任。

教協在黑暴期間,肆無忌憚地煽惑鼓動教師學生上街作反,叫囂「五大訴求」、「光時」等口號,屢次以言論自由、學術自由為擋箭牌鼓吹「港獨」,不遺餘力地支持黑暴犯罪行徑,積極為黑暴暴徒提供物質援助,甚至公然借出辦公場所供黑暴籌劃犯罪行動,慨然允許資助黑暴的「612基金」利用教協位址。中央電視台去年曾推出專題片《另一個香港》,其中一集批評教協副會長葉建源支持學生在校內宣揚「港獨」,又指教協發起反修例示威,並曾出版有關「佔中」的教材。

(三)追剿香港最大的暴亂平台——民陣

教協「收檔」,香港最大的暴亂聯合平台—— 民陣慌亂起來,於8月15日步教協後塵宣布解散。

今年4月,香港警方懷疑民陣涉違《社團條例》,要求其交代未申請社團註冊的原因,提交收入來源及開支等資料。由於民陣沒有提交,時任警務處長鄧炳強表示不排除採取執法行動。民陣自2002年成立以來,一直未有向公司註冊處註冊為公司,亦未有按法例向警務處牌照科註冊為合法社團,一個反政府組織非法存在了19年,以前特區政府不管,但經歷了黑暴運動,不可能再對非法存在的民陣視而不見。

民陣在高峰時期幾乎囊括了所有反對派成員,是名副其實的暴亂聯合平台,禍亂香港的大事件背後都少不了它的身影。民陣是導致香港長期以來亂象頻生、亂局不斷的元兇之一。民陣自2003年起,每年均會舉辦反中亂港的「七一」遊行和元旦遊行,直至2020年被警方禁止。遠的不說,光是民陣在黑暴期間的亂港行徑,已足夠觸目驚心。黑暴攬炒期間,民陣多次涉嫌組織非法遊行集會,衝擊政府機關,暴力傷害市民,瘋狂襲警,破壞公共設施,焚燒國旗,洗黑錢,與外部勢力勾結抹黑特區政府、危害國家安全……其甘當反中亂港「馬前卒」、台前幕後跳樑行徑不勝枚舉,香港市民苦民陣久矣!此番宣布解散,可謂多行不義必自斃。

人民日報發表題為《「解散」鬧劇抹不去「民陣」反中亂港累累罪行》的評論文章指出,「民陣」的解散聲明就是為了試圖逃避法律追責而進行的可恥表演。他們在脫卸責任的同時還幻想繼續迷惑煽動市民,「民陣」解散也抹不去他們一些人的累累罪行。

(四)追剿「顏色革命」組織——支聯會

支聯會是一個以香港為基地、以所謂「愛國民主」為名義、勾結外部勢力的「顏色革命」組織。支聯會幾十年來一直喊着要「結束一黨專政」,把部份港人對中國共產黨的認識帶偏了,強化了香港社會反共恐共的社會基礎。

支聯會以「結束一黨專政」為主要綱領,並具體實施落實綱領的反共行動,此綱領和行動不僅違反國家憲法,而且直接觸犯香港國安法有關「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法律規定。

香港國安法於去年6月30日刊憲實施,為香港特區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分子,作出明確規定和提供清晰的法律基礎。但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卻於去年7月1日,以視像方式參與美國國會以「The End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一國兩制』的終結?)」為題的聽證會,李卓人在聽證會上聲言,香港國安法「凌駕」基本法,「破壞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令香港「變成『一國一制』」,又誣衊香港國安法「破壞香港法治」,是在香港架起「斷頭台」。

翻查資料,李卓人過往亦多次在facebook發布抹黑香港國安法的帖文,例如他於今年3月2日發帖稱:「現今香港就是這麼荒謬,參選就等於可能觸犯國安法。」他又多次散播「支聯會」聲援「12逃犯」的活動,並將涉事的黑暴逃犯形容為「坐緊冤獄嘅政治犯」。

近年支聯會舉辦的活動多淪為暴亂及播「獨」的場所。2019年10月1日,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民陣召集人陳皓桓等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遊行,當日全港多個地區發生暴亂。

另一方面,支聯會被揭收受外國黑金,翻查資料,由李卓人擔任秘書長的職工盟,於2014年10月爆發違法「佔中」後不久,自稱「旺角腦場起底組」的網民透過Twitter上載大量文件,揭露職工盟自1994年起,每年均向NED旗下的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ACILS)申請資助,涉及金額約1,300萬港元,令人質疑由李卓人擔任主席「支聯會」背後也有收受外國資助。因此支聯會又涉及國安法禁止的勾結外力行為。

事實上,澳門警方已表示「六四」集會涉違反多條法例,當中「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涉煽動顛覆政權及推翻憲制,「屠城」等字眼是有悖事實真相的虛假宣傳,損害中央威信,涉觸犯「公開及詆毀罪」。

國安法之前的香港法律對此未加以嚴肅的甄別和規制,導致支聯會的行為一直踩綫越界。如今,隨着國家憲法的修改,香港國安法的實施,追剿支聯會勢在必行。

支聯會都對外宣稱有約200 個「會員團體」,但在這些掛名的「會員」中,至少有一半長期沒有參與「支聯會」活動甚至早已解散,屬於「僵屍會員」,而大量當年以「議員辦事處」名義加入「支聯會」的會員,至今這些人也早已沒有議員身份,根本是濫竽充數。

反對派若繼續參與支聯會,只會是死路一條。不斷有團體退出支聯會,樹倒猢猻散。餘下的支聯會團體成員與支聯會切割就是與非法切割、與攬炒切割,需要的其實不是勇氣,而是最起碼的良知與守法意識。一日不與支聯會切割,也就意味着仍然認同支聯會的政綱,一腳踩在挑戰國家安全的紅線之上。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對於這個百歲的世界第一大政黨,無論是美國哈佛大學的民調顯示,中國人民對國家的滿意度高達93.1%,還是加拿大約克大學的民調指98%的受訪中國民眾信任中央政府,放眼全球,還有哪個政黨做得到呢?假如允許以「結束一黨專政」為綱領的支聯會繼續存在,那麼,特區就是容忍美英等西方國家所豢養的一小撮民族敗類抹黑國家和國家執政黨。

(五)追剿瘋狂進行亂港活動的職工盟

職工盟成立於1990年,按其網頁顯示,職工盟號稱有97個屬會,14.5萬會員。屬會來自各行各業,包括物業管理、清潔、運輸、航空、家居及個人服務、飲食、建築、零售、商業服務、主題公園、美容、教育界、社福界及公務員等等。其中,擁有9.5萬名會員的教協是職工盟會員大戶,教協已退會,相信其他屬會有機會陸續退出。

教協8月10日正式宣布解散,職工盟發表回應指,對此表示明白、尊重,惟認為對教師權益是一極大傷害。職工盟又指,相信未來工運路崎嶇難行云云。多份媒體(《東週刊》、《星島日報》等)報道,警方國安處正調查職工盟等組織,是否有違香港國安法及洗錢等。報道形容「國安處緊盯,職工盟時辰到」。

受美國政府資助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1994年起以旗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等名義,多年資助職工盟。職工盟成立以來,涉嫌犯案纍纍,包括長期涉收受資助、勾結外力、操控工會進行反中亂港活動,在修例風波期間更是倡狂,動員遊行罷工,甚至呼籲成立大量新工會,助攬炒派爭取勞工界選委議席來奪權。

香港國安法於去年6月30日實施後,時任職工盟主席吳敏兒仍無視國安法,並高調參與「35+」初選,最後吳敏兒與有部份參與者在今年初被控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而還柙。今年6月12日,職工盟又涉聯同「醫管局員工陣線」成員設街站,派發反修例兩周年單張,涉違反限聚令而被票控。

反中亂港劣行罄竹難書的職工盟,罪無可恕,勞工及福利局及警務處國安處等相關部門必須依法將之取締,並追究首惡分子的刑事責任。

(六)追剿黎智英和《蘋果日報》的御用工具——記協

最新一期香港《亞洲週刊》刊文稱,眾所周知的香港記者協會早已不是專業新聞從業者的專業工會組織,而是濫發記者證給僅十多歲無知中學生作為上街示威護身符的政治組織。近日流傳消息指,政府不再承認記協發出的記者證。

作為「記者工會」的記協,理應致力維護從業員的專業操守及保障記者權益為依歸,但記協為反中亂港媒體「保駕護航」,向外國勢力呈報中共打壓「新聞自由」、箝制「言論自由」的「年度報告」,為外國勢力干預中國內地和香港提供彈藥。

記協2014年發起「企硬反滅聲」遊行,抗議《蘋果日報》被人抽廣告,質疑政治打壓,到了前年7月,有人聲稱不滿TVB有關修例風波的報道,發起抵制TVB廣告商的行動,記協卻選擇噤聲。黎智英曾於集會用粗言穢語辱罵在現場進行採訪的《東方》記者,記協選擇沉默。由於記協一貫袒護《蘋果日報》,被許多新聞界人士稱為黎智英和《蘋果日報》的御用工具。

在2019年反修例暴動期間,記協縱容「假記者」阻礙警方執法,大肆抹黑港府施政、警隊與《港區國安法》,煽惑市民反中亂港,已嚴重損害業界形象。

記協7月發表的《破碎的自由》抹黑國安法「毒害」社會基本互相價值,「侵蝕」自由環境,「危害」社會健康發展。

香港回歸至今,港府對違反法例與偏離會章的反中亂港團體均未有作出適切規管,現在是時候檢視《職工會條例》、《社團條例》等法例,徹查記協有否違反相關條例,若查證屬實,則馬上採取相應的執法行動,撥亂反正。

(七)追剿披着工會外衣行亂港之事的大律師公會

教協、民陣雖解散,職工盟面臨清算,但仍有不少披着工會外衣的組織繼續行亂港之事。一些赫赫有名的組織很值得關注,比如成立70多年的香港大律師公會,該組織近年來屢屢就涉港議題挑戰特區政府和中央權威。

2014年非法「佔中」期間,在暴徒長期佔據街道、圍堵政府總部、衝擊立法會的情況下,大律師公會竟發表聲明譴責警方「向手無寸鐵的市民使用過度或不相稱的武力」,更扭曲事實稱警方所為對暴徒情緒「火上澆油」。

2019年修例風波期間,大律師公會發表多個聲明,稱暴徒之所為是「珍視及熱誠地捍衛香港的法治」,更譴責警方以暴力對待示威者,「削弱公眾對警隊的信心」。

2020年1月,當時持續大半年的黑暴仍未平息,時任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卻在2020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時稱,大部份被捕者品格良好,律政司不一定要檢控。

2020年6月底香港國安法******,大律師公會發表聲明稱其「削弱香港司法獨立」、「侵害基本人權」,更妄言國安法損害香港高度自治及「一國兩制」。

2021年1月,新任公會主席夏博義上任即口出狂言要修改國安法,抹黑國安法侵蝕法治、損害人權,與維護公共秩序無關,全為「奪走香港自由, 引進內地制度」。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竟然由英國的市議員兼任,這是滑天下之大稽,荒天下之大謬。本���政界及法律界人士指出,大律師公會的有關言行並不符合「愛國者治港」的原則,亦不利於促進香港的良政善治,質疑其是否還有存在的價值,追剿大律師公勢在必行。

(八)追剿「港獨」溫床港大學生會

港大學生會評議會美化刺警案的************,瘋狂挑戰國安法及踐踏良知底線,事後雖懾於眾怒難犯而撤回動議,但事件不可能就此了結。

特首林鄭月娥批評港大學生會評議會的舉動「令人髮指」,支持港大及警方跟進事件。同一時間港大校方發表聲明,強調不再承認港大學生會現有在校內的角色,將按照大學程序嚴肅調查是次事件。這意味着,涉事學生將面臨校紀處分甚至承擔法律後果。事件至此,港大學生會終於成功地將自己推下了懸崖。

近年香港亂象不斷,港大學生會扮演了可恥的角色。2013年,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公然鼓吹「港獨」;2014年,深度參與非法「佔中」;2015年,策動包圍校委會、毆打委員會成員;2016年春節,港大學生梁天琦策動旺角暴亂,當時出現的「光時」口號成為「港獨」標準文宣;2019年香港爆發修例風波,港大學生會成為主要參與者。當年七月一日立法會大樓被攻佔,帶頭的梁繼平正是《學苑》前總編輯。梁繼平事後逃到美國,乞求制裁自己的國家,淪為徹頭徹尾的漢奸。

近年港大淪為「港獨」發源地及************「訓練營」,多個大學學生會公開發表支持「港獨」及民主自決等違反《憲法》、《基本法》、「一國兩制」和《香港國安法》的言論。

香港教育亂象愈演愈烈,在於多年來社會綏靖、懷柔風氣盛行,對於學生呵護唯恐不及,對於他們的越界行為一直過度包容,以為可以感化他們,導致一些學生愈來愈目中無人,愈來愈視法律、操守如無物。要扭轉教育亂象,關鍵是要丟棄無底線的包容,學生會越界就要依法懲處,不能畏首畏尾。

(九)追剿「醫管局員工陣線」和「香港人權監察」

攬炒工會組織「醫管局員工陣線」,成立之初就鼓吹暴亂及「三罷」,這個「工會」的主要目標並非維護行業權益,是以政治蒙蔽良心的反中亂港組織。2020年2月,「醫管局員工陣線」帶領醫管局約7000名員工參與醫護罷工,並且出於政治和利益算計,以荒謬絕倫的謊言謠言呼籲杯葛檢測和接種疫苗,這個攬炒工會組織禍港殃民,必須堅決取締。

在製造香港亂局的反華勢力中,NGO組織可謂是數量眾多、影響惡劣、罪惡滔天。這些組織,包括「香港人權監察」等。「香港人權監察」在黑暴亂港期間,頻頻藉「監察」之名抹黑警察,甚至涉嫌在暴亂現場阻撓警方正常執法、協助暴徒作惡。夏博義在上世紀90年代與前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成立「香港人權監察」,該組織曾長期接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財政資助,合共高達1500多萬港元。「香港人權監察」明顯觸犯國安法「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必須受到懲處。

(十)反中亂港團夥不會因解散逃避罪責

反中亂港團夥被迫宣布解散,開創香港反對派組織結束自身的一種模式,但解散並不等於刑事責任就會豁免,更何況這些反中亂港團夥罪大惡極,罄竹難書,更不可能輕輕放過。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強調,違法就是違法,儘管這些組織已公布決定解散,但任何人或機構犯下的罪行,不會因其解散辭任而就此消失,亦不意味他們可以藉此逃避罪責,執法部門必將嚴格執法。

《三十六計》是中國古代三十六個兵法策略,成書於明清。美人計、反間計、笑裏藏刀和圍魏救趙等計策人們都熟悉。有一計人們更是耳朵聽出繭:「三十六計,走為上」,作為三十六計的最後一計,它出自哪裡,其中又深藏着什麼玄機呢?據《南齊書·王敬則傳》記載:「檀公三十六策,走為上計。」就是說敗局已定,無可挽回,唯有退卻,方是上策。反中亂港團夥走不是逃走,是戰略性放棄。退,是為了捲土重來!他們暫時宣布解散,化整為零,避過國安法的鋒芒,最大程度地保存實力,等待東山再起的機會。

修例風波期間,「如水be water」是攬炒派叫得最響的口號之一,也是他們的抗爭策略,宣揚他們如水一樣能進能退、能聚能散。現在他們暫時宣布解散,化整為零,分散開來,小群多路,交替掩護,公開活動將轉入地下,以「軟對抗」取代「硬對抗」,避過國安法的鋒芒,最大程度地保存實力,等待捲土重來的機會。

反中亂港團夥解散並不意味他們從此安分守己、改邪歸正,他們只是為了避風頭,但反中亂港死心不息。他們已聲言,不放棄「同路人」,不放棄「抗爭」。

香港國安法******實施,本港由亂及治,來之不易,特區政府和廣大市民必須防範、制止攬炒派政棍散播仇恨、煽動暴力,繼續追剿反中亂港團夥,必須「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要使攬炒派政棍如「過街老鼠」,沒有任何威脅本港法治安寧的可乘之機,維護社會和諧穩定,加快本港由治向興的步伐。

從國際形勢看,以美國為首的反華勢力正在圍堵中國,不可能放棄香港這張牌,為了避免在港代言人被「一鍋端」,會指示他們暫時潛伏起來。因此,決不能因為反中亂港團夥解散就心生憐憫,「見好就收」、「適可而止」是一種危險的心態,香港社會需要徹底刮骨療毒,去除隱患。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