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在線教育資本狂飆時代落幕(2021.9)

發布日期:2021-10-04

☉文/萃芝

7月23日,針對校外教培和在線教育行業的「雙減」文件正式落地,線上教育頭部企業股價暴跌,資本紛紛撤出。中國線上教育行業從2020年的突飛猛進,走向資本惡性競爭、亂象叢生,國家在此過程中逐步縮緊政策窗口,令巨頭們「看得見的手」從百姓的課堂中抽出,為教育發展的長期理念負責。

2021年以來,國家對線上教育的行業政策屢屢收緊。7月23日,針對校外教培和在線教育行業的「雙減」文件正式落地,要求「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已違規的,要進行清理整治」。從課外輔導到資本上市通道均被關閉,線上教育頭部企業股價暴跌,資本紛紛撤出。

中國線上教育行業從2020年的突飛猛進,走向資本惡性競爭、亂象叢生,乃至威脅到傳統教育行業的秩序。國家在此過程中逐步縮緊政策窗口,直至重拳出擊,令巨頭們「看得見的手」從百姓的課堂中抽出,瞄準星辰大海,為教育發展的長期理念負責。

在線教育發展簡史

回溯中國在線教育發展歷程,從2018年開始,在線教育行業的融資額便不斷攀升。2018年9月,騰訊成立新的教育業務板塊,全面覆蓋toB(騰訊雲課堂和騰訊會議)和toC(QQ課堂、騰訊作業君和微信小程序)業務。同樣在這一年,行業頭部的學而思、作業幫和猿輔導團隊均超過3萬人,跟誰學團隊超過2萬人。

進入2019年,在線教育處在全行業虧損狀態,投資人趨於理性,然而2020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改變了投資遇冷的局面。2020年1月底,教育部陸續下發「2020年春季延期開學」和「停課不停教、不停學」的通知。3月初,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範圍爆發,疫情催熱線上經濟,在線教育領域成為創新的富礦,前所未有的在線教育巨型實驗在全球大規模發展。

當年,字節跳動宣布全力進軍在線教育行業,旗下的清北網校招聘人數迅速擴張到1萬人。幾乎在同一時間,阿里巴巴正式成立淘寶教育事業部,推出針對中小學生的付費問答平台幫幫達,旗下的釘釘也順利進軍在線教育行業。猿輔導旗下則擁有猿輔導、小猿搜題、猿題庫、小猿口算、斑馬、猿編程等多款在線教育產品,主要為用戶提供學科類網課、智能練習、拍照搜題等教育服務。

高額投資湧入在線教育賽道,使其成為當年最受熱捧的行業之一,頭部企業掀起上市熱潮。資本的青睞主要針對學科類培訓的K12教育,新東方在線、高途等在線教育平台在2019年先後登陸港股、美股上市後,股價一度上漲數倍,出手最多的有騰訊投資、紅杉資本中國、IDG資本等一線機構。其中騰訊投資參投了國內的K12教育獨角獸猿輔導、VIPKID、火花思維、美術寶等,且投資都靠後;紅杉資本中國、IDG資本、經緯中國、山行資本等進入較早,但多輪持續加注。

在此背景下,2020年在線教育的用戶規模達到3.51億人次,市場規模從2019年的3225億極速膨脹至4858億元人民幣。根據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的《2020年度中國在線教育投融資數據報告》,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行業共發生111起融資,雖然融資次數相比前一年降低了超過20%,但是融資額卻升至539.3億元,超過過去十年整個行業的融資總和。

融資暴增,行業開始集中,投資趨向頭部公司。由於行業的惡性競爭,K12教培機構已經偏離市場軌跡,沒有把心思投放在教育產品上,巨額融資都傾注在佔有市場上,都在爭奪廣告投放的份額,類似的投資情景只在幾年之前的「網約車大戰」中出現過。大量燒錢投放不僅呈現了資本急劇競爭的亂象,也威脅到傳統教育行業的秩序。

根據網絡公開數據,2019年暑假期間,我國在線教育廣告投放還僅僅是30至40億元;而在2020年,僅「跟誰學」一家的銷售費用就達到58.16億元,在最高峰的Q3,「跟誰學」銷售費用達到總收入的114%。而暑假、寒假期間掀起的在線教育營銷大戰表明,K12已然成了互聯網企業的「燒錢帝」。與廣告營銷所呈現出的瘋狂火爆不同,在線教育行業的產品研發則仍停留在表層,產品多是完成家庭作業、課外輔導等應用,同質化嚴重,內容錯漏百出,如多款「搜題」的同類型產品中錯誤答案大量存在。

和多輪巨額融資相對應的,是教育公司水漲船高的市值,其中猿輔導投後估值已經超過150億美元,作業幫估值110億美元。而資本如果想要兌現投資,上市就成了在線教育獨角獸公司的唯一路徑——借助資本市場的融資功能,來實現進一步擴張,也讓前期VE/PE機構分享勝利果實。部份K12在線教育機構已經走到IPO門口,甚至搶在政策落地前完成上市,例如今年6月初,K12在線1對1學科輔導企業掌門教育登陸美股,此外上半年還傳出了「作業幫、VIPKID即將赴美上市」的消息。

國家政策演變

面對教育行業日益資本化的發展趨向,國家政策窗口逐漸縮緊。2021年1月,在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教育部長陳寶生指出:要大力度治理整頓校外培訓機構,治理的重點是整治唯利是圖、學科類培訓、錯誤言論、師德失範、虛假廣告等行為。

2月23日,教育部召開發布會,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稱,將從嚴審批培訓機構,強化培訓內容監管,規範培訓服務行為,積極推廣使用《中小學生校外培訓服務合同(示範文本)》,嚴肅查處違法違規培訓行為。

4月2日,教育部召開新聞通氣會,要求作業、校外培訓、遊戲都要為學生睡眠讓路。對培訓機構的具體要求是:校外線下培訓結束時間不得晚於20:30,線上直播類培訓結束時間不得晚於21:00,不得以課前預習、課後鞏固、作業練習、微信群打卡等形式布置作業。

5月21日,政策進一步加碼。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會議強調,要全面規範管理校外培訓機構,堅持從嚴治理,對存在不符合資質、管理混亂、藉機斂財、虛假宣傳、與學校勾連牟利等問題的機構,要嚴肅查處;要明確培訓機構收費標準,加強預收費監管,嚴禁隨意資本化運作,不能讓良心的行業變成逐利的產業。

6月1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稱,檢查發現15家校外培訓機構均存在虛假宣傳違法行為,13家校外培訓機構存在價格欺詐違法行為。市場監管部門對15家校外培訓機構分別予以頂格罰款,共計3650萬元。6月15日,教育部新成立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承擔面向中小學生(含幼兒園兒童)的校外教育培訓管理工作,擬訂校外教育培訓規範管理政策。

7月7日,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消費提示,揭露校外培訓六大亂象,點名新東方等多家校外培訓機構虛假宣傳。中消協在消費提示中指出,市場監管部門在對15家校外培訓機構的執法中發現,新東方「名師風采」欄103名教師中,76名教師的實際教齡與宣傳不符,虛假宣傳比例達到73.8%。

7月23日午間,在線教育和學科培訓行業頭頂的靴子徹底落地,針對校外教培和在線教育行業的《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即「雙減」文件正式落地。該文件早在兩個月前於中央深改委第九次會議審議通過,時隔兩個月,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到各地機關。

與中央政策同步,地方對校外培訓及線上教育的行動也迅速開展了起來。以廣西為例,為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經營行為,全區將自2021年7月下旬至11月20日開展查處校外培訓機構違法違規行為專項行動,嚴厲查處校外培訓機構違法違規行為。據瞭解,此次專項行動重點聚焦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主要查處校外培訓機構經營過程中虛假宣傳等不正當競爭行為;未經消費者同意,收集、使用消費者個人信息等幾類問題。

當前市場現狀

針對國家嚴厲的調控政策,市場做出了更為激烈的反應。

7月23日,港股教育股集體重挫。截至收盤,港股新東方-S大跌40.61%,創上市以來最大單日跌幅;盤中跌幅一度擴大至50%,較開盤價腰斬;日內總市值蒸發超過350億港元。繼港股教育股全線暴跌後,中概教育股隨之集體重挫,收盤時好未來跌幅高達70.76%,高途跌幅63.26%,新東方跌54.22%。從高點開始算,中概股K12代表新東方回調約70%,好未來約80%,高途約90%。進入2021年之後,三家頭部在線教育公司的市值蒸發了近6000億美元。

已經上市的公司岌岌可危,而還未上市的公司更面臨滅頂之災。在線教育公司的IPO之路,目前看起來近乎不可能。猿輔導2020年完成超35億美金融資,成為全球在線教育行業估值最高獨角獸,旗下小猿搜題已超3億用戶,上市傳聞多次。然而根據「雙減」文件要求,「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而文件末尾的一句「已違規的,要進行清理整治」意味着猿輔導、作業幫、VIPKID等未上市的教育獨角獸背後,困着大批無法退出的VC/PE。一年未到,這條曾被預計於2021年底突破5000億規模的通道已然關閉。

其實,從今年上半年開始,幾乎所有在線教育公司都面臨收縮業務、裁撤員工的困境。據深燃報道,好未來今年1月還有9萬多人,到7月14日左右,只剩下大概6.3萬人;據AI財經社報道,猿輔導去年巔峰時期的員工規模近8萬人,但如今只剩5萬餘人;高途、新東方在線、VIPKID等在線教育公司也在裁員的同時縮減招聘規模,大量2021年應屆畢業生在社交媒體控訴在線教育企業撕毀三方協議,臨時通知應聘者取消入職。

處於教培機構面前的路只剩下兩條,轉型或者轉行。

出路與設想

受國家政策影響,相關在線教育機構「全面潰敗」,但巨頭們實則已有準備。

在「雙減」文件正式******前,地方政策和各種風聲已使得許多在線教育機構開始未雨綢繆,大量K12教培機構開始轉向成人賽道。例如網易有道調整業務架構,成立有道成人教育事業部,並對網易雲課堂進行品牌升級;作業幫則低調上線「不凡課堂」,官網介紹,其主要為18歲及以上成年人提供個人成長、職業發展、考證學習等課程;好未來旗下成人業務板塊輕舟,整合考研、語培、留學等業務,加速從封閉走向開放;高途砍掉專注3-8歲的小早啟蒙,4月新成立的成人教育在線品牌全速前進。

此外,素質教育也是在線�育的轉型方向之一,部份在線教育機構削弱或撕掉自身的學科培訓標籤,開設素質教育課程。以猿輔導為代表,在線教育平台全面下架學前課程,以規避監管風險,且旗下啟蒙產品相繼更名;字節跳動開始着重發力瓜瓜龍美術,新東方各地分校近期開始招聘音樂、美術等品類負責人;新東方、好未來也新成立多家公司,並對公司經營範圍進行調整,一致囊括藝術、體育、科技培訓等經營項目;以少兒學科英語起家的瑞思教育,也推出「然點科學館」、「瑞思海芽成長空間」和「瑞思研學」三大新品牌。

但相較於學科類萬億級的市場規模,千億級的素質教育、成人教育的天花板不高。雖政策風險更小,但品類繁多、剛需性不強、復購率低、用戶週期短,市場又極度分散,轉型的難度不亞於二次創業。

從「雙減」文件來看,進校將是教育公司發展的大趨勢,教育機構需要明確學校才是教育的主體,在線教育行業只是體制內教育之外的有益補充。而科技是教育普惠的路徑之一,智能硬件業務可以作為在線教育機構的出路。

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中明確提出,要繼續推進「三通兩平台」建設與應用,鼓勵學校利用大數據技術開展對教育教學活動和學生行為數據的收集、分析和反饋。而智能硬件是最快觸達校園的布局方式,字節跳動通過旗下大力教育推出智能硬件產品「大力智能學習燈」;深耕AI多年的百度推出了小度在家智能屏X8,內置學習課程;騰訊推出了「AILA智能作業燈」;阿里在今年6·18期間發布40餘款教育智能硬件產品;搜狗、小米、科大訊飛等企業也有教育智能硬件產品。智慧教育已經是頭部在線教育企業關注的重點領域。

在線教育機構的慘敗只是中國社會發展邏輯改變的一個縮影。未來,它們不管轉向素質教育抑或成人教育,僅以資本推動壟斷的經營模式必然是政策嚴打的對象。而資本勢必會被迫從金融領域進軍實體領域,為釋放消費能力,分散資本集中度作出鋪墊。

巨頭們「看得見的手」儘管不情願,但也不得不從百姓的課堂與菜籃抽出,瞄準星辰大海。在線教育機構們勇於扛起社會責任,不再向資本逐利的短期報表低頭,向教育發展的長期理念負責,才是未來的發展方向。「十四五」將至,政府如何將教育作為國計民生的大事謹慎處理,如何運用政策提升此類基礎性公共服務的質量,仍然處在歷史的十字路口。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