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對「不獨」言論的幾點思考(2021.9)

發布日期:2021-10-04

☉文/莫能御

近期,台美政治人物先後發表「不獨」言論:有民進黨「頭號軍師」之稱的邱義仁在接受陳水扁採訪時表示,「台灣要宣布獨立,不是台灣人民自己可決定,這說起來很殘酷,但是現實」,「不要說中國會打我們,據我瞭解,美國根本就不贊成」。美白宮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在一場會議上表示,「我們支持與台灣堅實的非官方關係,不支持台獨。我們充分瞭解該議題極具敏感性」。不久,美常務副國務卿舍曼在與王毅會面時表示,美堅持一個中國政策,不支持「台獨」。上述言論引發島內各方尤其是綠營的強烈反響,正如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所言,「後續政治效應複雜,整個綠營內部暗潮洶湧可想而知」。

一、美國在台海問題上依舊採取戰略模糊政策,而非變為戰略清晰

長期以來尤其是1979年中美建交後,美國在台海問題上奉行戰略模糊政策,即對兩岸出現戰爭狀態,美國是否出兵協防台灣保持模糊,進而達到「雙重威懾」效果——既可嚇阻大陸對台實施軍事「脅迫」甚至直接動武,又能警告台灣不得走向「獨立」尤其是「法理台獨」。在美國涉台外交話語中,「支持以和平方式解決台海問題」「反對任何一方片面改變台海現狀」「鼓勵兩岸進行建設性對話」等頻頻出現,就是戰略模糊政策的具體表現。比較典型的事例有:針對李登輝分裂言行,大陸於1996年實施大規模軍演作為回應,被認為有對台動武傾向,美國遂派兩個航母戰鬥群開赴台灣海峽予以「監視」;陳水扁執政後特別是在第二任期,為擺脫島內政局中不利處境、鞏固「深綠」基本盤,加緊推動「法理台獨」,遭到布殊政府強烈反對,被稱為「麻煩製造者」,最終民進黨也在內外交困中下野。

特朗普上臺後,對華加大打「台灣牌」的力度,意欲借台灣問題制衡中國、遲滯中華民族復興進程;不僅強化對台軍售,增進美台各領域合作,不斷提升雙方關係水平,而且多次派遣內閣官員訪台,在官方交往上頻頻碰觸中國紅線,某種程度上已出現從戰略模糊向戰略清晰——明確支持台灣—— 轉變的傾向。拜登上臺前後,美國政界�學界對「維持戰略模糊還是轉向戰略清晰」展開深入討論,一些親台政客、學者以美中戰略競爭出現新態勢、兩岸實力對比失衡為由,主張放棄戰略模糊,轉向對台灣更有利的戰略清晰,甚至要求廢除一個中國政策、改變美台「非官方關係」性質、實現「建交」。而此次坎貝爾、舍曼的言論明確顯示,美國新政府依然堅持戰略模糊政策。坎貝爾在表達「不支持台獨」的同時也表示,「美國處理對台事務須維持非常微妙且危險的平衡」,「美國支持台灣尊嚴及傑出成就,試圖對台海兩岸釋放嚇阻訊息」。舍曼就職後曾稱,「對中國企圖增強統一台灣的壓力深表憂慮」,她在與王毅會面時也對台灣問題有所關切。簡言之,坎貝爾、舍曼都是「說兩面話」。

二、台灣已被美國徹底視為與中國進行戰略角逐的棋子,而非可按意志自由行事

台灣在馬英九執政期間,奉行「親美、友日、和陸」理念,力圖在兩岸關係和台美關係中保持平衡。事實上,由於馬英九堅持「九二共識」、推行「不獨」政策,基本實現了這一目標。按照馬的說法,「兩岸關係和台美關係均達到歷史最佳狀態」。彼時,台灣學界常常使用「紅藍綠小三角」和「中美台三大角」的理論架構來分析問題,展現******灣也能在「大三角」中扮演一定角色、取得與大陸和美國平起平坐地位的企圖心。

蔡英文成為台灣地區領導人後,不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謀求與大陸「脫鈎」,兩岸�係陷入「冷和」狀態,雙方間敵意螺旋上升,彼此關係急劇惡化;同時,一邊倒向美國,主動配合美國對華打「台灣牌」,在中美戰略競爭中配合美國打壓華為、中興,與美日籌組「去中國化」的供應鏈。其結果是:一方面,民進黨獲得充足政治利益。蔡英文執政深得美親台勢力認可,2020年「大選」期間不少美政客通過各種方式或明或暗表達對蔡的支持,促使其成功連任。美高官訪台等「挺台」動作,也為民進黨在台灣進行「大內宣」、向民眾展示自身有能力維護好對美關係提供了助力。另一方面,由馬英九費心建立起來的「主體性」卻逐漸喪失,台灣不再是可按自己意志自由行事的主體,反而被視為美遏制中國發展的「馬前卒」「急先鋒」,甚至被認為隨國際局勢變遷而最終成為美國的「棄子」。馬英九等島內一些有識之士正是看到此點,才多次公開表達憂慮,擔心蔡英文在兩岸關係和台美關係中的所作所為將使台灣置於巨大風險之中,甚至成為中美戰略競爭的犧牲品,根本無法達到「小型政治實體玩轉大國」的效果。

拜登政府上臺後,對華依舊採取遏制、打壓、圍堵的政策,依舊需要包括台灣在內的「小弟」為其衝鋒陷陣,而民進黨當局的兩岸政策、對美政策也未有明顯改變,因此台灣依舊處於美國「棋子」地位。從坎貝爾、舍曼的言論可看出,他們希望台灣按美國意志行事,需要台灣服從和服務於美國對華政策整體考量:一方面,台灣不要搞「台獨」惹事,避免為中國採取強烈反制措施、對台展開進一步施壓提供口實;另一方面,美國繼續採取官員訪問、通過法案、對台售武等方式強化對台支持,讓台灣在美印太戰略中發揮更多、更大的功效,在美日台同盟中承擔更重要的任務。

三、綠營內部對「台獨」的分歧依舊深刻,而非已然消失

邱義仁的「實話」和美國政要的「提醒」,在台灣綠營內部掀起軒然大波。有的急於「滅火」,試圖平息這些言論在綠營內部尤其是支持者中間引發的思想混亂;比如,不少民進黨籍「立委」趕緊表示,美國雖不支持「法理台獨」,但支持「事實台獨」,邱義仁所言並未超出「台灣前途決議文」中對「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的界定。有的則「走夜路吹口哨」,虛張聲勢、為自己壯膽;比如,有民進黨「立委」稱,「美國不是不支持台獨,而是時機未到,美國也反對中國併吞台灣」。「台獨聯盟」「台聯黨」等政團稱,「人民意志是獨立的必要條件,勿因他國未積極支持或惡鄰反對而退卻」。當然,也有少數政治人物的觀點與上述諸人不同;有民進黨人士認為,美國不支持台灣「法理獨立」,維持現狀才符合美國家利益,這是美長年來的立場。

事實上,邱義仁、坎貝爾、舍曼的言論使綠營內部產生如此複雜、各異的聲音,反映出綠營內部尤其是民進黨內長期存在對「台獨」主張的分歧。雖然民進黨已於1991年10月通過「台獨黨綱」,但將其凍結甚至廢除的呼聲從未停歇。黨內一些人士出於奪取政權、與大陸開展交流等因素考量,數次提出修改「台獨黨綱」的主張,絕大多數無疾而終。僅有的「成果」就是1999年5月通過的「台灣前途決議文」,但它只是對「台獨黨綱」進行某種程度的淡化和重新包裝;雖有民進黨人士認為基於「後法優於前法」原則,「台灣前途決議文」已取代「台獨黨綱」,但該黨始終不敢加以廢除。2008年、2012年兩次「大選」失利,民進黨內更將「台獨黨綱」視為需檢討的對象,不少黨代表還在「全代會」上提案要求凍結、廢除,但被以「交付中執會研議」等方式束之高閣。如今,邱義仁再談「不獨」,實際上是給民進黨這一看似平靜的湖面上投下一顆石子,目前已產生陣陣波瀾,未來該黨內部相關爭論仍會隨亞太局勢發展、島內政局變遷而繼續發酵。

四、需將台灣問題納入民族復興視野中思考,而非就兩岸論兩岸

要想打破美國將台灣作為遏制中國發展的「棋子」這一戰略意圖,要想反制美國對中國以武力方式解決台灣問題的「威懾」,大陸只能統籌國際國內兩個大局,站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高度來思考和謀劃對台工作,堅持系統思維,妥善處理好影響台灣問題解決的各種因素。中共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中央提出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中完成祖國統一,便是從更高視野、更全域的角度來思考如何解決台灣問題,也敦促對台研究人員跳脫出以往「就兩岸論兩岸」的框架。

從更宏闊視野看,解決台灣問題,應從大處着眼,堅持綜合施策、多措並舉。首先,大陸要不斷壯大自身綜合實力,對內求發展、求變革、求穩定,為解決台灣問題打下堅實基礎。其次,要重視外部安全,對外求和平、求合作、求共贏,推動建設新型國際關係,努力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尤其是處理好對美關係,推動各方朝着互利互惠的目標相向而行,從而維護和延長我國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也為解決台灣問題營造良好外部環境。第三,要增強憂患意識,注重各種威脅和挑戰的聯動以及由此產生的累積疊加效應,遏制美台關係實現重大突破,防範和化解「台獨」分裂、外部勢力干涉等重大風險。第四,要以最大誠意、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統一,同時也強化底線思維。「圖之於未萌,慮之於未有」,如果出現《反分裂國家法》規定的幾種情形,只能採取一切非和平手段制止分裂。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