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兩岸

首頁 > 最新文章 > 台海兩岸

日本對台政策的危險轉向(2021.9)

發布日期:2021-10-04

☉文/匹夫

根據1972年中日建交簽署的《中日聯合聲明》,以及後來雙方簽署的三個政治文件,日台關係一直都是在上述文件所確立的「一個中國」政策構成的中日關係框架下發展。然而,隨着中國的崛起,中日雙方在東亞地區的實力易位,日本對台政策在中美競爭博弈日益加劇、民進黨蔡英文當局強化「媚日」政策的雙重作用下,近年來開始出現脫離中日關係大框架的一些新動向。尤其是近兩年,日本政府積極配合美國「以台制華」戰略,涉台消極言論越來越直接、層級越來越高,直至最近將「台灣穩定的重要性」首次寫入政府文件,諸多跡象顯示日本對台政策正出現某種危險的轉向,令人警惕。

新版《防衛白皮書》劍指中國,為介入台海事務張目

7月13日,日本公布《令和三年防衛白皮書》(簡稱新版防衛白皮書),首次正式提及「台灣局勢的穩定相當重要」。台灣島內親綠的《自由時報》第一時間對此進行了大幅報道,台灣當局外事部門則再度表達「高度歡迎與由衷感謝」。儘管台灣多數評論認為,新版防衛白皮書首度提及台灣對日本的重要性,且台灣問題沒有作為中國章節的一部分出現,「或許是一種立場的轉變」;但其內容仍清楚地表達出日本官方既有的思維與立場,在台海安全上日本只不過是理性選擇跟美國合作,並借美國拉緊與盟友同盟關係而躲在中美關係底下,配合美國講一些話,對實際的國際格局沒有大的改變。

然而,根據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在內閣會議上的內容簡報以及記者會情況,新版白皮書主題都圍繞在美國、中國大陸與台灣,總共提到美國17次、中國大陸22次、台灣21次。岸信夫強調,「在台灣方面,中國通過以軍機進入台灣西南空域等方式,進一步加強其在台灣周邊的軍事活動。另一方面,美國通過美軍艦艇穿越台灣海峽及對台軍售等方式,從軍事方面明確表示支持台灣的立場。對於台灣安全保障及國際社會的穩定而言,台灣局勢的穩定相當重要。」對照白皮書內文首次講到台灣而非台灣海峽,這反映出日本面對中美全面競爭新態勢,選擇屈從於美國壓力,明確採取了「親美反中」態度,積極配合美國介入台海事務。《日本經濟新聞》認為,新版白皮書載明台灣情勢穩定對日本安全保障至關重要,「我國有必要提高緊張感,加強關注」,比去年的陳述更為強烈,表明日本政府與執政黨內部「台灣有事即日本有事」的看法正在擴散中。從這一點來說,無疑是一個顯著轉變。

新版防衛白皮書所呈現出的日本對台海事務立場的轉變有着複雜的原因。首先,這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岸信夫本人的立場和意志。日本《每日新聞》明確指出,白皮書針對中國的嚴厲措辭,是應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胞弟、防衛大臣岸信夫的要求。《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也認為,日本政府以防衛大臣岸信夫為主,在對台問題有比較清晰的表態,以前日本政府從未如此公開表述。眾所周知,岸信夫是自民黨內的親台派和對華強硬派,與自民黨內多數反華右翼一樣,岸信夫對中國政府通過《海警法》「非常不滿」,甚至抱有「自衛隊在海上有可能面對中國公務船的情況下,不承認海警法」的想法。據日媒報道,正是根據岸信夫的意向,新版白皮書重點加入了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的努力;在卷首語,岸信夫也強調「如果有人企圖以強權改變秩序,就必須堅決反對」,呼籲各國聯合起來應對中國。

其次,新版白皮書也反映出日本配合美國對華戰略,主動介入台海事務,確立日美共同對抗中國格局的意圖。新版防衛白皮書的變化,一方面固然是在唱和美國強化中美競爭、重拾軍事和所謂價值觀同盟構築「反中抗中包圍圈」戰略。但另一方面,日本一改多年來的模糊態度,願意觸動中日敏感神經在台灣問題上「尖銳表態」,無異於日本已在台海問題「選邊站」,有藉此防止中美接近,尋求美國更明確的安全保障、更多的經濟利益的考慮。正如日本媒體所論,這代表日本政府確實想藉此操作區域安全議題,順勢將美國拉進來,擴大日美安保合作範圍,引導美國在釣魚島問題上做出更傾向日本的明確表態,甚而有機會調整日本自衛隊的軍事行動準則,促進日本「國家正常化」。

此外,發布新版防衛白皮書也有菅義偉內閣自身政治利益的算計。因為今年9月底之前日本政府就要舉行換屆選舉,《朝日新聞》公布的最新民調已降至28%。雖然日本國民對外交普遍冷感,但新版防衛報告發表對中國的尖銳言論,展示某種強硬作風,較能博得民眾好感。

日本對台政策正愈趨主動和「清晰化」

實際上,新版防衛白皮書針對台灣的「尖銳言論」也是近兩年來日本政府對台政策跟隨美國變得日趨主動和清晰化的邏輯發展。2020年8月,安倍突然因病辭職,但岸信夫、中山泰秀等「親台派」進入菅內閣並佔據重要位置,積極配合美國對華政策調整,與美國政府亦步亦趨,公然將台海局勢與日本安全掛鈎,推動日本對台政策進一步出現結構性變化。

第一,日本對台灣政治定位認知的轉變。今年6月9日,日本首相菅義偉跟朝野政黨領袖舉行所謂「黨魁討論」談到防疫時將台灣與澳洲、紐西蘭相提並論,將台灣稱為「國家」。稍早外相茂木敏充在參議院答詢疫苗外送台灣一事時,也使用了「台灣國內」的字眼。而新版防衛白皮書將台灣議題單獨列出,在地圖上用顏色將中國與台灣做區隔,這顯示日本正逐漸改變其有關台灣定位含糊其辭的立場。對此,台綠營媒體「極度亢奮」,稱這似乎暗示着日本對台灣的定位出現了變化,認為「這是今後日本對台看法很重要的轉捩點」。

第二,公然主張「台灣安全事關日本安全」,積極配合美國炒作台海議題,鼓吹日美「共同協防台灣」。近兩年特別是中國通過《海警法》後,日本內閣官員對台海事務表現出異乎尋常的重視,挺台立場也出現越來越清晰的傾向。岸信夫多次強調「台灣的情況也要積極視為日本的問題」,妄稱「台灣的穩定對包括西南地區在內的日本的安全保障,以及國際社會的穩定都非常重要」,「若台灣被赤化,情勢恐會發生嚴重變化」,反復聲稱「台灣的和平與穩定,與日本的安全息息相關」,認為「日本有必要與美國等合作強化對華嚇阻力」。中山泰秀則直接挑明「一中」政策恐怕已經不適用,宣稱「民主國家必須互相保護,把台灣視為紅線」,「所以日本必須保護台灣作為一個民主國家而存在」。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更露骨地表示,中國大陸若攻打台灣,日本政府將認定這是安全保障相關法所規定的「存亡危機事態」,有可能行使受限的集體自衛權,並揚言「美日要一同防衛台灣」。麻生、岸信夫、中山泰秀幾乎都是菅內閣要角,他們的發言在日本媒體看來絕不是什麼「個�發言」,《日本經濟新聞》就認為這可能透露了某種日本政府的「戰略清晰」。

不僅如此,日本政府在行動上還接連配合美國、頻頻插手台海事務。3月日美舉行所謂外長防長「2+2」會議發表的聲明提及台灣、南海等問題,指責中國有關做法「不符合現行國際秩序」,「對日美同盟及國際社會構成政治、經濟、軍事、技術上的挑戰」。隨後,日美領導人共同發表的聯合聲明自1972年中日建交以來首次「強調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在日美協調一致推動下,5月舉行的G7外長會議聯合公報也首次納入台灣議題。據台灣媒體透露,日本對台海安全的態度變化,已經不僅是政策發言與白皮書陳述層面,6月底英國《金融時報》指出,美日其實已經針對台海情勢進行軍事準備超過一年時間。

日版「台灣關係法」可能成為中日關係潛在的引爆點

針對最近日本政府的一系列挺台動作,台灣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郭育仁認為這是受「當前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局勢明顯反中」和「日本國內民間氛圍對台灣支持度高」的影響,但也指******日關係一直缺乏制度化的法源作為互動基礎,只能仰賴領導人的善意,很容易造成「進一步退兩步」的結果。而恰在同時,日本國內右翼議員及團體則蠢蠢欲動鼓吹制定日本版的「台灣關係法」。

早在2005年10月,在民進黨當局的極�遊說下,日本平成國際大學教授淺野和生就正式提出過所謂「日台關係基本法」。2014年、2015年,眾議員江口克彥曾兩度向安倍政府提出質詢,建議日應參考美國的「台灣關係法」制定「日台關係基本法」。2018年12月,日本參議員中西哲透露該法案正在「日華懇」內部討論,名稱為「日台交流基本法」,但考慮中國大陸的反應,首相安倍晉三很慎重。2019年5月,「日本李登輝之友會」正式公布了該會草擬的「日台交流基本法」草案,並得到日本重量級國會議員石破茂、長島昭久和中西哲的熱烈回應。目前包括日本各地議員發起的「台日交流高峰會」、自民黨內「保守團結之會」等團體都在積極推動日本政府制定旨在促進與台灣經濟、文化層面交流的「日台交流基本法」。

從當前所披露的「台灣關係法」草案看,雖然名稱上避免了敏感的「日台關係法」,內容僅包括「保障台灣人在日本依法取得或將來取得的權利」、「賦予日台兩協會處理各種協議的法律基礎」、「賦予台灣駐日機構法人資格和駐日職員準外交官身份和豁免權」、「授權日本政府在必要時對台灣提供必要的信息情報」等7條。但僅從賦予「台灣日本關係協會」在日本的法人資格及職員的準外交官特權的內容就可看出,一旦此立法正式進入程序,無疑將是日本對台灣當局進行「事實承認」的重要轉變,勢將嚴重衝擊維繫中日關係的政治基礎。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