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精英

首頁 > 最新文章 > 華裔精英

他磨煉成專教小提琴的行家裡手(2021.7)

發布日期:2021-10-04

──專訪小提琴教育家方放(下)

☉文/莫利亞

莫:瑞芝菲爾德交響樂團是美東地區一個規模比較大的、有一定影響力的樂團,聽說你每年都去參加該樂團的演出?

方:是的。該團每年9月至第二年5月都有大型演出,我從2002年開始參加演出。

我們在瑞芝費爾德中學大禮堂,指揮是一位七十開外的老藝術家,他叫Sidney Rothstein,他給我的印象很深,他喜歡把音樂旋律拉長,節奏後面加快再回來,這次他給我們排了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和巴托克的交響樂隊協奏曲,非常成功,台下掌聲不斷。之後,樂團安排來了一個音樂會指揮比賽,用不記名投票,五個指揮,開了五場音樂會,選出了Gerald Steichen/Music Director,他是一個跨界的指揮,從交響樂到歌劇,從百老匯到室內樂,他為自己樹立了一個美國的多方面的音樂家形象。比如,他給我們排練孟德爾松的第一鋼琴協奏曲G小調,Op,25,和柴可夫斯基的第四F小調Op,36交響樂,鋼琴獨奏由捷森、漢丁可擔任。Gerald非常仔細地排了三個晚上。演出的時侯他發揮超常,超級棒!他把孟德爾松的熱情、奔放和柴可夫斯基的深沉、憂鬱都表現出來了………。由於他在猶它流行交響樂團等多個樂團擔任首席指揮、維靈樂團和東康州樂團,他的國際聲譽有NDR 交響樂團(漢諾維,德國)the NRK交響樂團;他的國際聲譽還有(歐思陸,挪威)和香港愛樂樂團的客座首席指揮。因為他的日程老是不固定,所以,他離開了我們。

瑞芝費爾德交響樂團再一次選出五個指揮候選人,開了五場音樂會,選出了Yuga Cohler,他很年輕,剛剛從茱莉亞音樂學院碩士畢業,他的指揮特點是拍子很準,像鐘錶一樣準。Yuga Cohler是一個指揮家和文化改革家,Cohler 大師被指定為瑞芝費爾德交響樂團音樂指揮從2018年1月開始,在2018年Cohler獲得Paolo Vero 樂隊獎,是2018年唯一的一個美國人在托斯卡尼尼國際指揮比賽中獲獎。記得第一個作品是Yuga Cohler演出的柴可夫斯基的羅蜜歐與茱莉葉幻想序曲,排練時強調不是為了快而快,要有分句,不拖沓。第二個作品《情書》,曲作者Michael Thurber,他用了小提琴和大貝司,兩件樂器的對話,和樂隊揉在一起,很好聽,而且後面還有一段愛爾蘭舞蹈節奏,輕鬆,小提琴不緊不慢,最後到達終點。第三個作品是勃拉姆斯的D大調第二交響曲,Op73,指揮在排練時常說節奏要準,音要準。那次演出大家演奏得很飽滿,博得觀眾長久不衰的熱烈掌聲。Cohler 大師很有前途,我們樂團就很有前途。

莫:方放,你說20多年來每年夏天都去緬因州的巴哈貝音樂節演出和度假,請你談談巴哈貝及在巴哈貝音樂節演出的情況。

方:每年夏天我們都參加緬因州巴哈貝的音樂節的演出。緬因州是美國東北角的一個州,與加拿大接壤,東面是浩瀚的大西洋,地理條件獨特,5600公里海岸線全部是淺水港灣,大大小小的島嶼星羅棋布,不能停靠大船,卻是良好的捕漁港,漁業資源十分豐富,盛產龍蝦。美國和世界各地遊客都喜歡來這裡度假。奧巴馬總統任上曾攜全家也來這裡度假。夏季是這裡旅遊旺季,同時帶動各式文化活動興起,巴哈貝音樂節就是其中佼佼者。

星期二,在教堂裡十一點開始要排練了,這是一個弦樂團,四個第一提琴,三個第二提琴,三個中提琴,兩個大提琴,一個倍大提琴,指揮是Francis Fortier,他比大家來得晚一點,風塵撲撲的,一手拿着他心愛的小提琴,一手拿着手提箱。真是一個典型的藝術大家形象。他年輕時在英國跟梅紐因學琴,早在1967開始,在巴哈貝每年舉辦音樂節,Francis以小提琴家、指揮家的身份出現在舞台上,每演奏一首曲子前,都要介紹一番。他說話很幽默,逗得台下的觀眾笑聲不斷,常演出的曲目有莫札特的《嬉游曲》No,1 F 大調No 138 ;巴哈的貝蘭德本格G大調協奏曲No,3,BWV 1048,一個民歌的變奏曲,OP, 192 , A ,L, Scarmolin。小提琴首席 Jeffrey Ellenberger作為助理指揮在音樂會上演奏此曲,他的水準可以做Francis的接班人了(他的小提琴老師是Eric Friederman);還有柴可夫斯基的弦樂小夜曲Op,48,德沃夏克的弦樂小夜曲Op,22,蘇克,為弦樂的小夜曲Op,6。我們還為Edmund Cionek, Jill Jaffa, Deborah Fortier,演出了他們的新作品。

大提琴家羅伯特.坦能可以說是我的老朋友了,他長我三,四歲,對我特別好。他從茱利亞音樂學院畢業多年,還在香港交響樂團工作過。我第一次見到他,是在巴哈貝島的音樂節上,他看上去挺嚴肅,然後他開始說很幽默的話。

莫:在巴哈貝你們除了排練、演出,還安排哪些活動?

方:除了排練,演出,我們就是抓緊時間去海灘,湖泊游泳和爬山。今年我們約定去爬蜂窩山(Beehive),爬到一半的時候,回頭一看,頓時有要掉下去的感覺,湛藍的天空、浮動的白雲、陡峭險峻的山坡頓時產生了天旋地轉感覺,身體好像在向後傾斜,頭也有點暈,想吐,好像就要掉落深淵,我只好緊緊抓住固定在岩石裡的鐵把手,閉上眼睛冷靜一下。我們終於爬到了山頂,但心還在驚恐我們又照了兩張照,感覺勝利了。下山走的是山後另一條小路,都是高低不平的大石頭,看到的都是靜靜的小溪和千百年來經受風雨洗禮的楓樹和松柏。

星期三上午十一點,我們在教堂排練。早年,馬克是著名小提琴家亞沙.海菲斯大師班的學生,現在,他也快五十了,和朋友合辦了一家音樂學校,有樂團工作的時候要開一百多哩的車去排練。2009年,我們樂團錄製CD,曲目是巴哈的D小調小提琴協奏曲,小提琴家簡妮在加拿大沒能來,傑夫拉第一小提琴,馬克代簡妮拉第二提琴,看上去馬克是功夫不減當年,二人合奏得很好,和樂團也合作得也很成功。

莫:星期三晚上的音樂會都是在黑森林的野營地舉行。請介紹那裡的情況。

方:不論是演出環境、場地、設備都是獨一無二的,演員和觀眾也都有獨一無二的難得享受。音樂節主辦者在一片原始森林中砍伐出除搭建舞臺,還可容納三百多人的觀眾席的「空地」,把鋸下的原木剖開,擱在兩個預留的樹墩上,就成了長條木凳,單身觀眾也可以選擇沒有擱木版的樹墩就坐,那就可以體驗類似包廂的專座了。晚間燈火通明,演員就位,音樂隨着指揮棒舞動響起,觀眾不但聽到舞臺正面傳來的聲音,同時還聽到四周樹木漫反射回來的天然立體聲和美妙的混響,那可是城市音樂廳聽不到的天籟之音,不但觀眾,演奏者也是一種美妙的別樣體驗,別有一番情趣。

有一天晚上,從巴哈貝鎮上來的觀眾加上黑森林裡來的觀眾都已坐定,原訂是晚八點開音樂會,因為天氣預報說晚間有雨,我們的樂團指揮佛朗西斯決定提前開始,第一首曲子是莫札特的《嬉游曲》,有幾個人就上幾個,二提琴就我一個人,結果拉完佛朗西斯和我握手,拉中提琴的海澤說她聽了全部,她說我像拉獨奏一樣。一會兒,下大雨了,下得劈頭蓋臉的,音樂會演了兩個曲子就結束了。

有些來黑森林度假的美國人家庭搭起帳篷,點起溝火在森林裡住上一兩個星期,就像原住民似的,吃喝玩樂,逍遙自在,這就叫作回歸大自然!

莫:你們的住宿問題如何解決?

方:每年,都有當地的贊助者提供房子免費給大家住,一所大房子,一樓是會客廳,靠窗的地方有一架大三角鋼琴,飯廳和櫥房連着,有一個大石頭檯子。可供十幾個人吃飯。二層樓住了四、五家從各個地方趕來的音樂家朋友。我和馬克這次住在樓底下,窗外一眼看出去是一個很大的海灣,欣賞潮起潮落,海鷗滑翔覓食的美景。我們還用高倍望遠鏡搜尋停在海灣裡的白色的小船。我們的隔壁是一間大房間,裡面放了一個酒台,還放了一個檯球桌,我和馬克打了兩次球。我和馬克晚上聊得很晚,他對我在紐約工作很羡慕。我問:你為什麼不用意大利小提琴,而用德國小提琴呢?他說:你為什麼帶丹麥錶不帶美國錶呢?就像你不在中國工作而在美國工作一樣。我們相識十一二年了,所以,談話也比較重友情,好比兄弟一般。

莫:住的問題解決了,每天的飲食怎麼解決?

方:星期四,一般是休息。馬克要給姬妮和湯姆做意大利麵。我也想給姬妮、湯姆他們做幾道中國菜。我燒菜一定要用醬油,蔥,薑和蒜。我做的是磨菇雞片,青椒牛肉,西紅柿炒雞蛋。大家都說菜做得好吃,愛瑞卡繪聲繪色地說:中國是一個很有文化傳統的國家,去年她們家隨旅遊團去了中國,中國每個城市都有它們的特點,非常有意思。大家聽了都說想去中國旅遊,說得我也是喝了蜜一樣,心裡感覺甜滋滋的。

莫:星期五的音樂會是在教堂裡舉行,效果好嗎?

方:觀眾來一百多人呢!晚上八點鐘開始,門票十五美元,曲目有些變化,變成長笛和絃樂隊D大調Op, 10, No, 3“Gold Finch”維瓦爾第,Allison Kiger 長笛獨奏。還有「藍天」慢板Edmund Cionek應邀為巴哈貝音樂節弦樂團創作,教堂的音響特別好,木結構建築,效果極佳,聽眾大多站着鼓掌,很熱情。音樂會後有招待會:有水果,蘋果酒,點心,大家面對面和聽眾說話交流是挺有意思的,興奮無比 。

星期六,全天休息。我、馬克和緹士去鎮上看電影《海洋》(Ocean),講的是海底世界各種魚,蝦,龜和海豚的生活。這部電影有一個聲音渾厚的男解說員,所以感覺很真實,也很有意境。我們買了披薩餅,玉米花和飲料,一邊吃,一邊看,一起着實享受了一番。今天晚上在Linda Robinson家六點有Party,有的帶點香腸啦,有的帶點沙拉,帶啤酒、紅葡萄酒的人大有人在,我問傑夫我們帶點什麼,傑夫說:帶點麵條就好了,我和劉煒商量就做擔擔麵吧。John 每次都能釣到兩尺長的湖鱒魚,這次又弄來兩條,還是活的呢!Leszek會烤魚,Linda家的前院有一個用磚沏的壁爐,專門用來燒烤,John把鱒魚開膛洗淨,抹上少許鹽,用錫紙包好,由Leszek烤,Leszek先把火升起,把錫紙包的魚放在鐵架子上,烤上20分鐘就可吃了,大家又叫又跳,開心萬分!前院還搭建了雞房鴨房,每天收穫一小筐雞蛋鴨蛋。他們的房子是她和老公自己蓋的,他們有五個孩子,Linde是巴哈貝醫院的助產士,她曾報名去非洲剛果當志願者寫了一本書,叫《Shamwana的星期天早上》。

莫:你們為什麼會選中美國東北角的巴哈貝島來舉辦音樂會?

方:首先緬因州的夏季氣候涼爽宜人,平均溫度攝氏17度,淺淺的沒有污染的海灣奉獻着讓人眼花繚亂的肥美海鮮,商店裡供應當地自然放養的牛羊肉、禽蛋、乳製品和新鮮蔬菜。島上的Acadia 國家公園風景秀麗,在治安上更是可以做到夜不閉戶。更重要的是當地有很多熱情好客,熱愛音樂的居民。

星期天晚上八點是最後一場演出。樂團的古鍵琴家Frank,他是樂團裡最年長的,也是音樂素養最好的,他長期擔任教堂的古風琴手,他對巴羅克風格的作品瞭若指掌。五點鐘有一個很短的排練。之後,有一個晚宴:有沙拉,三紋魚,牛排和法國小牛肉等,最後還有巧克力甜品。

巴哈貝旅館的演出一般都很順利,演完之後又一個特殊的節目:樂團突然奏起了斯特勞斯的《多瑙河之波》圓舞曲,許多觀眾雙雙跳起了三步舞曲,非常投入,隨着音樂的律動,最後我們得到了觀眾熱烈的掌聲。

音樂會結束了,大家都跟着傑夫到鎮上喝酒談天,我們和羅伯特、馬克說好第二天去獵人點(Hunter Point)游泳。回到湯姆家時,房東他們已經睡了,外面山谷裡嘩啦啦的雨又是下個不停………。

第二天,天氣非常好,晴空萬里, 我和羅伯特、馬克開車沿着三號路去「獵人點」,到了游泳的地方,海水湛藍湛藍的,我們仿佛到了無人的仙境,走到海邊,面對涼涼的海水,我心裡想,男子漢,怕什麼,我使勁把海水往身上撩,然後一頭紮進海水裡,我感覺渾身的血在流,四肢有些麻木,遊了一會兒,覺得海水很軟很暖,太陽照耀着我,很舒服。等我們上岸後,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說,「為什麼上帝能創造這麼美的地方?」之後,大家面對着大海,瞭望着更遠的地方,久久不願離去……

莫:過幾天你又要奔赴緬因州,與來自各地的音樂家會合,參加本年度的巴哈貝音樂節演出。預祝你們演出成功!祝音樂節越辦越好,長盛不衰!

方:非常謝謝!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