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四民百年專輯

首頁 > 最新文章 > 徐四民百年專輯

愛國情懷 世代相傳

發布日期:2015-01-20


──紀念祖父徐四民

紅旗飄揚 喜慶回歸


☉文/鄭程


201471日清早,走去陽台,看見維多利亞海港上空懸掛着五星紅旗和紫荊花旗的直升飛機徐徐前進,旗幟搖曳,美麗、莊嚴、感人!我腦海中浮現出祖父的面容,慈祥中帶點嚴肅。每逢星期六的家庭聚會中,他有時會檢查我們的作文功課,和我們討論時事,有時候會跟我們細說他自己的故事。

19496月,時年僅35歲的祖父於緬甸仰光,應邀出席了在北平召開的籌備新中國建國的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祖父回到緬甸仰光後,為了表達緬甸僑胞對新中國的擁護和支持,促使緬甸華商商會作出升旗決議,讓緬甸華僑於1949102日升起了東南亞第一面五星紅旗。199771日祖父參加了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升旗典禮,當年被香港特別行政區授予最高榮譽大紫荊勳章表彰他對香港回歸所作的貢獻。20079月祖父辭世,出殯時五星紅旗覆蓋在他的靈柩上,這樣的高規格是對祖父一生的肯定。這三面紅旗,貫穿大半個世紀,見證了他對祖國的付出和愛!

祖父從緬甸,北京,輾轉來到香港,於1977年在香港創辦《鏡報》月刊,由創刊至離世他一直親力親為,《鏡報》在祖父的率領下,在中英談判以及香港的順利回歸等重要歷史階段發揮了不可取代的作用。

早在1982615日,祖父出席了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在北京接見香港12位各界知名人士,就在這場合鄧小平公開宣布了中國決定收回香港,並徵詢了他們對香港前途的看法。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祖父出任了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委員、港事顧問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委員等等,親身參與香港回歸過渡期的工作。

1985年至1997年香港回歸期間,祖父發表了許多引起震動的文章和講話,在《國事港事話三年》一書中收集了他在19931995年間所發表的文章和講話,書中多次提到了回歸後的治港人員必須愛國愛港以及開展愛國主義公民教育的重要性。此書形象地反映了祖父在香港後過渡期對維護國家主權和香港安定繁榮、平穩過渡的鮮明立場。祖父公開坦誠地表達自己立場,加之對那些擾亂香港繁榮穩定的論調毫不客氣的回擊,令人敬佩。

回歸之後,祖父仍然為香港的繁榮穩定以及民主進程建言獻策。他更曾因此受到圍攻。現在看來,祖父的這些文章和講話極具前瞻性。例如,他曾列舉擔任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的五個條件,放諸現在,還是十分適用;特別是他對回歸後香港電台一些電視節目和電台主持言論的指斥一針見血,令人難忘。一直到祖父離世前,只要身體狀況許可,他都辛勤筆耕,從沒間斷。

一般人不甚理解祖父以其高齡仍然積極參與國家大事與香港回歸工作,可是我明白,這是因為他曾經跟我們說:「中國是我的祖國,我愛我的祖國。一個人愛自己的國家,是自覺自願的,不應期望要甚麼回報;愛國也不能講優先,先到者先得。誰愛國誰不愛國,不用自己說,要看表現,要經得起歷史的考驗!」

赤子之心 世代相傳

祖父平日鼓勵我們多留意時事,多討論,刺激思路,有時還會在家庭聚會中舉行迷你辯論會。他樂於和不同政見的人士見面交流,他也經常和日常生活中遇見的人交換意見,譬如在髮型屋剪頭髮、坐的士、在大廈大堂等電梯的時候,和不同的人聊天,接觸的都是實實在在的普羅大眾,所以他對民情的瞭解,很多時候都在他的文章和政見體現出來。祖父徐四民經常到北京參加全國政協常委會議,當碰上學校放假便會帶我隨行。圖為當年祖父與我(左二)和前外長錢其琛(右一)、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周南(左一)合照。

我上中學後,祖父到北京參加全國政協常委會議時,如碰上學校放假經常會帶我隨行。一來離開父母訓練獨立,二來增廣見聞瞭解國情。這時的祖父已年邁,雖行動依然靈敏,但作為他的隨員,責任就很重大。 他還給了我一條難題:「不用扶我,但千萬別讓我跌到。」好在我多次隨行都不辱使命。我親眼看到祖父在「兩會」開始前起草提案時在家伏案寫作的背影。開會期間,除了開會外,就留在酒店房間中奮筆疾書或會見有關人員反映港人委託的事。我們也會討論今後的志向,我受父母影響從小立志學醫,祖父會告訴我學醫可以濟世救人,但以我的性格和長處,他更鼓勵我選修法律。

受到祖父的啟發,現在我成為了一位香港律師,瞭解到中港法律體制的不同,實踐「一國兩制」的艱巨。 我對祖父於香港回歸祖國作出的努力深有體會。祖父在香港回歸過程中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的魄力、膽量和勇氣令人津津樂道,他常說:「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的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繁榮和穩定」。祖父時刻呼籲大家在香港回歸後齊心協力,共創香港的輝煌。祖父也經常在境內外發表自己對香港時局的看法,旨在號召港人團結,不要亂哄哄,一致發展經濟。

今年是香港回歸的第17個年頭。17年來,香港回歸了,但香港政府處於弱勢,隨着關於2017年普選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的政改爭拗激烈化,不論「佔領中環」行動是否成真,香港的經濟發展、繁榮穩定將受到衝擊。這時這刻重溫祖父關於香港主權治權、「一國兩制」的大是大非以及兩地關係的話語時,已然覺得祖父超前地「言人之所欲言,言人之所不敢言」。有時候我更會忽發奇想,如果祖父還在,對現在這些爭拗和亂象會如何回應呢?「徐大炮」出馬,肯定是對擾亂香港繁榮穩定的思潮迎頭痛擊,當頭捧喝!

如今,祖父已經離開我們7年,今年還是祖父誕辰100周年紀念,但是祖父的精神已經在我心中紮根,他的諄諄教誨時時縈繞於耳畔。7年以來,祖父的子女以及孫輩紛紛接過他愛國愛港的大旗,一方面是將《鏡報》繼續發揚光大,另一方面是繼承了祖父衣缽,積極參政議政。

祖父最為人所知的一段話就是「中國是我的祖國,也是我的偉大教師。我從祖國的存在中,學習到許多真理。我愛祖國,儘管祖國給過我不少痛苦,也曾使我失望過,但我仍永遠寄希望於祖國。所有這一切,是由於我是他的兒子,一個最誠實,可能也是最固執的兒子。」這一席話,真實地表達了祖父的愛國心聲。

那時的我還不是完全懂得「我愛我的祖國」中深藏的含義,如今成為廣東省政協委員的我已經開始從心靈深處理解了祖父的一生,他不僅赤膽忠心的演譯了「愛國愛港」,他義無反顧的在香港回歸祖國的輿論陣地上衝鋒陷陣。悠悠赤子心,世代永相傳。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