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四民百年專輯

首頁 > 最新文章 > 徐四民百年專輯

溫故而知今 拍案為驚絕

發布日期:2015-01-20



☉文/曹光 日本東京


當前佔領中環已經成為香港最重要的政治事件,《鏡報》早在12年前20026月號刊「非法集會一定要取締」的社評中就進行過批判。指出:遊行示威必須有效控制,如果放任自流,將會影響香港作為金融中心、訊息中心、經貿中心、旅遊中心的寶貴聲譽。一批有背景的專門搞破壞的政客、傳媒人士,他們人數不多,殺傷力卻必須注意。

今年是徐四民先生誕辰100周年、《鏡報》月刊創刊37周年。

近幾年我為《鏡報》寫過一些文章,彼此有了一些交誼,但還是知之甚少。由於經常從日本到國內參加會議,機場成為最大的中轉地,在機場最愛的休閒活動是逛書店。從前只是閒逛,後來有了固定的目標——尋找《鏡報》。《鏡報》以鏡字為頭,意義深遠。以史為鏡可知興替,以人為鏡可明得失,愛者吾日三省吾身,恨者如履薄冰深淵。

一本嚴肅性民辦雜誌的成功之路,在於要有一個愛國家、愛民族的崇高理想,報道要求翔實準確,評論要求客觀公正,要一切以事實為依據。《鏡報》從小到大,從無名到有名,靠的是前瞻的視角,無畏的抨擊,瀟灑的文筆,《鏡報》發表了許多卓越的社評,現在看起來還令人拍案驚絕,有着重大的啟迪意義。

《鏡報》能夠成為一個可以在兩岸四地、世界各個華裔所在城市都受到歡迎的中文雜誌,不能不提到它的創始人徐四民先生,落其實者思其樹,飲其流者懷其源。

近日又有幸得到幾本徐四民老先生的專著,拜讀了一個「老愛國」華僑同《鏡報》的風風雨雨,自此才頓開茅塞。「大愛無邊、大道無門、千差一路、愛港愛國。」真情的擁抱,來源於內心的互愛。《徐四民言論集》、《國事港事話三年》、《諍友的話》這三本書選輯了徐四民先生自上世紀80年代至2002年之間親自撰寫在《鏡報》發表的社論、文章、大會發言、各地演講、政協提案、書信對話、接受訪問等豐富內容。徐老高度前瞻性社評,尖銳的抨擊和精確的預測令人嘆為觀止,錚錚箴言,拍案驚絕。下面摘錄幾段與大家分享回味。

回歸前論愛國

《鏡報》19936月號刊的「論愛國」社評中提到,自古以來,依附外國勢力者沒有成功的先例。在目前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的大是大非問題上,一定要大談「愛祖國」、「愛民族」。為了大家在香港的安居樂業,必須依靠祖國的力量,共同為香港的社會穩定、經濟繁榮作出貢獻。

《鏡報》199410月號刊的「慶國慶 談愛國」社評指出,以愛國為核心的公民教育有必要進一步加強。一切愛國者都應該遵循責己嚴、待人寬的原則,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才能增強愛國愛港的力量。

《鏡報》19961月號刊發表的「揭開假民主真破壞的面紗」等社評和文章,連續抨擊英國最後一屆港督彭定康為「口花花政客」,要唱衰香港、搞亂香港,最後揚長而去。要警惕昔日殖民統治遺留下的魑魅魍魎,他們對港督噤若寒蟬,對中央卻私下刁難。

《鏡報》19991月號刊的「傳媒導向關係香港穩定」社評中提出:昔日「張良吹簫」,可以「吹散」楚霸王的江東三千精銳部隊,所以傳媒導向作用不可低估。……在香港有那麼一小撮別有用心的政客,根本沒有國家、民族尊嚴的概念,也沒有公民必須承擔責任而應付出代價的意識。在他們的字典裡只有小圈子利益和個人着數,他們的心裡絕不會尊崇岳飛、文天祥、史可法、也不會鄙視秦檜、吳三桂、汪精衛。就是這些人企圖搞亂香港,值得警惕。

回歸後論「一國兩制」

歷史上的一個轉捩點:中國世紀巨匠鄧小平,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接見了香港12名知名人士,向他們宣布了要在199771日收回香港的重大決定。徐四民先生參加了會見,回到香港後,立即召開鏡報內部會議,前後三天取得共識,一致決定支持祖國收回香港的重大決定,是香港最早表態的民辦雜誌之一。

12年前,《鏡報》20021月號刊的「國家政策不容隨便曲解」社評中就對《基本法》有這樣清晰準確的分析,指出:「-國兩制、港人治港」必須先有「一國」,然後才有「兩制」,沒有「一國」的先決條件,哪來「兩制」?挑起問題的人,不是文盲,也不是白癡,只是為了政治目的,製造爭論,最後引起動亂。社評又明確指出《基本法》明文規定,香港進行的民主選舉,須分階段循序漸進。

當前佔領中環已經成為香港最重要的政治事件,《鏡報》早在12年前20026月號刊「非法集會一定要取締」的社評中就進行過批判。指出:遊行示威必須有效控制,如果放任自流,將會影響香港作為金融中心、訊息中心、經貿中心、旅遊中心的寶貴聲譽。一批有背景的專門搞破壞的政客、傳媒人士,他們人數不多,殺傷力卻必須注意。最近又發動了一個新攻勢,所謂「取締非法遊行示威,就是妨礙言論自由」。事實證明,言論自由和非法遊行示威是兩個不同範疇的事情!他們的目的在於反對和特區政府合作,反對北京中央政府承認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破壞基本法,企圖馬上進行一人一票直選。他們的如意算盤是在香港產生一個獨立於北京中央政府之外的政府。

「徐大炮」的威力

大炮為常規武器之王,橫掃路障頑疾之器。徐老從青年起就一向正直無私,因正己,亦敢正人。徐老一向性格直爽,容不得彎彎繞,兩點結合起來,《鏡報》就具有了火藥的氣味,成為敢言的代表。

徐老指摘香港電台每年用2億元來破壞政府政策,罵政府由早罵到晚。第一罵中國,第二罵董建華。他說:全世界沒有一個政府的電台跟自己搞對立。徐老在1998年出席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期間,在北京炮轟港台更引起了一場大論戰。

早在1986年第6屆政協大會上,徐四民便曾經要求中央政府整頓國內派駐香港的中資機構,《鏡報》20003月號「建立反腐倡廉的有效機制」的社評中指出:如果全國存在着貪污腐化、行賄受賄,國民經濟就會被「蛀蝕」一空,因此需建立嚴厲的輿論監督,對現實貪污禍國者,應視同戰時大漢奸、賣國賊、嚴加韃伐。破壞國家經濟的罪大惡極者必須繩之以法,不管皇親國戚,功勞多大,即使手持任何外國護照,跑到天涯海角,都應當爭取緝拿歸案。

大國置衡鏡,准平天地心,在這紀念徐四民先生誕辰100周年、《鏡報》創刊37周年之際,我衷心祝願《鏡報》永遠以鏡為器,光如平水,映照浮沉,再為祖國、為香港作出更大的貢獻。寫於日本東京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