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匯聚

首頁 > 最新文章 > 新聞匯聚

道法自然奪天真

發布日期:2015-01-22


2014417日,「視覺中國 瓷上敦煌」中國陶瓷藝術展在盧浮宮卡魯塞爾廳開幕,這次被中外媒體稱之為「迄今為止中國當代陶瓷藝術史上規模最大、參與者最多、展覽級別最高的一次國際展覽」在歐洲引起轟動。江西省工藝美術大師徐嵐創作的綜合裝飾斗笠碗《天藝》備受矚目。

天藝——瓷上敦煌的別樣呈現

聊起《天藝》的創作,徐嵐有着深切的體會。

為搞好這次創作,策展方特地安排她去敦煌實地考察。置身於一個個莫高洞窟之神秘,一尊尊佛菩薩造像之莊嚴,以及鋪天滿牆的壁畫之壯觀,徐嵐被敦煌那深廣的文化胸懷和軒昂的佛性氣度深深打動,而如何在敦煌文化與陶瓷文化兩者間找到契合點呢?經過長時間的構思,她想到了起源並興盛於宋代景德鎮的標誌性產品——斗笠碗造型。若稍作改變並將之放大,不僅其內觀和外觀圓周面皆可觀賞,而且暗合「敦煌洞窟」的藝術意象。思路一開,創意就如同張開了翅膀,歡暢地飛翔。

這對碩大的「斗笠碗」對壘高52厘米,直徑64厘米,青綠色基調的細密彩繪與自宋延續至今的半刀泥陰刻工藝互為開光,使畫面明快而清晰,唯美而純淨。斗笠碗內外,數十座佛菩薩造像端莊精密,穿插其間的菩薩、飛天、伎樂天、舞樂伎等敦煌壁畫元素互為映襯、靈動多姿而又舒展自如。嫺熟的描法與刀法互為融合,皆如行雲流水,細膩而富有節律。這種別出心裁的視覺表達,既見敦煌古韻,又顯時代特色,富於瓷的美感,同時不失女性陶藝家作品特有的纖細與沉靜。令人觀之如含飴品茗,餘味無窮。

天音——清淨世界的唯美寫照

徐嵐出生於陶藝名家,父親徐慶庚是著名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自小的耳濡目染,她彷彿天生就對景德鎮的瓷瓶瓷罐,瓷畫瓷花有着不解之緣。

在畫界前輩和父親的影響下,徐嵐選擇了工筆花鳥與人物作為自己的專攻。她毫不掩飾自己從小就對大自然清靜世界的嚮往。一片葉的新裁、一朵花的吐蕊、一棵筍的拔節,或者一隻鳥的啁啾,常常讓心靈得到洗滌,也潛移默化地影響到她藝術風格的形成。因而她追求的不僅是畫面的唯美,也追求一種畫外之境。

徐嵐對古代花鳥畫從喜愛到臨摹,久之,逐漸體會到古人的嚴謹和功力之深。加上對宋代以來景德鎮傳統制瓷工藝的研究,因而在她的許多作品都讓我們感受到濃濃的古意和瑩瑩的「瓷」味,同時又富有時代感。

如綜合裝飾《家園12》。《家園1》是一件高溫顏色釉綜合裝飾的鑲器。渾同天成的半刀泥工藝加影青組合,刻畫出「葉青莢垂雨如絲」之農家美景,其間穿插清麗淡雅的顏色釉加新彩花鳥小品,溫馨寧靜的整體氣氛是她對美好家園之甜蜜、摯愛、相守相依的精心詮釋。《家園2》的造型很別緻,於瓷尊坯成型將幹未幹之際,手工捏塑變化其態,使之形成手工味很濃的不規則意象;採用半刀泥雕刻與高溫顏色釉結合方式粗寫竹蔸,細刻竹葉;用豆青釉鋪地,用釉上彩精繪幾隻小鳥,寫意與工筆並用,粗放與精緻互應,綜合表現了作品清新的田園意蘊和高雅的格調。

天人——精神家園的執着追尋

品鑒徐嵐的許多瓷藝作品,你能感到既養眼,不乏視覺美感;又養心,頗得精神潤化。

作為一位葆有純真性情的女藝術家,其性格即內心的世界,會不可避免地反映在她的藝術創作中。

且看她的瓷板畫《陽春三月》,表現的是民風淳厚的少數民族婦女野外活動的場景。斑斕的高溫顏色釉窯變呈現出大地回春萬物復蘇的蕤葳意象,主景大樹老幹嫩枝互為映襯,於蒼勁、厚重中勃發出蔥蘢的綠意;作品設色沉着高雅,工筆人物形神靈動,情趣盎然,再現了作者扎實的創作功力。

她的另一件高溫顏色釉裝飾鑲器《古風秋望》是其多層面精神維度的又一種自然表述。半刀泥雕刻加高溫顏色釉工藝把金秋夕照餘暉下的紅楓表現得恰到好處,幾個新彩工筆人物雖然頭寸不高,卻塑造得儀態自然,各具神采,包括毛驢的刻畫也生動傳神,讓人想起宋人張炎「兩樹紅葉,多少秋聲」詩句的意境。

徐嵐的創作在整體上呈現的是她所執着以求的藝術理想和田園化生活的精神寄寓。她的藝術心象決定了她的藝術意象,正是她的心靈情趣、藝術心象與藝術情趣、藝術意象的互為顯發,形神相通,才使她的作品獲得了源頭活水和滋潤生機,因而她的作品更具有文化觀照的意義。

☉文/蔣敦明 資深出版人、《陶瓷研究》雜誌常務副總編、陶瓷藝術評論家、陶藝家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