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中人物

首頁 > 最新文章 > 鏡中人物

龍友書法及其意義(2015.2)

發布日期:2015-01-23




/詹冬華 江西師大當代形態文藝學研究中心研究員、

江西師大學院副教授,碩導,北大中文系博士

前些日子欣聞龍友在北京榮寶齋舉辦書法個展,這是榮寶齋首次為一位未滿30歲的年輕人舉辦個展,而龍友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在榮寶齋舉辦個展的首位江西藝術家。龍友的成功靠的不是運氣,除了個人的勤奮與悟性之外,還有他對書法時代精神的深度把握與筆墨詮釋。

形式反思與半步創新

當代書法一直背負着創新求變的歷史使命,在悠久的書法史面前,每個書寫者都有一種姍姍來遲的無奈感。但是,厚重的歷史傳統阻擋不了後人新變的生生之功。近百年來,書法由文人間的「贈答-賞讀」模式逐漸轉向大眾性的「展覽-觀看」模式,書法的空間形式變得至關重要。今人終於發現了古人沒有做過的事情,於是在這方面大做文章,打造「盛裝書法」,並提出「尚式」這一概念,以區別於前代。

龍友的成長與新時期的書法歷程幾乎完全同步。在大學本科及研究生階段,他修的是油畫專業。由於長期寢饋於西方美術,使他對藝術形式保持着一種職業性的敏感。這種對形式的敏感也帶入到他所喜歡的書法,我們看他的書法,的確能發現他對藝術形式的經營。如其對線條的錘煉,用墨的斟酌,作品空間的布置,鈐印的講究,甚至對書寫紙張的選擇,都顯示出他獨運之匠心。儘管他對形式保持敏感,但他絕不是一個形式主義者。在他近兩年所舉辦的兩次大規模個展中,幾乎看不到一件拼貼的作品,所用的紙張也多是常見的毛邊紙、粉彩紙、信箋等。他善於發現不同紙張與毛筆摩擦所產生的筆墨效果,並依照紙張本身的質料特性來設計作品。所以,從他的作品中,看不到各類展賽中那種「選美式」的炫目盛裝,他的書法有一種可貴的靜穆氣質,質樸敦厚,收放裕如。在他看來,藝術的存在價值就在於能使人脫離慾望之苦海,但藝術又同時具有引誘性情、復歸慾海的危險。

龍友的書法自有面貌。他之所以不於外在形式上煞費周章,就是因為他對形式有着冷靜的反思以及辯證的理解。他的書法也講形式,但他不是為形式而形式,而是因材制宜,巧妙運用。龍友的筆法精到,尤其是在手工毛邊紙上,書寫時的每一個使轉、勾連、行駐的細微動作都如印印泥一般清晰可循。因此,他的形式是為書寫這一內容服務的。龍友專攻丹青,深諳「繪事後素」的道理,其書法「外文內質」,表裡相副,的確有君子之風。

古法悠遊與筆墨化約

書法是在時間中敞開的一段「審美生活」。

龍友在30歲的年紀就取得了這樣好的成績,是因為他有近20年的書法「審美生活」。尚在童蒙時期,他就對鄉里老先生寫的春聯頗為欽羨,對私塾先生手模的「蘇帖」更是馳情動容,書法從此走進入了他的生活。志學之年,龍友在文藝學校讀書。這時,他極為迷戀顏真卿的書法。幾年下來,打下堅實的唐楷基礎。年及弱冠,龍友在大學攻讀陶瓷藝術,之後又在碩士階段研究油畫,這一學殖背景極大地滋養了他的書法技藝。這段時間,他對宋人特別是米芾的行書下了一番苦功,曾以一幅幾可亂真的米芾臨作奪得江西省書法臨摹展一等獎。此後,他又上溯五代楊凝式、東晉二王,乃至秦漢碑版、上古三代文字。他對號稱「小蘭亭」的楊凝式《韭花帖》喜好尤甚,曾勾摹臨習,百遍不厭。龍友對二王書法的理解和把握深透精到,可謂「千遍蘭亭」,「百通聖教」。其對王羲之《喪亂帖》、《二謝帖》諸手劄的臨寫,形完神備,氣韻高古。近年來,他又轉益多師,從顏真卿、蘇軾、黃庭堅、蔡襄、王鐸、董其昌等人的行書中尋求新的養料,在古法中往復逡巡,廣收博採,化約筆墨。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他已然打通了中國千年帖學的任督二脈。

龍友書法五體兼能,尤以行、楷為工。他用筆,喜以露鋒、側鋒取妍,中鋒取勢,既有右軍、顏魯公的中正、雄渾,又有米芾的率意、靈動。時而「香象渡河」,時而「風檣陣馬」。平緩中有波瀾,恣肆中顯靜穆。因此,他的書法淵源有自,古意盎然。更為可貴的是,他學古而不泥古。儘管他遍臨古人法帖,但他並不執着於某家某帖作攻城掠地、照單全收式的摹習,而是採取不斷往復、循序層累的方式攝取法帖中的養分,古人書法似「弱水三千」,他每次「只取一瓢飲」,涵泳默會,心摹手追,堅持下來,便不期然地形成了自己的面貌。



文化自覺與精神養護

當代書法的「展覽-觀看」模式大大激發了書寫者的「作品意識」,今人從事書法活動的目的性更強,往往苦心經營,但當代書法常只具備「作品意識」,而缺乏「經典意識」。這與當代書法過於重視技術審美而忽視文化內涵是不無關係的。

與許多同齡人不一樣,龍友始終對自己所取得的成績看得較淡,他對書法及書法家有着自己的思考和定位。在他看來,獨特的風格是書法家終其一生的追求,但風格不是來自技藝本身,而需要文化的滋養與精神的養護。當然,龍友對書法也有着鮮明的「作品意識」,但他與一味「尚式」的作法不同,往往更着意於作品內容與形式之間的關係。龍友喜歡讀書,歷代前賢詩文佳構、書論畫論、書劄隨筆等,均有所涉。待讀到要妙圓到處,悠然心會,遂欣然命筆,自由揮灑。

在我看來,龍友的書法很注重文字內容與筆墨形式之間的融會契合。比如他寫陶淵明的詩作,喜用方寸大小的楷書結構全篇,用筆清麗遒勁,結字秀中藏拙,胸次落落,淡乎其志,與陶詩的整體品格與風神頗為相合。由於自己對古人的詩文已有所領會,甚或甘之如飴,這種交織着個體的思考、情感與體驗的「前理解」必然會進入到下一步的筆墨實踐過程中,形成既有文化積澱又有個人情味的獨特「審美形式」。在2013年榮寶齋展覽的書法集中,龍友選錄了鐘繇、左思、陶淵明、王羲之、顏延年等三十餘人的詩作文章,涉及三國、晉、唐、宋、元、明、清、民國乃至當代的詩人、書家、畫家、理學家、藏書家、學者,內容豐贍,形式多樣。這種原發於讀書與學問的書法創作顯然不同于各類展賽中的作品,龍友的書法顯示了一種健康的、可持續的創作傾向,對於當下書法整體生態而言,無疑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從這些書法作品中,我們看到了一個識見廣遠、學博積厚的文化型書法家。

龍友簡介:

龍友,字鏡堂。江西永新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江西省民間文藝家協會理事,江西省僑聯文化藝術交流協會理事,南昌市書法家協會副主席、秘書長,南昌市文學藝術院副院長、藝術創作研究室主任,江西省文宣系統「四個一批」人才,南昌市「五四青年獎章」獲得者,國學修養與書法·首屆全國青年書法創作骨幹高研班成員。2013年在北京榮寶齋舉辦「三十而立」——龍友書法作品展。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